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鼠逐日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作者有话说:这是一篇让我绞尽脑汁的文,毕竟要去圆老鼠进化成蝙蝠的这么一个事件,总觉得达尔文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搓小手!感谢中国还有《山海经》这样可供作者胡思乱想的“神器”流传下来。玄武殿的星官也快写完了,最近会勤奋一点。笔芯。

    《山海经·北山经》: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獋犬。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食之不睬,又可以禁百毒。

    《海内十洲记》:(炎州)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

    001

    姚书城的勇者联盟会馆外张贴出了一张告示,发起人落款为一个“织”字,寻求伙伴前往火林山,抓捕火光兽,聘金不菲,足足一百锭金子。这个告示被张贴在告示板的最中央,整整一个月时间内告示板前都聚满了人,可谁也没有撕下告示的勇气,直到一个月之后,一个身背宽剑的白袍男子才撕下了这个告示,走入了勇者联盟会馆的三楼。

    负责人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擦着他的天机剑,见到有人走上三楼,手中拿着的是招募火光兽的告示,不由得一扬眉,看男子的眼中多了一丝探究:“姓名。”

    “虚肃。”

    少年双眼一亮,道:“勇士,你是否明白接受此任务的后果?”

    “不论生死皆是己事,若有意外,亲友不得寻仇。规矩我懂,什么时候让我见发布人?”

    “明日午时,秋山茶馆,发布人会前去找你。”

    待虚肃走后,三楼待客处角落一个小门中才走出来一个劲装少女,少女道:“我都要放弃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真的有人接下这个任务,九钦,这个人厉害吗?”

    “厉害?”九钦摇摇头,“可不是厉害能够形容的,你知道的,勇者联盟的任务难度是分十二级的,四级以下属于新手任务,五级到八级的任务属于精英勇士的级别,也是最抢手的,而九级以上的任务已经属于死伤无数了,这位名叫虚肃的人自从第一次接了一个七级任务之后,再也没有接过九级以下的任务。你这个十级任务,估计是他特地从某处赶回来接的——织姬,你运气真好。”

    织姬已听不进去九钦说的其他的话,她脑海中只有一句“……再也没有接过九级以下的任务”,这么说,火林山一行走,抓捕火光兽的事大有可为了!

    第二天,织姬就去了秋山茶馆,在包厢中找到了身背宽剑的黑衣男子。他白色的斗篷帽兜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火红色的长卷发披在肩膀,见到织姬后,他明显一愣。织姬将一个空间袋放在男子面前:“怎么,以为雇主是个男人吗?”

    等虚肃检查完空间袋中的金子,他才问:“你要火光兽的皮毛做什么?”

    “我需要织一匹火烷布。”织姬说,“我的姐姐要出嫁了,我想为她做一件新衣。”

    虚肃的视线轻轻落在少女的身上,她说需要一匹火烷布时,脸上有太多的情绪,可谈及自己的姐姐,又是一脸幸福。

    这般笑容似是刺痛了虚肃的眼睛,他收回视线,起身到:“那便走吧。”

    002

    火林山中生长着不尽木,所谓不尽木,指的并非无穷无尽的树木,而是指这种树会不停地生长,烧多少长多少,越烧越长,因此被称为不尽木。而不尽木生长之地,整片大地到处烈火,因此有火林山之称。

    织姬曾听九钦说过,勇者成团出发之前必须要携带物资,准备粮食和装备,光是准备工作便要花上十天半个月,可虚肃一人一剑,似乎毫无准备的意思,连出南海的工具都只是一叶扁舟。

    织姬终于忍不住问:“我们不需要准备什么吗?”

    “准备什么呢?火林山遍地烈火,俗物触之即焚,你恐怕连呼吸都会觉得难受,何必浪费时间与金钱。”

    织锦见他说得信誓旦旦,不由得问:“你去过火林山啊?”

