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块小甜饼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01

    谢阮雨这两天有点紧张。

    或者是说自从收到诸城的求助之后,她就开始不正常了。

    严格说来诸城求助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经营的一个微博大V 号。谢阮雨是一个萌宠博主,日常靠分享一些养宠知识和萌宠视频慢慢地也累积了不少粉丝,算是龙城本地一个小有名气的萌宠博,本来只是做着玩的副业,没想到最后却歪打正着地帮上了诸城的忙。

    谢阮雨追了诸城三年,按理说冰山都该融化了,奈何诸城却还是无动于衷。好在谢阮雨也算习惯了,并不受什么打击,甚至从一开始看一眼男神羞涩三分钟,发展到了敢直接跑到项目基金申请失败的男神面前,拍着胸脯表示要出资赞助的地步。

    “诸城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和谢阮雨同寝室的小八一脸惨不忍睹地评价道。

    一遇到诸城的事情就情商为负的谢阮雨显然没有听出她的言下之意,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还行吧,他什么表情都挺好看的,嘿嘿。”小八看着已经完全没有药救的好姐妹,最后只得妥协道:“行吧……你开心就好。”然后她又问,“所以他答应你了?”“没有。”谢阮雨摇摇头。

    “那他说了啥。”谢阮雨回忆了一下——那天风轻云淡,鸟语花香,被她拦住的少年用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看了她好一会,直看得她把头都低了下去。

    她把头垂得低低的,盯着男神的白色球鞋,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听到从头顶上方传来的,他的声音。

    他说:“有病吧你。”小八:“……”小八:“噗——”小八:“哈哈哈,哈哈哈……”谢阮雨:“……你够了啊。”小八努力地调整了一下表情,严肃地看向谢阮雨,没两秒又再一次破功:“对不起,但是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直到连着收了谢阮雨好几个眼刀,她才赶忙严肃了一下自己的态度,捂着笑疼的嘴角道:“你有啥好委屈的,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你有毛病好吧!”“那我能怎么办。”虽然每次事情过后,回忆起来都觉得自己是挺蠢的,但是当下做的时候,她也预见不到事情的走向会是这样的啊。

    “不要难过,人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发现过去的自己是个傻子的过程!”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谢阮雨,小八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又重了一点,想了好一会才提议道,“不能基金入股,那就智慧入股吧!”小八的计划是这样的——既然诸城在研究课题项目,那你就一起研究!她一手叉腰,一手指天,掷地有声道:“借此彻底打入敌方内部!”谢阮雨发自内心地鼓掌道:“内部!”“用自己聪慧的大脑令他折服!”“令他折服!”“好吧……虽然……用自己聪慧的大脑令他折服这一点你不一定有希望做到。”半晌她又补充道,“但是近水楼台、日久生情什么的,组织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谢阮雨:“……行吧。”

    02

    谢阮雨在校课题平台上翻了足有两个小时,才终于在一大片乱七八糟的生僻名词里找到了属于诸城的那一个:

    《铅卤钙钛矿敏化型太阳能电池和La1-xCaxMnO3 钙钛矿催化剂制备及其甲烷催化燃烧性能研究》。

    谢阮雨沉默了一会,才把下载好的文档发给了小八,果然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小八默默发过来的六个点。

    谢阮雨:“你看懂了吗?”小八:“……”

    谢阮雨:“好巧,我也看不懂。”小八恨铁不成钢道:“……你是不是傻,要追人的是你不是我,你连人家的研究都看不懂,以后哪来的共同语言!”这话一发出去,对面就没了声音,“正在输入……”却显示了很久,久到小八都想问她是不是洗澡去了的时候,聊天页面才孤零零地跳出来一个“好”字,颇有一番破釜沉舟的意味。

    第二天,谢阮雨果然就抱着一堆新鲜打印出来的、还带着油墨香的材料,坐到了当时正在图书馆自习的诸城身边。

    大概是她的视线实在太过灼热,看得诸城都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只沐浴在阳光下的烤全羊,不得不抬起头,主动开了口:“同学有事?”说话了,说话了!

