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华烬成半面妆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温子邪作者有话说:半面妆的故事是历史上有原型的,可惜真正的故事没这么缠绵悱恻,史书上她的不屑是真的不屑,而他的愤恨也是真的愤恨。只是我常常在想,这一对怨侣纠缠大半生,从结发夫妻到垂垂老矣,是否也有过挣扎,是否也真的想过要相敬如宾地过完这一生。只是这一切我无从得知,权作是一个老年玛丽苏仙女的最后一点浪漫情怀吧。

    一、是我忘了,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萧绎前脚把小秦楼的姑娘带进府里,消息后脚便传到了我这边。即使我从来不曾刻意关注,府里的仆从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叫我知晓。墨凉这丫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和我咬耳朵:“这个月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王妃您要再没动静岂不是要被后院那些狐媚子生生压了下去!”

    “小秦楼的姑娘解意温柔,如何不好。”正在被绣着的牡丹花样不经意间错了一针,却也没那么容易看出来。我自信自己的语调与平时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我这个正主尚且没急,你倒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您自然不急,等到新来的那位踩到您头上了,总有您哭的时候,”墨凉没大没小地伸手扯着我的衣角,想把我从朱藤躺椅上拽起来,“您又能悠闲到几时?”

    绣线又稳稳地跟着轨迹走了一针后,我才伸手拍掉墨凉拽着我衣角的手,视线不自觉地飞了一角门外:“如果果真有不嫌弃他眇目的姑娘,我该去佛堂替他多焚几炉子香才是。”

    湘东郡王萧绎天生眇一目,且最忌讳人提及。相传他昔日最为看重的幕僚,便是因为与他共同赏景时的一句“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而遭了冷落,之后更是找了个罪名将他发落到了偏远之地。这传言于他人可能是空穴来风,于我而言却是亲眼所见的事实。

    那个被发配的幕僚,是我父亲的弟子。

    当朝丞相的得意门生也可以随意发配,萧绎现在不可谓不是风头无两。皇上这个天生残障、幼年时期沉寂深宫的儿子,终于是崭露头角,在夺嫡之战中异军突起。萧绎文韬武略,无人否认,可他眇一目的事实,也不容忽视。

    看见墨凉欲言又止的神情,我还是缓缓地勾了勾嘴角,或许是因为我自己都掩饰不住地莫名心慌,或许是自得,不知什么缘由,便想多说几句:“你看后院那些说着仰慕他的女子,果真是不在乎他的那只眼睛吗?”

    墨凉听到我这句话,神情却蓦然紧张了起来,小声地唤我一声,如同猫儿叫唤那般微弱地唤我:“王妃……”

    “不过是触手可得的泼天富贵,能让她们忘了萧绎是半个瞎子罢了。装出对一个瞎子的仰慕,能换来以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她们只会觉得划算。”我知道她担心隔墙有耳,我却并不觉得害怕,说起这些话来也肆无忌惮。说到兴奋之处,我甚至都察觉自己上下齿隐隐发颤,正待我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余光却看见墨凉两股战战,克制不住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伴随着闷响的还有她带颤音的大声恳求:

    “王妃,您别说下去了!”

    与此同时,一个语气森冷的男声在我背后响起:“你也是这么想的?”

    我当即怔住,脑海中空茫一片,呆滞了不知多久才想起这声音源自萧绎。想通这关节后,我竟是觉得自己全身放松下来,将要软绵绵地躺下。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背后的那人,语气如从漫天大雪中滤过一般的冰冷:“不错,我的确作如是想。”

    “我以为,爷早就该明白妾身的心意。”说完这句话,我才缓缓转身抬头,对上他直视我的阴鸷视线,恰到好处地勾起嘴角,一抹笑意淡淡化开,恶毒且嚣张地开口讽刺他,“不然爷以为,妾身为什么会肯委身于一个瞎子[独眼应该还是不能说是瞎子吧?下同]。”