    虚肃没有回答。舟行八日,一路乘风破浪,终于抵达南海尽头,这八日中,他们每日以海中游鱼果腹,织锦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一听虚肃说到了,当即一蹦三尺高,可待她在黑夜中看清远方熊熊燃烧的火林山,心顿时凉了下去——这种鬼地方,除了天生适宜生长在火中的不尽木,恐怕寸草不生吧,怎么可能让她席地而坐烤上一顿肉。

    织姬甚至怀疑山上是否真的有火光兽,她终于想起来问:“火光兽也是不惧火烧吗?”问完后,她“呀”了一声,当即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火烷布乃是火光兽皮毛所织就,火浣布火烧不毁,火光兽自然不怕烈火。

    这时,虚肃从空间袋中拿出一条白色的斗篷罩在织姬身上:“披好,别露出皮肤,那山上的火焰不是你能承受的。”

    可虚肃还是忘记了,织姬脚上所穿的鞋是凡物,在踏上火林山的一瞬,她的鞋子便被火舌舔了个干净,连带着她的脚底板都烫伤了,她一声凄厉的惨叫传遍了火林山。

    “啊——”

    虚肃眼明手快,提着她的后衣领,几个纵跃之间踏在了树上。有斗篷护着,她的肌肤虽觉灼热,却并无大碍,可脚底板却疼得紧,织姬忍着眼泪:“没、没事……”

    话未说完,虚肃已将她放坐在一枝树枝上,他单膝跪下,握住她雪白的脚,将她的脚趾含入了口中……

    “啊……”织姬一声短促的惊呼,浑身过电一般,差点僵硬成了一块石头,而虚肃似乎毫无所察。温热的灵气阵阵涌入她的脚底板,蔓延全身,不一会儿,她脚底的伤口便愈合了。

    虚肃起身,擦去嘴角的一丝血迹,织姬几乎不敢直视他的面容,他脱下自己的鞋套在了她的脚上:“待在树上,不要下来。”

    他跃下不尽木,这时,大地一阵震颤,隆隆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一群眼冒绿光的火光兽朝他们这边奔腾而来。那巨大的身躯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即便凶猛如疯狂的斗牛,织姬却还是将火光兽的外形认了出来——火光兽,是鼠族?

    虚肃抽出一直背在背上的宽剑,整个人化作一道电光,划破兽群,其中一只火光兽轰然倒地,虚肃以剑网为盾,隔开别的火光兽,顷刻间剥下倒地的那只火光兽的皮毛,手中空间袋一开,火光兽的皮毛便消失在空间袋中。

    他朝织姬飞来,抱起还在呆愣中的她,朝火林山外飞奔而去。小舟已停靠岸边,他们跃上轻舟,乘风远去,顷刻便是千里之遥,织姬回首遥望火林山,只听闻一群困兽愤怒的咆哮。

    而她在虚肃的怀中略略抬头,第一次看到了他帽兜之下的容颜,他的双目中间有一圈火红色的纹,如同环形的火焰。

    织姬脸一红,低下头:“为什么火光兽会是鼠族?”

    003

    虚肃将火光兽的皮毛交给织姬后便离开了勇者联盟,织姬将火林山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九钦,九钦诧异:“火光兽真的是鼠族?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

    “什么传闻?”

    “你不知道吗?”九钦反问,想了想后笑道,“可能是太久之前的故事,如今的人间已没有多少人知道内情了。”

    传闻鼠族,也曾有无数的种类,不同种类虽群居在不同的地方,各族却会定期走动交流,那曾是鼠族最繁荣昌盛的时代,巨鼠便是其中一个分支。可这个分支的鼠族身型巨大,行动迟缓,他们羡慕普通鼠族行动敏捷,又羡慕另一个叫耳鼠的分支拥有飞翔的能力,于是巨鼠们一时想岔,做出了天理难容的事——在一次轮到他们做东道主招呼所有种族的宾客时,巨鼠们将宾客们灌醉,用同类的血献祭风神,妄图得到风神御风千里之外的轻盈之能,却没想到开启的法阵召唤来的风神见到他们残酷的行为后大怒,降下了惩罚。

    风神在巨鼠群居之地火林山降下一簇天火与一缕风,投下不尽巨木,设下轮回阵法,将巨鼠一族困在火林山的不尽木中,叫他们生生代代承受火焰的追逐与痛苦,直到偿还完他们欠下的血债。

    织姬沉默良久,忽而问:“那,如何还清这份血债呢?”

    “巨鼠一族残杀同类而获罪,也便只能以的性命作为代价偿还。主动寻死并没有用,而是需要‘被杀’——就像是你需要火烷布而杀了他们,剥下他们的皮毛,这种被人所需要的‘杀’才能赎罪。经年累月的火烧火燎中,想来那起巨鼠也如愿得到了他们所需的敏捷,只是想起当初的愿望与今时今日的经历,不知又当何感想。”

    大抵只剩下懊悔不及了吧。

    九钦说完,见织姬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不由得问:“怎么了?”

