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叛逆这条路上无功而返

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想要离家出走,但因为太热止住了脚步”,于是编辑部发起了一轮回忆青春的对话……

沐沐:“当年想离家出走,最后被我爸一大串报菜名给诱惑回去了,美食的诱惑无法挡啊!”

墨子:“当年跟人约了放学别走,谁走谁是狗,结果我在约定地点等到了一条狗……”猫空:“时间太久远,我……想不起来了。”小九:“我最叛逆的事情就是,看不惯第一名耀武扬威,于是在月考的时候超过了他,成了第一名,并一直保持第一名不被超越吧!”众人:“你这是犯规你知不知道,不带你这么秀的!”初中正值青春叛逆期,中午我在家挨了骂,心里可委屈了,想着我下午放学就离家出走。下午课间休息十分钟,我全在思考离家出走要去哪儿,后悔没把存钱罐拿出来,后悔没多带几件衣服,好闺密听说我要离家出走可兴奋了,说什么十分期待以后路上遇到邋遢的流浪者的我。(???)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我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我爸站在校门口守着,并展示了一下手里一大袋的零食,十分温柔地问我回家吗……哇,这多可怕啊,我爸,一个硬汉,一向说话中气十足的,突然对我温言细语,还拿零食诱惑我,于是我立刻就跟着他回了家。

前阵子很流行一个词叫“朋克养生”,指的就是我这种“小死作不断,大死不敢做”的人了。

为了熬夜,我要和妈妈斗智斗勇。谁不会在玩手机时伸着耳朵听房门的动静呢?谁不会在长大后听到妈妈叫全名还是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呢?谁不会半夜被抓现行时不由自主地装睡呢?遥想某次熬夜,为了颜值(沐沐:风太大,你说什么?)的保养和充分利用时间,我敷着面膜玩手机,玩得太舒服了,逐渐开始精神恍惚打瞌睡。

等一个激灵醒过来时,我妈正轻柔地给我揭开脸上干巴巴的面膜纸,又重重地拿毛巾糊了一把我的脸:“让你不洗脸!”试想黑乎乎的房间里突然冒出一个人的感觉,我当时吓得差点没滚下床。

眼泪汪汪(疼的),心率飙升一百八的我,一时不知道是该说“我这面膜不用洗”还是“妈您别吓我,我经不住吓”。

在我青春期本该猫嫌狗厌的那几年,全靠我这弱小的心脏阻止了我叛逆,一个不合格的“朋克”只能去搞养生,好了,我不说了,我泡茶去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很贪玩,一放假就不着家,经常玩到大半夜才偷偷溜回家,让仙女壕妹妹给我开门。有一天晚上,我回家看到的不是仙女壕,而是坐在客厅的帅爸。

那时候已经是夜里一点,帅爸悠闲地泡着功夫茶,开着客厅最亮的灯。我心想完了完了,不被胖揍也要被臭骂了。

我在安静的空气里惴惴不安,帅爸一直没说话,我也一直没动。许久我才听到帅爸说:“很晚了,早点休息吧。”然后他就起身走了。走……了?

我以为的臭骂和胖揍都没有,只有温和的一句“早点休息”。当时的心情真的难以言喻,愧疚、不安、惶恐……

我几乎是立刻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这么晚回家了,再也不让帅爸等到这么晚了。

仙女壕妹妹来长沙过暑假的时候,我无意间跟她聊起了这段往事。她说:“啊,我也被帅爸这样等过一次,好吓人,我能记一辈子。”我很赞同她的说法,这种无声的温柔教育,真的最深刻。

初中的时候,我看到隔壁班酷酷的小姐姐染了一头黄头发,典型的杀马特造型,当时看着可羡慕了,心想:我也要成为这么酷的人。

有一天,邻居家的小姐姐约我去做头发,我兴奋地跟着她出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拉我到一边,悄悄跟我说:“你爸等了你一下午。”我当时很纳闷,我不就是去做头发,干吗等我?

我默默地走到客厅,我爸看了我的头发一眼,脸从冷冰冰变得笑意盈盈,他将手里的剪刀状似无意地放到抽屉里。

后来我妈偷偷跟我说,如果我染了头发,我爸准备自己动手给我剪了。

顿时我万分庆幸,幸亏我只是拉直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动过做杀马特造型的想法,我还是在心里当个酷酷的小姐姐好了。

我是一个偶像包袱很重的人,虽然我没有偶像的颜,也没有偶像的命,但包袱我是有的。

我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的是,这件事会不会让我不太好看。一旦意识到那个东西会让我不好看,我就缩了。

叛逆是个技术活,做好了可以成为标杆,做不好就是笑话。作为一个丢人比丢钱还痛心的人,每次我想冒险,考虑到丢人的风险度,就自动打消了念头。毕竟我是个连蹦极都只是考虑我的头发是不是没法看、我的表情正不正常,以至于根本无法分心去害怕的人。

做一个有偶像包袱的人吧,生活的安全系数能提高好几倍。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