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万千,你是小确幸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楔子平安夜,易陈若结束了在境外的综艺录制,回到北京。

    刚刚落地,她就被拖到了摄影棚拍广告,等到收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好不容易回家,她输了密码开门,正准备进卧室倒头睡一觉,就发现家里有人。

    男人穿着白T 恤和黑色休闲裤,穿着鞋柜里她买的黑白拖鞋,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他听到动静回头,四目相对的瞬间,易陈若把包丢在地上。

    这半年走过的每一处风景都在她的脑海里闪过:“顾照。”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别来找我了,求你了。”这一年,有新歌手横空出世,站在舞台的中心唱“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他顾照的一生,故乡是她,远方也是她,而她易陈若的一生,幸运是他,不幸亦是他。

    001 易陈若站在灰色的大海面前哇哇大哭

    拦路雨偏似雪花,从相遇开始,她就是他的世界里终年不化的大雪。

    那年易陈若初一结束,求着爸妈报了夏令营。

    绿皮火车从蜀地行驶到北戴河,足足用了三十多个小时。旅途无聊,周围又都是一个夏令营的小伙伴,易陈若和一群人又是玩儿扑克又是唱歌,闹了整整一个白天,到夜里才消停下来。

    火车在深夜进站,汽笛声和车轮碾过轨道的声音让她从梦里惊醒。她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从窗子望过去,是个叫不出名字的小站,正打算翻个身继续睡,就发现窗边坐着一个人。

    她抬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对面的上铺空着。她鬼使神差地下了床。

    “你怎么不去睡觉?”“……”“你这样吃不消的,明天早上十点才到呢。”“……”他不理人,异常专注地玩着手里的魔方,打乱拼好,打乱再拼好,好像永远不会腻一样。易陈若却自来熟惯了,动作轻巧地爬到对面的上铺,把顾照的枕头和被子都抱了下来,又把自己的甩上去。

    “你睡下铺吧,宽敞一些。”……

    他不理她没关系,他长得这么好看,她能让他舒服一些,让他笑一笑,自个儿心情也能好上半天。

    这天晚上,绿皮火车不知道停了多少次,顾照躺在易陈若换给自己的下铺,因为睡眠浅,听到易陈若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大海啊,好蓝啊,真美。”等到后来到了北戴河,易陈若站在灰色的大海面前哇哇大哭,所有人都围着她,问她为什么哭得这么难过。只有顾照站得远远地,看着不远处翻滚的海水,在心里说:“灰的。”

    002 我居然可以跟你做校友

    夏令营为期十五天,到了结束的时候,带队老师发给他们一人一朵红花,让他们喜欢谁就送给谁,易陈若收了不少花,兴高采烈地对每一个人说着谢谢。

    顾照手里拿着花,刚要顺手放进桌上的垃圾盘,就看到易陈若两眼放光地看着自己。他举着手,把红花递到她面前。“给我的?”易陈若笑开了花,像收到宝贝一样,一会儿把花拿在手里,一会儿放进书包,想了半天,又怕自己把花给压坏了,翻出了文具盒,把花郑重其事地放进了文具盒。

    临了要分别的时候,顾照也没说一句话。

    易陈若舍不得就这么再也见不到他,从书包夹层翻了半天都只翻出一张数学卷子。

    这是她的暑假作业啊……

    她拿出笔,在空白的卷子上写上了家庭住址,家里的座机号码,爸妈两个人的手机号。最后她写下自己的名字,“易陈若”三个字写得端端正正,还不忘加上一句,给我打电话!

