人设立不住,男友可上树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文/一剑青

    简介

    亲爱的市民朋友们,台风即将着陆,请不要在台风天任意出行。那样的话容易被刮到树上,给救援人员增加救援难度,还容易收获一个女朋友。

    楔子

    X市中心电视台,主播正在播报台风天气的相关报道。

    “受台风天气影响,本市普降大到暴雨,请居民尽量不要室外出行。”

    “以下是前方记者带回的报道。”

    “喂喂,我是前方记者,现在风力九到十级,行人要注意……”

    记者说着,打着的雨伞突然“唰”地一下飞了出去,记者跟着伞滑行了一段。

    记者费了好大劲儿挪了回来,对着镜头大声呼喊:“千万,千万不要出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打着黑伞,西装革履的人正在马路上顶着风,艰难前行。

    “先生!这位先生!”记者和摄影师大声喊那位行人,但那人像未听见似的,继续逆风前进。

    半晌,一阵大风刮过。

    那人飞了出去。

    ……

    01.台风天出行,可把你能的

    沈婧看见言沉的时候,言沉正挂在一棵百年榕树上。

    “我要掉下来会不会摔死啊?!”言沉神态紧张地问道。他的衬衣的后衣领挂在枝干上,领带缠在脖子上,紧身的衬衣皱巴巴的,领口处已经掉了好几个扣子。。

    “哟,现在知道怕死了啊!昨天台风天打着伞在空中乱飘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喊救命?”沈婧穿着蓝色救援队制服,手中握着一个对讲机。

    周围聚集了围观的人群,言沉在树上嘟着嘴委屈巴巴。

    “我怎么知道那么严重,我就到对面大楼拿个快递而已。”

    言沉还在自言自语的时候,沈婧按下了对讲机:“这里是外城山区,昨天那个台风天出行的西装男子已经找到了。请求支援。需要一个救生梯,还需要一个救援气垫。”

    沈婧看着言沉在空中光着脚丫,白衬衫快要撑破,隐隐勾勒出肌肉线条的样子。她扯了扯嘴角:“可能还需要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

    “收到。”电话里[呼叫机]的声音回复道。

    沈婧刚通知完,言沉的衬衫果然裂开, “砰”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掉了下来。

    正脸朝地,摔了个狗吃屎。

    ……

    救援队还没来之前,言沉委屈巴巴地用手捂住自己胸前的两粒“豆子”,然后赤裸着上半身,蹲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沈婧把行人都招呼走了,然后也蹲在了言沉旁边。

    “没什么害羞的。大冬天在街上裸奔的都有,你不过是露了点而已。”

    言沉眼眶微红,一脸无助地看向沈婧。

    “我现在在网上是不是红了?”

    “算是吧。”

    何止红,简直尽人皆知。

    台风天当着几千万电视观众的面被刮跑能不红吗?

    听到这话,言沉突然站了起来,仰天大笑。

    “哈哈哈!那我是不是就要拍电影、拍广告,娶上老婆、走上人生巅峰啦!”

    沈婧:“……”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02.富二代傻子

    言沉不是傻子,是言氏集团的小开,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沈婧救了个高富帅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救援队。

    那几天,队员们见到沈婧的第一句话就是:“沈队,救了个高富帅啊,有没有留个电话?”

    “哎,沈队,听说你不干救援了要去做富太太了?”

    “沈队,结婚晚宴安排在什么日子啊?”

    ……

    谣言越传越偏,沈婧只是干笑。

    高富帅?可别了吧。他就是个有钱的傻子。

    沈婧第二次见到言沉那个富二代傻子的时候,是在半个月后的山林救灾活动中。

    原始森林突然冒烟,救援队火速联合消防进行救灾,并在山林里救出了一个被烟熏得黑不溜秋的高大男人。

    又是言沉。

    沈婧拉过水管,朝着言沉就是一顿乱喷。

    “喀喀……咳咳。”言沉在呛水中不断抹脸,最后终于露出了一点面貌。

    看清来人是沈婧时,言沉异常高兴。

    “沈队,好有缘分啊。我就是在山林里玩,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

    “玩?”沈婧冷哼了一声,“你差点损坏一片原始森林,这是你玩得起的吗?”