    这场景一如既往,我已见过了不知几次。难得的是他半拥着的女子没同之前的那些人一般惊慌失措地辩白,而是在萧绎怀里,从厚重的锦绒披风里伸手出来,捏了捏他的手。余光里,那只手洁白细腻,称得上是肤如凝脂。

    萧绎回握住那只手,看向那女子时眼神便慢慢柔软了下来。我有些心惊,向来乖张的他竟然也可以有这样温和的眼神。随后他的声音便响起,是我熟悉了的冷淡语气:“是我忘了……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震天摔门声响后,我眼中没了萧绎身影。墨凉急匆匆地上前抢下我手中绣花绷,捏着帕子胡乱地擦拭我一惊之下被绣针刺破的手指,正要开口数落我却在彼此对视之后还是没能发出声响。手头没了活计,我渐渐有些神情不属。

    我方才所言,皆不过是胡言。

    二、我所投以的鄙夷与不屑,都要统统由他欺辱回来

    萧绎愤然离去之后我彻底脱力坐下,眼睛莫名酸涩却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掉下眼泪。耳边是墨凉急切心疼的声音:“您明明就不是这样想的,又何苦这样三番四次地气郡王。若您肯服一次软,就,就……”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竟然是先掉了下来。我怔怔地看那晶莹液体顺着她面颊滑下,伸手去拭:“你在哭什么?”我这一句,她的眼泪掉得更快,如同豆子一般不要钱地争先恐后往下扑落,她试图扯着我往外走,却不能让我挪动丝毫,“你这样着急做什么……我怎样想、怎样做,他才不在乎。”

    他根本就不会在乎。

    “您是要与郡王过一辈子的夫妻,难不成真要这样僵持一辈子吗!”墨凉猛地一使力,我竟然不知道她的力量变得这么大。或许是她这句话打动了我,也或许这本就是我心中希望,终于还是被她拉着踉踉跄跄地追出了门外。

    萧绎其实并没有走得太远,而我在被墨凉扯着拐了几个弯看见他与从小秦楼带回来那姑娘手挽手慢慢地前行,才察觉自己追过来也是如此不合时宜。

    我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放轻了呼吸,控制不住自己跟在他们身后。那女子温温软软如同春风的声音便落在我的耳中。

    “你那么在乎她的话做什么,你本就有眇目之症,难道旁人不说这话,你就是毫无缺陷的了吗?”

    萧绎向来忌讳别人触及他这一痛处,我以为他会因为她这句话暴怒时,却听得他低低地“嗯”了一声。那女子的下一句话已经趁机迸了出来,语调轻柔宛如覆帛:“只是我恋慕你,所以这只眼睛,好与坏并没什么区别罢了。”

    这句话让我蓦然立定在原地不再跟随,只是看着萧绎有些怔然地凝视她许久,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搂着她愈走愈远。我一抽衣袖让还使力扯着我的墨凉打了一个趔趄,我却看都不看她就转身往回走,步子越迈越快,直到回到自己屋里才长舒了一口气,怔怔地看向紧跟在我身后小跑着进来喘息的墨凉:“她说的这话,我怎么像是在哪听过似的?”

    几番细想之下,那记忆碎缕才像抽丝剥茧般一点点组合起来,隐隐约约有了眉目。怪乎怎么这样难记起来,原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我与萧绎大抵还算得上是初遇,在一般不会被注意到的皇宫角落里,身份颇高的重臣千金与落魄皇子的老套相遇。那时他尚且是个少年,蜷缩在深红色宫墙的角落,明明遍体鳞伤,却仍是蜷缩在墙角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左眼,像是怕谁把他的眼睛偷走一般。我喝退欺侮他的那些人后,又因着好奇使然,命人强行掰开他的手,看到的便是他雾蒙蒙没有神采的左眼。

    而彼时年少的我尚且不知“恶语伤人六月寒”的道理,扬起了下巴嗤笑他:“我还以为你这宁可被欺侮也要遮遮掩掩的是什么宝贝,原来不过是只瞎了的眼睛。你且以为,不叫人看见,你就不是个小瞎子了吗?何况你不过只是没了一只眼睛,他们两只眼睛能做到的事情,你一只眼睛便做不到了吗?”