    她怕顾照不要,偷偷趁着他上厕所的时候塞进了他的书包夹层。

    等到出站告别的时候,易陈若爸爸和带队老师打了招呼,易陈若站在顾照的旁边,还是舍不得。

    等到必须要走了,易陈若转身取下了他胸口别着的夏令营特制的名牌,见他没有反对,笑盈盈地把眼睛弯成了月牙,雀跃地道:“顾照,下次见。”回家的路上,易先生笑她,女孩儿家的行为一点儿都不得体。

    易陈若从文具盒里把小红花拿出来,细声细气地说:“他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人。”

    易陈若和顾照的第二次见面,来得并不晚。

    金秋九月,上帝给了无数人一场相遇的缘分,对易陈若,上帝偏宠得招人嫉妒。

    她穿着黑色的小裙子,脚上穿着黑色的圆头皮鞋,头发扎成马尾,走路的时候裙摆飞扬,骄傲自信,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刚准备绕路去小卖部买冰淇淋,就发现黑色轿车停在校门口,副驾驶上的男人走下来,毕恭毕敬地拉开后座的门,男生穿着制服,戴着棒球帽,背着书包,从车上走下来。

    她本来只看一眼就走,没想到一眼之后,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顾照!”她噔噔地冲过去,看得旁边的管家护犊子一样把顾照护在了身后。

    顾照看了管家一眼,抬脚就往学校里面走。

    易陈若把要买冰淇淋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直接跟上他的脚步,走在他的旁边。

    “我说了那么多遍我是一中的,你怎么不说你也是这里的?”“真好啊,顾照,我好开心啊。”“我居然可以跟你做校友。”结果他们竟不只是校友,等到易陈若和顾照走进同一间教室,班上的人都抬起头诧异地看着班上新来的转学生。

    班主任维持了纪律,让易陈若坐自己位置,给大家介绍了顾照,让他坐在了教室最后的空位。

    收作业的时候,数学课代表站在易陈若面前数着卷子,悄悄嘀咕,给她使眼色:“怎么少了一张?”“丢了!”“连作业你都敢丢?”“帮帮忙啦,请你喝奶茶!”易陈若连忙作揖,不动声色地把从包里掏出的巧克力放在课代表手里。

    结果刚刚发完书,易陈若就被数学老师叫到办公室,正好班主任带着顾照,正在认识各科的老师:“你的作业呢?”“出去玩儿弄丢了。”易陈若吐了吐舌头,余光里看到顾照在办公室,恨不得把头埋下去。“这本‘黄冈’,你拿去写了,一周后交给我。”易陈若笑眯眯地接下:“好嘞,老师,保证完成任务。”看着她一溜烟跑出去的背影,数学老师偏头就跟班主任说:“你们班陈若啊,一天到晚仗着成绩好、长得好,就知道贪玩儿。”“你这是在夸她还是损她?”顾照抬头看着她飞跑出去的背影,像阵风一样,心里被风刮得痒痒的。

    这一年,易陈若十四岁没满,开朗大方,招人喜欢,走哪儿都笑盈盈,偏偏她还成绩好,样样不是拿第一就是第二,没老师正儿八经地说她半句不好。

    003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初三开学这一年,开学典礼上,易陈若先是代表学生发言,后又排着队上去领一等奖学金,校长亲自给她戴上大红花,她站在主席台上,朝着顾照一个人笑得眉飞色舞。

    “顾照,放学后我请你吃红糖冰粉!”

    小店简陋,小木桌矮矮的,一想到班里同学说的,顾照一双鞋就顶寻常人一个月工资了,她没由来地有些难过。

    但是难过也只持续了几秒钟,她是常客,老板娘知道她的喜好,给她放了不少山楂片、葡萄干和瓜子仁。易陈若一眼就看出来老板娘的偏心,把自己那碗推到顾照面前。

    “等我有钱了,请你吃好的!”