    “虚肃从不尽木上跳下后,身上不曾有半分烫伤,他真的是人类吗?”

    能乘风破浪几日抵达南海尽头,面对火林山遍地火焰的奇景与不尽木烧之不尽的异象而不动声色,在怪兽中来去自如的人,若真是人类,只怕也是修为极其高深的人类。织姬想起他瞳孔中的两圈火焰,人类不该有这样的眼睛,那他,是妖、是魔、还是仙?

    织姬带着火光兽的皮毛回到了丹熏山,闭门织绣二十五日,终于在姐姐的婚期来临之前完成了工作,之后裁剪缝制,在大喜那日,织姬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了姐姐。

    十里红妆铺就的锦绣路上,织姬恍然间想起了碧浪滔滔的南海,火林山中一线白光如昼,亦想起了他单膝跪地在她身前,含住了她的脚趾的画面,织姬的脸色一时比红妆还要艳丽。

    可这人走得毫不留情,倒叫她觉得此刻的心思牵动过于自作多情。

    她按下自己的心思,不过是萍水相逢,危难时及时出手救治,她给他的那些金子,莫非还不值得他的一救吗?这般想着,她便也释怀了。

    织姬再见虚肃,是半年后在她的锦绣坊中,锦绣坊名动中原,坊间绣娘比起宫中来都还不差,加上织姬绣工精湛,所出作品栩栩如生,几乎到了闺阁贵妇小姐无有不知的地步。

    虚肃牵着一个小姑娘到锦绣坊,要一身华美衣裳。那小姑娘虚弱非常,一双眼睛碧绿如翡,让织姬一下便想起了火林山中的火光兽。本是猜测,那小姑娘看到织姬后却立时扑过来,张嘴便要咬人,绣坊中一阵骚乱,虚肃一个手刀打晕了小姑娘,看到织姬后一愣:“是你?”

    织姬平复下心情,浅浅一笑,视线落在他怀中的小姑娘身上:“她是火光兽?”

    而且还是那匹被他剥下皮毛的火光兽。

    鼠类鼻子灵,织姬曾与这小姑娘的皮毛共处近一个月,还有一双用火烷布余下布料所制的鞋子,如何能闻不出这小姑娘是谁?

    虚肃沉默半晌,终于点头。

    “那么,你知道我是哪一族的吗?”不待虚肃回答,织姬道,“我是织鼠。”

    004

    织姬,织鼠,亦是鼠族的一支,便是九钦口中令巨鼠一族心生嫉妒的能飞翔的鼠族。其实准确地说,织鼠不能飞,只能滑翔,因天生一双巨大的耳朵,因此外界又称呼他们为耳鼠。

    耳鼠善织,种族内部所有华美锦缎几乎都是出自他们之手,在人间大陆各处亦有他们开设的绣坊,出了无数能织善绣的针线高手,因此族内对耳鼠有一美称——织鼠。

    织姬便是织鼠中的针线高手,她不仅能绣出流云华纹涌动如生,而且能织出手中丝线的潜藏能力——如火光兽皮毛搓成的线,它便能织出名动天下的火浣布。

    火浣布火烧不毁,不论是在人间亦是妖、仙、魔三界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甚至因其绣工华美,在神祇[感觉用在这里很奇怪,或者改为神族?]中也颇受欢迎。

    自神秘人“织”招聘勇者虚肃前往火林山,成功得到火烷布之后,无数人对这种传说中火烧不毁的布产生了兴趣,按织姬与九钦的约定,他帮她发布告示,而事成之后,她给他一块火烷布的“下脚料”,让他作为火烷布任务的凭证,用以招揽生意。

    过去织姬所得的珍贵针线布料不少都是九钦帮忙,当然不会真的给他一块下脚料,她为姐姐做完嫁衣之后,用剩下的布料为自己和九钦都做了一双鞋。

    那双鞋,之后被九钦穿着踩了许多次的火盆,只因织姬对他说:“若你以后也想前往火林山,穿上这双鞋,便能在火林山中行走自如了。”

    “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找你?”

