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茏夏已至(一)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作者介绍:

    尚方宝剑,杂志人气作者,已出版作品:《欢喜又怯怯》《你那么可爱》。

    内容简介:

    强势学霸少女VS“女友控”校草

    开启强强互宠模式!

    有你陪在我身边,每天都是甜的。

    葱茏夏已至

    文/尚方宝剑

    第一章状元有礼

    大一新生报到日。

    夏葱茏戴着太阳镜,推着拉杆箱,站在入学新生的队列里,等待办理入学的手续,慵懒的表情让她看上去更像个排队登机的游客。

    初秋尚未完全驱赶夏末的热气,校园里遍地是人,嬉闹声不绝于耳,教学楼门前熙熙攘攘,夏葱茏揉揉太阳穴,被周遭的一切轰炸得神经脆弱。

    排在前头的女生个头很小,鼓囊囊的背包在她的肩上像座山,但她依然灵动,不时扭扭头、挪挪身,随着她摆动的节奏,背包也左右晃荡,撞得夏葱茏一阵阵生痛。

    事不过三,第三次被撞后,夏葱茏抬手拍拍那女生:“同学,打扰一下,你的背包很重,撞到我胸部很痛,麻烦你把背包往前背,或者放在脚边,可以吗?”

    女生回头,敷衍地道了声抱歉,说:“你稍微挪一挪位置,躲开我的背包不就可以了?”

    “我要是躲开你的背包,就等于离队了,到时候,后面的同学会以为我插队。”

    “那就没办法了,你只好暂时忍耐一下了。”女生对夏葱茏翻了一个白眼,似是为了报复,她猛地转回去,狠狠地用背包撞了夏葱茏一下。

    呵,很好。

    夏葱茏朝前张望一眼,排在背包女之前的,是个穿篮球背心的男生。男生没正行地站着,随意地将背包扔在脚边。他身高一米八,侧脸的线条很迷人,肤色被阳光映红,臂膀不粗,有肌肉,透过宽松的背心,可以看见他微微起伏的胸膛,滑腻有弧度,观感很好,触感当然更好。

    背包女不时往前蹭,用脸庞轻轻擦过男生的臂膀。

    男生发现总有人有意无意地蹭上来,忍不住回头看看队形,身后的女孩只到他的肩头,他刚好可以毫无阻碍地看见夏葱茏。

    夏葱茏有着典型的鹅蛋脸,一双杏眼目光清冷,总给人“生人勿近”的疏离感。她身材纤瘦,在女性中个子偏高,褐色头发刚过肩,扎着丸子头,看着挺清爽。

    注意到男生在看自己,夏葱茏伸长胳膊,越过背包女的肩,用手替他稍稍整理了衣衫。

    男生愣了愣,夏葱茏此举委实叫他摸不着头脑,他皱皱眉问:“怎么了?”

    夏葱茏语气寡淡地说:“就算是男生,穿衣也该严实些,都秋天了,还打扮得这么性感,也不知道心疼下自己的豆腐。”

    男生蒙了,也笑了,她这话是几个意思?是指责他穿衣不检点呢,还是心疼他被吃人豆腐?

    夏葱茏睨了睨背包女,阴狡一笑:“就算是女生,也有色胆包天爱吃豆腐的,嗯?”

    背包女唰地一下红了脸,气急败坏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啧啧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既然我是胡说八道,你紧张什么?”

    背包女语塞。

    夏葱茏探头看看正在忙活的教务员,乘胜追击说:“同学,我这人喜欢先礼后兵。男生照顾好自己的豆腐,你照顾好自己的背包,我照顾好我自己,这很公平。当然,如果你只顾吃男生的豆腐,而罔顾对我的伤害,再用你那个大红花背包撞一下我的胸,那么,我就把你推给教务员,举报你行为不当,反正我有证人。”夏葱茏指指男生。

    男生暗暗好笑,挑事似的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充当你的证人?要是我倾向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不会。”

    “为什么?”