    谢阮雨内心激动了一下,努力维持着表情,淡定地说:

    “那个,我听说你在研究敏化型太阳能电池,其实我对这个也挺感兴趣的。”

    诸城像是有些意外的样子,好一会才饶有兴趣地吐出了一个尾音上扬的“噢”,看起来颇有请她继续讲下去的意思。

    文理分科后就再也没有摸过化学书的谢阮雨心里默念了十遍“不紧张”,攥着手里背了十几遍的小抄,气势十足地开口道:“比如你看这个铅卤钙……钛矿敏化型太阳能电池。”她本来已经抱了“不管待会诸城说什么,一个劲点头就好了”的装死心态。

    但是没想到的是,诸城居然没有接话!气氛安静得有点诡异。

    谢阮雨有些尴尬地挪了挪屁股。

    就在她都开始自暴自弃地想跑路算了的时候……

    诸城终于开口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试图压抑,但还是没能压抑成功的笑意,他逐字逐句地慢慢纠正道:“铅卤、钙钛矿、敏化型、太阳能电池。”谢阮雨:“……”在对方灼人的视线中,她脸不红、心不跳地点了点头:“哈哈哈,好棒啊!今天又学会了一个新知识!”接着她飞快地抱起桌子上厚厚的一摞资料,收拾桌子连带鞠躬致谢完成得一气呵成:“那个,忽然想起来我外面还约了人呢,今天的问题就问到这里吧,谢谢学长,学长再见!”然后就在诸城似笑非笑的注视中,从容淡定地转身往楼梯方向迅速撤离了。

    直到转身进了楼梯间的拐角,确定外面完全看不到自己了,她才一头撞在墙上,羞愤欲死地“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啊啊啊——让我死!!!”

    03

    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就连续卖了两次蠢,脸皮厚如谢阮雨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了,她一连三天没出门,窝在宿舍的床上气息奄奄地表示不需要抢救。

    她好纠结啊,好羞愤啊,好想立刻带着男神一起失忆啊!

    但没想到的是,男神不仅没有失忆,还在微博上@了她!

    其实以她六位数粉丝的消息量,一般非关注人的消息是不会去看的,但是诸城显然不一样!表面看起来没关注,但其实有个功能叫悄悄关注呀!

    而这一天,当谢阮雨又点进悄悄关注列表准备看看男神新动态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向习惯性潜水的诸城竟然在一天之内连发了好几条微博,每条都分别@了好几个龙城本地比较有人气的博主,而谢阮雨的微博大号竟然也在其中!

    谢阮雨虎躯一震,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男神在向她求助!

    她已经自动忽视了诸城@的其他人,眼前仿佛出现了诸城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用他那性感得要命的低沉嗓音对她说:“帮帮我,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呀呀呀——”谢阮雨在床上滚来滚去,被自己的脑补萌得无法自拔。

    直到脑补够了,她才红着脸端端正正地坐起来,点开了诸城的求助图文。

    诸城求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那只外表看起来酷帅狂霸跩、实则内核傻白甜到堪比二哈的金毛弟弟跑丢了,或者更准确一点来说,是被偷了。

    诸城因为养狗并没有住校,而是自己一个人租住在了学校附近的小巷里,虽然房子老旧也没有专业的物业安保,但胜在价格便宜还自带一个小天台可以供金毛撒欢,想到自己一个一米八五、八块腹肌的汉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他非常爽快地就一次性签了两年的合同。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真的被小偷盯上了,钱和电脑倒还在次要,最严重的问题是——当看到监控里,摇着尾巴给小偷递拖鞋的大金毛时,诸城觉得整个人都要背过气去了。

    但是话说回来,再怎么气也是自己家的崽,气完了还是得想办法找回来。

    除了用传统的方法找狗,张贴寻狗启事,当代找狗必备的朋友圈和微博也不能落下,所以也就有了这个误打误撞的@。

    谢阮雨开始做微博的时候还是五年前,那时候她常利用课余时间去谢爸爸的宠物医院里帮忙,一开始只是想用微博记录医院里一些小家伙的可爱瞬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粉丝一路上涨,喜欢的人越来越多,就这样一路做了下来。

    虽然粉丝不少,但她始终很注意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因此大家能推测出来的也就是她是龙城本地人,家里开了家宠物医院,再多的就没有了,所以诸城自然也不会知道皮下是她本尊。

    谢阮雨捂着激动得发烫的脸颊,鼠标点了两次才点开了转发窗口,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大串字符,想了想,又噼里啪啦地按着删除键清空了页面,最后还是只简单地@了几个相熟的大V,简要地打了“重金寻狗”四个字,就点了转发。