    锦绣坊中,织姬安置妥当了火光兽少女,这般问虚肃,他却只是抱剑站在窗口,凝视着床上的少女,听到问话才回答:“我知道,可我没有时间。我回了一趟火林山,将失去皮毛的她带出来,可她早已失去了神智,这半年来,我带她遍寻三界良医,却没有任何人能够医治她的病。如今,她就快要死了。 ”

    虚肃的眼中浮现一丝悲痛,织姬问:“火光兽的来历,你可知道?”

    虚肃点头,织姬道:“那么,你应当也知道,除非他们赎完罪,否则谁也破不了这神祇降下的惩罚。”

    “烈火之苦,剥皮之痛,还不够吗?”

    “我听闻,献祭分为死祭与活祭,所谓死祭,便是祭上新鲜蔬果与已死动物,活祭便不必我说了吧,可活祭中另有一类最残忍的法子,便是在祭品还活的的时候,生生放干他们身上的血液,风神并非残暴的神祇,当年竟大怒至此,我料想巨鼠一族便是用的这种法子——即便是这样,你也觉得烈火之苦与薄皮之痛足够还清他们的罪了吗?”织姬凝视着虚肃,她是冷静的,因此分析出来的结果也更令虚肃心惊,“要奉献多少个祭品才能惊动神祇?仅仅就我所知的,当年织鼠一族一去不回的人便有三百余位,更遑论其他。火林山中百余匹火光兽,真要计算起来,他们要被扒皮的次数也不仅只一次。”

    织姬问:“那么你呢,又是如何知道火光兽的来历,为何要帮助他们,为他们心痛?”

    虚肃隐姓埋名,从不多言,甚至不敢让外人看到他的面容,若是别人询问,他定然不会回答,可面前的是她。

    一百多年前,织鼠一族近乎半数精英都陨落在火林山,虚肃握紧腰间长剑,道:“巨鼠一族并非所有族胞都参与了那次活动,我那日正好不在。”

    织姬长长吐出一口气,道:“果然。”她从袖中摸出匕首,猝不及防间刺入他的胸口,瞬间红了眼眶,“你们害死我的父母兄长,叫我与姐姐成了孤儿,如今,我该不该问你们讨命?!”

    005

    织姬终是不忍下手杀了虚肃,哪怕他毫不反抗。她丢下匕首,扭头道:“你曾救我一命,如今我放你一马,从此之后你我两清,再无亏欠。你走!”

    虚肃踉跄着抱起已断了气的火光兽少女,离开了锦绣坊,那背影寂寥无比,让人不忍直视。

    据说,即便轮回转世,火光兽依然会投身为火光兽,生活在火林山。

    织姬的猜测是正确的,风神盛怒下下的诅咒,巨鼠一族用多少同族献祭,便要被扒皮多少次,当年献祭的人数有一千零八位,而今,火烷布流传到市面上的不过百余匹,他们要还的债还有许多。

    火林山中那一点旖旎,终究抵不过织姬心中多年来的酸楚,她对虚肃的不喜是显而易见的,而真正令她改变想法的,是勇者联盟会馆外那一个个寻火烷布的任务。

    连九钦都说:“这要换作是我,我肯定已经做任务做吐了。”

    整整七年时间,虚肃接下了近五百个单子,光是从来锦绣坊,求织姬以火浣布制身上所着各部件的人便有百余位,其他织鼠开设的绣坊亦有人相求。

    偶尔,她会在缝制火烷布时想,那人对着一个将死的火光兽少女都要心痛,他挥剑杀害同族、甚至要将同胞的皮肉剥下时,心中又该是何等的心痛?

    她知道自己不该怜悯,可是,这世间若有人真正在为自己亲友的过错而赎罪,而他其实并非真正的凶手,那么,你大抵也会心生恻隐之心。

    长剑白袍,孑然一身,百年风雨,四处漂泊,这是一种何等凄惨寂寥的人生。

    易地而处,光是想一想,织姬便觉得自己无法承受其中万分之一。

    她在七年岁月之后,按捺不住梦中又涌上心头的记忆,偷偷去了勇者联盟会馆,看到那毅然离去的背影,长长一声叹息化在了心头:“也许……真的够了……”

    人间鼠族分八族群,除去巨鼠一族,剩下的七族都因一百多年前的事而失去了大量的精英,百年时光未曾全然淡去他们心中的仇恨,织姬的游说之旅并不愉快。

    即便她尽可能客观地陈述火光兽与虚肃的故事,仍有不少同族对她怒吼咆哮:“为什么你要替那群魔鬼说话?!”说罢将她轰出门去。

    但亦有愿意放下仇恨的人,有心存善念的,也有为了利益的,为利而来的无非是要火光兽的皮毛,如今一块火烷布价值连城,而逝者已逝,如何比得上眼前的利益?

