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悔药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1.

    南桑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江同殊了。所以,听尚医局的小太监说江同殊来找她时,她下意识地就扔下了手中理到一半的药材,飞奔着迎到院中。

    “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到尚医局找我,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她喜滋滋地站定在离他两三步的地方,微仰起脸,满眼欢喜的看着他。

    江同殊神色颇有些复杂,浅珀色的眸子异常沉静:“昨日,南太医找了我爹,想要回你的庚帖和婚书。”

    南桑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小脸立时已写满惨淡苍白:“你……你给了?”

    “你我羁绊多年,我怎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将婚书退与你?”江同殊抬手,轻轻抚了抚她头顶垂下的发丝,“我欠你实在太多,这些天一直在想,要如何补偿你才好!”

    “补偿?”南桑桑退后一步,唇边浮现一边苦笑。

    自从知道祖父有意与江家解除婚约,她心下便一直悬着。一边是祖父日渐老迈,忧心自己的拳拳慈爱,一边是自己对江同殊无法割舍却始终不得回应的爱。

    可是此刻听到江同殊用这样愧疚的语气,提到“补偿“这种字眼时,她心下瞬间便被剜了一刀般。仿佛狂奔百里却被告之南辕北辙般,绝望又愤怒。

    她胸前起伏,连带着声音都微微颤抖:“这么多年了,为何你一定要觉得自己亏欠我了?是不是一定要将这些年你来我往的一切划出一条楚河汉界,分得一清二楚,你才可以心安理得的放下我?”

    “桑桑……”

    她抬手,生怕他再说出更伤人的话:“好!你不是觉得外间人人说你不喜欢我、嫌弃我、耽误了我,所以良心不安吗?你明日,不,今日便可上南杏园求娶。我这便回去和祖父说,让他连人带礼将你们赶出南杏园。届时京中必定人人都会知道你我之间,是我南桑桑不要你江同殊,不是你江同殊不要我。”

    她说到这,到底憋红了眼却还是咬牙道:“如此,你满意了吧!”

    江同殊只觉心下一紧,下意识地伸手想拉住她再说些什么。可惜动作慢了半拍,触手只碰得一片衣角自掌中溜走,莫名让他生出一丝躁郁。

    2.

    江同殊是第三天中午,依足规矩,备好了礼物,才前往南杏园的。

    南桑桑得到消息时,气得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那日不过说了几句气话,他竟真的依言前去求娶,显见是将她的话当了真。可祖父对她说的那些气话毫不知情,若是真当着媒人的面,把婚期定下了,江家岂不是骑虎难下?她南桑桑便真正是骗婚于他了!

    思及此,她心急火燎赶往前厅,谁知前厅的丫环却说:“江大人刚走呢,是,是被老爷连人带礼物赶出南杏园的!”

    桑桑一愣,祖父的性格她是很清楚的,向来重礼节,又一直巴不得自己早点嫁进江家,怎么可能会把江同殊拒之门外?

    她越想越觉头大,索性飞奔着追了出去。结果追到门口,便瞧见了门外围着的不少人和红绸细缎系着的礼箱。

    “快看,这不是南姑娘吗!”

    南桑桑双手紧紧捏成了拳,看向江同殊时,却是气极反笑道:“殊哥哥还真是言出必行啊!”

    “桑桑!”江同殊隐隐觉得她话里的语气不对,可一时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对。只好坦承道:“我昨日来过南杏园,原想告诉你需要点时间备礼,可你不在,我便直接和南太医说了你的计划……”

    江同殊话说一半,却被南桑桑狠狠一记耳光打断,原本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江同殊只是微蹙了蹙眉,神色复杂的看向她。

    盛怒之下的南桑桑反倒冷静了下来。

    那一纸婚书,于她来说是希望,可是对江同殊来说,大概是一道枷锁。所以他心心念念只想摆脱。

    “桑桑!”江同殊看着她仿佛忽然黯淡的乌眸也有些失神,心下也跟着揪了起来:“你这样光鲜,一辈子太长,我,我不值得你这般虚耗!”

    “殊哥哥可知,今年是我们订亲的第六个年头了!”她嘴角笑意转深,声音却如同柳絮般低迷,“我等你六年,你还我六场求娶可够?我拒你六次后,可算称了你的心遂了你的意呢?”

    她转头看向天边的云彩:“武阳出事后,我一直在想,他为喜欢的人,国恨家仇都独自承担。他的喜欢和我的喜欢,有什么不同?现在想来,大概真是我错了。拉着一个急于摆脱自己的人,揪着那点子侥幸得来的名份不放,原就是我想岔了!“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殊哥哥这样煞费苦心,不顾一切,想要我放手的心意,我知道了!”

    她想,他那么想让她放手,那,她便放手好了!

    只是放手之前,且让她,最后再存些温暖回忆,慰藉余生!

    3.