    见到沈婧面有怒色,言沉立马心虚。

    “对,对不起,我就是想着买几个仙女棒在山林里拍摄……”

    言沉还在嘟囔,沈婧冷笑了一下。

    “这些话你留着跟警察说吧。”

    说罢,又拿着水管向言沉一顿乱喷。

    上次山林事件之后,沈婧以为言沉会消停一会儿了。没想到他刚被拘留释放没几天,又按响了救援队的电话。

    救援队赶到言沉家的时候,言沉正一脸严肃。

    “电话里说一定要及时撬开窗户,是屋里有什么要紧东西吗?”沈婧问道。

    “啊,不是,是我钥匙落在屋里了。”

    “嗯?”沈婧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我钥匙落屋里,我就进不去了。这不是一件很要紧的事吗?”

    “……”

    沈婧强忍着暴打这个白痴的冲动,拿出自己专业训练的素养,莞尔一笑。

    “这种事情可以先行打给开锁公司的。”

    言沉闻言,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子。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

    因为你是个傻子。

    沈婧在心内翻了个白眼后,招呼自己的队员准备云梯,从窗户进屋,再从室内打开门。

    队员乘着云梯,艰难地撬开言沉家的防盗窗户的时候,沈婧扯了扯嘴角。

    “言先生,我希望您以后有真正的困难才给我们打电话,不然这样只会徒增我们的工作量。而且万一耽误了真正需要援助的人该怎么办?”

    言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又开口:“那方便告诉我,您的电话吗?”

    “嗯?”

    “我休息日再给您打电话?

    沈婧:“……”

    沈婧给了言沉一个电话,让他在她闲暇的时候再给她打电话,以免影响工作日救援的时间。

    结果第一个休息日的时候,言沉就打了沈婧的电话。

    “沈,沈队。我,我需要救援!”

    沈婧听着电话里言沉急促的呼吸声,有些担忧。

    “你别慌,先告诉我地点,我这就派人过去。”

    “在我家。”

    “具体什么情况?”

    “抽筋了。”

    “在哪里抽筋了?”

    “我家浴缸。”

    “……”

    “嘟嘟嘟……”

    沈婧挂断了电话。

    03.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在自己家浴缸洗澡洗着洗着抽筋,怎么好意思告诉别人的?!居然还敢打救援电话,疯了不是?!

    沈婧懒得理言沉就挂了电话,没想到言沉又打了进来。

    “沈队,情况真的很危及啊,我都动不了。”

    “动不了你就打120,打什么救援电话。”

    “不是,”言沉说着有点委屈,“上次台风天事件报道出来,我被我爸威胁了,他说我再出糗事给公司丢脸,他就当没我这个儿子。”

    “……”沈婧扯了扯嘴角,“那你现在想要我怎样?”

    总不能让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冲进他家浴室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会儿说道:“你帮我买点跌打膏,然后再帮我买个拐杖。”

    沈婧照着言沉的指示,从门口地毯下拿了钥匙,开了锁,把跌打膏和拐杖都扔进了浴室里。

    半会儿,她又从房间里随便翻了套衣服,也扔了进去。

    过了很久很久,言沉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他的额头和脸颊都有伤痕,看来刚才爬起来的时候,摔倒了好几次。

    沈婧看他这般举止艰难的模样,又想起这阵子发生的事,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我突然觉得,你能长这么大也是一种奇迹了。”

    言沉闻言摸了摸后脑勺,有些羞涩。

    “我爸说我就是太皮了。”