    人间百态,情义深浅,都尽于此。

    虚肃骤然发现火林山的天火渐渐微弱下去,乃至后来熄灭,而不尽木拦腰折断,轰然倒地,化为灰烬。他在火林山时隔百年的日光中错楞[句意不明,错楞这个词不对,换],仰头看着出现在天空中的云彩,玄衣庄严的玄帝温川立在云彩之上,遥遥下看,道:“昔日降下惩罚的风神已寂灭,祭司神殿中的祷告传到了本座的御前,虚肃,你族人之过尽于此日,你亦不必再手刃昔日亲友。”

    灼热的风掠过火林山山顶,吹去了虚肃大大的披风上的帽兜,露出他苍白的面容,他手中长剑插入脚边,稳住身形,这才单膝跪下:“多谢……”

    一声未完,人已倒地——他再支撑不下去了。

    而这一日,织姬从祭司神殿中走出来,一身白衣,指点她上通神祇的九钦缓步行来:“我没想到你真的能放下父母的仇恨。”

    织姬想起这七年断断续续传来的消息:“我和姐姐都不是因火光兽百年所受之苦而原谅,只是因为那人的坚定。”

    006

    火林山灭了大火,火光兽绝迹人间,无人知晓原因,但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再不会有新的火烷布出现了,即是说,如今人间几百块火烷布已成绝品。这等避火神物,人人求之,一时之间,人间惨状横生,夫妻相杀,亲友相互攻讦,为一块火烷布谋财害命的有之,甚至举兵伐国的亦有之。

    锦绣坊早已开不下去,织姬只得将绣坊关闭,回到丹熏山,但她未曾料到,连丹熏山也被人觊觎,她送给姐姐的那件嫁衣成了霍乱的根源,引来了别的妖魔觊觎。又听闻织鼠一族的血肉能避百毒,一时之间,丹熏山被妖魔包围,战争一触即发。

    族长要将织姬与嫁衣送出去平息战火,姐姐拼死不肯:“夫君,我就只有这一个妹妹,求求你们放过她吧。”

    织姬被锁在笼中,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拖走,族长叹了口气,残忍却坚定:“织姬,你别怪我,这也是为了织鼠一族的安危。”

    织鼠一族中没有几个战力,如何能抵挡外面数千的妖魔战士?织姬明白,却仍旧忍不住心凉。为了织鼠一族,她奉献了多少?族中人人穿金戴银,安居乐业,十之八九都在她的绣坊工作,如今却要卸磨杀驴。

    织姬闭上眼睛,眼角滑落一滴泪水:“还请善待我姐姐。”

    织姬与十一个织鼠少女被关押在笼中,当成了贡品献给了妖魔首领,她安抚着那些年纪更小的女孩子,擦去她们的眼泪,其中一个小女孩只十一二岁的年纪,玉雪可爱,哭得眼泪扑簌簌地掉:“织姬姐姐,我们会死吗?为什么要把我们送人?为什么不战斗?如果这次我能活下来,我再也不要回丹熏山了。”

    织姬搂她在怀中,眼中只剩悲悯,可是,她们哪还有机会活下去啊。

    是夜,妖魔首领便要将她们烹食,被抬入蒸笼中时,织姬听到了少女的哀号哭泣,她以为她们必死无疑,一刀白光却划破了天际,从遥远的天之尽头朝她们掠过来,缚妖索从被捆绑的织鼠少女身上滑落,一个身穿白袍头戴帽兜的人执剑站在了她的身前。

    织姬心中一惊:“是你……”

    天马银车从天边驶来,停靠在了云端,虚肃将织鼠少女送上天马银车,车上已坐不下更多人,月神望舒执鞭驱车离去,虚肃将长剑抛掷在空中,跃上剑身,朝织姬伸出手来:“追兵快来了,走吧。”

    人间不知天上事,织姬与他回到火林山,方才知晓他在玄帝温川身边待了些许时日,成了北方玄武殿中的虚宿星官。这次,他是为她而来的。

    “昔日祭司神殿一番祷告,君上早已告诉了我,我算得你有一难,因此前来相救。”

    “上界星官怎会不敌妖魔大军,此事是否有蹊跷?”