    转发过后,她又迅速点开微信,找到列表里一个名叫“老年摸鱼组”的群,里面都是她玩微博的这几年里交到的好朋友:“急急如律令,速来帮转,微博第一条,寻狗那个!”时针已经直指十二点了,群里一群夜猫还是迅速地给了回应:“噗,我一个情感博主,你让我找狗。”“哎呀,老蟹,下个月海城见面来不来?”“小蟹蟹来啦,快,叫爸爸,爸爸就帮你转。”这群网友平时都是和她互贫惯了的,好不容易逮着她开口求帮忙,都纷纷围上来调侃,深谙其道的谢阮雨二话不说就发了一个红包出去。

    群里安静了三秒。

    然后就是一排刷屏。

    “大气!”“敞亮!”“姐妹一声大过天!”

    04

    诸城的那条微博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转发了三千余次,在这样大规模的关注下,效果也是极为显著的,不出三天,他就按着热心人提供的信息把偷狗人给揪了出来。

    诸城感谢之余也不傻,自己一个区区三位数粉丝的微博,怎么可能忽然有这么大的转发量呢。他并不常玩微博,当初发求助时的@名单还是舍友整理给他的,说都是一些本地的萌宠博主,但也和他并不相熟。

    诸城用了一个小时把转发给翻了一遍,很快就把重点放在了一个名叫“蟹蟹有宠”的微博ID 上,三千余条的转发里有两千条都是从这个ID 上转出去的,甚至有博主直接在转发里写了一个“帮转,助力老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个名叫“蟹蟹有宠”的博主丢了狗。

    他点进这个博主的主页里粗略地浏览了一下,她的微博认证极简单,只有六个字:谢氏宠物医院。发文的风格看起来像是一个挺活泼的女孩子,原创视频都是一些正在治疗或者已经康复的小动物,偶尔夹杂着一些领养消息,剩下的就是转发里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

    诸城一开始只是纯粹抱着好奇的心态在刷她的页面,想看看是不是熟悉的人,没想到刷着刷着忽然发现对方的爱好和三观竟然都和自己出奇地一致,让他不知不觉地刷了两个小时还有些意犹未尽。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迟钝地察觉到肚子的抗议,这才哭笑不得地退出了页面,准备先点个外卖,退出前却也没忘记把鼠标移到她的头像上,点了关注。

    而另一边,谢阮雨不可置信地对着新粉丝列表里那个熟悉的ID 发了足有一分钟的呆,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诸城关注了她!

    “我的妈呀,我没发过什么蠢兮兮的内容吧?”这是她脑袋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我发了!”这是第二个想法。

    想到自己那满屏的“哈哈哈”,谢阮雨绝望地一头扎进了被子:“还好他不知道我是谁……”

    庆幸不过三秒,就听到微博上的私信窗口“叮咚”一声,提示有关注人发来了信息——诸城果然来道谢了。

    他先告知了金毛已经找回,且状况良好,之后就是十分礼貌地发了一连串感谢词。

    谢阮雨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了三遍,跌到谷底的心情又“唰”地一下好了起来。你也有找我帮忙的一天,哈哈,她得意地想。表面上她却客客气气:“大家都是同学,不用客气。”诸城却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很快地回复过来:“同学?”谢阮雨蹲在电脑前,一边在心里继续“哈哈哈”,一边噼里啪啦地打字:“我看你的资料上写的A 大,我也是。”“真巧!”诸城这句话倒是真心实意,“我是2009 届化学系的,同学你呢?”你才不会想知道呢!谢阮雨傲娇地想。最后还是回复:

    “我是文科生,不在本部。”

    这就是不太想暴露私人信息的意思了,诸城心下了然,便也从善如流道:“ 那也不算远,这次的事非常谢谢您,如果下次有需要随时可以找我,这是我手机号,134××××××××,诸城。”这就交上朋友啦?这么简单,你也不怕我是坏人啊!

    他越客气,她心里就越酸溜溜。

    你对着一个陌生人都这么好说话!她有些气呼呼又有点坏心眼地想,哪天要是知道了对面的人是我,你还不得吓呆!

