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她上热搜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简介:棒球界最自恋的球星为了上热搜,竟然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她不仅要做他的经纪人,还要时常配合他演戏,只是演着演着,他不但假戏真做,还嚷嚷着要加戏……

    1

    周安安拉下白色的棒球帽,乌黑的眼珠子隔着墨镜向四周瞟来瞟去,确保没有蹲守的狗仔,才敢抬脚走出小区。

    前两天,她和易濠然接吻的照片被传到了网上,凭借易濠然平时随便就能登上热搜的体质,照片高居微博热搜持久不下,就连国外的体育新闻也报道了。这件事情彻彻底底把周安安这个小小的经纪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虽然说周安安喜欢易濠然不假,可她向来只有贼心没有贼胆,做了易濠然大半年的经纪人,她连他的指甲尖都不敢碰,更别提什么接吻了。

    自从易濠然的粉丝在网上“人肉”她,知道她住的地址后,这几天周安安陆陆续续地收到不少整蛊玩具,这种小儿科的恶作剧把她搞得头疼不已。周安安攥紧拳头,要是被她知道是谁拍这种借位照片陷害她,她非要剥了他的皮。

    周安安胆战心惊地来到鳄鱼俱乐部,忽略俱乐部里人来人往投来的目光,视死如归地踏进易濠然的休息室。

    易濠然正在用电脑看上次棒球比赛的视频,听见脚步声,抬眸看了眼周安安。

    周安安看见他深色的眼瞳,心里七上八下,热搜的事情指不定让他怀疑是她不怀好意,为了好聚好散,留个好印象,还不如大义牺牲一回。周安安深吸了口气,说道:“易哥,我想辞职。”

    易濠然暂停了视频,定眼看她,问:“为什么?”

    周安安咬了咬嘴唇,回答道:“照片的事情总归会影响你的名誉,舆论压力……”

    “不用管。”易濠然打断她,显然清楚她要说什么。

    周安安见易濠然毫不在意的样子,着急说:“易哥,为了不影响你的前途,我必须辞职。”

    易濠然见她斩钉截铁的语气,抱臂靠在椅子上,挑眉看了她一眼,说:“上周关于我的热搜你不知道?”

    上周?哪条?周安安正胡思乱想,易濠然皱了皱眉,语气不耐烦:“那条、那条,就那条。”

    周安安看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恍然大悟,易濠然极其要面子,他指的应该是那条议论他没有女朋友又是零绯闻的微博,易濠然当然要找回面子。

    “其实你和我的那张照片是我找人拍的。”

    好家伙,原来她风平浪静的日子竟全是他破坏的!周安安想起这两天过的日子,她心气不顺,撸起袖子往前走了两步,她今天一定要剥了易濠然的皮,让他的面子皮子统统掉地上。

    “不过,我劝你好好考虑,体育经纪人和棒球选手传出这种事情,你辞职了也没人敢要。”易濠然又抛来一句。笑话,这种恐吓周安安哪里会怕,不就是没工作吗,她岂是会为了区区五斗米就折腰的人!

    “这样吧,你别辞职了,不如顺便扮演我的女朋友,帮我挡挡谣言。”易濠然伸出两根手指,“工资翻倍。”

    “真的?”周安安低头想了想,这可是十斗米!她放下袖子,和颜悦色地看向他,点头答应,其实为了……她还是愿意做个二货的!

    2

    国内的夏季赛即将来临,周安安陪同易濠然拍新的定妆照,鳄鱼俱乐部为选手定制了新的队服,蓝白相间的队服上还贴有个人的卡通形象。易濠然穿上后,配上干净利落的板寸头,颇有青春阳光、流量小生的感觉,周安安看得入迷。

    易濠然看见笑眯眯的周安安,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问她:“你喜欢这个?”