    虚肃沉默半晌,方才点头:“人间有此一劫,本是定数。”

    巨鼠一族只是单纯天真,并非蠢笨奸猾的族群,想不出生祭活人的残忍法子,聚会之日,巨鼠一族邀请了一位他们在人间认识的修士一同参加,那修士凡人之身,寿命不过区区百年,即便修为有所成,亦畏惧死亡,修士嫉妒妖族有千年寿命,撺掇了巨鼠一族犯下大罪。

    “风神被血召唤而来,盛怒之下未曾查明真相便降下惩罚,而我因年纪小在外贪玩误了回家的时间,错过了那次聚会,也因此没有受到惩罚。我在人间百余年,一边修行,一边寻找那修士,终于,在一国王都中找到了已成为国师的他,将他一刀杀了,了此恩怨。”

    之后便是到用着联盟会馆接下任务,为族人脱罪。多年之后,他遇到玄帝温川,将此中缘由说明,温川查明之后,还了巨鼠一族一个公道。如今,巨鼠一族已纷纷入轮回,而流入人间的火烷布却引起了无数灾难。

    “人心不足蛇吞象,那些为寻火烷布不惜杀害火光兽的人,和当年撺掇巨鼠犯罪的人有何区别?人总要为了贪欲而付出点什么的。”

    这是温川帝君的原话,虚肃道:“因此我无法阻止灾难的发生,这本该是他们要付出的代价。”

    织姬听后却沉默半晌:“照你所言,织鼠一族今日的灾难亦属命中注定,毕竟是我们织出了火烷布,否则光是火光兽的皮毛,本不必引发如此大的灾难。”

    虚肃的沉默中,织姬明白了,她又一次猜中了。

    这个闷不吭声的男人像一个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他总是不说,默默地做事,非要等人问了,他才透露一二。可织姬看着他,却不由得心生怜惜,她身不由己地抬起手,按在了他的胸口:“当初……我刺了你一刀,你痛吗?可好全了?”

    玉手纤纤,盈盈一贴,虚肃如遭雷击,顿时僵硬如石:“我、我……这点小伤,根本不碍事的。”

    织姬见他面红耳赤,便也没有再问,你既然有那等机缘成为星官,为何不好好看顾星辰与苍生,却要推算我的命数,关注我的人生?总不该是要报一刀之仇吧。

    007

    织姬留在了虚宿殿中,仍旧是日日织布绣衣。她的织绣技艺越来越好,绣出的披风若被凡人穿上,即可拥有飞天之能,织姬将这种披风命名为羽衣。只是织绣羽衣所耗费的精气神太大,通常制作完一件羽衣,织姬便要休息上几个月。

    可她却依旧一件一件地织绣:“因为手艺仍有生疏,羽衣之能尚不能稳定,因此更要勤加苦练,如此方能织出合我心意的羽衣。虚肃,我能否托付你一件事?”

    虚宿坐在她身侧,看着纺织的机器发出一声声的响声,而她手指如花,在千丝万缕的白线中穿梭,玉骨生香[??],眉目生花,他不由得便端坐好,认认真真地问道:“何事?”

    “人间因火烷布战乱频频,争斗不断,已不知死伤了多少人,火烷布一事虽有层层前因,毕竟不能如此长久下去,不若你让它也绝迹人间,平此骚乱,也算你我功德一件。”

    “好。”

    虚肃只答一声,便背负长剑离去,此去天上三日,人间三年,他以凡人之身出将入相,将失落在中原大地各处的火烷布收集起来,而后带离人间。他风尘仆仆地归来,将各种火烷布做成的东西交给织姬:“都拿回来了,收藏在虚宿殿中,以后就不必再引起遭难了。”

    织姬心中长长一声叹息,这个傻子,还是多年如一日地埋头苦干。

    只是这些东西收藏在虚宿殿中亦无法安生,几次失窃被追回后,虚肃也愁了:“我原本想留作纪念,如今想来,还是毁了得好。”

    可火烷布火烧不毁、水淹不没,即使土埋之也有挖出来的一日,如何是好?玄武殿中诸位星官都陷入了难题,这时,手捧羽衣的织姬缓缓步入大殿,轻声道:“诸位神君,不知可否将销毁火烷布的任务交给我?”

    温川坐于殿上,轻声问:“你有法子?”

