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徐徐

C大毕业典礼结束了,之后就是散伙饭。徐晚晚无意参加,但不能不去,因为除了在席间蹭吃,她没钱吃饭了。一整晚,毕业生们推杯换盏;她盯着微信对话框,心里很慌。

徐晚晚:老白理我!老白!

一连刷屏无数,对方终于发来一串省略号,六个点,每个都很冷。

徐晚晚狂按屏幕:老白,什么时候解冻我的信用卡?

良久,对方回复:看你什么时候妥协。言简意赅、字字凛冽。徐晚晚气闷地喝了一口酒,有男生凑过来,道:“怎么了?”

她没好气地看过去,对方是系草,追她良久,她有些印象。徐晚晚不理人,系草瞟了一眼“老白”二字,道:“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不如你做我女朋友?”

“你有什么好?”徐晚晚道。

系草笑起来,说:“家世、样貌、前途,我哪一项不是高分?”系草姓陆,大三就进了秦氏医药实习,攻克了部门经理职位,加上样貌、出身说是高分不过分。

样样都好,可她样样都不喜欢。徐晚晚道:“抱歉,我对你没兴趣。”声音落进一桌人耳里。系草面上过不去,高声问:“那你对谁有兴趣?‘老白’?”

徐晚晚转身就走。有女生嘲讽道:“徐晚晚就是这样将谁都不放眼里。”一句话将系草的怒火挑起,他道:“徐晚晚,凭什么?就凭微信上那个给你信用卡的男人?我也可以!”

徐晚晚转身,一字一顿道:“怎么着,你想当我爸?”话音刚落,满场寂静。谁知道“老白”是家长啊?什么白?只有徐晚晚知道,是徐墨白啊。

她往外走,忧伤地在微信上敲下一行字:老白,就为了周羡,您至于这样对我吗?

周羡,世伯周薄暮宠在手心的长子,看起来完美无缺的相亲对象,为了撮合他们,她单细胞的妈妈顾椰组了无数个饭局,徐晚晚一次都没去,最后徐墨白眉头一皱,停了她的信用卡。

越想越气,徐晚晚捧着手机哀嚎:“老白!你这个宠妻狂魔!”

徐墨白在语音里低笑:“嗯,在你妈面前,我是。”

徐晚晚郁闷道:“可我不喜欢周羡!”

“那你喜欢谁?”

“当然是秦……”语音就这样发了出去。秦什么?她耳尖红透。殊不知手机那端,宠妻狂魔徐墨白嘴角扬起,对自家老婆道:“跟秦家结亲好像也不错,秦唐那个儿子,早上回国了。”

原本要明年才回国的家伙,因为周羡提前回来了?徐墨白笑起来,有点儿意思。

徐晚晚觉得没意思。林荫路上,系草跟了过来,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他打量着她一身的打扮,T恤、小白鞋,包?一只帆布袋也算得上包?系草深情道:“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不需要。”她绕路要走,身后系草恼羞成怒道:“别装了,精致的高跟鞋、奢侈的手工包包,会有人不喜欢?”他所谓的“喜欢”,不过是估量她价值多少、该用多少成本来追?可笑。

徐晚晚踩着在夜市上淘的帆布鞋,昂首阔步往前走,C大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没有人知道他们上课的那两栋教学楼是她爸为了追她妈捐的,也没人知道,同样的T恤因为喜欢,她买了五件,一周轮流换。她要他们喜欢的是她,而非她爸的地位与钱财。

徐晚晚被系草纠缠着告白的一幕落在秦殊眼里。敞篷跑车边,秦殊眼眸一瞥,凉凉地“哼”了一声,偏偏被徐晚晚看到了。她撂下系草,大步跑了过去,什么高冷人设、什么C大女神,面子、里子全不要了。徐晚晚蹿到他身上,止不住地尖叫:“你是来看我的吗?特意回来看我的,对吧?!”

秦殊嘴角一抽,道:“徐晚晚,你重死了。”

徐晚晚打着小报告:“人家都一周没好好吃饭了!人家明明瘦了,周羡害的!”

秦殊眉毛一沉,心底记下一笔。突然,徐晚晚蹭了蹭他的颈窝,道:“你瞧,那个人缠着我问,为什么不喜欢他。”

“哦?”秦殊瞥了眼远处的男生,淡漠道,“为什么?”

徐晚晚甜蜜地一笑,满天星星落进眼里,道:“他是高分,可是,我喜欢的人是满分呀!”

唔,秦家公子嘴角一挑,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只是……秦殊扫了眼远处目瞪口呆的男生,这家伙好像是秦氏分公司的一个小经理,那他这个临时调回的少董轻易获胜,岂不是很欺负人?

赞 (5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