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明月皎皎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简介:惨遭男友背叛的方皎皎被小自己三岁的学弟收留,却震惊地发现学弟林星宇好像暗恋她。忐忑的她决定和学弟保持距离,未曾想对方却不慌、不忙、不骚扰,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1

    月明星稀的午夜,方皎皎捧着一杯从二十四小时快餐店里买的热朱古力,坐在购物广场中心的花坛上,一边喝一边回复朋友圈的评论。

    对比刚刚气到升天的状态,这会儿她已经平静下来,只是心里空茫茫的找不到落处,好似做什么都没劲儿。

    和谭既明在一起六年,从入学到大学毕业,多少人羡慕他们感情深厚,就连方皎皎自己也产生了错觉,以为谭既明不再总是黏着她一起玩儿,是因为热恋期早过了,且初入职场需要努力工作。

    但刚刚在电梯间看见的一幕,击碎了她的幻想。

    娇小可人的女孩儿倚在她还未正式分手的男友怀里,在电梯门开启的时候说着抱怨的话:“她到底什么时候把那堆书搬走啊?走路总是会被绊倒。老公,你看我手指甲,刚做的都被磕破了!”

    谭既明宠溺地劝哄道:“雪菱乖,我明天就让她来把东西搬走,不气了啊。”

    “不用了。”电梯口,方皎皎眼神锐利,看向贴得正紧的两人。

    她想起一周前,自己抱着纸箱站在谭既明租的房子门口,听他诚恳地说:“皎皎,我们真的不合适。这些年,我总要配合你的爱好,你也不懂我的工作是在干什么,我们能说的话越来越少。”

    “我可以配合你的啊,我可以学着看股票,这没什么。”

    “不是这个问题。”谭既明扶额,为难地道,“我们都冷静一下吧,你不要联系我,让我一个人待着,或许我能想清楚。”

    原来如此。他忍心把留学归国的女友丢在酒店自生自灭,原来是为了和第三者过二人世界。

    方皎皎维持着最后的尊严,抱着一箱书,远远地离开了那栋高级公寓。她原以为,把自己的东西放一部分在谭既明那儿,就还有见面挽回的机会,最终却只是个被人抱怨的笑话。

    他们俩是高中同班兼大学同校,好友圈重合度很高。方皎皎把遭遇发到朋友圈,既有人表示不信,也有人信誓旦旦地说早看出蛛丝马迹。方皎皎急需有个住处,于是给大学时的室友打电话,问:“敏柔,你到哪儿了?”

    室友吞吞吐吐:“皎皎啊,今天我男朋友来找我,他说晚上陪我,我就……”

    挂了电话,方皎皎望着一箱书发呆。

    “皎皎。”

    方皎皎惊讶地站起来,抬手一拍眼前高大青年的肩膀:“星宇,怎么是你啊?”

    林星宇一手抱着纸箱,一手拉着她的行李箱,带她往停车场走。方皎皎有些尴尬:“真是麻烦你了啊,星宇,你应该还有一年才毕业吧,不住宿舍吗?”

    一辆SUV的车灯亮了亮,林星宇把东西放进后备箱,替方皎皎开了副驾车门:“我和室友处不好,搬出来了。”

    车往外环驶去,方皎皎疑惑地想,现在学计算机这么赚钱了吗?一个本科生就能开这么好的车?她是知道的,林星宇的家庭条件也就是一般而已。

    “皎皎,你这段时间就安心住我这儿吧。”林星宇的五官说不上惊艳,但端正深邃的线条却很加分。他性格沉稳,脊背挺拔,让人很有安全感。

    但方皎皎的注意力却在他的称呼上,一拍他的肩,笑道:“星宇,你怎么啦?以前不都是叫学姐的吗?”

    林星宇双唇紧抿成一线,语气生硬,回答道:“离校了就不叫学姐了。”方皎皎哑然失笑。林星宇还是跟他们初识时一样,脾气硬,思维方式怪怪的。

    2

    他们认识的那个夏天异常炎热。一回到家乡,方皎皎便汗如雨下。高考放榜前,她跟着学校的招生组赶赴Z省,跟重点学生聊天了解预估成绩。林星宇高二时便因为拿到信息学全国竞赛金牌而保送P大,这会儿也被叫来帮忙,接待前来咨询的家长和学生。