    周安安回答道:“喜欢,因为你穿上去至少年轻了十岁。”

    那他本来是有多老?易濠然满脸黑线,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说道:“那你也应该合适。”

    周安安瞪了他一眼,易濠然忽略她的怒气,转头跟工作人员说:“给她也配一件。”

    什么,这可是队服!雷安安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用易哥的卡通形象吗?”工作人员问。

    易濠然摇了摇头,回答说:“设计专属她的卡通形象。”他话音落下,工作人员连忙打电话联系设计师设计图案,利索地通知厂家印制新衣服。

    鳄鱼俱乐部的董事长是易濠然的哥哥,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在俱乐部里见不到他的人,所以易濠然在俱乐部里说风就是雨,还是那种大暴雨。

    看着大动干戈的工作人员,周安安不好意思地看向易濠然:“我就不用了吧!”她又不是参赛队员。

    “不喜欢?”易濠然眉心隆起。

    周安安感觉到旁边量身的工作人员手抖了抖,说:“不是,我很喜欢。”她选择放弃挣扎。

    这次的夏季赛对于易濠然非常重要,流星俱乐部新崛起的小将尹或轩风头正热,一路过关斩将,势头直逼易濠然。

    易濠然平日里最讨厌别人抢他风头,他让周安安统计好每个星期棒球选手的热搜数据递上来,竟然发现这周尹或轩就足足比他多了两个热搜,面子可忍,里子不可忍,这是易濠然重回“热搜小王子”的关键一战。

    易濠然戴上棒球手套,整理好帽子,站起来望向赛场,随后又转头跟旁边低着头玩手机的人说:“周安安,我要上场了。”

    “我知道呀!加油!”她单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易濠然不满地看着她敷衍的动作,撇了撇嘴角,问她:“就这样?”

    周安安把另一只手上的手机放在腿上,双手做了个加油打气的手势。易濠然叹了口气,附身靠近她,清凉的男士沐浴乳味扑鼻而来。周安安身体僵硬,口齿不清,问他:“你要……干吗?”他伸出手,厚实的棒球手套牢牢地包裹住周安安瘦削的肩膀。

    周安安还没来得及瞪圆双眼,就猝不及防地迎上了他的吻。周安安怔住,嘴上的余热久久不散,等她缓过神来,周围“咔嚓咔嚓”的闪光灯已经停下,纷纷随着易濠然的脚步转移到了场上的比赛。

    她用手掩着唇,窘得无地自容。

    3

    赛场上,易濠然先为守方,尹或轩为攻方。易濠然和队友配合默契,投的球还不错,但尹或轩迅速做出反应跑垒,安全地回到本垒,拿下分数。几轮攻防交替下来,尹或轩都没被淘汰。在国内大赛上易濠然极少碰见小小年纪就能在场上挥棒自如,投球干脆的对手,他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易濠然不免高看他几分。

    比赛结束后,尹或轩扬起下巴,甩给易濠然一个冷眼,扬长而去。果然是年纪轻轻,输人不输阵,易濠然心情好也不计较,笑了笑没理会。他下了场,眼睛扫向观众席,没看到周安安的身影,手机里却弹出她发来“别等我”的信息,他没有多想,自己挎包离去。直到第二天打开手机看微博热搜的时候,看到她和尹或轩站在一起笑得花枝招展的照片,易濠然的好心情烟消云散。

    周安安紧张地搓了搓自己的手,隔着玻璃门,也能感受到里面的冷气。她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一道小缝,正准备探头去瞄,一股冲力直击大门,她随之一震,易濠然带有怒气的声音传出来:“进来!”

    周安安战战兢兢地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瘫在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估摸着自己的下场,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

    易濠然看见她,直言道:“周安安,请你解释什么叫作‘脚踏两条船’,还有……”他越说心越揪得紧,痛得脑壳想不起刚才看到的词。

    周安安在旁边适时地提醒道:“还有见异思迁。”

    “你、你、你!”易濠然见周安安没心没肺的样子,手点指着她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周安安可以理解易濠然为什么这么生气,现在全网都传易濠然被她劈腿,他落寞的背影被网友恶搞,做成了各种表情包。易濠然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找回的面子就这样丢了,还丢得老远。

    周安安愧疚地低下头说:“易哥,你听我解释,我跟尹或轩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他找我就是问我为什么要穿队服。”周安安昨天看比赛的时候,易濠然要求她穿上次量身定制的队服。

    易濠然狐疑地看向她,问道:“就这样?”