    夏葱茏打量了背包女一眼,特自信地说:“因为我比她可爱。”

    “确实。”男生看都不看背包女,直勾勾地看着夏葱茏,捧场地点点头,“你比她更吸引我。”

    他欠欠身,给背包女让了位置,拎着行李从前头退到夏葱茏的身边。

    夏葱茏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好有安全感。”

    “就因为我多说一句提醒了你?”

    “就因为你把我当成一朵娇滴滴的、会害羞的花,下回我会多穿点,不再劳烦你为我的豆腐费心,真谢谢了啊。”

    夏葱茏觉得,这事呀,到此为止为妙。

    排在前头的人陆续办好入学手续,夏葱茏上前,向教务员报上了姓名和院系、班级。

    身后的男生感到意外,凑上前看了看教务员的《入学登记表》,对夏葱茏说:“你不仅和我同系,还和我是同班同学?”

    夏葱茏无奈,耸了耸肩:“好吧,我接受命运的安排。”

    她身后的人沾沾自喜,忽而对大学生活有了不一样的期待。他对夏葱茏这个女孩挺有好感,曾经有过很多人夸他好看,她是唯一一个说他性感的,比夸他还让他得意。

    过去他被各种各样的女孩、阿姨、大妈占过便宜,和朋友说起,谁都不把这当回事,想着反正他是男生,就不应该介意,更悲哀的是,大多数人认为,遇上这种事,只有女生会吃亏,男生岂有吃亏的道理。

    他没想过,有一天,有人会为他挺身而出保护他,即便他是男生。

    夏葱茏,他记住她了。

    趁二人交谈之际,教务员推了推眼镜,仔细端详着夏葱茏,她对这个学生特别感兴趣。

    “你就是夏葱茏?那个以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入读历史系的夏葱茏?”

    “是我,没错。”

    教务员两眼放光:“听说你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班长?我认识你的班主任。”

    夏葱茏点点头。

    “哈哈哈,夏同学,帮着老师管理班上那么多同学,累吗?”

    “累,但被管更累。”所以,夏葱茏才有兴趣当班长,她不要被人管。

    教务员对夏葱茏很满意,看样子,她没找错人:“夏同学,既然你有过多年当班长的经验,要是把你安排到一间比较特别的寝室,应该难不倒你吧?”

    夏葱茏机警起来:“那要看那间寝室具体怎么个特别法。”

    “没事的,该知道的,你以后会知道。”教务员挤挤眼,贼兮兮又笑眯眯地说,“我相信你能平衡好各个室友的关系,要加油哦!”

    与教务员谈话期间,夏葱茏用余光瞥见,身后的男生好像突然忙碌起来,他从包里拿出了一支马克笔,好像要写点什么。

    夏葱茏无暇顾及,教务员告诉她,她将入住女生宿舍A413室。

    A413室。

    夏葱茏点点头,正打算推着拉杆箱离开,却发现拉杆箱正面多了一个不属于她的名字:林渊立。

    字体笔迹潦草,凶手显然是仓促作案,而作案工具是……马克笔!

    夏葱茏锁定犯罪嫌疑人,下意识地看看身后的男生。

    他朝她坏笑,非但不顾及受害者的感受,似乎还为此自鸣得意:“夏葱茏,我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住在A413室,这对你来说多危险,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安全起见,我觉得你需要知道我的名字。”

    很好,林渊立。

    夏葱茏压下怒火,强迫自己咧开了嘴角,绽放笑容,风情万种地朝某人勾勾食指。

    林渊立很好奇,这个颇为霸气的女孩将会如何发落,便离开队列追随她而去。

    “首先,林渊立同学,你在我拉杆箱上写上你的名字,很容易让别人以为,这个箱子是我偷来的;其次,你这样做,破坏了拉杆箱的整洁。眼下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赔我一个,要么想好怎么善后。”