    顾照犹豫了一会儿,端着面前的塑料小碗喝起来,碎冰化在嘴里,红糖和葡萄干的甜被山楂的酸中和了,炎炎夏日,竟然说不出地清爽可口。

    就像他每次看到易陈若的感觉,带着夏日的风,什么都是恰到好处。

    他们还没吃完就落了一场雨,易陈若抱歉地看了顾照一眼:“没想到会下雨……我去买把伞,你在这儿等我好不好?”顾照只是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纸巾,让她擦一擦嘴角。还没等她说话,他就一头扎进了雨中,跑进了街对面的便利店。

    等他打着一把透明的伞走回来,易陈若已经给了冰粉的钱,站在屋檐下等他。

    “辛苦啦。”她从他包里拿出他刚刚放进去的纸巾,抽出一张,一点一点吸干他校服上的水。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易陈若透过透明的伞看着正落着雨的天空。

    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他们很快一起升入一中高中部,开学的那天,易陈若出门就遇到骑着自行车的顾照。他背着书包,校服还没发,简单的白T 恤黑裤,被他穿得帅出天际。

    易陈若今天依旧穿着裙子,看着他的新坐骑,犹豫了半天才问:“我怎么不记得你会骑自行车?”顾照没回答她,只是移了移车,把后座摆在她面前。“哈哈,好好好,走,相信你。”一中是按成绩分的班,所以他们两个的名字紧紧挨在一起,直接去了一班报到。

    有路过他们的一个初中同学,看着他们两个并肩走在一起:“天啊,易陈若还和顾照在一起,运气也太好了吧!

    还让不让人活了?!”

    报到完毕,班主任走进教室,易陈若看着班主任穿着配色奇怪的衣服,忍了许久都没忍住,把着顾照的胳膊把头埋下去,笑得整个人都在抖。顾照悄悄拍了拍她的背,让她不要太放肆。易陈若悄悄吐了吐舌头,天空中不知道有哪片云被吹散了,光线漫进教室,照得她脸上的绒毛都一清二楚。

    顾照把窗帘拉了拉,拿过她的新书,习惯性地帮她写名字。

    不一会儿,她转过头,看着已经写完名字的新书,用手肘撞了撞他,夸张地说:“我们家顾照字写得好好看啊。”她悄悄把手放在下面,像做坏事一样,碰一碰他的手,再碰一碰。

    顾照的手比她大许多,直接用力握住了她的手。“别闹。”

    易陈若挑挑眉,不动声色地把手收回来,脸红得像刚刚跑完了八百米。

    窗外的树上本来停了喜鹊,被下课的铃声惊起,从窗前翩翩飞过。

    004 这是草莓味的啊,我还咬过

    两个人第一次去吃食堂的时候,易陈若跑得快,千叮万嘱让顾照在后面慢慢来,自己去抢饭就好,没想到一阵风吹过来,他已经跑到了自己身边。

    易陈若喜欢吃土豆烧排骨,他就盯着那一样菜打,一连打了一个月,吃得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土豆烧排骨。

    她夏天还喜欢吃冰淇淋,但是容易痛经,每次顾照都算着日子,不准她吃。

    “我就吃一口。还没来呢,明天才来。”顾照心软,纵容着她买了,盯着她咬一口,就抢了过来。“哎呀,才吃了一口,好浪费啊。”顾照直接把冰淇淋放在嘴里,怕她扑过来抢,不一会儿就把冰淇淋消灭干净了。“阿照,这是草莓味的啊,我还咬过。”他愣在原地,因为易陈若一声“阿照”,这么多年,她只有在平安夜写信的时候,才会端端正正地写:To(给)阿照。至于原因,她从没提过,他也没问。易陈若也愣着,却是因为他的洁癖。

    顾照从小受的教育和常人不太一样,教科书级别的礼仪标杆,在她这儿不知道崩了多少。

    她看着他把塑料纸里,一点点裹好了,才丢进垃圾桶。

    让她怎么不喜欢他?