    “不不不,当然不止。”周安安继续说道,“尹或轩还夸你了呢!他夸你吝……节俭。”毕竟也不是谁都能想出队服和情侣服都用同一件这么节省的好方法。

    “疯了!”易濠然冷眼瞥向她,问,“你觉得我会信你这些胡言乱语?”可是尹或轩说的就是这些胡言乱语呀!

    “易哥,你要相信我,我这人一般不撒谎。”当然也有犯傻的时候。

    易濠然盯着她真诚的眼眸,冷冷的眸色沉淀下来,似漫不经心地问:“你们认识?”

    “算是吧!”她和尹或正的关系岂止能用认识两个字来形容。

    易濠然听她的意思,以为只算是勉强认识的关系,心里终于舒了口气,问她:“那你有没有跟尹或轩说什么?”周安安的脑袋飞速运转,易濠然该不会是怀疑她泄露他的隐私吧?可是身价,代言这些内容公众都知晓,莫不是……

    “易哥,我真的没有把你微博悄悄关注尹或轩的事情告诉他。”周安安连忙补充。

    易濠然轻咳了声,缓缓开口道:“我是问你有没有把答应做我女朋友的真相告诉他。”

    “当然没有。”周安安信誓旦旦。

    他的脸色温润下来,言语严肃道:“这件事情谁都不准说。”周安安点头如捣蒜,她知道易濠然在意面子,打死也不敢把这件事情拿出去说。

    “好了,把我手机捡起来。”易濠然淡淡地瞥了眼地上的手机,吩咐周安安,“修好再拿回来。”

    周安安见气氛阴转晴,松了口气,连忙听从安排去捡,周安安为难地看着碎得惨不忍睹的手机,他这是把它当棒球扔吗?易濠然似没看出她的为难,甩给周安安一个“不修好就修理你”的眼神。

    周安安没敢反驳,她怯怯地走出了休息室。

    4

    易濠然拿下夏季赛最具价值的球星后,找他代言的广告商增加了不少。周安安淘汰了一些不适合的邀请,选了几个比较有名的品牌给他过目。

    易濠然看了几秒,轻轻地扬起嘴角,手指落在“花溢”这个品牌上:“就这个吧!”

    花溢是做洗浴产品的公司,最近推出了一款新的情侣沐浴露套装,如果要拍,就意味着要跟女艺人合作,周安安心里五味杂陈,她留意到易濠然嘴角的笑意,默不作声地拿起笔使劲在花溢这个品牌上画了个圈,心里想的是:“画个圈圈诅咒你。”手下的力气几乎要把纸戳破。

    “哦,对了。”易濠然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把负责人的联络方式给我,我想问一下我的搭档是谁。”

    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周安安联系安排,易濠然何时变得如此上心?嗬,男人,果然是大猪蹄子。周安安没忍住,把握在手里的铅笔“咔嚓”折断了。

    花溢官方很快公布了易濠然拍摄新品的消息,但关于女艺人的身份始终没有透露,周安安知道易濠然知晓,但无论她怎么旁敲侧击打探,易濠然就回答两个字:“保密。”

    呵呵,她竟不知道有哪个女艺人叫保密。

    周安安随着易濠然如约来到拍摄场地,她目光如炬,眼睛像探照灯一般扫向四周,正准备用火眼金睛分辨出易濠然的女搭档,服装师走过来拉住周安安的右手臂,她还没反应过来,化妆师就扯住她的左手臂,两人合力把她拖到了化妆间。

    她浑浑噩噩地被周围的人支配,直到裹上白色的浴巾,才醒悟过来,原来她叫保密呀!