    几个同样获得保送资格的同学都表现得非常热情,唯独他站在一边沉默,诸事繁忙,老师和学长、学姐们还要去争取高考高分学生,也没人去特别照顾他。

    “星宇,你跟我一起去买东西吧。”方皎皎心中不忍,把林星宇拉到超市去给大家买吃的。

    她看他面色不佳,边挑坚果边安慰道:“没关系的,上大学以后会有学长专门带同专业的学弟,不会不管你们的,你可千万不要胆怯啊。”

    林星宇静默片刻,说:“我不会和别人交流。”

    方皎皎之前听招生组的老师说过,这位竞赛生在计算机方面极有天赋,还入选了IOI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国家队,九月将和另外三名同学一起去日本参赛。但天赋过人的学神性格却极其内向,不爱说话,几乎没有朋友。

    “交流不难,至少比代码简单得多,那玩意儿我可是完全看不懂。”方皎皎结完账,递给他一根雪糕,朝他粲然一笑,“你尝尝,这是什么味儿的?”

    雪糕冰冰的,林星宇含在嘴里,甜爽清凉:“唔,草莓的。”

    “我家在东城,院子里种了草莓,但是都不甜。你是理科生,学生物,知道怎么种草莓能让它变得更甜吗?”

    林星宇顿时卡壳,低头拿出手机,说:“学姐,你等一下,我查查。”方皎皎偷笑。这孩子真是好实诚,虽然不会主动说话,但有礼貌又对事认真,相处起来很有趣。

    “种植草莓的时候,磷钾肥的施用非常重要,草莓缺磷时……”林星宇一板一眼地念种植方法,方皎皎听了一会儿,又问他了一些毫无关联的问题,从重装系统到人工智能,又说到当红偶像剧。林星宇听得懂的和听不懂的一大堆,手忙脚乱,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

    回到招生组驻扎的酒店,方皎皎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这不是很会说嘛,真可爱。”林星宇有点儿郁闷,他从小到大,还没被说过可爱。他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夸奖还是嘲讽了。

    从这天起,方皎皎一直十分照顾他,并不是强行让他和老师同学交流的照顾,而是时不时找他天马行空地胡侃一通,还偷偷带他玩儿扑克牌、飞行棋,跟他说大学里的八卦、课程和社团活动。

    林星宇还记得,理科状元被接到酒店里来的那天,所有人都拥过去,只有方皎皎在人群中朝他眨了眨眼睛,作螃蟹状从墙根儿挪过来,推着他的背走进安全通道。

    “呼……空气不畅,真羡慕你长得高,没有这个烦恼。”

    “还好。”林星宇低着头,偷瞄她呼气扇风的动作和白皙的脸上落下的汗珠,“你不去看状元吗?”

    方皎皎摆手,说:“状元也是人,没什么特别的。老师们也只是想争取一个指标,我这种来帮忙的学生小虾米,偷得浮生半日闲。而且啊,有很多人以后都会比状元厉害的,你这不是因为保送后没参加高考嘛,要不然,谁是状元还不一定呢。”

    一方阳光照进安全通道里,空中飘散着细碎的尘埃,林星宇望着她,淡淡地说:“学姐,我很偏科,光靠高考是考不上好大学的。”

    方皎皎瞪着他,忽然又觉得他十分讨打。她以迅雷之势抓住他的衣领,眯眼威胁道:“星宇,学姐爱夸谁就夸谁,不许反驳,听见没?”

    根本就毫无逻辑。林星宇被她揪得身体前倾,明明想生气,心里却生出古怪的感觉。

    3

    “星宇,你租这么大的房子,要不少钱吧?”本市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虽然这里已经远离市中心,但方皎皎看着三室一厅的构造,仍是不住咋舌。

    林星宇穿着简单的白T恤配黑牛仔裤,把她的东西归置到客房,轻描淡写地道:“是我买的,精装复式公寓,拎包入住,上半年付的首付。”

    方皎皎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单膝一屈,敬佩道:“技术大牛,请受我一拜。”

    虽然知道,学传媒和学计算机的找工作,月薪不能比,但研究生毕业的学姐被本科在读的学弟秒杀,还是让方皎皎感叹人生灰暗,前途无望。

    “大二被学长拉去参加一个创业项目,入了技术股,后来这个项目被大公司收购,分了一笔钱。”

    方皎皎欲哭无泪:“那也很厉害了啊!”