    “没问题,我毫不犹豫选择后者。”林渊立在拉杆箱前蹲下,借助拉杆箱的高度充当掩护,刚好挡住了手,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涂改液……

    夏葱茏往前一看,一切为时晚矣,某人的名字被抹上涂改液后,在拉杆箱上更刺眼了。

    “好了,夏同学。”林渊立起身,朝夏葱茏甩了甩涂改液,“我把马克笔的字迹涂掉了。”

    看出对方有心戏弄,夏葱茏反倒没了脾气,她可不是那种容易上当的人。

    “谢谢你,林同学,你简直是个知错能改的天使。”

    “那是。我林渊立,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

    “嗯。”夏葱茏示意林渊立看看那边正在办理入学手续的同学,爱莫能助地叹息一声:“你现在想回去补办手续,不知道算不算插队,不过,你这么顶天立地,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林渊立回头观摩了下队列长度,得意的笑容瞬间冻结。原来,她把他从队列里勾出来,是为了要他重新排队,果然最毒妇人心哪!

    也怪他自己,刚刚怎么就这么听话?!

    他咬咬牙,挺起胸膛,雄赳赳地说:“重新排队就重新排队,你值得,我乐意,呵。”

    某人拎起行李,背过身去,哭丧着脸走到长龙的末端。

    夏葱茏走到女生宿舍A栋,按例向宿管阿姨出示相关证明。

    宿管阿姨定睛看她一眼:“你住413室?”

    “是。”

    “那祝你好运,这下四个活宝总算凑齐了。”

    四个活宝……

    夏葱茏眉毛一挑,趴在窗口前问:“阿姨,413有什么特殊情况吗?之前听教务员说,这是个特别的存在。”

    “是挺特别的。”宿管阿姨很有深意地笑了笑,忍不住多看夏葱茏两眼,仿佛她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413室住的都是好姑娘,她们只是……我这么说好了,她们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必须坚持的原则,人嘛,总有需要坚持的事,这不是很正常吗。不要怕,要坚强。”

    “……”

    从楼外回来的学生经过夏葱茏,听见二人的对话后小声嘀咕——

    “那个女生住413室呢,有好戏看了,你猜她能撑多久?一个学期?”

    “呵,她要能和怪胎同住一个学期,我跪着喊她女王。”

    “说不定她也是怪胎呢,不然,怎么会被安排在413室,啧啧啧……”

    夏葱茏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忙挥别宿管阿姨,急步追上去,越是接近交谈声时,她越是放慢脚步,也放轻了呼吸,不愿打扰他人嚼舌根。

    不巧,那两位也同住四楼。

    夏葱茏默读着门上的数字,经过她们时,停下了脚步,冷不丁地问:“同学,413室怎么走?”

    二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女生反应过来,指指对门:“那就是。”

    二人像遇着跟踪狂似的,没等夏葱茏道谢,便迅速进了寝室,将夏葱茏挡在门外。

    她们住414室呢。

    夏葱茏记住了,兴致勃勃地走到对门。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登场,她觉得很有必要给室友一点心理准备,便先叩了叩门,才用钥匙开门。

    413室全员整整齐齐,似乎知道她要来,都在场候着。除了夏葱茏是大一新生,其余三人都是大二学生。

    夏葱茏轻轻带上门,飞快地瞄了瞄靠墙的两组上下铺,下铺都被占领了,上铺还有空余的位置。她也不急,随意地将行李搁在一边,背靠着门,直勾勾地打量着屋里的人。

    她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头发短得像刚刚经历了劳改一样的女孩。女孩持中性打扮,下身穿吊儿郎当的破洞牛仔裤,上身套松垮垮的卫衣,看着很嘻哈。

    她正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定格在一个游戏画面,边沿贴满卡通贴纸,鼠标垫也很可爱,与走嘻哈风的主人形成强烈的反差萌。