    周安安跟随指引来到拍摄的场景,易濠然已经脱了上衣,入眼的就是有型的八块腹肌,她傻了眼。

    “周安安,进来。”易濠然唤醒愣住的周安安。

    因为是情侣沐浴露套装,所以拍摄的场景选择的是家里一般常见的沐浴房,摄影师先拉一个远镜头,从透明玻璃外朦朦胧胧现出一对人影,周安安听从指令,挤进狭小的沐浴房里,她有些尴尬地咽了咽口水。

    “好了,现在拍近镜头。”摄影师吩咐下去,立刻有人打开了沐浴房里的花洒,水淋在易濠然的身上,周安安有些慌乱,热气冲上脸颊,她忽然不知道视线该往哪里放。

    易濠然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周安安,身体往她的方向靠近,伸手揽住她的腰,问她:“怎么了?”

    隔着浴巾,易濠然放在她腰上的手就像火一样烧到她的肌肤里,周安安好像连呼吸都忘记了,她艰难地开口:“我……我……”有没有人救救我,她心里几乎在呐喊。

    易濠然仿佛看不到她脸上的红晕,蓦地把脸凑到她的脖子边。周安安屏住呼吸,完全不敢动弹,就在她以为就要晕过去的时候,摄影师喊了声:“好。”她一放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易濠然嫌弃地看着她,说:“地上有水。”

    周安安试着动了动腿想要站起来,才发觉腿根本不听使唤,她抬起水气灵灵的眼眸看向易濠然,说:“我好像瘫痪了。”

    易濠然轻笑了声,不由分说地抱起她,湿漉漉的浴巾在他走过的地方留下水迹,周围的人保持得体的笑,全程袖手旁观,吃瓜看戏,周安安羞得把脸埋了起来。

    周安安没有瘫痪,第二天她就生龙活虎地到俱乐部找易濠然算账。

    大清早花溢的官方账号在微博上发了拍摄广告的花絮,也就是易濠然抱着周安安的视频,易濠然没隔两秒就转发了原微博!

    “易濠然,我要找你算账!”周安安破门而入,直呼其名。

    “算呗!”易濠然看向她,“你是来算昨天拍广告的钱对吧?”周安安瞬间一愣,转念一想,对啊!拍广告她也有钱拿!

    易濠然说:“那边跟我说大概这两天就到账,再等等吧!”

    既然如此,她还是先让易濠然再逍遥两天吧。

    5

    周安安最近不是吃薯片噎到,就是走路踩到鞋带绊倒,即使换双没有鞋带的鞋,也能走着走着,左脚踩到右脚。这让她想起当年那个可怕的誓言。

    那时,鳄鱼俱乐部挂出招易濠然体育经纪人的通告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的竞争者涌现,其中也包括周安安。她之所以能过五关斩六将,在于她用长篇大论阐释了自己对易濠然多年的喜欢,当着面试官对易濠然的兴趣爱好倒背如流,于是面试官被她的一腔热情打动,面无表情的脸庞终于嘴角连带着眼角翘起来,决定录取她。

    不过面试官仍有些不放心,说道:“你的私人情感很强烈,我担心会影响工作。”

    周安安准备充足,心里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她竖起右手三根手指头,语气坚定地说:“我发誓,如果我把私人感情带进工作中,我就吃薯片噎到,走路绊倒,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

    她本以为凭借当时的塑料普通话,“誓”变成“四”,老天爷就听不懂,誓言就算作废,没想到报应这么快就降临了,下一条恐怕很快也要灵验。她左思右想,现在当易濠然的“女朋友”是很爽,但是为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辞职。

    周安安这次变聪明了,她直接找俱乐部的人事部辞职。

    人事部的经理是小刘,不仅是因为姓“刘”,还因为他几乎能留住所有想要辞职的人。这不,眼下就把周安安留下了。

    “周安安,当初合同上写得一清二楚,你不能随随便便辞职。”小刘义正辞严。

    周安安不服,问他:“哪里写了?”。

    “这里。”小刘在密密麻麻的合同条约里指出一句,“经纪人的所作所为不得影响俱乐部以及选手的发展。”

    她抿嘴微笑:“我辞职,应该影响不了易濠然和俱乐部的发展吧?”