    说罢,他突然又把拐杖横在了桌子和沙发之间,然后双手撑住拐杖两头,想要越过拐杖跳到沙发上,然后……

    “嘀嘟——嘀嘟——”救护车响起的声音。

    何止是皮,简直皮得要命。

    言沉摔断腿住院后,痛定思痛,决定洗心革面,他以反面案例受害人的身份为学生进行安全讲座。

    沈婧也是讲座嘉宾,负责在旁进行正面示范。

    讲台上,言沉伸了伸自己打着石膏的腿。

    “大家都知道我台风天出门被风刮跑了……”

    台下有好奇的学生立马举手:“那你这腿是台风天摔断的吗?”

    “啊,不是。这是个意外。”

    “哦。”学生若有所思,又问道,“那你手腕上烧伤的疤痕,是因为台风天吗?”

    “啊,不,那是另一个意外。”

    “那您台风天伤哪儿了?”

    言沉顿了一会儿:“没受伤啊。”

    半晌,台下响起小学生的欢呼声。

    “哇!看起来台风天出行也没什么问题呀!”

    “对啊!还可以在空中飘!好酷!”

    言沉:“……”

    沈婧:“……”

    眼见讲座的画风越跑越偏,沈婧干咳了两声。

    “先进行消防演练吧。”

    沈婧跟旁边的人说完便走上了台。

    半会儿,台下一人往台上扔了小火把。

    火星儿冒起来的时候,言沉突然朝沈婧扑了过去!

    “沈队!小心!着火了!”

    “砰——”

    两人一并倒在了地上,正好嘴对着嘴。

    ……

    台下的小学生一脸茫然:“这是在干吗?这也是讲座吗?”

    ……

    “不要看,不要看!”几个老师连忙跑上前,挡住他们两人,挡住小学生的视线。

    总之是十分糟糕的安全讲座了。

    沈婧利用熟练的防身招数,勾住言沉的脚和手,把他整个人从自己身上轻易推开。

    然后扭了扭脖子,拿起主席台后面的灭火器,边说边操作,紧握喷枪,开启提环,对着火焰根部扫射,迅速灭了火。

    言沉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

    啊,原来是消防演练啊。

    沈婧下来的时候,言沉闷着声音。

    “刚才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

    “难道不是吗?”

    “……沈队,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

    “是的。”

    04.都是因为喜欢你啊

    言沉被沈婧说很烦之后,似乎受到了打击。再也没有做出什么需要救援的奇葩举动,也因此淡出了沈婧的视线。

    不过,救援队的事情一直很多。沈婧忙着上山灭火、忙着下海捞人,她也就没怎么想起那个个子很高,笑起来牙齿白白的大傻子了。

    权当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吧。

    燥热的午后,白云救援队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

    “喂,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沈婧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拿着笔,准备随时做笔记。

    “你好!我,我儿子……我儿子出事了。”

    说话的大概是一个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听声音感觉身子骨还很健朗,但是话语断断续续,听起来就很着急。

    “发生了什么事情?具体地址在哪里呢?”

    “我儿子溺水了!在富贵小区3栋211。”

    “好的,富贵小区……”

    沈婧边写边念,半会儿想起了一件事。

    这地址怎么这么熟悉。

    “那个,冒昧问一句,您儿子叫什么?”

    “言沉,语言的言,沉下去的沉。”

    “嘟——”

    沈婧挂断了电话。

    这种没事瞎打救援队电话的毛病,是遗传的吗?

    她去过言沉家里,那附近根本没有游泳池,溺哪里?难道溺到浴缸里了吗?

    沈婧想着迟疑了一下,等等,要是言沉的话,那也不是不可能……

    她疑惑之余,还是打车火速赶到了言沉家。

    开门的是言沉的父亲。

    “你儿子现在人在哪里?”沈婧声音有些急促。

    那是她经受专业训练以来,第一次张皇失措。

    “他在看电视。”言父一脸哀痛。

    “What?”