    我在说这话时并不曾刻意收敛高高在上的嘲讽语气。我从来不觉得天生残疾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是以无法理解他这种微薄的自尊。无视他畏惧却又恨不得把我撕碎的眼神,我扬长而去,全然不觉得这样的一个人需要什么抚慰——人这种东西何其伟大,又何其渺小。他那样在意他没有的那只眼睛,却又那样怯懦地不敢反抗。他眇目时如果做不到一件事情,那么健全的时候也不一定就能做到。

    数年过去,正如不曾料到他会有如今的风头大盛,我同样没有料到他会将我一句恶言铭记至今。大抵世间果真有因果一说,年少无知时候的一句妄言嘲笑,最终变成了报应。我所投以的鄙夷与不屑,都要由他统统欺辱回来。

    想必他牢牢地记得我在那个时候的轻薄嘴脸,正如我也不差毫分地记得成婚当夜,萧绎执着喜称在我颈侧比画着轻搔几下,才用它挑开了我的喜帕。他勾着嘴角与我说话,眼睛里却铺满了深秋的霜色:“徐小姐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有一天,不得不嫁给个瞎子[同之前的]。”

    三、我和你就算是扯平了

    自那日初见我就知道这女子与其他女子并不同,只是我并没想到她会这么不同。一般的妾室都是谨小慎微,哪怕有些恃宠而骄的,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过来这边寻正宫的晦气。是以墨凉急匆匆地赶过来向我通报她打着向我请安的名义在却在外面以一副主人姿态斥责我手下的人的时候,我内心涌上的惊异一时间无法用言语表述。

    忙完我手头的活儿后,我才不紧不慢地跟着不住催促的墨凉去见那女子,却发现其实场面也没有墨凉说得那么不堪,至少端茶的丫头虽然小心翼翼地跪在她面前,却也还浑身干爽,并没有湿淋淋地如同落水狗一般,倒是这个被墨凉视为虎狼的女子,穿着湿答答的裙子乖巧地站在下首,一只手有些局促地捏着湿了的地方,却没有太大的动作,看上去的确算得上优雅——等了这么久,她竟是连坐都没有坐下。我既觉得惊奇,又觉得这姑娘的确是堪成大器。

    古语有云,古之能成大事者,非有经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看她这气度,我想若她有心,把我从上面的位子挤下去,总是迟早的事情。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若是走在路上,被个不知名的人泼上一盆狗血,萧绎大概不仅不会介意,私下里还要给那人扔上几锭赏金;而这会子偏是他这个新上任的小心肝被个丫鬟泼了茶水。这不,在那坐着的可不是闻讯而来的萧绎。

    端看他稳稳地坐在上首,还端着个茶碗,看见我这个本来院子里的主人也没有很着慌地站起来,而是很悠闲地转了一圈茶杯的盖子,才把眼神投向我这边过来:“我心爱之人在你这儿受了委屈,我听说了,就顺便过来讨个说法。”

    我对上他的眼睛,心说这怕是自成亲以来,小瞎子第一次拿正眼瞧我。可惜这一眼却是为了个刚进门没几天的妓子,我倒是不觉得被折辱,可这姑娘竟然就在旁边看热闹,连句场面话都懒得说。我朝着她的方向瞥了一眼,却不想再对上萧绎的眼睛,免得他再借题发挥,便干脆直勾勾地盯着那姑娘开口问:“那爷想要个什么样的说法?”

    “你看她做什么?”却不料我即使没看着萧绎,也能激起他的火来。他这一句话竟然是吼出来的,下一刻已经不知怎么过来这边,伸手钳住我的下巴对上他的脸,“当着本王的面子你也敢威胁她,你好大的胆子!”