    殊不知这一边她还在莫名其妙地吃着自己的醋,而屏幕那一边的诸城,却对着“谢氏宠物医院”几个字若有所思地看了良久。

    05

    他想到一个人,文学院,谢阮雨。

    毕竟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事情她还真不是第一次做。

    第一次听说类似事情的时候,他还在读大三,那一年他们理学院联合隔壁的信息工程学院举办了一个类似知识竞赛的益智活动。诸城作为组织者之一,都觉得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估计到时候只能靠朋友去撑场子。

    没想到比赛前一个星期,报名处却忽然来了一大批文学院的妹子,两个理工学院的男生激动得不行,参加热情空前高涨。

    但为什么文学院的妹子会来理学院参加知识竞赛呢,这个问题其实让活动的组织方都困惑了颇久。直到某一天,理学院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到文学院办手续,没想到才刚走进文学院没多远,就莫名地被人拦住并强行塞了一嘴“安利”,那股热情劲儿看得他这个老宣传都自愧不如。

    部长感慨万千地想,看看人家的宣传组啊,这行动力真是相当可以。结果感叹词都还没来得及出口,下一秒他就瞟到了传单上用黑体字加粗了三个号的宣传词——“理学院With(和)工程学院年度最强竞赛季!”“这宣传的不是我们的活动吗?”部长泪流满面地看完了宣传单,激动地握着谢阮雨的手谢了又谢,“妹子,你是我们院里谁的亲属吧?不是的话,现在就加入了好吗?”事后理学院例行的周一干部会议上,该部长没忍住滔滔不绝地描述了自己在文学院碰到的这个神奇事件以及那位不知来处却才华爆表的美女妹子,本来以为自己带来了个大爆料,结果没想到除了他和边上忍不住捂脸的诸城,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

    “难道你们都知道这个妹子?”宣传部长惊疑不定地问,“不会真的是家属吧?谁这么厉害。”

    伴随着一阵爆笑,那真是他听过的最整齐划一的回答:

    “诸城!”

    诸城有点尴尬又莫名地有点心热,这种微妙的情绪在刷到这个疑似“谢阮雨”的微博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他又开始重新思考起部长那句“联姻”。

    虽然这枚小太阳确实聒噪了一点,“不按套路出牌”了一点,但似乎真的蛮有意思的不是吗!脑海里又想到那天她一本正经地说着“铅卤钙钛矿敏化型太阳能电池”的样子,诸城对着空白的电脑页面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去他的“铅卤钙钛矿”,以后和媳妇在一起吃的是饭,又不是太阳能!

    06

    诸城算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微博中的那个“谢氏宠物医院”。

    说是医院,其实并不大,但是看起来却很温馨,擦得透亮的玻璃上绘着好些可爱的小动物,衬着绿意盎然的落地盆栽,看起来格外清新。

    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些紧张,深呼吸了好几回,才转过头对着傻乎乎地摇着尾巴的大金毛道:“我们去找你的救命恩人啊,你要记得表现得机智一点!”刚洗过澡的大金毛看起来比他有信心多了:“汪!”正是七月的天,屋内和屋外有些温差,诸城一推开门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清风,风铃被吹得“叮叮当当”随风轻响——伴随着清脆的风铃声,诸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轻轻的笑意,就像随时都充满着让人愉快的活力:“你好,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什……什……么!”噢,活力少女好像因为过度惊喜(xià)被噎到了,是因为他吗?诸城虽然脸上不显,心里却有些志在必得地偷偷笑了起来。

    谢阮雨却是在看清楚诸城的一瞬间,“唰”地脸红了,她小声地问:“诸、诸城,你怎么来了呀?”来看你呀。

    他忽然很想逗她一下。

    但是看她羞得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的样子,还是一本正经地把身边的大金毛往前一推:“我的金毛之前被偷了,才刚找回来,想带它来检查一下。”一脸无辜,忽然被提到的大金毛:“汪?”“噢,是这样啊。”话题回到老本行,她忽然就自然多了,一脸了然地点点头,到一边拿出了手套和口罩,轻松地向他招了招手,“带它进来吧。”谢阮雨的父亲做了一辈子的宠物医生,谢阮雨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也算是半个医师了,虽然复杂的手术不能上,但是基础检查还是没有问题的。她熟练地把大金毛抱到了检查台上,一边耐心地安抚它,一边开始认真检查:

    “你叫什么名字呀?”