    沈婧嘴角抽搐几下。

    她赶了半个小时的车啊,担惊受怕了半个小时,结果他在看电视!?

    “你不是说他溺水了吗?”

    “对,他溺水了。”言父说,“溺在一个名为爱情的旋涡里。”

    沈婧:“……”

    大哥,你以为你在作诗呢?

    言父跟沈婧说,言沉很早就见过她了。

    在一次火场救灾活动中,那是沈婧第一次出任务。

    那个火场里跑进跑出的娇小身影,给围观的言沉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从那以后,言沉就开始收集有关救灾、救援的新闻报道,再把有沈婧参与的活动都剪出来,然后贴在小本子上,珍藏起来。

    现在那个小本子已经换成了大本子,并且有厚厚的一摞。

    别人要有言沉那个样貌和家世,早就养成了花花肠子。

    但言沉呢,一根筋。他喜欢沈婧这么年了,也没敢上前和她认识一下。

    台风天被挂到树上是个引子,他那天确实是想拿快递结果被刮跑了。但因为那样意外见到了自己的女神,他才会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说要拍电影走上人生巅峰是假的,想娶老婆的心,是真的。

    从那时起,言沉就开始变着法子,拨打救援队的电话。

    山林玩烟火棒是他自己玩的,救援电话也是他自己打的。

    门钥匙是故意放在家里的,浴缸抽筋也是假的。

    除了这几个,他其实还搞过爬屋顶下不来、脚卡在栏杆里、登山旅游被困等等傻事。只不过那些,沈婧没出任务不知道罢了。

    “他不是傻子。”

    “只是在爱情面前比较笨拙而已。”言父说。

    05.作死的新救援队员

    言沉喜欢自己所以总是闹事打救援电话,沈婧忍了。但这家伙居然跑到救援中心说要当救援人员,这沈婧就不能忍了。

    当救援中心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吗?!

    “喵!”救援中心养的猫伸了个懒腰。

    “汪!”救援中心养的小狗摇了摇尾巴。

    沈婧:“……”

    喀喀,就算阿猫阿狗能进,她也不相信言沉那个废柴富二代能进。

    沈婧想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言沉跟变了个人似,每天抓紧训练,通过考核,三个月后真的成了一名救援实习生,试用期半年。

    言沉比起同期实习生救援能力差了点,但好在长得帅。长得帅在救援中还是非常好使的。

    小女孩被卡在下水道口哇哇哭泣,闹脾气不肯救援队接近,言沉蹲下身子,抱住了人家。

    “不哭不哭,很快就好了。”

    温和的声音很好地安抚了小女孩的情绪,小女孩配合救援工作之后,很快就把她从卡住的地方抱了上来。

    胖嘟嘟的小女孩上来之后没有立即让医生诊断受伤情况,而是屁颠屁颠地走到言沉面前,拉住言沉的手:“救援哥哥,救援哥哥,你长大了娶我好不好。”

    然后言沉非常诚恳地说:“不好,你长得太胖了。”

    ……

    搞得小女孩想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不过最后没蹲成功,因为她真的太胖了。

    城东区经常闹事的小男孩也很喜欢言沉,他踢球踢碎贸易大厦的玻璃,哭着问言沉:“沉哥,我是不是惹大祸要被抓起来了。”

    每当这个时候言沉就会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不怕。哥当年踢坏的玻璃比你还多。你看这块颜色是不是不一样,这块是我踢的。那块,也是我踢的。”

    “哇!好厉害了!”

    “哪里哪里,就是‘举脚之劳’罢了。”

    ……

    隐隐预感到言沉再出任务肯定会出事,再加上他救援水平实在一般,所以沈婧跟他提议:“以后出任务你就安安静静地站在我背后可以吗?”

    言沉闻言,眼眸子立马亮了。

    “要我做你背后的男人是吗?”