    高二分科,顾照把志愿表交给易陈若,意思是让她填。

    易陈若上网搜了好多和文理相关的问题,坐在学校对面的甜品店拿不定主意。

    “学文还是学理啊?我妈让我学文,以后考个公务员,我爸让我学理科,以后好找工作。”顾照坐在她对面,从头到尾检查着她的暑假作业,一句意见都没发表。

    等她续了三杯西瓜汁,他才把杯子抢过去,让她换一杯热的。

    “算了,我都喝饱了。”甜品店的人越来越多,感觉到顾照话越来越少,易陈若站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作业:“检查完了吧,我们出去逛逛。”等到易陈若买了一份狼牙土豆端在手里,顾照才艰难地开口:“想做什么?”“医生啊,救死扶伤多好啊。”“理。”志愿表交上去之后,易陈若暑假忙着在家里做饭,每天给爸妈送饭。一次爸妈不在家,顾照过来,她先是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最后,竟然是她做饭,他在客厅看书;她打扫房间,他一一问过怎么弄之后,陪她一起;她给爸妈送饭,他骑着自行车送她。

    一整天的时间,忙得没说几句话,充实得不得了。

    黄昏的时候,易陈若送顾照到楼下,夕阳西沉,层层叠叠的云围着太阳,有的光折射到云上,把云染成了金色,有的光透过缝隙照下来,匆匆流过,夕阳无限好。

    005 这一抱之后,她和他就没有明天了

    易陈若高三上学期的时候,易父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事情,等她赶到的时候,医生正皱着眉跟母亲说着什么,母亲满脸泪水,在医院白晃晃的灯光下摇摇欲坠。

    五十万的手术费,她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想了一夜。

    有父亲的同事过来看望,易陈若看着母亲强打精神的模样,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痛。

    等到第二天,她跟顾照说自己因感冒请了假,让他不用接自己,就去了顾照家。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顾照母亲,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她和顾照真的有着云泥有别。

    “易小姐,你应该知道小照的自闭症是天生的,这些年,他每一次跟我们提要求,都和你有关。

    “都不是什么大事,他开心,我自然不会拦着。

    “你父亲的手术费,我也可以直接给你,你不必还,就当是感谢你这些年对小照的照顾。”

    易陈若坐在沙发上,眼前的花茶,香气缭绕,她的视线也一点点模糊了。

    “你们还小,万事开心就好,只是你也应该清楚,顾照以后的妻子,一定配得上‘门当户对’四个字。”易陈若笑了笑,站起身:“阿姨,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是顾家人。如果我拿了你的钱,那我这辈子,看着他都心亏,还谈什么爱情。

    “我不知道门不当户不对的两个人有没有未来,但是我知道没有爱的两个人,肯定没有未来,即使有,也是度日如年。”这时候,易陈若还有三天满十八岁,小说和电视剧里最美、最热血、最青春的十八岁,上帝收回他的偏宠,在她的世界刮起了台风。

    易母抵押了房子,办了贷款,赶着把易父的手术做了。

    调查结果也出来了,是易父下班回家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遇到醉驾,司机不仅没停车,反而踩了一脚油门,将她爸爸拖行了近一百米,一直到红绿灯路口才被赶来的警察拦下。

    易陈若看到肇事者的名字和照片的时候,心脏像是被无数只手抓住了一样,痛得她连呼吸都忘了。

    等她回家路上在路口的路灯下看到立在那的顾照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命。

    她吸着鼻子,擦干净眼泪,和往常一样笑着走到他身边,上前握住他因为等了太久已经冻僵了的双手。今天白天,蜀地下了一场薄薄的初雪,气温骤降,他却穿着校服,在这儿等了一天。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脸都快冻紫了。”“生日快乐。”

    眼泪毫无预兆地砸下来,落在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上,一会儿就凉了。

    “阿照。”

    她不知道她该说什么,只是清清楚楚地明白,她和顾照再没什么可能。

    他还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从校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灰色的丝绒盒子,郑重其事地放在她手中。

    易陈若打开盒子,是一条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樱花项链,花瓣上刻着她的名字。

    她突然踮脚抱紧他,在隆冬蜀地的街头号啕大哭。

    夜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只有路灯发出冷冷的光。这一抱之后,她和他就没有明天了。

