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降临(三)

前期回顾:方爸爸用地球美食诱惑了怪力少年祈言,让熟悉地形的他带路,于是连同贺子昂三人一同往斯特城进发……

佩特星进入寒季后,会有四分之三的面积被冰雪覆盖。当年的蓝海湾登陆战,不善水性的巨坦人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能快速行军渡河,在一夜之间拿下了沿岸的两个人类据点。

方洵九一面听着,一面致力于脚下。三个人走一阵歇一阵,直到快黄昏时,才到达距离斯特城大概三公里的一座山顶上。彼时,方洵九已经快要累瘫了,见祁言在崖边站住脚跟,她忙不迭地找了块平地躺尸,抱怨道:“我的妈哎,总算能喘口气了。现在怎么办,还有那么远的距离,咱们是要歇一夜再走吗?”

“不能歇!”祁言忽然提高音量,“这个地方,南向,危险。”

“什么意思?”方洵九不解。

祁言表情严肃,思考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表达:“再过十……分钟,会有……龙。”

“什么玩意儿?”方洵九皱了皱眉头,一对上祁言森冷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寒战。她抱紧手臂,问贺子昂:“我没听错吧,这娃是说龙?”

贺子昂亦是神色凝重,点点头:“是的。”

“嗬,这么夸张吗?大兄弟,你只告诉我是来参战,没说这里还带玄幻情节啊!我现在申请工伤回国还来得及吗?”

贺子昂沉默片刻,才说:“在之前的情报上,似乎有提过这一点。每年寒暑季交替,会有数量庞大的巨型生物进行南北向的迁移。它们只在黄昏时候行动,生性凶残,每到一处,几乎遍地尸骸。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损失,各族建立据点之初,都有刻意回避这种生物的迁徙路线。所以,相关情报不多。”

方洵九爬起来就要走。

祁言眼明手快,一把拽住她:“来不及了。”

方洵九:“你再这样我就要喊妈妈了。”

祁言根本不理会她在说什么,只沉声道:“提前了六分钟。”

他的尾音落地,忽然,天地一线间,出现了一道宽广的深色屏障,由远及近,速度极快。不过数秒的时间,那屏障缓缓散开,几乎遮天蔽日。成群的巨型生物慢慢显现出形状,无数巨大的翅膀扇动着,发出刺耳的嗡鸣声,如同飞机起飞时的动静。方洵九茫然地站在狂风中,望着那些不知名生物,只见它们普遍长着鳞甲似的表皮,花花绿绿,头上长角,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见,两个爪子宽厚尖锐,单是看一眼,都觉得肉疼。

眼看这群龙越来越近,祁言猛地圈住方洵九的身体,手上一用力,将她按倒在地上。他大喊一声:“趴下!”

随后,他将之前编织的网牢牢地盖在自己和方洵九身上,伏在地面,大气也不敢出。贺子昂见状,同样趴下来,用网掩护自己。

方洵九捂住嘴,紧张得脑袋上的头发丝儿都竖了起来。对她来说,死在战场不可怕,被这种野兽撕成碎片吞下肚才可怕。

这是《生化危机》变异版啊!

方洵九小心翼翼地呼吸着,一个不慎,打了个嗝。

祁言侧过头看她。

两人的距离太近,他的手还搭在她的后背,只是视线一撞,他的嘴唇就险险贴到了她的嘴角。

方洵九老脸一热,哆嗦着想和这娃拉开距离。祁言男友力爆棚,把她往回一摁,哑声道:“别动。”

“你这是在挑逗我,知道吗?”方洵九嘟哝。

祁言懵懂地瞅瞅她,再瞅瞅她粉色的唇瓣,湿热的舌尖在她颊边一舔,天真道:“这叫挑逗?”

方洵九当即把头埋进土里,声音模糊道:“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拉进少管所?”

“那是什么?”

“断水绝粮、早中晚‘捡肥皂’的地方!”

祁言不懂什么是“捡肥皂”,但他懂什么是断水绝粮。嘴唇抿了抿,他别过脑袋不敢妄动了。

两人就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姿势过了几分钟,方洵九听着外面的动静,惆怅道:“还要多久?”