    “汪!”一向黏人的金毛显然很喜欢她,到了检查台上也不怕,反倒挺乐意配合她的。“哟,叫喜宝呀。”她瞟了一眼边上诸城写的资料卡,“喜宝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呀,让姐姐来看一下……”诸城:“噗——”他没有直接说微博的事情,她也没有主动提起,两个人就像真的只是为了给喜宝检查而见。他站在门边,看着油光发亮的喜宝在谢阮雨的怀里撒着娇,任凭她摆布,原本对它这般没有下限的性格一直颇为恼火的诸城,今天莫名地就看顺眼了。

    谢阮雨很认真,花了大半个小时把喜宝完完整整地检查了一遍,才依依不舍地把它交回了男神手里。

    这可是男神家的崽崽啊,男神每天都要顺毛的崽崽啊,四舍五入她也是摸过男神手的人了,哈哈哈!

    诸城看着她小脸羞红的样子,也不点破,踢了踢喜宝的屁股,示意它可以暂时滚蛋一会了。喜宝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嫌弃的样子,不过还是在谢阮雨依依不舍的眼神里乖乖地坐一边去了。

    没了宠物的加持,谢阮雨的气场瞬间又弱了一半,坐在椅子上东看西看,还无聊地抠起了指甲,男神为什么还不走……每天见十分钟就好了,过犹不及,她感觉自己今天过于大补,要流鼻血了。

    谢阮雨的面前却忽然递过来一杯奶茶,看样子是诸城刚刚趁她给喜宝检查的时候去隔壁买的:“隔壁店主说你最常点这个口味。”“啊……谢谢。”她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男神好体贴啊,小心脏有点受不住。

    诸城捧着一杯柠檬水在她对面坐下来,状似随意地说:“喜宝挺喜欢你的。”

    “噢。”谢阮雨无比专注地吸着杯子里的奶茶,有些干巴巴地想,它喜欢我有什么用呀,它的主人又不喜欢我,哼。

    “然后……”诸城轻轻地咳了一声,把视线移到了门边的盆栽上,“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噢……”谢阮雨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然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诸城说了什么。

    正当诸城在心里默默想,可以呀,我都主动告白了,你居然还能这么淡定地。

    “噗——”她不可遏止地喷了男神一脸奶茶。

    07

    谢阮雨最近有点神经衰弱,具体表现为频频走神——看书走神,吃饭走神,甚至连上厕所都走神。

    但是想想,要是谁在被男神表白之后,喷了男神一脸奶茶,估计都好不到哪里去。更虐的是,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好好问问男神——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分析无能的她只好又求助于爱情专家小八,但是又不好意思直说那天发生了什么,只能遮遮掩掩地咨询道:“我觉得我和诸城的关系最近发生了一点革命性的变化。”“什么变化?”小八一边抄笔记一边心不在焉地问。

    “他好像有点喜欢我了!”她迫不及待又有点害羞地报告道。

    “你怎么就看出来他喜欢你了?”小八奇道。

    他说的呀!她很想摇着小八的肩膀尖叫,他都和我表白了你知道吗?但是她不敢说!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陈述了一个稍微委婉一点的证明:“诸城点了一个赞。”谢阮雨喜滋滋地把手机递过去给小八看,“给我点了一个赞。”“……点赞怎么了?”小八不屑一顾道,“你帮了他那么大的忙呢。”谢阮雨有点不服气:“你仔细看啊!他赞的是三年前的微博!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手滑?”谢阮雨气得简直想掐死她:“说明他翻了我三年的微博!来试图了解我!”“结果发现……哇,谢同学知书达理、幽默风趣、学富五车、忠贞不渝还貌美如花,然后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你深邃的爱意?”“……”“洗洗睡吧,谢同学!”小八一脸恨铁不成钢道,“有这时间你不如好好研究下你的铅卤、钙钛矿、敏化型、太阳能电池!”谢阮雨:“……”一想到这事,她又觉得刚刚看到希望的人生瞬间变得黑暗。

    “真的有人能读着这东西谈恋爱吗?”谢阮雨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地吐槽,“他们项目组有没有女孩子啊?”“好像没吧。”小八又翻了一页书,心不在焉地说,“隔壁物理专业妹子都比他们多。”很好。谢阮雨满意了。

    08

    但是没想到谢阮雨刚放下去的心,没过三天就又提起来了。

    诸城以前长期潜水,十天八天都不发一条微博的号,最近却刷屏刷得仿佛一个高仿号。

    ……

    转发:急!暗恋的男神忽然点赞了我两年前的朋友圈,这说明了什么?