    沈婧:“……”

    不,你想多了,就是让你当个花瓶而已。

    花瓶的功力还是有的,当事人特别是女性当事人都很喜欢出勤的小哥,还会给他带饭。

    每到一个救援地点,就有给他打call的粉丝,还拉了横幅。

    沈婧当救援人员这么多年,解决过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急性事件,救过几十条人命都没这个待遇。就在沈婧愤愤不平的时候,言沉和她们说:“大家别给我打call了,我就是个打酱油的。真正厉害的是我们沈队,她曾经在火场中救人,还在山体滑坡的时候,冲在最前面……”

    很多事情,她明明自己都记不住了,可是还是能被他形容得分毫不差。

    沈婧突然觉得心里头暖暖的。

    过了半会儿,言沉又说:“真要为我应援也行,但这个横幅要改。

    “把‘上天入地一心奉献’,改成‘天下纵横唯我独尊’。

    “总之突出我帅。”

    ……

    闻言的小粉丝们瞬间抱头痛哭。

    “他真的超级好的,一心只想要奉献。”

    “因为他热爱这份工作,他珍爱生命啊。”

    沈婧:“等等,你们哪里看出来他热爱生命的啊。”

    这个家伙可是台风天出门被刮跑只为了拿个快递啊喂!

    沈婧总觉得言沉再待在救援队要出事,没想到这件事来得这么快。

    那是一次火场救援活动,出事的大楼里还有一个小孩。沈婧二话不说拿上呼吸器,冲了进去。

    浓烈的大烟熏得沈婧眼睛痛,她在炙热的环境中终于找到了一个抽泣的身影。

    沈婧心下一喜,准备上前就救人的时候,着火的衣柜朝小孩子所在的地方倒了下来。

    就在沈婧因为来不及救人而绝望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身影抱住小孩滚到了一边。

    言沉抱着孩子,朝沈婧弯眉一笑的时候,沈婧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

    不过情况危及,沈婧没有太多停顿就冲上前,拉起了言沉,抱过了他手中的孩子。就在沈婧示意言沉准备一起全力以赴冲出火场的时候,言沉竟然……踩到了掉落的玩具,“哐当”一声摔倒了。

    ……

    事件的最后居然是沈婧抱着孩子、背着言沉走了出来。

    队员们投来崇拜的目光时,沈婧都觉得自己特别悲壮。气愤之余把言沉扔在了地上。

    言沉被扔到地上的时候,砸到了石头,捂着胸口一连干咳了好几声。

    沈婧看着他,心口抽动了一下,连忙蹲下身子,贴着他的胸膛去听他的呼吸声。结果被他抓住了手,然后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快听,为你疯狂跳动的心脏。”

    ……

    半晌,沈婧用力一挥拳,把言沉直接揍晕了。

    应该是错觉,他不会是那个人的,沈婧心想。

    06.我爱你

    言沉在救援队的试用期考核没有通过,所以又变回了无业游民。

    沈婧看他整天准时出现在救援中心门口等她上下班,也是很无奈。

    “你就没别的工作吗?”沈婧对跑车里的男人说道。

    “没有啊。”言沉摇头。

    沈婧顿了一会儿,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富二代。”

    “嗯?”

    这年头富二代也算职业啦?

    “我爸每个月定期给我打钱让我不惹是生非。这也算工作吧。”

    好……好有道理。

    “那你继续回去做富二代啊,干吗老待在我们中心门口。”

    言沉闻言挑了挑眉:“我在做着啊。买跑车,买跑鞋,买iPhone XS,还有追女人。”

    说“追女人”的时候偷瞥了沈婧一眼。沈婧干咳了一声,把目光看向别处。

    沈婧以前遇过火灾,被一个少年所救。那天火灾的场景,言沉的救人的身影让她联想起了那个少年。因为想确认言沉的身份,所以沈婧默许了言沉对她的追求。

    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但没想到言沉泡妞的手法老掉牙到她都忍不住吐槽。

    偌大的电影院售票前台,沈婧看着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人,若有所思。

    没等言沉开口,沈婧就说道:“这电影该不会是包场的,然后来的都是群众演员,电影结尾还会放我们两个人的合照,还有人送花……花里还有戒指吧……”