“等。”祁言意简言赅。

方洵九哭丧着脸,继续埋土里。

大概三分钟后,龙群掠过大半。剩下在后面尾随的,基本都是一些体形小的幼龙。祁言抓住时机,赶在龙群彻底飞离前,掀开掩护网,迅速站起来,疾跑到悬崖边,吼道:“就是现在,过来!”

方洵九怂成一团:“干……干什么?”

贺子昂率先明白祁言的心思。他咬了咬牙,加快步子冲到方洵九面前,连拖带拽地把她拉到悬崖边。

方洵九这会儿也想明白了,一个劲儿地摇头:“不!放开我!我还不想这么快又死一回!”

“没时间了!”祁言催促。

贺子昂目光一沉。

方洵九挣扎:“不是夸张,我从小就有恐高症,骑这玩意儿来个俯冲,我百分之一万被吓成智障。”

“没事……”贺子昂吐槽,“祖国会铭记你的牺牲。”

“我八十米的意大利炮呢?!”

一句话刚说完,祁言已经忍受不了这两人的啰唆,直接架起方洵九另一只手,利落道:“把她扔上去。”

方洵九:“你这孩子怎么翻脸无情,刚刚培养出来的脸红、心跳、心肝儿颤呢?你到底懂不懂老年人不能随便扶的道理?快放开我,我要碰瓷了!”

祁言:“快!”

贺子昂一个颔首,两人同时用力,把方洵九提了起来。她抵死不从,嘴里一边哀号,一边使劲扭动身体,就在她要被抛出去的那一刹那,她突然瞳孔一缩,望向远方,像变了个人似的,冷静道:“等一下。”

贺子昂看她表情不对,一时迟疑。

祁言一人没法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也只好跟着停下。

远处,斯特城外战火纷飞,密密麻麻的巨坦大军正在进行攻城战,情报上原本是六百万的军队,却只绵延了不出五百米。佯攻、强取、伏击、乔装等词汇迅速在方洵九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思绪定格,她诡异地上扬眉梢,似笑非笑地睨着巨坦大军后方一公里的所在,道:“我想,我知道该怎么让巨坦人栽个跟头了。”

三、这熊孩子的智商真的爆表了

山洞里。

还是原来的位置,生起了一堆火。

方洵九靠坐在石壁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自己的小腿,嚷嚷道:“累死老娘了。”

贺子昂无语,坐得笔直地嘲讽她:“方小姐,刚才回来的路上,貌似是我背的你。”

“祖国会铭记你的牺牲。”方洵九慈爱地微笑,把这货的吐槽一字不差地还了回去。

贺子昂没心思和她打嘴仗。

这么一去一来,至少是高强度行军八公里,外加还负重九十几斤,他实在累得不想说话。

祁言不知道从哪里顺了个军用水壶,在山壁上接满岩石水,刚要喝,就见方洵九睁大着眼强行卖萌地看着他。他一怔,像着了魔一般,呆呆地走近,把水壶递给了她。

方洵九一接过水壶,原形毕露,咧开嘴笑得奸诈,笑完就喝了大半壶水。解了渴,她又把水壶递给旁边的贺子昂。贺子昂若有所思地看着壶口,不知道在想什么,故意转了转,对准她喝过的地方,也举起水壶喝起来。喝完,他才把水壶还给祁言。

祁言鄙视地看了眼他俩,翻过水壶一倒,很好,半滴水都没留给他,这两个禽兽!他冷冰冰地瞥了一眼两人,转头走回山壁处,继续接水。

贺子昂用袖口擦了擦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祁言的身影,道:“刚才……在山顶上,他有没有占你便宜?”

“啧,你以为这孩子跟你一样看爱情动作片长大的吗?”

“方洵九!”贺子昂咬牙,“如果我真的看那种东西长大……”

“干吗?”