    其余两位,一个坐在窗前发呆,一个躺在上铺的被窝里发短信。发呆的那位很有文艺少女气质,看着很忧郁。发短信的那位分明是有男朋友的人,不然,又怎会一看信息就嘴角上扬。

    夏葱茏觉得谈恋爱的那位气场很不一样,她的四周仿佛冒着幸福的气泡。

    这三人,看着挺正常,夏葱茏有点失望,她期待着她们可以千奇百怪些。

    “你站着不累?”走嘻哈风的平头少女主动打招呼,“我叫李松华,你可以叫我松花蛋。”

    夏葱茏点点头,随意走去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对松花蛋说:“在来的路上,我听到了各种传言。传言,413室比较特别,还说,413室里的人都是怪胎,对面寝室有两个蠢货打赌,如果我能在413室撑过一个学期,她们要跪着喊我女王。”

    “下赌注的,不止对面那两个蠢货,你等等。”松花蛋回到游戏世界,与队友作战了十分钟,在游戏人物剩下四分之一血液时,狠绝“自杀”。

    在她选择退出游戏的瞬间,夏葱茏分明听到耳机里传来陌生人的咒骂——

    “哇,居然自杀,坑爹啊!”

    “我要拉黑这种队友!行径太恶劣了!”

    面对这种场面,松花蛋相当淡定,似乎早就习惯,若无其事地关掉耳机,打开校园论坛,有一个帖子凑巧在不久前发布。

    ……听说A413室有新成员加入,大家怎么看?

    听说对方来头不小,文科状元呢。

    评论里,好事者脑洞大开,纷纷猜测文科状元究竟身怀哪种绝症。

    冬天要吃冰:她会不会得了满分强迫症,考试各科不拿它个大满贯就浑身难受?

    性感的秋裤:她可能一不看书就难受,开口闭口都是诗?对,肯定是这样!

    别问我借钱:又或者她每晚都办深夜学堂,逼着四周的人陪她发愤图强?

    X-SuperMan:以上猜测,我都不服。我觉得她书包里肯定每天都放××本书,少一本就原地爆炸,而且笔记本会和书本一样多,否则也要原地爆炸。

    性感的秋裤:管她有什么强迫症,反正一场激烈的厮杀即将在A413室上演,身为文科状元,想必她是个矫情又脆弱的人,能有什么战斗力?我赌怪胎赢。

    冬天要吃冰:那我赌文科状元赢,注意,这是一个充满同情心的选择,要是我赢了,12月,你们替我扫雪!

    性感的秋裤:呵,那要是我赢了,双十一你们送我一个女朋友?

    夏葱茏明白了,A413室每个成员都有奇怪的强迫症,大概是曾经给人造成过困扰,所以学校才会把她们弄成堆,好让她们彼此折磨、相爱相杀,如此一来,其他人也能幸免于难?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才会先入为主地认为她夏葱茏有强迫症。

    夏葱茏抢过松花蛋的键盘,飞快地敲字评论——

    一,我是A413室新成员;

    二,我们A413少女天团集结完毕、正式成立、今天出道。我们会双赢,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们所期待的激战啊,不存在的;

    三,我是挺可怕的,但也挺可爱的,不信,对我温柔点试试?

    松花蛋在一旁看着,不禁笑了:“你怎么不嫌弃我们?”

    “因为没有理由。”

    “有。我们有奇奇怪怪的强迫症。难道你也有?”

    “呃……”夏葱茏走到靠门的下铺坐下,床上堆了不少毛绒玩偶,她随手抱起一只灰色邦尼兔,倒头躺下,说,“我喜欢半夜上洗手间,这算不算?算的话,松花蛋,我请求你把床位让给我,或者分我一半,方便我夜间解决内需。爬上爬下,很危险的,尤其是在夜里,我不怕摔倒,但我怕痛,我是文科状元,身子很柔弱,至少贴吧里的同学这么认为。”

    松花蛋愣了愣,眨巴着眼问:“你怎么知道这个床位是我的?”