    006 顾照,你别来了

    高考结束,同学们人人都忙着毕业旅行,易陈若却在忙着赚钱,天天想方设法地为母亲减轻负担,好让家里早日还完贷款。

    “耽误你了。”母亲守完夜回来,看着易陈若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馒头泡菜,愧疚得不知道如何表达。

    “没有的事儿。”她吸了吸鼻子,再往嘴里塞了一口馒头,“爸爸好起来最重要。”

    易陈若找了一份暑假工,在肯德基干活,一个小时十三块钱,忙得脚不沾地。

    顾照常来,坐在靠窗的位置,有时候下大雨,他一坐就是一天。最开始她舍不得他一个坐在那儿挨饿,一到饭点就给他买粥,端到他在的桌子,盯着他吃完。

    到后来,顾照发现她每天中午要么喝一大杯水,要么吃些干粮,自己就再也没吃过这里的粥。

    “顾照,你别来了。”少年如今已是一米八四的个头,带着书中江南少年惯有的眉清目秀,浑身散发着让人过目不忘的书生气。他的睫毛长而翘,一双桃花眼,只需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就有不少大胆的女孩儿过来要联系方式。

    她易陈若何德何能,让他天天都守在自己身边。

    他该有他的锦绣人生,一路遍地鲜花掌声,多少人奋斗几辈子都想象不到。

    等到易陈若结束这里的工作那天,晴空万里无云,她收到人人艳羡的通知书,读的是她想都没想过的专业,顾照也被全国顶尖大学录取,学地质勘探。

    易陈若走在大街上被人拦着问愿不愿意拍戏的时候,樱花开得正好,无论走在北京城里的哪一处都能看到明星的应援和广告,连公交站台里的白炽灯管,都能照出三分纸醉金迷的味道,她想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要不怎么说她生来运气好,业内知名的影视公司,只要她用心,想要红透半边天指日可待。

    经纪人给她办了休学,一天恨不得当四十八个小时来用,声、台、形、表,没有哪一样不需要训练。易陈若每天都泡在练功房,偶尔接到顾照打来的电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慢慢学会主动说话,从最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到后面能一口气说很长一句话。

    他开始学习用手机,一条一条的短信发过来,说的都是些细碎小事。

    她忙于工作,再累再困都要一次一次地把屏幕往上滑,把他所有的小事都记得滚瓜烂熟,再把手机放在床头充电,随意一翻身,便是一夜好眠。

    就这么过了两三年,易陈若的新戏上映,路演的时候十五天飞了近二十个城市,每一站都只能强打精神,站在聚光灯下和众人插科打诨,嬉笑怒骂。

    最后一站在北京,等全部结束已经是半夜一点。一起合作炒CP 的男主角在化妆间等她,言语轻佻,莫不过是跟了他便能少奋斗十年之类的话,易陈若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

    她把高跟鞋脱了,一只砸在那人的身上,一只拎在手里,一瘸一拐地走到地下停车场。刚要拉开车门她就感觉身后有黑影扑上来,那人恼羞成怒,直接撕开她的外套。

    突然有两束光打过来,她下意识地拿手挡住光线,又忍不住从指缝去看,便见他下了车,逆光而来。

    顾照啊。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打人,专门朝那人的脸上砸,一拳一拳,揍得毫不含糊。

    人人都说易陈若厚脸皮,整天贴在顾照身边,他对她有多好,只有她知道。

    等后面他送她回住的公寓,她终于软下来,关了床头的灯,抱着他睡了一夜。

    他眼下是比她还重的青色,仿佛也多日不曾睡过好觉。

    易陈若的工作渐入佳境,家中贷款也在这两年全部还完,她这一年也不过二十岁,也做着“意中人是盖世英雄,脚踩七彩祥云来娶她”的美梦。

    凌晨的时候,她被冷醒,发现顾照在一边睡得安稳,忍不住悄悄在他脸颊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顾照,顾照。

    第二天顾照陪着她去逛了超市,她够不到超市货架最上层的料酒,他轻而易举地为她取下来,她愣了三秒说:“算了,不买了,应该没什么机会再做饭了。”007 那里的海,是蓝色的