    “……”

    言沉沉默的画面暗示了自己的猜想是对的,沈婧忍不住摇头。

    傻子啊,这就是个傻子吧。

    这不可能是救她的盖世英雄啊。

    就在沈婧心内腹诽的时候,电影院经理走了过来,言沉连忙示意他离开。

    但怎奈经理非常没有眼力见儿,继续说道:“言少,我们安排的群演都到了,现在就让他们进场还是等会就进?”

    ……

    言沉:“大哥,我不要面子的吗?”

    “噗——”沈婧在一旁没憋住笑。

    “……”见沈婧笑,言沉脸上那抹红晕更浓了。

    沈婧看着言沉窘迫的样子,眉眼弯了起来,神情更加柔和。

    这个傻子。

    就算他不是那个盖世英雄,但他能让她开怀大笑,那就够了不是吗。

    某日,言沉又跃跃欲试他的土味泡妞手法。他蒙着沈婧的眼睛,把她拉到车子后面。打开后备厢,拿开手,一堆气球飞了出来。

    沈婧扯了扯嘴角:“敢不敢玩点创新招数……”

    话音未落,言沉拍破了一个气球。破碎的气球里面,放着一张人民币。

    “咋样!我撒钱的方式是不是很帅!”言沉得意扬扬地说道。

    沈婧顺着气球飘远,淡淡地说:“帅不帅还在其次,主要是你的钱,都飞走了……”

    言沉顺着沈婧说的看去,果然气球都飞了。

    真是宛如智障的创新招数。

    言沉连忙去抓气球的绳子,抓了一个漏了一个,再抓了两个又漏一个。最后抓着仅剩的十几个气球垂头丧气。

    沈婧笑了一下:“你不是职业富二代吗?还在乎那点钱啊。”

    “那是1314块,代表我的心意。”

    “没事,我还你好了。”

    “还我多少?”言沉说着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1314……”

    沈婧话还没说完,突然想起“1314”谐音“一生一世”。

    半晌,言沉已经俯下了身子封住了她的唇。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

    沈婧突然觉得心跳加速,可是又贪恋这一个唇的温度,就在她踮起脚,想要回应这个吻的时候,言沉已经抽离了,然后迅速躲到了车前。

    “你……你不准打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嗯?”沈婧偏头一脸疑惑。

    “你是不是城东区的,你们那里是不是发生过火灾,你是不是被救过,不用怀疑了,我就是你的恩公。我去你们当地调查过……”

    言沉还在磕磕巴巴说着什么,沈婧勾了勾手指。

    “过来。”

    “呜呜……”言沉一脸委屈,“对不起,我强吻你了,你可以告我性骚扰,但千万不要杀人,杀人是犯法的。”

    “过来。”

    “……”言沉皱着眉头慢慢挪了过去,边挪边为刚才的冲动懊恼。

    等到凑近沈婧的时候,沈婧莞尔一笑。

    “让我也吻你一口,我们就算扯平。”

    “嗯?”

    没等言沉反应过来,沈婧已经抓着他的领口,踮脚吻上了他的唇。

    她真的没猜错,他就是她的盖世英雄。

    言沉和沈婧的热恋期没有两天,沈婧又有新的任务了。这次是某地区发生了地震。据说还会有余震。言沉不想让沈婧去,可是沈婧还是天没亮的时候,就跟着队伍出发前往中部了。

    他们是除了国际救援队之外到达现场的第一个民间救援队,只比国际救援队晚了两个小时。

    偌大的土地,一片狼藉。遍地灰烬,满目疮痍。受难的人们跪在地上恸哭,他们还想在废墟中寻回自己的亲人,还怀抱着亲人能生还的希望。偏偏救援队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情地把家属带离受灾现场,以防止他们再遭遇不幸。

    找到幸存者但看见幸存者血肉模糊是苦的,找不到生存者在废墟中辗转更是苦的。那几天,沈婧一直处在高压的环境之下,无法入眠。睡在沈婧隔壁的情侣队员也睡不着,但他们倾向于在休息时刻,互相打趣对方,苦中作乐。

    “宝贝,我要死了你会不会想我。”

    “我不要,我不准你死!”