    照理说,一直看着的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自己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林星宇这棵树都快戳破天际了,方皎皎实在是始料未及。夜里,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觉得失败极了。留学归来没找到工作不说,又被相恋多年的男友劈腿。

    她回忆起大一入学后,自己苦追谭既明,顶着火辣辣的阳光守在球场边端茶递水,傻傻地去陪他上课,缠着他看电影,害羞地拒绝他进一步的要求。而雪菱和谭既明则是在同居,一口一个“老公”叫得亲热……

    方皎皎心里难受极了,脸埋在枕头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房门外,林星宇端着牛奶,劲瘦而结实的身材撑起宽大的灰色棉质家居服,望着落地窗外的连成一片的华灯,眼中似有星光浮动。

    几天后,方皎皎从电视台出来,找了条长椅坐下,揉着被高跟鞋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脚踝。刚才面试老师好像对她研究生期间拍摄的纪录片很感兴趣,问了三个问题,应该有希望吧?

    她忐忑不安地想着,晃神完毕,面前忽然多了一双拖鞋。

    “星宇,你怎么在这儿?”

    林星宇不由分说地想弯腰替她脱下高跟鞋,方皎皎忙阻止他自己动手换上,手里却被塞进两张票。

    “是国安的球赛,我记得你说有一个球员长得很好看。”林星宇还是不会说话,意思是想哄她,陈述却刻板得很。

    方皎皎掏出手机想给他转账,微信却弹出提示:对方不是你的好友!

    林星宇的手机号搜不出支付宝账户,方皎皎彻底拜服,对他竖起大拇指,说:“行,你厉害,我要是说去取现金给你,你肯定也能想办法给我扔回来。”

    林星宇严肃地看着她,回答说:“你知道就好。”

    方皎皎在国外留学花了一大笔钱,现在还欠着卡债,确实没资本硬气。她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报答林星宇,在球赛上笑得恣意,大声给球员们加油。

    方皎皎眸中带笑,说:“星宇,谢谢你啊,看球果然能发泄压力,喊了一通之后感觉好多了。”林星宇长期对着机器做技术,不擅长把握人的细微情绪,一听就全信了,向来淡然的眼角眉梢不由得带上一抹笑意。

    两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潮走出球迷通道,方皎皎还在转头和林星宇说笑,忽然见他脸色一变,下一秒,方皎皎就被他一把搂进怀里。

    林星宇抱着她飞速往后退,她脸红之余,听到方才自己站的位置有骂街的声音传来——

    “你再说一句试试?谁踢得跟狗屎一样了?”

    “踢得差还不让说了?欧洲顶级联赛的球星都没这么大脸!”

    那些激动的球迷已经打了起来,林星宇以手护住方皎皎的头脸,把她半抱在怀里往外挤。炙热的气息中,方皎皎的心跳止不住地加快。体育场大门口,她推开林星宇,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星宇,我找到工作了,明天就联系房产中介,找到房就搬出去住了。”

    林星宇静静地看着她,说:“好。”

    4

    如今租房价格高,她又硬着头皮搬出林星宇家,几个月后才渐渐缓过来,还完卡债。幸好电视台后来是真的把她招了进去,虽然暂时没有正式编制,但总算让方皎皎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城市立足下来。

    “皎皎,对面楼的公司来了个超有气质的帅哥,我在那边工作的朋友上了内部论坛,看见有好多女孩想求交友认识他的。喏,这是他的邮箱和照片,别说我没想着你啊!”

    方皎皎无语地看着同事发来的微信,上面竟然是林星宇各个角度的偷拍照,看样子大家还真是努力呢。

    林星宇本科毕业不久,竟然没有选择读研深造,而是进入国内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做技术专家。在应届生里面,职级已是惊人。

    这段时间他们没有断掉联系,林星宇也没有像方皎皎想象那般穷追猛打,偶尔约出来一起看电影吃个饭,就如同普通好友一般。方皎皎开始怀疑,也许那会儿是自己想太多,人家只是出于好心,多照顾了一些而已。

    “皎皎,吃午饭啦!”

    方皎皎拿好工牌跟着同事下楼,发现朝门口出去的同事们都会朝侧面看一眼。她顺着望过去,林星宇正靠在墙边,对视间朝她挥了挥手。

    顶着女同事针扎般的目光,方皎皎跑过去和他打招呼。

    “请你吃饭,有点儿事想告诉你。”

    他刚工作,方皎皎于情于理都该替他庆祝。坐在商圈的一家日式料理店里,林星宇递给她一叠A4纸:“碰上部门团建,可以多带一个人,去希腊。”

    那是她最想去的旅游胜地,很是抵挡不住诱惑:“这个……”

    “公司出三分之二的旅费。”

    方皎皎眼睛一亮,连忙说:“大佬,我将来会报答你的!”