    “你觉得不会吗?”小刘扶了扶眼镜,看了她一眼,“全网都知道你和易哥关系匪浅。”

    那倒也是,周安安问他:“那我要怎样才能辞职?”

    小刘告诉她:“公司招到新的经纪人自然会让你走。”他还威胁道,“你要是没经过公司批准就不来上班,是要赔偿公司损失的。”周安安自愧不如,只好妥协。末了,还为他的敬业精神,给他竖了个大拇指:“那我等你通知。”

    小刘淡淡地回了句:“嗯,等着吧!”他目送周安安离开,拿出手机点开易濠然的微信,把刚刚录下来的对话发了过去。易濠然听完录音,夸奖了他的表演。

    小刘有些激动地问:“那易哥,说好的出场费呢?”

    易濠然很快就发了个红包,小刘暗暗搓手,点开红包,亮眼的金额跳了出来,他看着账面上的一分钱,面如黑炭,心情不太美妙。

    易濠然又发了句语音,小刘点开,听到他说:“小刘,你要记住,不许对我女朋友这么凶。”

    6

    尹或轩来到了鳄鱼俱乐部,直接找到人事部,质问小刘为什么不让周安安辞职。易濠然正在俱乐部的草坪练习投球,接到小刘发来的消息,知道尹或轩来了,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棒球,快走到人事部的时候,逮住路人甲问:“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帅吗?”

    面对疑似为情敌的人,他必须整装备战。

    路人甲上下打量,回答道:“易哥,帅是帅,但是你确定要戴着手套吗?”

    易濠然走得急,连手套都没摘下来。他处变不惊,反过来问:“你不觉得戴了手套更加有气势吗?”路人甲微笑点头,鞠躬离开。

    易濠然摘下手套,整理好发型,昂首阔步继续往前走。办公室里,尹或轩正怒目圆睁地瞪着小刘,就在小刘要招架不住的时候,易濠然进来了,小刘三十六计走为上。

    “坐吧!”易濠然示意尹或轩坐下,还给他倒了杯水。

    尹或轩斜眸瞪了他一眼,说了句:“用不着惺惺作态。”

    想不到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易濠然也不想装,他靠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直言道:“尹或轩,我听说你想来我公司抢人?”

    尹或轩迎上他审视的眼神:“听得也不全对,我来可不是抢人。”他的语调上扬,颇有沾沾自喜的意思,“周安安答应辞职后做我的经纪人,我过来是为了维护我未来经纪人应有的权益。”

    尹或轩继续冷嘲热讽道:“我从未见过不让辞职的公司,贵司倒是有些意思。”

    好家伙,他当周安安为什么又心血来潮想辞职,原来早就暗度陈仓。

    易濠然心里波涛汹涌,面色却不显,霸气外露地回了句:“那也是未来的,总归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周安安还是我的经纪人。”

    尹或轩毫不怯弱,挑眉看他,说:“我觉得未来可期。”

    易濠然冷眸回视,嗤笑道:“我劝你还是活在当下。”

    周安安赶到的时候,以为两个人已经在办公室里打起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赛成语,这是棒球界新出的竞赛方式?周安安一时摸不着头脑,她笑了笑,夸奖道:“哈哈,说得好,说得好。”

    易濠然把视线转移到周安安身上,问她:“你想辞职?”

    “怎么会!”钱都没拿到,周安安见他浑身冷气,信誓旦旦地说,“我生是你的人,死还是你的人。”

    尹或轩听见这样的话,顿时不开心,立即说道:“周安安,你跟我说好的。”

    周安安在两个人之间瞄来瞄去,最后看向尹或轩,说道:“我是跟你说好辞职后当你的经纪人,但是现在我不辞职了。”

    尹或轩气得直抓头,他瞪着周安安,控诉她:“你竟然耍我,我回去就告诉老爸……”

    周安安急忙捂住他的嘴,朝易濠然解释:“你懂得,这小子一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天不开心。”然后用力把他拖了出去。

    周安安再返回来时,易濠然直截了当地问她:“说吧,怎么回事儿?”很显然,他听见尹或轩最后说的话,也猜到了些什么。

    “尹或轩是我弟。”她如实回答。周安安的妈妈和尹或轩的爸爸重组了家庭,于是他们两个成为了姐弟,因为年龄差不了多少,彼此向来不以姐弟互称。

    她在易濠然身边这么久,她的这些小心思,易濠然岂会不知,他问她:“你想试探我?”