    “因为我有脑子。”

    “……”

    夏葱茏以A413新成员名义,公然在论坛里回复帖子,态度似是叫嚣又似是撒娇,博得了不少好感,她以光速蹿红。

    大家对她充满了好奇,纷纷上网搜索“文科状元夏葱茏”,搜索结果的第一栏,赫然是她接受采访的视频。

    视频里,夏葱茏慵懒地坐在自家的绿皮沙发上,打扮随性却不失时尚感,看着酷酷的,面对记者的提问金句频出。

    记者问:“文科状元,你有什么悲惨的经历吗?”

    她回答:“我没有,别人可能有,你想听悲惨经历可以看选秀综艺啊。”

    记者接着问:“为了准备高考,你都付出过怎样艰辛的努力?必定很刻苦勤劳吧,是不是经常熬夜?”

    她回答:“这方面我父母付出的努力比较多,他们在创造我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好使的脑子,天知道那晚他们下了多少工夫。”

    记者语塞了一下,又问:“你成绩一直这么好,同学都很崇拜你吧?”

    她说:“是,他们都很崇拜我,但不是因为我成绩好,是因为我好。”

    这段视频被扒出来的当天,硕都[女主所在的学校叫这个名字?突然出来感觉好突兀,前面也没出现过]大学的学生反复看了无数遍。他们总以为夏葱茏会是个文艺矫情的弱女子,可能还会有点丑,不料她直爽豪迈又诙谐,穿衣像个时尚博主,长相更是不俗,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一点攻气。

    她的名字就像夏日葱茏的千树万树,一棵棵植入他们的心中。

    还没正式开学,夏葱茏便成了校园风云人物,人人都在谈论她。而关于A413室的赌局,仅半天光景,便已压倒性倾向她。有不少同学控诉,当上文科状元还这么讨人喜爱,简直犯规!

    刚上大学就成了红人,夏葱茏却满不在乎。她到班主任那报了名,成了班长候选人。

    班会这天,正式竞选。

    第一个环节,是候选人发表三分钟演讲。明明限时三分钟,前面的人说的话又臭又长,以至于轮到夏葱茏上台演讲时,她早就没了情绪,打着哈欠简明扼要地说:“各位好,我是谁你们都知道了,前面几位的演讲,你们都听到了。我保证,当上班长后,绝不长篇大论。”

    然后,她就下台了。

    夏葱茏没想到林渊立也会来竞选班长,更没想到他的演讲比她更言简意赅:“我叫林渊立,我没兴趣当正班长,我想竞选副班长来着,我要和夏葱茏一起,为各位服务。”

    全班不由得鼓掌起哄——

    “你是要当副班长,还是要当夏状的副班长啊?”

    “你要和夏葱茏一起,为我们服务?这句话的重点在前半句吧……”

    “你是存心要引起夏状元的注意?”

    ……

    夏葱茏坐在后排,眼眉突突地跳,她忽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个从讲台下来的人,在欢呼声中朝她走来。他脚步不急,笑容很亮,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漏进来的阳光穿过他,便再没有改变方向。

    林渊立在夏葱茏身旁坐下,单手支着脑袋,侧过脸,笑眯眯地看她:“你的采访视频,我昨晚看了七八遍,我发现你很吸引我,怎么办?”

    夏葱茏反复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当一个慈祥的班长,[还不是正式的班长不是?]要对同学保持微笑。可她发现,对这个蓄意靠近的人实在慈祥不来,便也不假装和蔼了,高冷地无视他。

    某人挪了挪椅子,非要挨近她。她也想挪一挪椅子,及时地疏远他,可她刚有点逃离的意思,他便一把拉住她的椅背,逼她在他身边逗留。

    夏葱茏下意识地向后退去,说:“我还没溺水,不至于要和你保持人工呼吸的间距,你能不能稍微与我保持一点礼貌的距离。”