    出发前,同事拉着她一顿八卦,说林星宇所在的部门大约有三个女员工暗恋他,让方皎皎这回出去一定把人给看住了。

    “他真的只是我的学弟。”方皎皎说得正义凛然,待同事亮出林星宇被围住问问题的照片,她的表情立马崩塌,“天哪,她们怎么能这样!”

    同事翻了个白眼。

    方皎皎被她搞得很不开心,乘飞机时一直在想,林星宇这才刚进入职场,就被这么多人虎视眈眈了?不由生出一种自家的白菜要被拱的酸涩。林星宇从包里掏出一双棉拖鞋:“飞机上空调冷,不要穿凉鞋。”

    方皎皎想,以前我的脑子一定是被门夹了,怎么会觉得谭既明既优秀又体贴?星宇比身为学弟,一举一动却比男朋友还贴心。

    因为是自由行,大家玩儿得都很开心,整天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大街小巷里暴走。林星宇替方皎皎打伞,还会根据阳光来势变换角度,和同部门的技术直男相比,堪称人群中的一道光。

    坐在星巴克里休息时,方皎皎接过林星宇递来的咖啡,没有忽视朝自己投来的歆羡眼光,她心中有说不出的慌乱,欲盖弥彰地哈哈几声,夸道:“学弟啊,你可真贴心。”

    林星宇的脸色一下就暗了下去。

    5

    “我真的没事。这次出来是你们部门团建,你一直守着我算什么事?不要脱离集体。这家酒店这么高档,门一锁,没什么可担心的。”方皎皎捂着酸痛的小腹,对坐在床前岿然不动的林星宇百般说服。

    然而这个男人就像一尊石像般,什么都听不进去。

    方皎皎悲愤地望着他,祭出绝招:“我要换衣服了,不太舒服想早点休息。”

    石像碎裂。林星宇拿起背包慌乱地转身:“你好好休息,如果感觉到身体不对劲,给我打微信电话。”他们买的是当地的流量卡,没有送免费的通话时长。

    方皎皎成功地赶走贴心小学弟,本打算躺在床上休息,心里却乱糟糟的静不下来。她拿起手机,无意识地把每个APP都刷了一遍,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又刷回朋友圈。

    刚加的林星宇同事刷屏了她的朋友圈,大家都转了同一个小视频。林星宇被一个女孩儿扑在酒吧卡座角落,似是在热吻。而同事们都乐见其成:

    “恭喜恭喜,昕月终于心想事成啦!”

    “哈哈哈,好肉麻,看不下去啦!”

    方皎皎猛地把手机一扣,坐起身来龇牙咧嘴了一通,最终还是忍不住,挠着头发大喊:“啊——我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吃醋,还是单纯因为一个貌似喜欢自己的人跟别人亲密,而起了女人的攀比心。郁闷之下,方皎皎拿上房卡,到楼下去遛弯儿。待到闷气消散了一些之后,她才转身往回走。

    咸湿的海风缓缓吹拂,夜空中偶尔飞过一只海鸥,方皎皎心情渐好,扬起嘴角……

    “你身体不舒服还跑这么远!”林星宇怒气冲冲地从街对面跑过来,方皎皎头一回见他如此失态,不知该说什么。

    林星宇看她一脸惬意,更加生气,对她大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微信电话也不接。”

    方皎皎先前因为看着朋友圈心烦,直接把网断了,神色怏怏地说:“我以为你们肯定要在酒吧多玩儿会儿。”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林星宇抓起她的手腕,扭头就走,方皎皎被抓得生疼,看着他孤高的背影,一股说不出的委屈涌上心头。

    “你管我干什么?还是和同事一起去玩儿吧。谢谢你这次带我来希腊,下回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林星宇忍无可忍地回道:“你又在说报答,跟我总是这么见外,搬出去住的时候也是……”

    街边的复古路灯洒下幽幽的光,方皎皎看着林星宇冷硬的面部线条,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紧跟上前,双手握住她的肩,郑重地说:“皎皎,你已经和他分手了。我不想再等,从认识你的时候起,我就喜欢你。”

    方皎皎脑中一片混乱,“我、我比你大三岁。”

    林星宇讽刺地一笑,回道:“你觉得这算理由?”