    “可是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像宝贝你这种体型肯定重于泰山,那我就……”

    话音未毕,女人跳了起来,直接来了个泰山压顶。

    “噗——”男人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我重还是泰山重。”

    “你……啊,不,泰山重。你轻,你轻……”男人极为勉强地吐出了几个字。

    说罢,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

    当然他们也不完全是这么“和谐”的画面,偶尔也是会有争吵。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对不对。”女人哭丧着脸问道。

    “没有啊。”男人一脸蒙。

    “你还说没有。我看见你和那个女人打电话了!”

    “宝贝,这里没信号的啊。”

    “哦,对,我忘了。那就是我看见你们的聊天记录了!”

    “我手机已经没电好几天……”

    “哎?那我哪里看见的?”

    “你做梦了吧?”

    “啊,对!我梦里梦见你出轨了!你不爱我了!你个渣男!”

    男友:“?”

    灾区都是临时搭的帐篷,大家一般都会睡在一起,最多就彼此间隔个帘子。也因为这样沈婧经常遭受到那对情侣的荼毒。

    被荼毒得越深,她就越想那个人,可是还是不行。

    她还要再等等,等到事情都处理完了再给他打电话。她现在只担心会耽误救援的时间。

    沈婧不肯给言沉打电话。没想到,言沉主动打了过来,还打到别人电话上。

    这日轮班休息时间,一个队员走上前说道:“沈队,你男友让我跟你说他爱你。”

    “啊?”

    “他说他从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后来还发现他救过你,就觉得你们天生一对。”

    “啊,他还说什么唐僧取经,他娶你来着。”

    ……

    眼见说话的人越来越多,沈婧满脸通红,连忙给言沉打了个电话。

    “有毒啊你,给那么多人打电话,占线别人支援时间?”

    电话那头听见声音先是一阵沉默,半会儿弱弱地说:“你是人不是鬼吧?”

    沈婧:“……”

    “你觉得我是人我是鬼?”

    “这个,这个我怎么知道啊,现在大晚上的,嘤嘤嘤嘤……”

    沈婧扯了扯嘴角:“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人喜极而泣:“呜呜呜,太好了我都不敢主动给你打电话。只能先打给别人试探,可是他们都不说清楚,呜呜……”

    “白痴。”沈婧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言沉听见沈婧这么说,有点憋屈。

    “你要知道我几个晚上没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几个?”

    “五个。”

    那不是从她出发前一个晚上就开始失眠了吗?

    “我爱你。”电话里头的男人说道。

    “我……”沈婧还没说完想起一件事,“听说你们那边也有余震。你感受到了吗?”

    “没有啊,也就玻璃窗震碎而已。”

    这叫也就?!

    听沈婧没有回话,言沉继续念叨:“不过当时震感来的时候,我很慌张。急着求生之下,我把书上教的都忘了,就先躲在柜子旁躲了一会儿,然后出来坐了电梯,开了车,开到了我名下另一栋比较结实的房子。”

    ……

    完全,完全没有一处是对的啊!

    就在沈婧心内吐槽的时候,言沉补了一句,“但我后来想起了怎么挽救了。”

    “嗯?”