    虚肃的视线也落在了她的身上,织姬微微一笑:“这世上若是连天火都烧不毁它,恐怕只有日火能够烧毁了。”

    天火是神祇之火,而日火则是太阳之火,昔日上古神祇夸父与日竞走,浑身焦黑,干渴而亡,连神祇都能晒死,何况区区火烷布?

    “只要织姬带着火烷布,让东君维持太阳真身,火烷布便能烧毁……”

    “不可!”她话未说完,殿中便传来另一个声音,虚肃起身,并不看她,而是对温川道,“帝君,织姬不过妖身,怎可近日?她定会死去,不若让我带火烷布前去一试。”

    温川看着两人,兴味盎然:“织姬,你如何打算?”

    织姬亦不退让:“帝君可知织鼠一族的来历。”

    “略知一二,似是与夸父有关,只是不知详细内情。”

    这话后,连虚肃都不由得看向了织姬,这倒是他们从不知道的事。织姬点头:“不错,原本人间并未有鼠族容身之处,只因我们生得丑陋、又行走在夜间,惹人不喜,到处被驱逐,因此连一顿饱饭都很难吃上,唯有夸父一族收留我们,给了我们一片容身之所。他们真不是多么聪明的族群,各个人高马大,却一心羡慕鸟类,只想飞翔,甚至起了与日竞走的想法……”

    听到这,虚肃眼中闪过诧异,这夸父一族简直就是巨鼠的另一个版本啊。

    “……他们竟还真的去做了,一个个族人倒下了,另外的便跟上,他们越跑越快,却终是无法逐日成功,亦无法飞翔,最后的一个族人倒下后,夸父一族便从这世上消失了。而被他收留的鼠族占据了他们生活的地方——丹熏山,继承了他们的遗志,千万年下来,织鼠虽学会了滑翔,可他们始终无法如同鸟类一般飞翔。因此,他们学习纺织技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织出一件羽衣,让我们扶摇直上,完成昔日从夸父一族那继承下来的梦想。”

    织姬单膝跪地:“如今羽衣已成,先人遗志,织姬愿前去完成,还请君上成全。”

    那一日,织姬披上羽衣,带着火烷布,飞向了太阳。

    自夸父之后,再无人敢逐日,可那小小一只织鼠,却飞向了太阳,在千万年之后,她终于完成了先人留下的遗愿——也被日火灼烧成了灰烬。

    从此,世间再无火烷布,留下了唯有虚宿殿中薄如蝉翼的羽衣。

    虚肃抱着那薄薄的羽衣,沉默无声,将脸轻轻贴了上去。

    在他还是一只小小的鼠时,曾前往丹熏山,看到了承欢父母膝下的她,其他鼠类嘲笑他们身形巨大,小小年纪的她却赶跑了他们,说她就喜欢大个子:“而且你是白色的呢,多漂亮啊,以后带着剑,就像天上的神君一样,风度翩翩。”

    小小的她站在大大的他面前,只他一条腿那么高,可是大个子的他却温柔得很,对脚边蹦蹦跳跳、跑来跑去的她说:“那等我成了剑客,我们就一起玩。”

    “好啊,我等你来啊——”

    这个他只敢在梦中想念,见面却不敢相认的少女,最后还是消失在了烈日之中。

    他无法阻拦,却依然为情之一字,痛彻心扉。

    丹熏山新任族长诞下了一个“怪胎”,此鼠天生便有翼手,振翅便能飞翔,族中不容此等怪物,族长却不舍抛弃,只觉得此女眉目与她已经去世的妹妹十分相似。

    族长被族中各长老逼迫杀女,正在此时,一身白衣的虚宿星官降临了丹熏山,抱走了婴儿,对族长道:“百年之后,定叫她风光归来。”

    百年日月轮转,时光匆匆,玄武殿传来册封信任星官的消息那日,族长也收到了邀请,她步入庄严的玄武殿中,见到了时隔百年不见的女儿,她的音容笑貌,宛如织姬重生。

    虚肃走到她身旁,凝视着人群中的女子,轻声道:“她的真身类鼠,却天生翼手,帝君赐新策种族名,为‘蝠’,她的星官名为‘女’。”

    族长含泪,问:“那她的名字呢。”

    殿上少女在喧嚣声中回头,笑靥如花,正是当年人间,秋山茶馆中明丽鲜妍的模样。

    虚肃说:“织锦。”

    织锦,织姬,一直都是她。

    赞 (2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