    易陈若和顾照,就这么忽远忽近地过了两三年。过年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让她回家住两天,说她工作后,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

    她三十多个小时没休息,提前结束工作,空了一天的假出来。

    到家的时候,父亲坐在轮椅上,母亲在厨房忙活,她放下买的东西就进了厨房帮忙。母亲拉着她闲聊,问是不是还和顾家那小子在一起。

    她一点点剥掉蒜皮,顿了半晌才说,没联系了。

    母亲长长松了一口气说,没联系就好,那样的人家,还是离得远些好。

    她蹲在厨房,突然想起假期的时候,顾照笨拙地跟自己学着如何打扫,即使是不熟练,也做得仔仔细细,没有一点少爷脾性。就因为认识她,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他,做着一件又一件离他的生活越来越远的事情。

    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又再次提起:“那时候你爸做手术,银行贷款其实没批下来……”她惊讶地抬头,手突然抖得碗都拿不住。

    “是顾夫人过来送了手术费,你爸现在的工作也是她安排的。工资少,但是好在清闲,人不受累。”“妈。”她把碗放下,“你知道我爸的腿拜谁所赐吗?!”“顾先生那天晚上……”易陈若站起来,看了满桌子菜一眼:“我吃饱了。”“陈若!”“不管你跟没跟顾照在一起,都把联系给我断了!”生她养她的至亲,二十三年来向她提的唯一要求,是让她离开她最爱的人。

    她心情不好,匆匆发了一条微博,附上的图片是从自己房间里看到的月亮。

    顾照突然给易陈若打电话,她犹豫了许久,他却有耐心,一个接着一个打。

    她终于滑下接听。

    听说他大学之后接受了较长时间的心理疏导,人也慢慢变得开朗,早就不是那个一个月说不出来一句话的人。

    “陈若。”“嗯。”“不知道你以后还有没有时间,想和你一起去一趟圣托里尼。”“为什么?”“那里的海,是蓝色的。”不知道多少年前,她在家看了一部叫《碧海蓝天》的片子,吕克·贝松导演,大海在他的世界里成为灵魂栖息地。她闹着要去参加去北戴河的夏令营,在夏令营遇见他。

    “没有时间了,最近都忙死啦。”“嗯。”

    电话里突然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呼吸声。

    “陈若,新年快乐。”

    她正想方设法地找着话题,没想到是他先开了口。

    这些年,他短信从未断过,遇见了什么样的人,看过了什么样的风景,今天走在路上遇到一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和男朋友闹着要吃冰淇淋很像她,新年、端午、七夕……

    每一个节日,他都在祝她快乐。

    “嗯,你也要快乐。”

    她匆匆挂了电话,生怕再说一个字,就有眼泪涌出来。

    想要彻彻底底忘掉他,谈何容易。

    爱如果可以说不要就不要,他们又何苦纠缠这么多年。

    008 他的名字惊艳了她的一生

    2017 年年底的时候,易陈若的事业走到巅峰期,街头巷尾都是她的广告海报,全国人民没谁不认识她的脸,她听老家的朋友说,顾照当初违背家里的意思没学金融,如今满世界地跑,忙得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人。

    其实也不是见不到人,她平安夜那天收工回来,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看就等了她一夜。

    她公寓门锁的密码是他的生日,他要进来,当然轻而易举。

    “易陈若……”朋友欲言又止,叹了一口长长的气:“你到底在倔什么?他就差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了,上天入地,这辈子可就这么一个顾照。”“我知道。”“你知道什么啊。”朋友发来邮件,她下载了附件解压,一整个文件夹,竟然都和她有关。

    是她从出道以来所有的影像和文字资料,按照年份和月份一一归类,文字资料里除了她接受过的杂志采访,竟然还有她说过的话。

    “喜欢吃排骨土豆,不过高中的时候吃腻了,好多年再没碰过。”