“你孩子就得跟我姓了。”

“妈呀。”方洵九夸张地抱住胸,“好怕怕哦。”

贺首长:“……”

方洵九翻了个白眼,充分表示了对眼前这个老处男的不信任。末了,她又接着揉腿。贺子昂气结,冷不防地拉过她一条腿。她还以为他要打击报复,结果,这货居然不轻不重地帮她按摩起来。她舒服地哼了一声,闭着眼睛靠在山壁上,指挥道:“上面点,左边点,哎,轻点轻点,你是要截我肢是不是?”

贺子昂咬住后槽牙,忍了忍,没说话,只顺着她的意思放轻了力道。借着昏暗的火光,他细细打量着她安静下来的容貌。她的这具身体很具有欺骗性,头发随意地绑成个丸子的形状,几绺鬓发垂在耳边,怎么看怎么嫩,顶多也就是个女大学生的年纪。然而,当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开,里面却有着格格不入的世故和智慧。这让他想起早几年他的一位老领导,那是一个在军队里浮沉半生、有着丰富经验和智慧的老人。

贺子昂回忆起对方洵九的第一面印象。不得不说,那个时候,他很大程度上与萧铭的想法相同,不明白蓝博士为什么会耗尽生命最后的时光,创造出这样一个没什么正经,看上去只会打嘴炮的复制人。但这几天和她相处下来,他总想起一句话——最华丽的宝藏,往往掩埋在最不起眼的风沙底下。

收回视线,贺子昂按捺着心中悸动的情绪,问:“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谈及这个问题,坐在远处的祁言似也忍不住好奇,往这方看来。

方洵九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说道:“刚才我们在山顶上,正好可以看到斯特城的境况,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巨坦人的阵形。”

贺子昂陷入沉思。他其实有趁乱望过一眼,但那时,巨大的威胁在前,又准备要将方洵九扔到巨龙背上,所以他并不能花太多注意力在远处,只知道巨坦人的进攻已经如火如荼。

看贺子昂不说话,方洵九自顾自解说:“之前传回地球的战报,说这次巨坦人进攻斯特城,是用了六百万的主力军队。”

“没错。”

“六百万哪……”方洵九习惯性地摸下巴,“按照攻城前锋三万人不计,后方主军阵形,据我目测,横排不超过四千人,每一排之间至少隔出八十厘米的距离,你算算,六百万大军应该有多少米?”

“一公里多?”贺子昂回答。

忽然,他像抓住了什么重点,表情相当惊讶地看向方洵九。

方洵九点头:“没错。但是,就我刚才看到的巨坦大军,怎么也只有不超过五百米的队形。”

贺子昂倒吸一口凉气。

方洵九……

在那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进行如此精密谨慎的思考。贺子昂的“三观”仿佛瞬间被强行刷新了一回。哪怕以他这种过硬的心理素质,也只能远远地瞄一眼战况,完全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判断战局,而她却做到了。他声音低沉,迟疑道:“你是说……”

“我在想,是什么原因,让巨坦人的前后军出现了脱节现象。根据战报,现在围守在斯特城外的,可不止巨坦人一方。东面的变色人种拥兵五百二十万,南面虫族人数也不少。除非三大种族在战前就约定了要同心协力拿下斯特城,否则,这一战巨坦人要面对的,可不单单是地球守军。”

贺子昂斟酌着她的话。

眼下的局势是显而易见的。斯特城是最后一个人类据点,为了夺得更多的资源,变色人种和虫族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块肥肉落进巨坦人的嘴里。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在巨坦人和人类守军正面交锋时,变色人种和虫族会发动突袭。按照正常的战略理论,这个时候,巨坦人不应该出现给其他两个种族制造机会的空隙。

“我所了解的巨坦人,自大骄傲,从不会和其他种族合作。”贺子昂道。

“所以,我的推论是巨坦人的内部一定充斥着不为人知的矛盾。”

“可是目前没有确切的依据。”

“哦哟,宝宝……”方洵九放下腿坐正,拍他的肩,“你爹妈没教你一句话,小心推测,大胆求证吗?”