    夜色静谧,方皎皎整理思绪,缓缓地道:“星宇,我和谭既明在一起六年,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前两天看见他和女友去西藏自驾游的照片,我还是会生气、难过。如果我现在接受你,也只是在利用你忘掉他,这对你不公平。”

    几秒后,林星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来利用我啊,欢迎你来利用我。”

    方皎皎愕然,望进他幽深的眼底,越发感觉到青年那一腔热血中的不成熟。

    “不,星宇,你理智一点儿。”

    肩上的力道倏然减轻,方皎皎沉默地继续往前走,林星宇跟在她身侧,身影颓然,仿佛一下子垮掉了。

    6

    在那个不欢而散的夜晚后,方皎皎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国继续上班的。她和林星宇没有再联系过,却会时常想起他,偶尔在心里嘲讽自己:你就作吧,等到那家伙彻底放弃,说不定你还会后悔不及,觉得错失良缘。

    然而,她还是会时常想起以往和谭既明一起学习、约会的情景以及当日爱情破灭的画面,不得解脱。

    一天下班后去乘地铁,方皎皎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机场公安局?找我?我的朋友打架斗殴?”她不记得有交过这么不靠谱的朋友。

    “林星宇不是你朋友?伤者也说认识你,你最好过来一趟。”

    方皎皎立刻叫了车赶过去。林星宇打人?真是天方夜谭。

    警员带她走进问讯室,雪菱倚在谭既明怀里,心疼地摸着他青紫的脸。方皎皎视而不见,径直走向低头坐着的林星宇。

    “星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他声音干涩:“我和老板请假,想去西藏走走,在机场正好碰见他们回来。”

    从希腊回国后,林星宇的脑子完全转不动了。

    当初在酒吧里玩儿真心话大冒险时,他被整蛊强吻,事后勒令同事们删掉视频,又想跟老板辞职冷静一下,上司却不肯放他走,还大手一挥给了充足的假期。

    他记得,方皎皎说过谭既明在西藏。明知去了也多半遇不上,他却还是带着怒气买了机票,谁知竟会在机场狭路相逢,还听见他和新欢恣意嘲讽方皎皎——

    “老公,你好大方哦,给前任也买这么贵的包包吗?”

    谭既明轻笑,嘲讽道:“她啊,女汉子一个,不爱打扮,我可没买过。”

    雪菱娇媚地笑道:“那你怎么还喜欢她啊?”

    “那会儿她一直缠着我,看她怪可怜的,就答应了。谁知道她那么不安分,学拍什么纪录片,整天到处跑。万一在外面勾搭——”

    他的话音湮没在拳头砸脸的闷响声中,林星宇内心的怒火被全数激出。他从很久以前就想着、念着的人,却被这样的人欺骗和污蔑,浪费了大好青春。

    谭既明抱着头狼狈躲避:“你——林星宇!你疯了吗?”

    雪菱在旁边尖叫不已,等林星宇被保安拉开的时候,谭既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所幸都是些皮外伤,到医疗站去做了简单处理后,便被一同带到警局。

    方皎皎听完全过程,二话没说,先联系认识的律师。最初的愤怒过去后,林星宇渐渐愧疚起来。他一时冲动,给方惹了麻烦。

    “皎皎,对不起。”

    道歉很无力,方皎皎却坦然一笑,把他的头发揉乱:“道什么歉啊,打起精神来!你帮我教训他,我心里还挺爽的呢。呃……警察同志,我不是这个意思……打架斗殴是不对的,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雪菱在一旁愤愤不平地说道:“赔钱!你们把我老公伤成这样,一定得赔钱。”

    谭既明笑道:“按正常的来吧,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林星宇,你应该刚毕业没多久吧,估计手头也紧。”

    雪菱不屑地上下打量一圈,有意无意地露出手里包包的商标,说:“也是,他哪里比得上老公你啊。”

    方皎皎很无语,她再次疑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谭既明的肤浅呢?看来,高中的校草、学霸光环,很容易迷惑一个人的心智。

    双方律师沟通,走和解程序还需要一定时间,他们约定了日子后各自回家。方皎皎不放心林星宇,怕他又干傻事,决定在和解协议签完以前,去他家看着他。

    第二天,快递送货上门。方皎皎从客房出来,看见林星宇鬼鬼祟祟地把一个包裹藏在怀里,心中“咯噔”一下:“你干吗?不会是买了什么作案工具吧?”

    林星宇着急辩解:“我没有,真没有!”

    方皎皎狐疑地问:“那是什么?”

