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木湖畔聊着《花火》

从新疆回来之后,我才无比想念那里的凉爽,在巴音布鲁克的早晨,只有几摄氏度,冷到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那是我们新疆之旅的最后一个景点,接着我们就要驱车走独库公路回到乌鲁木齐。当天从九点出发,直到零点才到达乌鲁木齐的酒店,一路经历四季流转。

春夏秋冬的温度,在这条路上都可以感受一遍,我们也有时间回想这十天的经历,是真的太辛苦了。几乎每天都要换一个住宿点,没有包车之前的那几天只能以坐班车、拼车、打出租车等方式到达景点,特别折腾,每天三餐几乎都是面食,好吃是好吃,但也架不住天天这么吃。刚到那里的时候,因为羊肉串太好吃,我几乎每一顿都点,回到长沙之后连续好多天都不想再吃肉。

也许疲于奔命的旅行状态和饮食的不适应,到了第七天的时候,Q 的胃终于出了问题,吃啥吐啥。那天刚好在赛里木湖,风特别大,大概因为气温骤降,他的胃受凉了,就开始难受。环湖游的时候,原本作为摄影师的他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只好在车里休息,我就一个人扛着相机去拍。

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哈萨克族的小姑娘,我看她一个人,就主动提出互相拍照的想法,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后来她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说我是杂志编辑。她问什么杂志,我说《花火》。她非常兴奋地说:“啊,我真的好喜欢《花火》啊,班里很多同学都喜欢,那是班里传阅最多的杂志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还能让我遇到《花火》的编辑!”原来她是《花火》的读者,她从初中就开始看,而现在她已经是中央民族大学大一的学生了,也偶尔还是会买我们的小说。

她在阿勒泰地区长大,一开始我还以为《花火》主要在乌鲁木齐、伊宁等城市有铺货,心里还在想万一说了杂志名对方没有看过岂不是很尴尬?但我的担心真是多余,《花火》真的在很多地方陪伴着大家度过少年时代,我每次出去旅行总能遇到《花火》的读者,一说起《花火》,大家两眼放光,啊,我看过!啊,我很喜欢!《花火》真是太多人的回忆了,从2005 年开始,十三年的光阴,每个月它都会如期而至,去到你的城市,你的家乡。无论你是刚刚接触它,还是书架上堆满了它,又或者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买过,当你去异乡求学,当你已经长大。《 花火》始终守着这样一个约定,它总是带着崭新的故事来赴约,尽管你也许已经离开。

每每在路上遇见读者,我心里总生出小小的骄傲,作为《花火》的幕后工作者,我很感谢人生当中有这样一段时光,是参与过《花火》的,它是无论多远、多近的我和你之间的纽带。无论你什么民族,什么地域,什么信仰,我们都靠着《花火》拥有了某种特别的缘分。

那天,我们在蔚蓝色的赛里木湖畔,我们聊着《花火》,她说:“以前经常看,不过现在没有看了哦。”语气里带着一丝抱歉。我想说没有关系,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就像你最终要离开玩具,要离开动画片,要离开年少时候的欢喜,这些东西的意义在于陪伴了你一小段人生,并且告诉你,你终究会长大。

可是你想起它的时候,再次提及它的时候,你眼里还是那么明亮。

最后,我们互道再见,也许不会再见,愿她有精彩的人生。而我,会结束假期,结束新疆之旅,回到长沙,开始准备下一期的《花火》。年复一年,这是我们能给到读者最好的礼物。

赞 (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