贺首长被她的一句“宝宝”雷得外焦里嫩,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他刚要发飙,她就收敛了笑意,认真道:“现在,有两种情况。第一,巨坦人觉悟很高,知道不可胜者,守也。依斯特城的地形,攻下来估计不是一两天的事,所以为了防止其余两个种族插刀,他们故意露出破绽,埋下了重军伏击。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仗就有点难度了。”

“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方洵九贼眉鼠眼地笑,“你懂的。”

贺子昂揉了揉太阳穴,跟着她的思维解说:“巨坦人内部发生了矛盾,前后军的指挥不统一。前军为了庞大的战利品,同时也自信以他们突出的战斗力,变色人种和虫族不敢轻易偷袭,所以和后军发生了脱节。”

“正解!”方洵九拍手站起来,“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给前军来一次意想不到的冲击。话说回来,斯特城的四个守将应该经验过关吧?知道巨坦人一旦发生变动,出城追击这个道理吧?”

贺子昂没答话。

方洵九继续道:“但是追不能追得太远,我估计以巨坦人的性格,斯特城一旦出兵,他们还会回过头打一次。这种时候就得回城防守了,等他们第二次回撤,再追着收一拨人头。装完×就跑,刺激。”

贺子昂:“我想知道这么无耻的打法方小姐是从哪儿学的?”

“听过一句话吗?脸皮厚,则无敌。何况,像我这种机智聪明、天生自带智商辐射光环的存在还用别人来教?”方洵九嗤之以鼻。

贺子昂差点想炸了山洞。

沉默片刻,他又道:“关于现在斯特城的守将,是由三个国家共同指派的,我不能保证他们的意见统一。但是有陆尧在,我相信巨坦人第一次回防时,他会明白怎么做。”

“啧啧啧……”方洵九嫌弃,“你们军校老师耗费几十年大好青春就教出你们这群败家子,老师的棺材板还压得住吗?”

“方洵九!”

“……算了算了,你是首长你说了算。”

定下基本的战略,方洵九脑中的诱敌计已经逐渐成熟。她闭着眼,回想了一遍斯特城外的详细地形。东面是乱石坡,少有植被覆盖,地面不平整,低洼地带较多,是纯天然的战壕,加上变色人种的特性,正好有利于他们隐蔽。南面林地,原始森林参天,虫族体形矮小,如果分散行军,同样不易察觉。剩下西边,林地相对稀疏,但……

有一条宽度十米左右的山涧。

方洵九嘴角一扬。

巨坦人不善水性,要拖延他们的速度,这条山涧简直是量身打造。

方洵九一只手握拳,在另一只手掌心拍了几下,然后她猛然睁开眼,撩了一把头发,风情万种地瞅向了祁言。

被方洵九自带的智商光环辐射了还处在蒙×状态的祁宝宝顿时一呆,本能地察觉到这货肯定居心不良。他刚要开溜,方洵九就以肉眼可见最赖皮的速度靠近了这个纯洁的少年。

祁言:“……”

方洵九发动第一个必杀技——教导主任牌微笑。

祁言冷漠以对。

方洵九发动第二个必杀技——卖萌眨眼。

祁言仍是表情麻木。

于是,方洵九无情地启动了嘴炮模式。她捏捏祁言的肱二头肌,笑眯眯地说:“小家伙,消停了这么久,你这一身旺盛的精力肯定要找地方发泄吧?年轻人嘛,血气方刚,听姐姐的,别老是对着我幻想,把力气用在该用的地方,来,帮姐姐一个小忙。”

“我拒绝。”祁言斩钉截铁。

方洵九:“你这就不对了,好歹是有过肌肤之亲的关系。你知道在我们地球上,亲一口很贵的。现在我都不要你的钱,就要你的人。”

“我……”

“斯特城的厨子师傅已经准备好孜然烤猪蹄等你了哟。”

“……”祁言咽了口口水。

半秒后。

被美食冲昏了头脑的祁宝宝:“你……要我做什么?”

“简单。”方洵九嬉皮笑脸,“刺猪,四十头,活的。”

“……”

果然吃别人的嘴短!