    我这样被紧紧钳住无处可躲,只能就着这样的姿势,眼神飘了两下找不到焦点,终于还是看向他映着我一张被钳得有些变形的脸的眼睛。不知道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竟然连我看她都觉得我是在威胁她。

    “你这个瞎子。”吐出五个字,我盯着萧绎一明一瞎的双眼笑了出来,笑得浑身打战。直到笑到眼前一片模糊混沌的颜色,我才伸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施巧劲挣脱他的禁锢,绕过他去桌上拎起茶壶,颤颤地举到自己头顶兜头淋下。

    茶壶很快就轻省得只剩下这个壶的重量。我这么浇下来的时候并没闭眼,隐约模糊的视线里似乎看见了萧绎目露不忍,又觉得许是自己的错觉,因着传到我耳中的话还是冷冰冰,连丝歉疚都不曾有:“明天的中秋诗会你父亲会去,他应该会想见到你。”

    这句说完,他就没再停留,急匆匆地拉着他的宝贝心肝儿走出了我的院落,像是身后有什么恶狼猛虎追赶一般,我却连他的残影都没捕捉到,怔怔地松了手。一声脆响后才发现茶水早就凉了,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寒意像是带着刀枪一样狠狠地扎透衣裳刺进我的骨肉。

    我抱紧双臂,觉得这茶水果然是很凉,让我整个人都恍惚得厉害:“萧绎,我和你……算是扯平了。”

    四、想要什么都得拿东西来换,你以为我徐家的势力是白向着你的吗

    我和萧绎是对怨侣这件事,天知地知,我知萧绎知,大小三千界芸芸众生皆知,却唯有徐家本家的人不知。我总希望爹爹觉得他并没看走眼,他千挑万选为我选下的人家没错,对我不致太过愧疚;而萧绎身为一个还有机会荣登大宝的皇子,总要借助徐家的势力。是以全城关于我们的风言风语何其多,最终竟都没能飘进我爹爹、娘亲的耳中,他们还以为,自己的女儿得遇良人,一生无忧。

    而我们想让他们知道的就是如此。故我们无论有多不对付,中秋诗会我们还是要扮作一对和睦亲爱的夫妻,到爹爹面前腻歪一阵子,然后他留在诗会附庸风雅,我则装作不胜秋凉回府休息。今年本来也该和往年一样,却没想到偏偏出了个意外。

    这么长一段时间,那个小秦楼的姑娘不仅没失宠,还乖顺地坐在本该只有我和萧绎的车上,用她一双白嫩小手,慢悠悠地剥开荔枝,很是亲热地一个一个喂给萧绎。萧绎眯着眼睛用嘴接着,显然也很是受用,好像都没看见我的到来。

    我静静站在车前看着他们。好一会儿萧绎才注意到一般,看见我脸上挂着的笑意就收了收:“坐吧。”我抬头看他,又盯了他半晌,他才像是面皮挂不住了,用我以前从未听过的柔和声音与我商议,“我不想她受委屈。”

    我抢白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合该受委屈?今天这车上要么便坐你的心肝小美人儿,要么便是你妻子,徐家大姑娘的位子。”我重音压在了“徐家大姑娘”五个字上,转头又看向她,语速极快,生怕自己说得慢了会忍不住哭出来,“你想跟去?可以,是个下人就该有个下人的样子,再怎么说我也算得上是嫡妻,今天伺候我伺候得好了,我心情上来还能赏你个妾室的位子。”

    自我嫁萧绎后,就没连珠似的说过话。他显然也被我这模样吓了一跳,倏忽后却又带些怒意地喊我名字:“徐子佩!”

    我却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强忍着鼻头酸意盯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极为郑重:“萧绎,想要什么都得拿东西来换,你以为我徐家的势力是白向着你的吗?”