    “我可以娶个救援队老婆,让她反复教我。”

    沈婧脸颊微红:“说得容易,哪里那么好找。”

    “美剧《芝加哥烈焰》看过没有?那个女主完全理想型。”

    “嘟嘟嘟——”沈婧急促挂断了电话。

    这个白痴。

    救援进入后半段的时候,就在沈婧以为终于可以喘一口气的时候,余震突然来了。而且比之前以往的每一次都凶猛。

    余震来的时候,沈婧在石堆里找人。地势发生动摇的时候,沈婧滑落到一个坑里,还没来得站起来,铺天盖地的石块填满了那个深坑。

    起初的几天,沈婧通过自己的专业素养能够很好地保持生存状态。

    可是到了最后一天,沈婧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就要撑不住的时候,她开始疯狂地按击手机的发送键。

    她想把“我爱你”那三个字发送出去。

    可是还没发送成功,她就已经因为缺氧,倒在了两米多厚的废墟之下。

    07.幸好你在

    沈婧在倒下去之前,想了很多事情。

    想得最多的是她为什么要从事生命救援这些工作,特别是消防救援。

    大概在她六七岁的时候,家里因为妈妈忘记关炉灶引起了大火,她一个人坐在火海中,万念俱灰。

    后来是一个很皮的少年冲进来救她的,据说少年只是因为太皮想体验在火场中的感觉。后来少年冒火把她救了出来。

    那个少年,就是言沉。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缺氧到意识模糊,她还是有一股执念。打定言沉会来找她。

    一如当年那场火灾一样。

    就在沈婧意识逐渐模糊地时候,果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婧婧!婧婧!”

    “你能回答我一句吗?你还在的对吗……”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沈婧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敲打墙面。

    疯狂墙打。

    等到脚步声过来的时候,她彻底昏过去了。

    不过这次,一点也不怕睡着了。

    因为有人会叫醒她的。

    沈婧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见言沉嘟着嘴要亲向自己……

    沈婧一把把言沉推开。

    “你要干吗啊你!”

    “我要给你人工呼吸啊!”

    “你会人工呼吸吗?人工呼吸要胸外按压……”

    沈婧话还没说完,言沉继续嘟嘴。

    “我知道,所以我一边给你亲亲,一边给你按胸部……”

    话音未毕,沈婧已经一拳打了过去。

    这个白痴!

    医生说,沈婧的专业素养让她在地震时能够坚持那么多天。可以说,活下来是一种奇迹。

    奇迹吗?专业素养吗?

    沈婧不知道。沈婧只知道她想活下来,只是因为知道家里有人在等她回家而已。

    言沉在给沈婧削苹果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你那天给我发的短信,发了个‘我’是什么意思?”

    沈婧想起自己原本要发的那三个字,突然脸颊微红。

    “不告诉你。”

    话音刚落,言沉就已经放下了手头的事情,然后露出唇间的小虎牙。

    “我知道,是你爱我的意思。”

    沈婧撇了撇嘴:“‘我’在前面好嘛[突然说这句话不懂啥意思]。前两个字是‘我爱’。”

    “我爱什么?”言沉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

    “……你。”

    “嗯?”

    “你!我爱你!”沈婧急躁地脱口而出,刚说出就意识到自己又被套路了。

    而套路自己的那个人,已经俯身,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

    “我也是。”

    08.番外

    地震救灾受伤后,言沉有跟沈婧谈论过转行的事情,可是沈婧不答应。

    言沉没有办法,只能叹了口气:“那你去做吧。”

    沈婧闻言有些讶异:“你居然不拦我?”

    “因为我相信。”

    “嗯?”

    “相信不管你发生什么,我一定能救得了你。”

    二十年前是这样,二十年以后也会是这样。

    你救人,我救你。

    言沉和沈婧结婚的新家里。

    沈婧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老公投喂。

    “啊……嗯……嗯……”

    怎么也没想到求饭求来的是居然是一个让她腿软的长吻。

    “我,我要吃饭啊。”沈婧委屈巴巴地说。

    “吃我就好了。”言沉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

    赞 (7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