两个小时后,方洵九慵懒地躺在铺满枯草的地方,一只手支着头,嘴里嚼着仅剩的唯一一块从内衣里掏出来的巧克力,不断吧唧着嘴指使贺子昂。

“说好的全国武术冠军呢?做几十个鼓都要这么久,之前飞船上吃的压缩饼干是地沟油合成的吗?”

“……”

“那个布条,不要绑得这么紧,要不然鼓的声音不能达到效果,你以为我们是要登台演出?”

“……”

“还有那个兽皮,啧啧,把毛剃一下,影响观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用的什么见不得人的部位。”

“……”

贺子昂忍无可忍,咬牙瞪她:“方洵九,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一句话?”

“什么?”

“一看你的人,就有欲望;一听你说话,就会肾虚。”

“哟,都会开成年人的玩笑了,有进步。”方洵九鼓鼓掌,“不过,说我嘴贱的人多了去了,你都排不上名号。”

“……”

“脸皮这么厚,居然是个女人。”贺子昂吐槽。

方洵九耸肩回应,还扬扬自得地晃了晃头。

又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四十个鼓终于完成。贺子昂擦了把头上的汗,看着掌心已经凝固的血渍,苦于没地方洗,只好在裤管上抹了抹。

彼时,方洵九已经躺在枯草上呼呼大睡。洞里的火光映在她的身上,将她白皙的脸和脖颈笼上了一层淡粉色。她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紧身的破洞牛仔裤修饰出大长腿诱人的线形。贺子昂情难自禁地咽了口口水,悄无声息地走近,脱下军装,搭在了她的身上。他坐在她身边,趁她睡着,毫不顾忌地对她行注目礼。

事实上,贺子昂现在的心情略复杂。他见过的女人不少,在发生战争前,不夸张地说,他就是个女神收割机。虽然,迄今为止他还秉持着洁身自好的原则,并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会把处男这条路走到底。然而,有些东西,来得让人猝不及防。他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仿佛是一种原始的冲动,在驱使他靠近这个女人,想追根究底。哪怕,他明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怕是疯了,面前的可是一个复制人!

贺子昂努力克制着不该有的情绪。这时,方洵九悠悠醒转,她看了眼身上的军装,半坐起来,似笑非笑地道:“小贺同志,你是想撩我吗?”

“……”

贺子昂脸一红,有点难堪:“你想多了。”

“那就好……”她把军装递还给贺子昂,“不可否认,像我这样的女人的确很容易让人动心,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得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乖乖喊爸爸。”

“……”

贺首长深呼吸,闭眼,握拳。

方洵九脸皮厚得毫无自觉,继续说道:“但,听爸爸一声劝,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的时代,即将开始。”

贺子昂心一颤,皱眉道:“方洵九……”

他抬起头,视线不经意撞进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他注视她许久,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心跳竟如擂鼓,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差点忍不住破功。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及时移开目光,换了话题:“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哦,这个……”方洵九看着山洞外的天色,“等天一亮,把祁言捕回来的猎物和你做的这些鼓,拉到斯特城外西面的山涧旁,坐等巨坦人撤军回防。”

“你确定?就靠这些玩意儿?”贺首长表示怀疑。

方洵九眨巴着眼看他:“不相信我的能力?”

贺首长想了想,迟疑地点点头。

方洵九拍他的肩:“来,我们打个赌,我要是成功让巨坦人撤军,你穿女仆装在大营里跳个脱衣舞。”

贺子昂沉默了一下,从上衣口袋里摸索出一个小东西,摊在方洵九面前:“把手放上来。”

“这是什么?”

“测试智商的。”

“……”

“参军人员入伍前,这是必经的一关。”他顿了一下,嘲讽地瞅着方洵九,“我感觉我有必要确定一下你的智商发育程度是完整的。”

方洵九嗤笑:“开什么玩笑,爸爸我的智商绝对属于逆天水平好吗?”

“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

“那你把手放上来。”

“你叫我放我就放,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就是不敢。”

“放就放!”

