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作战——《只想一口吃掉你》番外

在意想不到的时机和意料之中的人完成了全垒打,侯彦霖觉得生活分外美好。

人一得意就容易出些纰漏,所以他也没有深究慕锦歌是怎么进房间看到那个小本子的,让某只幕后推手因此逃过一劫。

第三个目标达成了,就该为实现第四个目标而努力。

某天晚上,侯彦霖下班回来,洗完澡后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推了推刚刚睡下的慕锦歌,低声道:“靖哥哥,你睡了吗?”

慕锦歌还没完全睡着,合着眼睛,声音带着困倦:“嗯?”

侯彦霖凑到了她耳边,语气认真道:“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慕锦歌转过身,睡眼惺忪地望向他 :“不能明早再说吗?”

侯彦霖道:“现在要是不说,我怕放在心里睡不着觉。”

见他这么郑重其事,慕锦歌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揉眼睛一边问道 :“那你说吧,什么事?”

侯彦霖伸手帮她把头发理了理:“就是想问问你的用户体验怎么样。”

“用户体验?”慕锦歌露出疑惑的神情,“我体验什么了?”

侯彦霖指了指自己:“我啊。”

慕锦歌:“……”

侯彦霖一本正经道:“慕小姐,你看,你都试用那么多次了,是时候购买正版了。”

慕锦歌哭笑不得:“那之前的你是盗版?”

“也不是,但只开放了部分功能,”侯彦霖自我推销得轻车熟路,态度诚恳,“购买后我将永久属于你,并且解锁所有功能。”

厉害了,我的霖妹妹。

慕锦歌已经彻底清醒了,饶有趣味地问:“例如?”

侯彦霖摸着她的手,眨了眨眼睛道:“这个要等慕小姐你以后慢慢挖掘才行。”

“既然是购买,那价格怎么算?”

侯彦霖十分专业道:“不要一千八,不要九九八,现在是感恩用户优惠大放送时期,只要你让我留个凭证,就可以把我免费领回家,亏本甩卖,机会难得。”

慕锦歌问:“什么凭证?”

侯彦霖却道:“你先答应我。”

“哪有你这样强买强卖的……”慕锦歌心里好笑,只想结束斡旋赶快睡觉,于是有些无奈道,“好吧,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就见侯彦霖立马翻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小盒子,打开后又从里面拿出一枚款式别致的戒指,递到她的面前。

侯彦霖勾着嘴角,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透着狡黠的笑意,像个预谋许久终于得逞的奸商。

“靖哥哥,咱们开始合法同居吧。”

【5.戒指】

婚礼还没办,员工们就都知道他们那位有着 “笑面狐狸”之称的老板结婚了。

不光烧酒餐饮的人知道,连华盛娱乐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

——比新闻报道更快的,是侯二秀戒指的速度。

办公室。

侯彦霖用左手把东西递出去,吩咐道:“高扬,这份资料你帮我拿给人事部主管。”

高扬伸手去接:“好的,少爷。”

然而就在他想要把文件拿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侯彦霖死死地抓着文件不放手。

高扬疑惑地看向坐在办公桌后的人:“……少爷?”

侯彦霖却没有看他,而是注视着自己拿着文件的手指上的戒指,发出一声幽幽的轻叹:“我一直都觉得我的手很好看了,没想到还能再锦上添花。”

高扬:“……”

“高扬啊,”侯彦霖抬头看向他,语重心长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高扬:“……”被比自己小的人这样说,感觉有点微妙。

侯彦霖终于放开了手,露出体贴的微笑:“作为一个好上司,我也想让你体会到和喜欢的人厮守一生的幸福。这样吧,准你两周的假期,去约会吧,想去哪里跟我说,我包你机票。”

高扬:“……”

“少爷,” 好一会儿,高扬才憋出一句,“我还没有女朋友。”

侯彦霖点了点头:“这样啊。”

高扬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同情的意味。

只听侯彦霖继续道:“那你选个地方去艳遇一个吧。”

高扬:“……”

我谢您体谅。

S市,《小人物》片场。

这部电影从四月拍到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离杀青不远了。巢闻在剧里演的是个糙汉,穿着妆容都有点邋遢,梁熙每天跟拍也穿得很朴素,几乎是素面朝天。

她端来杯温水,坐在了正休息着等下场戏的巢闻身边,对侯彦霖简单地招呼:“侯少,多谢你特地跑一趟来探班。”

与对面两人相比,侯彦霖可谓是光鲜亮丽、红光满面。他用左手接过水杯,笑眯眯道:“应该的,应该的,S市离B市又不是很远。”

梁熙问道:“侯少你订了酒店吗?剧组包的这家应该还有空房。”

侯彦霖却笑了笑道:“不了,我等下就回B市了。”

听了这话,连一直埋头看剧本的巢闻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怎么这么赶?”梁熙压低声音问道,“侯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侯彦霖喝了一口水,正色道:“的确发生了件大事。”

梁熙的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怎么了吗?”

然而侯彦霖只是在她眼前晃了晃左手,说道:“发现了吗?”

梁熙愣了愣:“什么?”

侯彦霖道:“梁熙熙,你注意看。”

梁熙:“?”

这时,倒是巢闻开口了,突然问了句:“证领了吗?什么时候办酒?”

“早就领了。”侯彦霖看向他,笑道,“嗯,等电影杀青后吧,可以多收两份红包。”

梁熙一脸蒙:“你俩在神神秘秘地说些什么?”

侯彦霖朝巢闻扬了扬下巴:“我这叫后来居上。”

巢闻忽然伸手揽住梁熙的肩膀,面无表情道:“我们也快了。”

侯彦霖嘚瑟道:“再快也赶不上我。”

巢闻面色一沉:“……我们这叫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侯彦霖笑嘻嘻道:“有了名分,接受考验时更加甜蜜。”

“……”巢闻突然对梁熙道,“媳妇儿。”

梁熙:“啊?”

“把慕小姐的电话给我。”巢闻沉声道,“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她一点黑料,让她再好好考虑下。”

侯彦霖脸色一变:“喂!”

赞 (1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