    五、是你厚颜,还是以为我同你一般厚颜

    她坐在今日的马车上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动作终究还是要来了,我只是没想到她明明已经被那个人捧在了手心,把我挤掉是迟早的事情,却还是会迫不及待地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

    她把下药的时间卡得正好,是诗会间隙里各位学士名流分散休息的时候,也挑了个好的对象,正是父亲的门生里最偏好美色,最无惧牡丹花下死的那个。章台柳榭最常见的粗劣春药,恰好也是一干药里最猛、最毒的那类。她可以算是算尽了一切天时地利人和,非要我拖个不干不净的名声和萧绎一拍两散——万恶淫为首,七出之条中最上不了台面的一条。

    离那声“咔嗒”落锁声过去其实并没有多久,我却已经感到十分难熬。莫名的燥热像受潮的柴火被强行点燃,从胸腹升腾到头顶,在我额间逼出冷汗。我下意识地觉得萧绎是会来救我的,至少在我父亲的眼皮子底下,他不可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砸晕被春药冲垮理智扑过来的门生后,我拖起重若千钧的腿扑倒在门上,用最后一丝气力把手指插进纱窗。

    妓馆里的劣质春药其实药效是最强的那种,因着它只需撩拨人的情欲而不需在意服下的人受不受得住。窜遍周身又燥又闷的热气的和冲上头顶的疼痛感一并发作,让我眼睛有些发疼又有些莫名发酸。

    冷汗如滚豆子般滴滴答答地顺着我的额角往下流直至滴进眼眶,我强睁着一双酸疼的眼睛,盯着被硬生生捅出的十个窟窿,死死绊在门窗旁边不肯移动半分,睁大了眼睛盯着纱窗外的日影,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道多久,才在那一片白茫茫的质感中发现些许被阴影遮盖的迹象。

    其实凭一个模糊身影并不能看出来人究竟是谁,却不知为何我莫名笃定那就是萧绎。我如释重负般从那十个孔洞中抽出手指,抬起手臂才要照着门板捶下去时,便从留下的孔洞里看见了萧绎的眼睛,冷淡,平静,还带着些讥嘲。

    我不知他这样的眼神是何缘由,恰这时从后面来的力量拽着我的袖子让我倒在了身后的人身上。他把手在我腹前锁住,恰是我倒在他身上的样子。我急忙回头,对上了一双布满血丝的恐怖眼睛。

    现在情势容不得我再去矫情啰唣。于是我不再看这门生,回头向萧绎投向求助的眼神,却听见他冷淡至极的声音,三个字夹杂着碎刀子般朝我丢了过来:“徐子佩。”

    他这句话让我的动作一顿,没挣扎开身后门生的搂抱,只能呆若木鸡地听他语速极慢却字字诛心地质问:“是你厚颜,还是你以为我能同你一般厚颜?”

    我甚至都想不明白我做了什么便担得起这“厚颜”二字。他也没等我想明白,就仿佛是丢一件垃圾一般把我丢在了这个有着不干净味道的屋子里。我有些着愣地看萧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男子粗重灼烫的呼吸扑在我的后颈,把我因为见到萧绎强行按捺下去的燥热又撩惹起来,越烧越旺。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那扇没有被打开的门,看那上面被捅破的十个窟窿,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最终心底的气闷与浑身的燥热化成一道恍惚的黑影直冲脑门,我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六、归根结底,只是因为他不爱我而已

    萧绎刚走没多久,帘子因为他临走前的一摔,到现在还有轻微的摆动幅度。他因为愤怒而显得僵硬的面孔好像还在我眼前恍惚闪烁,正如那个声音到现在都像是在我耳边爆发开来。

    “徐子佩,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既是夫妻,妾身自然要为您多作打算。总归爷也只有那么一只眼睛,妾身便只画半面,也算是夫唱妇随不是?”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算得上是平静,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他向来厌恶别人提到他的痛处,自然不会久留。我却觉得自己是在把喉咙里的刺一根一根地呕吐出来,唾到他的面皮上,有种酣畅淋漓的痛快。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铜镜中模糊人影。镜中人的脸犹如被刀硬生生地割成了两半:半张脸不施粉黛,触目之处都是令人惊心的苍白,另一半的脸却红妆妖娆,宛如话本小说中提到的山精艳鬼。

