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教•父女情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第166期]

文、圖片提供│蕭青陽

蕭青陽,唱片設計師,作品超過800張唱片,華人唯一4度入圍葛萊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蕭青陽工作室「左右銘」:出發的人,能得到下一個夢想。廖祐瑲攝

從孩子懂事、知道自己生日會得到生日蛋糕和吹蠟燭開始,我就和他們約定,每年換到爸爸生日時,就只要送一張卡片——我說,因為在這世界上,我最喜歡的禮物就是你們親手為我做的卡片!

時間就像是收藏在床頭抽屜裡的卡片,轉眼間,這個約定已經疊滿半個抽屜。孩子一歲一歲的慢慢長大,翻開那疊卡片,從女兒恬恬幼稚園時送的貼滿鑽石貼紙和天馬行空的塗鴉,到了今年送的整張純白的動態立體卡片,才警覺孩子被我遺傳,走向探索美感之路。

還記得《拒絕聯考的小子》的苦悶年代嗎?生在台灣的孩子,從出生那天就好像埋下一顆令父母擔憂的炸彈。果然孩子進到國中,就開始重蹈上個世紀為聯考分數而不斷考試、考試,為擠進明星學校而讓更多孩子掉入放牛班的自卑宿命。這是台灣的大人們不知從何時發明的、一種集體磨練孩子的學習方式,無奈這無解的求學規則卻又繼續磨難著自己的下一代。想起當年只愛畫畫的我,常常在到了那堂期待了一週的美術課時,卻聽到老師說:「各位同學,現在把你的數學課本拿出來!」瞬間,少年時的我又一次快樂被換成憂鬱。

當父母的,有義務幫孩子爭取一片天

女兒國三時,在我生日的前幾天深夜,跟平日一樣鎖在房裡背著永遠背不完的國文、數學、地理、化學⋯⋯但隱約又可以聽見像在製作美勞的剪紙聲。我了解,我該解除生日時收到手工卡片的願望了!學校光在基測前不斷演練的「400名紅榜模擬考」,就已經讓她和全校同學拼命讀書讀到喘不過氣來。

基測結束,恬恬也同其他多數的孩子,必須承受以分數與人比較高下的歷程心情。外頭的世界像是萬頭鑽動,只為求得有一間落腳的好學校,那⋯⋯什麼是不好的學校?誰的孩子去讀不好的學校?多希望孩子讀書可以不被比較、不要有失落。我問女兒:青春寶貴,妳要用分數去被編配學校,繼續背妳討厭的國文、數學、地理、化學⋯⋯,還是選擇妳愛的畫畫?

去年暑假結束前,我帶著女兒和成績單到永和那所幾乎都在畫畫的復興商工。進到校長室,我向校長說:「女兒想要來學畫畫。是不是所有想要學習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大人的教導?」

這學期,高一的恬恬每晚幾乎都畫到三更半夜,都是被我再三警告罵上床去睡覺。暑假來臨前,忍到週日晚上,恬恬拿出從日本京都造型藝術大學寄來的授獎通知書給我,說:「爸爸,你看這個⋯⋯」「太快獲肯定了!但還是恭喜,當爸爸的當然以妳為榮,」我的心裡這麼想著。

女兒每年都會送給爸爸親手製作的生日卡片。

前年,蕭青陽帶孩子去拜訪在奧地利格拉茲國際音樂學院寄讀的台灣學生。

給孩子一雙有創造力的翅膀吧

想到上週去參加一位爸爸替孩子辦的大學畢業餐會,這位從南部北上打拼、與我同世代的父親,早在孩子出生那年就決定,哪怕傳統的印刷工作讓全身都是油墨有多辛苦,都要讓孩子脫離這當年讓他前途茫然的求學體制,規畫讓孩子的學習一路從美國西雅圖到北京,再回到台灣。讓人感動的是,這條學習之路都是由父子倆自己決定。

席間另一位母親向我提到,她女兒從小憑著愛畫畫的資質,雖然不曾正式學畫,還是考上實踐大學的工業產品設計學系,但這個選擇讓她女兒像工人般日夜操勞、雙手起繭,家人不忍見她這樣的生活傷了身體,這學期就決定休學了。我想,就同我這個當爸爸的也希望自己女兒還是早點睡覺、身體健康,至於功課嘛⋯⋯還好啦。後來我拿恬恬常常熬夜不聽話的例子鼓勵這位女同學:「復學吧!去吃些苦,雖然父母心疼,但將來的人生鐵定好過許多⋯⋯。」

而今年暑假又將來到,電視新聞再一次傳來:「教改離譜,5A加作文5級分,填寫50志願無校可讀」、「作文不好,5A++與第一志願無緣」、「台大醫師柯文哲女兒柯傅蓉前一陣子才從台北市長郝龍斌手中開心接下市長獎,因作文只拿5級分,雖然填志願時已有心理準備,但仍盡量填了幾個志願,昨天放榜一看,仍然是高分落榜了⋯⋯」、「12年國教免試入學混亂,高中職第一次免試入學才放榜,近千名學生、家長及老師昨天上街頭抗議,抨擊十二年國教入學制度太混亂,讓孩子無法進入理想學校⋯⋯」。

打赏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