    “有过喜欢的人,只是由于很多原因,没办法走到一起。”“谢谢我成长路上的每一个人,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坚持到今天。”易陈若坐在电脑前看了一夜,一整夜,无数次想象着自己不在顾照身边的每一个长夜,他都是这样度过的。

    第二天她买了最近的一班航班飞回蜀地,落地就直接去了顾照在的研究所。

    路上出租车司机抱怨着这几年交通越来越差,黑车越来越多,生活越来越难。易陈若全程心不在焉,一直等看到研究所的牌子,才觉得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她在门口登记的时候说找顾照,才知道他今天和同事一起去了医院体检,易陈若匆匆说了谢谢去了医院。

    乘电梯的时候,她尽力缩在最后,好在来医院的人,没谁有心思关心身边的人是谁。

    电梯到六楼的时候,有医生急匆匆地跑进来,摁电梯的护士问:“这么急匆匆地去哪儿?”“有人为了救人被病人捅伤了,这不,血库刚调过来的血。”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直觉,一路都跟着这一队医生狂奔,一直等跑到手术室门口,被人拦下,才如梦初醒一样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一连打了十几个,无人接听。

    “你好,请问里面那个病人是谁?”她拽住一个匆匆跑出来的护士。

    “说是研究所过来体检的,叫顾照。”霎时间,五雷轰顶。

    “有个车祸送过来刚刚截了肢的病人在病房轻生,让他遇上了,这才救回来一命,要说也是他运气好,病房没人,又不是查房时间,晚去那么一步,人就没了。研究所的体检都过了,听说那个人是前段时间有事,推迟了体检时间”他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那人推迟了体检,但她知道。

    他是为了圣诞的时候来见她。

    因为不能在医院久待,她麻烦熟人联系了研究所,好在研究所离医院不远,十几分钟就过去了。

    她在办公室坐立难安,碰掉了他桌子上的文件,等她蹲下去一本本捡起来的时候,视线已经模糊得看不清,却还是看到一张写满了字的纸。

    一笔一画,“易陈若”三个字,不知道被人小心翼翼地写了多少遍。

    耳边突然响起女孩稚嫩的声音:“我们家顾照字写得好好看啊。”那时候,有喜鹊从窗边翩翩飞过,新书都还带着油墨味,他坐在她身边帮她写名字,被她一夸,耳根子都红了。

    她拉开他的抽屉,一本影集躺在里面,除了她的照片,还有各种各样的大海。

    日出时分的大海,暴雨时分的大海,映着万里晴空的大海……

    这些年在镜头前尝遍了人间百苦,从来没有一种苦,叫她恨不得也给自己一刀,陪着他命悬一线。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她从没说过,他的名字,初初相闻,便已经惊艳了她的一生。

    009 还想去看大海吗

    顾照出院的那日,蜀地落了一场雪。

    被救的病人家属过来送锦旗,痛哭流涕地说了一通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之类的话。顾照只是摆摆手,丝毫不提自己命悬一线的危急,说是应该的。

    易陈若躲在帘子后面,心里头闷闷的。她说不出指责的话,心里却是怪着那个人的。她实在是做不到顾照的境界,大度原谅。她只觉得不把这个病人告上法庭已经是仁至义尽。

    顾照像是知道她的心思,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轻轻笑了笑:“他也不过二十二岁,失去双腿,已经是最大的不幸,因为一时冲动伤了我,如今更是后悔,如果我再苛责,他以后的路,未免太难走了。”她耸了耸肩膀,吸了吸鼻子:“我说不过你,我不跟你争。”他用他的方式善待世人,她何尝不是用着她的方式爱他。

    等到病房里的其他人走完了,顾照说下楼走走,顺便看一看雪。

    她给他套好羽绒服,系好围巾,恨不得把他的眼睛也遮上。顾照把围巾取下来,围在她脖子上,柔声问:“还想去看大海吗?”“不想。”她心里的那片海,蔚蓝的,沉默的,温柔的,被她深爱着的。她早已找到。

    赞 (10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