    纵使我徐家女儿向来对自己的容貌自信,无论是不施粉黛还是傅粉施朱都可自夸绝色,却也知道镜中这般形容究竟有多狰狞。其实半面妆,我嫁给他之初便曾经想要哪日画给他看,却不是为了折辱。我曾想要告诉他,这大好江山,你看得见多少,我便与你一同看多少,多余那些你看不到的,我见不到也不甚可惜。然而这句话,不等有机会说出,就已经成了笑话。

    即使郡王府和徐家一同派人封锁了消息,徐家的姑娘不安于室,在中秋与外男苟且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因着那日萧绎决绝果断的一转身,让他的绿帽子戴了个严严实实。现在还需仰仗徐家的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过来与我粉饰太平。

    可我如今不乐意了。他那天若不转身离去,我们本可以好好过的。可哪个七尺男儿,又会在自己的妻儿受凌辱时,不分青红皂白地横加指责后转身离去。这世间从来都是讲因缘二字的,没有善因的夫妻,有这种恶果也算是寻常。只是没想到萧绎的心头宝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过来见我……她竟然不怕被我生吞活剥了。

    我看着她眉眼盈盈,甚至还能挂着笑脸来看我,恶心之余竟然还生出几分惊奇。我定定地看着她从表面上绝看不出半分恶毒的面皮,也有了些勾一勾嘴角的冲动。我道:“你竟然还敢来见我。”

    “总归赢了的是我,我怎么就不敢来见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和鬼没什么两样。”她不请自坐,温温婉婉地笑答。我不理会她,只看着她抿起唇笑,“不过你这副扮相,我也为他画过。不过他却没生气,他说‘我也不愿旁人多看见你半面妆容’。”

    听她这话,我有些想笑,脸上的肉动了动,终于还是没能笑出来。你看,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做来,结局迥异。归根结底,只是因为他不爱我而已。我笑着看她,心底升上疲惫无力:“可你只是个青楼女子。”因着我是丞相独女,他就注定,只能与我一生纠缠。

    她被我这一句呛得哑口无言,敲了下桌子起身便走。我有些悲凉地看着她袅袅婷婷却走得匆忙的背影,右手置在小腹上,肚皮突然一涌。

    七、我们错过了大半生,却本来也是能好好过日子的

    后来我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萧绎,时间长到我似乎已经想不起他的模样。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我也没想到会在花园这边看见萧绎。自十几年前那件事以后,虽然住着的地方只隔着一堵墙,却在彼此有意识地回避下,我已经很久没有了他的消息。

    十几年弹指一瞬,如今萧绎已近不惑。先皇面前一番兢兢业业终是没有白费,不日便是他的登基大典,和晗儿正在交谈的他现在已经是一身明黄龙袍,亮闪闪有些扎眼。我远远地看他都有些费力,眯着眼睛都觉得有过于刺眼的光游过来。

    他似是看见了我,远远冲着我这边看了一眼,眉头稍稍拧起来些,眼神里好像有些不易辨别的疑惑。过了一会儿,他眉眼才舒展开来,冲一边的侍儿耳语两句。果不其然,那侍儿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道:“王妃,爷唤您过去说会儿体己话。”说完便不再吭声,自顾自地在前面带路。

    自出嫁以来,这也是我和萧绎为数不多能心平气和聊天的时候。我过去以后才发现大致离他太近,以至于都能看见他眼角的细纹与眼底不加掩饰的疲惫。我看着他现在的模样,有些莫名地恍惚,像是看见十几年前那个初露头角又有些谨小慎微的湘东郡王,又像是看见更早些时候那个像小兽一般蜷在宫墙角落的小孩。在这片恍惚里,我听见他若有所思的感慨:“你把孩子教养得很好。”

    我冷冷刺他:“可惜是别人的孩子。”这句话说得很急,好像说得再慢一点就会因为看清了他的脸上的细纹就被压抑下去一样。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倏尔落下,不是年轻时惯常的含泪盈盈,却像是爆发的山洪沿着干涩肌皮冲刷而下,带着让我发颤的心惊:原来十几年岁月并没有把那一日的恨意消磨干净。