两个心理年龄不超过三岁的成年人互瞪半天,方洵九咬咬唇,一巴掌拍在仪器上。贺子昂麻利地打开开关。三秒后,显示屏上出现两个绿色数字:65。

方洵九:“……”

贺子昂:“……”

“一首《凉凉》送给你。”贺子昂嘲讽一笑,说,“普通人智商是90,入伍军人平均智商105,我的智商130。”然后,他望着方洵九,用眼神传达一句话:看吧,我就说你是个智障。

方洵九叉腰不服:“这肯定是个A货!”

贺子昂正要从科学角度辩论这个仪器的精准性,祁言就回来了。他拖着一根软树枝编成的绳子,绳子上每隔半米,套着一头嗷嗷挣扎的刺猪。

方洵九几步走近,上下打量祁言一阵儿,看他脸上敷了些泥,熟稔地伸手替他擦了一把。他不太适应,偏头躲开,她撇了撇嘴,随即收回手。等他把畜生扔在山洞口,她才再次靠近,拉着这娃的手臂走到贺子昂跟前。

“来,测测这孩子的。”

贺子昂看了一眼祁言,顺从地把仪器举起。

祁言问:“这是什么?”

“好玩的,反正对你没坏处,来,按上去。”

听方洵九这么一说,祁言也不再探究,把手放到了仪器上。突然,仪器嗒嗒嗒地响个不停,显示屏的数字一路往上攀升,从绿色变成了赤红色。一开始贺子昂还能保持鄙视的神情,认为祁言的智商再怎么也就普通士兵的水准,直到显示表超过了130,还在稳健上蹿时,贺首长绷不住了。

方洵九笑得前仰后合,她最喜欢看这种尴尬的时刻。

显示屏上的数字很快超过了两百。

要知道,这是人类智商的极限,哪怕是蓝博士,也没有办法达到。

贺子昂的神色不得不凝重起来,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显示屏。方洵九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她明白,这种非人的智商,意味着眼前这孩子存在许多不可控的因素,而且,他还有着那么突出的身体素质。

又过了五秒,仪器的数值达到巅峰,一声突如其来的炸响,仪器应声爆炸。贺子昂第一时间把仪器扔了出去,然后他迅速起身,想护住方洵九。却不料,身边早已空无一人,他定睛一看,祁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方洵九带到怀里,退出了整整两米远。

这速度,着实令人咋舌。

还有,你这么瘦小的娃和成年男人抢妹子,合适吗?

贺子昂还在腹诽,方洵九惊魂未定地望了望着火的仪器,犹豫着摸下巴:“所以,今天我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爆表的智商了?”

贺子昂:“……”

祁言:“……”

祁言松开她。他并不知道这两人在搞什么名堂,也不关心。几脚踩灭了明火,他转头走到昏暗的角落,靠着山壁,闭眼休息,剩贺子昂和方洵九面面相觑。

贺子昂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该不会是神域来的吧?索尼的弟弟?”

“……是索尔,雷神。”贺首长翻白眼。

“哦。”

“你最近又看了漫威?”

“是啊,索尔迷得爸爸我不要不要的,话说回来,那个演员还活着吗?打完仗你能不能让他洗个澡给我看?”

贺子昂再也不想理她,找了个角落安心睡觉去了。她一个人觉得无趣,躺回枯草上翻滚了半个小时,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天快亮时,一声攻城的巨响,扰得方洵九从梦里惊醒过来。彼时,贺子昂也刚醒。祁言早他们一个小时醒来,这会儿已经摘了些野果放在火堆旁。见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他,他疏离地挪开视线,走到山洞外,独自坐着。方洵九调侃了几句“这娃有当小棉袄的潜力”,随后,便和贺子昂吃了些果子果腹。说定了计划,三个人就拉着准备好的刺猪和鼓,朝着巨坦人的后方出发了。