    林星宇冒着冷汗,说不出话来,忽然迈开长腿,一溜烟儿地跑进主卧里,关上门不出来了。

    7

    “那么,这件事到此为止,希望林先生以后理智一些,做个守法公民。”谭既明得到满意的赔偿,很乐意在执法人员面前装大度。方皎皎如今完全清醒,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拉起林星宇就走。

    她一起身,不知什么时候放在椅边的一个小盒子应声而落。

    “这是什么?”

    方皎皎打开盒子,一条钥匙型的钻石项链光华璀璨,看得雪菱双眼瞪大了说:“这是蒂凡尼的钥匙系列项链,一条要十万!”

    林星宇“嗯”了一声,面色平静地说:“皎皎,送你的。”

    电光石火间,方皎皎想通了一切。她把盒子一合,朝林星宇头上敲而去,吼道:“林星宇你这个败家子,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追了仓皇逃窜的林星宇一路,方皎皎站在街边喘了口气,把盒子塞还给他:“行了,拿去退了吧,气也出完了。说你不成熟你还不信,整天找事儿。”

    “退不了。”林星宇一脸真诚,“买的时候说,如果没有质量问题,恕不退换。”

    方皎皎蒙了,双手挠着头发在原地转了几圈,想到这会儿再和他发脾气也于事无补,问:“这项链十万?你、你用存款买的?还是信用卡?”

    “我……”林星宇低着头,也不知是不是在后悔,轻声说,“用存款买的,过两天要还房贷……”

    “行,林星宇你真行!”

    他从头到脚被方皎皎用眼刀摧残了一遍,隔日,方皎皎便宣布搬进他家,付房租、水电费。每天中午,她都会跑到隔壁楼的公司,督促林星宇去公司食堂吃饭,吃多少用多少全部记账。

    林星宇乖乖听了两个月的话。天气转凉,寒潮来了,方皎皎检视完他的冬衣,对他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衣品很不满意,带着他去商场买冬装。

    方皎皎回国不久,冬装也很少。林星宇一到女装店前就挪不动步:“皎皎,这件适合你。”

    “不买,我收藏的网店多着呢。”

    他立刻道:“我也可以在网店上买。”

    “不许!先试试,再去官网买都行。”方皎皎知道,林星宇现在很受老板重视,不是光在办公室写代码就行的,时不时还会被带去参与一些行业会议。

    林星宇被她管着试衣服,修长高大的身材,即使穿臃肿的羽绒服也显得很精神。他去付账的时候,看见方皎皎又在记账,犹豫着想要说什么,几次张嘴又都忍了下去。

    全市正式供暖那天,方皎皎坐在客厅里高兴地拆快递,林星宇在厨房吧台给她泡咖啡,看见她从包裹里拿出一件黑色羽绒服试穿,兴高采烈地裹身上之后还转了一圈。紧接着,几片绒毛晃晃悠悠地飘落,方皎皎赶紧蹲身捡起来,一抬头,对上林星宇湿润的双眸。

    “那啥,这家店可便宜了,一件羽绒服只要一百多块,多划算。”

    她笑着,林星宇却板着脸去摸衣服上没接好线的缝隙。

    包得像个团子的方皎皎被他长臂一揽圈在怀里,林星宇的下巴搁在她的肩窝上,语声决绝:“你走吧,我是骗你的。我没有还不起房贷,我、我就只是想让你不忍心丢下我……”

    方皎皎在他怀里扭动,像只行动不便的蚕宝宝。林星宇抱得死紧,她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要让我走吗?你倒是放手啊!”

    林星宇退后,湿漉漉的眼睛留恋地望着她,像只被抛弃的小动物。

    方皎皎一秒破功,“扑哧”一笑,推着他的肩膀道:“你傻不傻啊?我有同事认识你们公司的人,还不知道你们的层级和薪水吗?后来我一打听就明白了,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可好猜得很,我好歹比你多吃了三年饭呢!”

    他怔怔地看着她:“为什么?”

    方皎皎打开身后的另一个包裹,递给他一块腕表,表盘上绘着一个锁的形状:“喏,这表贵死了,我准备下个月吃土修仙。”

    林星宇握着那块表,又把她抱上了,却不说话,磨蹭许久,才问:“那谭既明……”

    方皎皎抓狂地说:“不要跟我提他了!我是恨他,可总不能连喜欢下一个好男人的权力都没有吧?”

    林星宇这下聪明了,“嗯”了一声,在方皎皎看不见的耳后,眉眼弯弯地扬唇,彻底暴露了少年心性。

    他快乐的气息具有感染人的魔力,方皎皎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低声呢喃:“这下,我的眼光肯定不会再出错了。”

    赞 (4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