    自从第一次求娶失败后,江同殊隐隐觉得,南桑桑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了些微妙的转变。

    她好像比从前热情了许多,从前她知他公务繁忙,从不主动去打扰他的生活。如今,她时常邀他去东街吃排骨,西街买香梨,前日还以路面太脏,要他背她回家。

    可江同殊心里却极不舒服。

    从第一次前往南杏园时的犹豫纠结,到看到南桑桑那前所未有的黯淡眼光,他心里始终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奇怪感觉。这感觉让他坐立难安,不知所措。偏偏,对于之后的每次求娶,桑桑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还主动帮他想点子,提要求,以至于不出一个月,整个京城的人都已知道太子少傅江同殊,不是晾了南桑桑六年,而是苦追南桑桑无果。

    那日下朝后,他心神恍惚的正往前走着,不知是谁起的头,说起了他和桑桑的事:“江少傅,听闻南太医近日与几位朝中老臣多有走动,醉酒之时漏了口风,说是要为南女医另谋乘龙快婿,可有此事?”

    江同殊身子一僵,呆立原地,一时不知如何开腔。四下里皆是低低议论之声,落在他耳中,却是远近飘忽,极不真切。

    要为南女医另谋乘龙快婿,

    他身上阵冷阵热,忽然便觉得胸口闷得厉害,又走了几步,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再醒来时,人却是在尚医局,身侧正是南桑桑关切的小脸。

    “殊哥哥?”她长舒一口气,“你醒了就好,怎么这么糊涂?竟生生把自己饿晕了?就算事务再繁忙,饭也是要吃的呀!赶早朝的时候,便不能带个馒头坐在较中垫垫肚子吗?”她一边说,一边从案头端起小碗递给他。

    江同殊这才想起,自己好像的确是有一两天没吃东西了。脑子昏昏沉沉,比起当年阿宴要嫁初一时的失魂,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他下意识地接过碗,喝了两口,才发现不是药,而是甜润的银耳羹。

    南桑桑见他不说话,咬了咬唇,似是下定决心:“你脸色不好,这阵子又忙,婚约的事,还是快刀斩乱麻吧!我今晚要在宫中值夜,你明日早朝把婚书顺便拿来还我便成了。”

    她垂眸,极自然地伸手将他衣摆上的一点皱褶抚平:“之后我们便两不相欠,好不好?”说完,抬头冲他挤了抹极灿烂的笑。

    江同殊动作一滞,略显苍白的脸上也蓦的染了一层晦色。

    那一个“好”字,僵持许久竟似哽在了喉里发不出来。

    她只当他是默认,起身站了起来:“那便这样说定了!”

    4.

    第二天一早,南桑桑等到天亮不见江同殊出现,便睁着熬了整夜如兔子般的红眼睛走出了院子,有些忧心他是否身体抱恙无法早朝。

    谁知刚出屋子,便瞧见了院中的江同殊。

    “殊哥哥?”她错愕的看着他,“你几时来的?怎么不进去找我?”

    江同殊沉默不言,只如石雕般站在原地看着她。

    南桑桑眼圈立时红了:“你心里,便这么讨厌我吗?这种时候都不愿跟我多说几句话?”说着,一头钻进他怀里,像个孩子般号啕大哭起来。

    她两只手死死地缠着他的腰:“反正以后我们再无关系,你讨厌我便讨厌我吧,往后见了我,切切记得要避我远些。我,我怕……我怕他朝后悔了,再来纠缠你,便真真是丢脸丢遍全京城了!”

    她哭得几不成声,一如初遇那夜,醉酒的少女涕泪横流地将他当作溺水的浮木。

    江同殊心下一软,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抬手回抱住她。

    也是这一瞬,他忽然惊觉方才心头盘踞了好一阵的悸动和痛苦,竟奇迹般平静下来。

    原来,那种感觉竟是在渴望拥住她?

    “对不起!”他捧起她的脸。

    她摇头,最不想听便是他说这话。

    江同殊却从袖袋里取出一张宫中才用的罗纹洒金纸:“从前那张婚书是我爹写予你的,在来的路上被我直接撕了!”他扬起那张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婚书,“这是我在乾宁殿向皇上求来纸笔,重新写的!我知我对男女之事,素来后知后觉,桑桑,我来得晚了些,但谢谢你,一直等我!”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展开摊在她的面前,朗声道:“余少年情动,失之东隅。耽溺多年不得宽怀。幸有南氏桑女,温良纯善,携婚盟苦等六春。今特立此书,余生漫漫,愿赤绳重结,依初定嘉礼,全良缘月好。奉以愚心钝意,虽不擅蜜语,不解风情,唯愿欣燕尔之,白首永偕,有甘分之,有苦担之。十丈软红炼一味——此生不悔药!”

    话音刚落,定阳门外,钟息鼓止,旭阳新生……

    赞 (10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