而这个时候,巨坦人的副帅,统领着前军的苏德安,并没有察觉到变数的临近。

恒星从西方的山头隐隐升起,强烈而泛红的光逐渐遍洒大地。斯特城前,巨坦人经过一夜的休整,新一轮的攻势进行得如火如荼。这注定是关键的一天,巨坦人和斯特城的守军都明白,按照眼前的局势,不出六个小时,斯特城就会被攻破。守在东面十里地外的变色人种同样在等待时机。攻城带来的巨大牺牲是他们不愿意承受的,所以,他们在等待巨坦人胜利的那一刻,他们要做的,就是窃取这份胜利的果实。

而南面的乌鸦峰,虫族也在蠢蠢欲动。

现在的斯特城,就像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有可能崩断。守城士兵所能做的,也只有顽强抵挡,拖延战败那一刻的来临。哪怕他们知晓,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人力无法匹敌。

硝烟四起,带火的弓箭密密麻麻,如一张巨网从天而降,射向巨坦人的攻城前锋。哀号声遍野,前面的战士倒下,后面的战士继续往前冲。七八台炮车放置在巨坦大军的中部,因缺少弹药,炮车里打出的是用硝石捆绑的简易散弹,威力小,但辐射范围大,十米之内都能造成伤亡。

短短两个小时后,守军出现了大面积死伤。巨坦人那让人胆寒的战斗力,在这一战显得尤为突出。城墙外架起的二十几座云梯,开始有不少巨坦人爬上了顶端。缺口一旦出现,他们就像疯了一样蜂拥而上,手里的武器千奇百怪,混着少量的枪响,很快,半边城墙就被血洗。随着苏德安的一声令下,地面的三队士兵开始用五根树木捆绑的木头撞击钢铁城门,每撞一下,城墙都会出现轻微的裂缝和颤抖。

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让守军渐渐不支,眼看沦陷已在眼前。

变色人种抓住机会,也开始朝着斯特城进军。

苏德安站在战车上,将所有战况收入眼底。这一仗,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容易。在过去的二十年,他和地球人交战了多次,虽然大多时候是他们占据着上风,但他也曾领教过地球人的宁死不屈。就像之前的红峡谷会战,他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被他视作蝼蚁的地球人浴血厮杀,使他损失了一百五十六万精兵。那是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刻。

原本苏德安以为今天的攻城战会比红峡谷一役更为惨烈,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斯特城的士兵们被围困了一个多月,比起身体上的伤痛,这种看不到头的困境,已经耗光了他们最后的士气。

大军推至斯特城最后一道防线,城门被破已在瞬息之间。就在这时,巨坦军的后方忽然传来了战报。苏德安居高临下地听着一个巨坦士兵说西面鹅岭坡方向有不明动静,敌人埋伏在山林里,看不到行踪,但是四面八方都是急促的行军声,人数应该不少。

苏德安目光一沉,望向大军后方。亚尔弗也走到了战车旁,对苏德安道:“副帅。”

苏德安挥手制止他,阴冷的眼睛觑着城门:“先不要管。”

“副帅!”亚尔弗急切道,“您应该知道,变色人种是和我们同一时间包围斯特城的。他们的动向不明,如果不加以防范,只怕在我们入城的瞬间,他们就会突袭我们的后方。届时,变色人种和地球守军前后夹攻,副帅有把握以我们这两百六十万的兵力,胜过变色人种的五百万大军吗?”

苏德安脸色铁青。

亚尔弗劝道:“即使变色人种不在眼下采取进攻,等我们入城后,士兵经过连日鏖战,也是伤疲加身。要用已经残破的防御工事抵挡变色人种,我认为,难度非常大。”

亚尔弗说的每一句,都沉重地敲击在苏德安心口。他沉默良久,问底下的士兵:“萨尔有动静吗?”

“报告副帅,没有。”

“浑蛋!”苏德安握紧了拳头。

这个回答,他其实早有预料。萨尔现在应该巴不得他栽在变色人种的手里。等他和变色人种两败俱伤,萨尔才好坐收渔利。到时候,帝国的所有荣誉,都将是萨尔的。

亚尔弗继续道:“副帅,不要再犹豫了。我们应该先回防,确定变色人种没有能力袭击我们后,才能毫无保留地攻城!”