    他刚刚赞过的微博:“蟹蟹有宠:狗狗螨虫每年复发,如何科学避免。”转发:锲而不舍,追求男神两年终于到手!

    转发:爱情不等人,你还在犹豫什么,大胆表白吧!

    他刚刚赞过的微博:“蟹蟹有宠:今天天气不错!是时候带着狗狗晒晒太阳啦!”

    他刚刚评论的微博:好的! [ 太阳][ 微风][ 爱你]转发:原创头条:还在偷看我,是不是喜欢我?

    ……

    谢阮雨目瞪口呆地捧着手机,这如果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她憋了两天,终于还是没忍住,偷偷戳了诸城的微博私信:“你是不是被盗号了啊?”

    对方显示在线,诸城的回复果然很快就发了过来:“铅卤钙钛矿。”谢阮雨:“……”诸城:“现在还想资助我的课题吗? [ 害羞]”谢阮雨:“……好了,可以了,我知道你没被盗号了,再见。[ 拜拜]”“别走呀。”诸城眼见再逗就真要把人吓跑了,赶紧又把话题拐了回来,“今天天气很好,准备带喜宝出去玩。”“哦,挺好。”她想起自己刚发的那条微博,以为他是想缓解气氛才没话找话,“多到户外走走对它的健康也有好处。”结果他问:“要不要一起?”这么突然?

    窝在宿舍还没洗头,又实在有点摸不透男神想法的谢阮雨略犹豫:“今天吗?”

    看出对方犹豫的诸城却一点也不在意,不慌不忙在对话框里继续敲字:“我还有一本书在你那呢。”看到这条信息的谢阮雨果然被唬住了,一脸发蒙地发了三个问号:“???”诸城:“铅卤钙钛矿。”谢阮雨:“……你够了啊。”诸城:“我是想说,那天你一锅端了的书里面其实有我的书。”谢阮雨:“……”诸城:“最近要期末考了呢?能带来给我吗?”诸城:“顺便一起吃个饭?”诸城:“我一会去你宿舍接你?”诸城:“……人呢?”诸城:“你不会下线了吧?”谢阮雨当然没有下线,她在宿舍里尖叫着跑了三圈,差点把新买的键盘都给拆了。直到被小八连着扔了两个抱枕才终于回过神来,对被吓呆了的小八露出了一个堪称神秘的微笑:“等着看吧,愚蠢的凡人们!姐姐今天就要把诸城变成你们的姐夫!”然后在对方一脸“这人怕不是疯了”的表情中淡定地戳开了男神的对话框,优雅而又简要地回复了一个:“好的。”

    09

    理学院最近最欢腾的事情大概就是,终于把他们万年单身的组织部部长“嫁”出去了,“嫁”的是文学院的宣传部部长谢阮雨,完成了几个老部长心心念念的“联姻”大计。

    “以后要多来理学院看看亲属啊。”老部长在诸城凶神恶煞的目光中坚定地握着弟妹的小手,一脸慈祥地交代道,“当然如果能带上‘娘家人’一起来那就更好了。”谢阮雨心下了然:“名字给我,一定努力带到。”诸城却不干了,三两下把自己女友的小手抢了回来:“干吗呢,干吗呢,每次都要把我和女友的约会变成大聚会是什么鬼,我们拒绝捆绑!”谢阮雨好说话,他可不,把女友的小手往兜里一塞,诸城义正词严道,“除非你打钱!”老部长眉头皱得紧紧的,大气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塞到诸城手里:“行了吧,看在兄弟的面子上给个一折?”诸城嫌弃地“哼”了一声:“我早就涨价了好吧!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和你们价位不一样,不要轻易用你们的身价来衡量我!”然后,他就被群起而攻之地揍了一顿。

    “有家室的人了不起吗!”他们愤怒道。

    是了不起呀。诸城心满意足地想,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难道不就是,我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我。从此日子就像咖啡加了糖,啧,有点甜。

    赞 (2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