    一击直中,周安安确实是在试探易濠然,试探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她。

    她知道尹或轩做事向来不经大脑,所以告诉他辞职后就给他当经纪人,尹或轩信了,果真风风火火过来鳄鱼俱乐部要人,周安安就是想要看看易濠然是不是会为了她吃醋,会不会真的舍得放她走。

    7

    周安安其实本来是想辞职的,但是前天拿到修好的手机后——也就是易濠然前些天摔坏的那部手机——她就改变了心意。她没想到易濠然的手机饱有“粉身碎骨浑不怕”的意志,竟然真的被修好了。

    维修店的老板把手机递给她,让她检查一下里面的资料有没有丢失。周安安哪里知道里面本来有什么资料,打开相册随便瞄一眼,想着做做样子就好。

    易濠然的相册里有很多自拍,但视频就只有一个,周安安一瞄就瞄到了,视频的内容是当初周安安面试易濠然经纪人的情景,显然这个视频易濠然看过。

    “易濠然,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周安安瞅着他。

    “嗯。”他承认。

    “所以你也喜欢我对吧?”周安安问出憋在心里的话,心怦怦直跳。

    易濠然看向她的眼睛,回答道:“对。”听到他的回答,周安安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她骂他道:“你浑蛋。”居然一开始就挖坑给她,让她欢欢喜喜地一头扎进去。

    易濠然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水,经受常年累月训练的手掌粗糙无比,上面还有厚实的老茧,摩擦之间,周安安却感受不到疼痛只感受到温柔。易濠然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周安安,我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把你当成我真正的女朋友。”

    半年前,易濠然的哥哥,也就是周安安的面试官给易濠然发了个视频。

    视频里的女孩,长得小巧玲珑,用一口带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发誓:“我发誓,如果我把私人感情带进工作中,我就吃薯片噎到,走路绊倒,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

    易濠然莫名觉得这种脆脆的口音很可爱,当他哥哥问他要不要这个女生的时候,他果断地答应了。

    这半年里,周安安确实遵守誓言,跟他只有工作上的交集,平日里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易濠然心动了,他的眼神离不开她,有时盯着她看还会出神,他希望周安安能回馈同样的眼神,就算违背誓言又如何?吃薯片噎到,他给她倒水拍背;担心走路绊倒,他就牵好她,不让她离开他的身边;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更好,这样她只能有他一个人。

    “原来,那个面试官是你哥哥。”周安安听完易濠然的回忆,完美地避开了重点。

    易濠然怀疑自己的眼光,他看着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周安安,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啦,既然你喜欢我,那我……”周安安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把脸靠过去,正准备吻易濠然。

    门忽然被挤开,尹或轩和小刘纷纷倒在地上。

    周安安吓得缩了回去,易濠然不满的眼神扫过来。

    尹或轩忙站起来,举起双手说:“我什么都没听见。”

    小刘爬起来就往外走,边走边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结尾

    易濠然和周安安走在大街上,时常会有狗仔跟拍。

    易濠然不像其他公众人物一样躲避镜头,反倒很喜欢,经常光明正大地和周安安亲昵,故而微博上总会弹出:“周易夫妇又撒狗粮”,“易濠然到底有多爱周安安”以及“世界欠我一个易濠然”这种话题。

    这天在餐厅吃饭,易濠然又看到摄像头,他满脸笑容地把脸凑向周安安。周安安知道他要干什么,心里甜蜜又无奈,唉,谁让她嫁给热搜了呢?

    易濠然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个吻:“安安,你对我真好。”

    赞 (7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