苏德安咬紧腮帮,心有不甘。他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而现在,他必须放弃,只能放弃。

苏德安的金色瞳孔一缩,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斯特城。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下定决心,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对旁边吹号的士兵道:“传令收兵!”

“是!”

号角声响彻战场,所有正在厮杀的巨坦人动作一顿。有一些还没正式进入战线的,开始迅速撤退。而在城墙上和城门外的士兵,眼里却流露出了兽性的嗜血本能。这种本能驱使他们忽略了将官的指挥,奋不顾身地一味往前,孤军杀敌,甚至士兵与士兵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团队合作意识。

苏德安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等大队伍回归,他领着巨坦大军,浩浩荡荡地撤向鹅岭坡。

城墙上残留的守军看见这种情形,一时间燃起了最后的斗志。而那些深入敌军的巨坦人,就成了他们发泄战败情绪的对象。

……

鹅岭坡隐秘的中部,三个人正齐齐蹲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头。方洵九双手捧着脸,目光懒散地注意着斯特城的动向。在这之前,她虽然已从贺子昂给的文件中,对巨坦人的攻击力有所了解,但目睹后,这种视觉上的冲击还是让她心有余悸。毕竟,在她“以往”的对手里,还没有遇见过这样凶悍嗜血的部队。

假如这支队伍有着强大的凝聚力,那可以说是非常可怕的敌人。

不过,巨坦人似乎对自己的能力都很有自信,更愿意突出个人英雄主义,这将成为他们最大的弱点。

直到确定苏德安退兵,旁边的贺子昂才长舒了一口气。方洵九拿出一个没啃完的野果,塞进嘴里咬了一口,道:“准备穿女仆装吧。”

贺子昂:“……”

方洵九微微站起身,手搭在贺子昂肩上,望向远处的城墙,自说自话:“现在,那些小崽子们总该知道出城收人头了吧?”

贺子昂沉默。

他没什么把握回答这个问题。

在这一仗之前,他对斯特城剩余的九百万守军有过估计,他们应该还能抵挡五天的进攻。然而,就在第二天,险些城破。如果不是城里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那就是士兵们已经失去了打仗的动力。

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他们龟缩在斯特城,不敢迎敌。

果不其然,苏德安的大军都后撤了三百多米,斯特城仍然没有半点动静。留下的巨坦人被清理干净后,整个城池就寂静下来,犹如一座死城一般。

方洵九的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她拿下嘴里的果子,眉峰拧紧。脸上一贯挂着笑意的人,突然出现这样的表情,无端端让人生畏。

贺子昂实际上也很难堪,他看着方洵九,想说什么,方洵九却抢先道:“看来,这群崽子们是被人摁在地上摩擦惯了,已经忘了怎么拿起手里的武器反击。”

“不能怪他们。”贺子昂摇摇头,眼里弥漫出浓浓的悲伤,“这场战争持续得太久了,对他们来说,在没有高科技的战场上,一个士兵的生命很短暂。即使没有死亡,也会在三四年后退下前线。但你要知道,斯特城里还活着的人,已经无休无止地打了二十年的仗。结束对于他们而言,反而是种解脱。”

方洵九不语。

过了半晌,她扔掉手里的果子,道:“也许你说得对。但是在我的战场,没有战败后的苟且偷生,只有战场上的光荣阵亡,抑或是,踏着敌人的尸体,赢得胜利。”

贺子昂喉咙一紧。

他忽然意识到,方洵九和他们最不同的,可能并不是生为人的载体,而是她本身,是来自战争的涅槃,她的主宰力,将在以后的岁月,在这颗暗红色的星球上,谱写出史诗。

下期预告:

三人进入斯特城,方洵九差一点被弩箭所伤,好在祁言以惊人的速度和爆发力救了她……亮明身份后,方爸爸开始了她的装×史……

PS:《当她降临》封面定啦!先放出来让大家眼熟一拨,怎么样,够热血不?

(放一下立体封)

赞 (3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