    “是我的孩子,这么多年你都没觉得他长得和我很像吗?”他闻言却没生气,脸上露出一丝不很明显的孩童般地得意,转过头看见我的形容,他的眼角又很快耷拉下去,“没想到你现在都这样记恨我。可那时候,我并没真的把你丢下。我再回去的时候你已经昏倒在地上……在喊我的名字,我怎么忍得住。”

    他主动提起那时候的事情,我有些发愣,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桩插曲,我道:“可你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十几年来我一直以为那天是那个门生,那个门生后来被萧绎打压得生活很不景气,我更加笃定了萧绎因为那件事丢了面子,和我也是互相憎恨着的。

    “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大概是看我的神情有些怔忪,他笑了笑,“再去见你的时候,你脸色却差得很,只差没有拿着刀子往我身上捅了。我以为你即使不是很喜欢我,也应该没你表现出来得那么讨厌。可惜大概是我多想了……你从来都看不起我这个瞎子。”

    我下意识地反驳他:“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他眼神有些飘,像是在回忆什么:“嗯,没有。你只是用你那双眼睛看着我,就足以让我想起小时候那个骄傲的小姑娘,低着头看我,就像看一粒沙子一样。但你大概不知道,其实我是很喜欢你的……但谁又不是生来骄傲的呢?”

    他说话时候的神情很平静,并没有因为想起了什么事情或是我说了什么话而有所触动。我在这恼人的安静里盯着自己的脚尖,听着他漫无目的地絮絮叨叨:“那时候我很宠一个小秦楼来的小姑娘,你知不知道,她其实很像你,只是要温柔和缓得多,说话也很贴心。我总在想,其实这么和我说话的人是你该多好——每每这么想着,就愈发觉得难过。我如愿娶了你,却大概是一生也只能对着你的冷眼嘲笑了。

    “你大概也不知道,中秋那年你不是醉了,其实是她害你。我知道以后就把她处理了,但也不敢来见你……怕看见你看丑角儿似的眼神。”他说得很慢,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观察我神态,“其实我一直记得初见时候你说‘他们有两只眼睛的人能做到的事情,你一只眼睛没道理做不到。’但我想你大概还是喜欢周身健全的男子。”

    他说着竟也哽咽,逐渐有些语无伦次,我却是听懂了。我隔着水帘般望他眼睛,干涩惯了的眼睛因着这模糊竟然带出些刺痛感。伴着他的声音,我想起许多年前的婚房,喜烛越烧越短,想未来的夫君会是何等模样。喜称在我脖颈轻骚后撩开红纱,他便撞入我的眼睛,一只眼睛昏昧无光,另一只却亮得惊人。

    知道了这些,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却还是勉力朝着他勾起个笑,过去握住他的手:“我们错过了大半生,却本来,也是能好好过日子的。”

    尾声

    史书记载,梁武帝萧绎,天生眇一目,却在一众皇子中脱颖而出,多年经营,最终成为梁王朝的下一任帝子。妻徐子佩在梁武帝萧绎登基前不久身染恶疾逝世,梁武帝感念其少年结发,以皇后礼葬。徐相痛失爱女,无力从政,告老还乡。

    民间传言里,这则是一个梁武帝在得到徐家帮助荣登上位后,兔死狗烹的故事。更有甚者,传说那位王妃其实不满嫁给梁武帝,明目张胆地红杏出墙,多年后被秋后算账,为不累及家人,不得已投井而死。

    而在故事的主角萧绎的记忆里,她却是一个坐在井边看着他的姑娘。他的姑娘纵使青丝已成华发,却仍然骄傲如斯,“一个生性淫乱的王妃,一个不知进退的家族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儿子,你的喜欢这样廉价——萧绎,我们本来是能好好过日子的。”

    赞 (17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1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