    “不要,就不对你礼貌,是你先引起我的注意的,后果请自负。”

    夏葱茏忍住没发作。

    某人趴在桌面上,以便能瞧见她的正脸,又说:“看完视频后,我又去校园贴吧逛了一圈,对你更欣赏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遵从本心,继续欣赏我就好了,但千万不要打扰我,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我向来不是听话的人。”

    夏葱茏咬咬牙,猛地一脚踹向某人的椅子脚。椅子轰然倒下,林渊立猝不及防,朝地上跌去。

    同学循声回头,某人举高手挥挥,不急不躁地从地上起来,扶起座椅,向全班欠欠身:“坐在夏状的身边,一不小心激动过了头,惊扰到各位,抱歉。”然后,他又朝讲台上演讲的同学笑笑,“你继续演讲,我保证不会再抢戏了。”

    夏葱茏强忍住笑意。

    某人凑到她的耳边,低声威胁:“也就是你踹我,我能忍一回。下回,你敢踢倒我的椅子,我就抱住你的大腿,坐在地上干脆不起来,到时候看谁尴尬?”

    “你现在就能坐在地上抱我的大腿,我不怕尴尬,我怕打扰。”夏葱茏正面对他翻了一个大白眼。

    谢天谢地,最后一位候选人演讲结束,班长竞选进入第二环节。

    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上“佛朗哥”三个字,确认大家对这位曾经的西班牙元首都有所了解后,示意所有候选人并列坐到最后一排,然后让同学分成两大阵营,对这位颇受争议的西班牙元首进行辩论。

    第一阵营认为,这位曾经的西班牙元首佛朗哥是大独裁者,甚至把他与希特勒相提并论。

    第二阵营认为,是佛朗哥让西班牙免于参加二战,在这一点上,他就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

    既然选择了历史专业,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历史控,既然是“控”,那必定有执着。

    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起初还十分礼让,至少能听对方把话说完,到了后头,辩论成了争执,两大阵营开始无序对骂。

    班主任特别淡定,坐在角落像个看戏的。

    一位班长候选人听不下去了,挺身而出上前劝谕:“各位别那么激动,这只是一场辩论而已……”

    他话还没说完,便已被新一轮的争吵声淹没。他颓然地回到后排坐下,不知所措地看看班主[大学没有班主任吧,都是辅导员。统改]任,乞求他能出面阻止。

    另一位班长候选人走上讲台,愤然拍案,厉声责备:“你们能不能注意点素质,谈佛朗哥就好好谈佛朗哥,谈西班牙也可以,但问候人家家里是几个意思!”

    有位同学正在气头上,便不听劝地和候选人争执起来,候选人经受不住,索性下场与他厮打。

    班主任还是很淡定,并没有上场喊停的意思。

    夏葱茏看不下去了,可她也不愿贸然加入混乱的战局,她得先设法让打斗停下来,只有四周安静下来,大家才会听得进劝告。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提高音量说:“喂,110吗?”

    或许是对警察叔叔尚存一点敬畏,厮打的人骤然停住,看戏的人纷纷回头,班主任不淡定了,惊愕地看着夏葱茏。

    夏葱茏在万众瞩目下起身,握着手机走到辩论阵营中间,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地上扭作一团的两人,亮了亮手机屏幕,证明自己不过是假报警,然后朝他们笑笑,说:“你们要这样拥抱彼此到什么时候?还想找女朋友吗?如果再不放手,我就拍照发上校园论坛,到时候大家会做出什么激情猜想,我可不管。”

    占上风的男生连忙松手,吃亏的男生心里气不过,愤愤不平地说:“是他先动手的,他必须给我道歉!”

    “我不道歉!是你先口不择言!”

    夏葱茏沉着地劝谕道:“美国南北战争初期,有位受伤的团长想请假回家看看遇难的妻子,结果被当时的总统先生——林肯拒绝了。后来,林肯失眠了一夜,认为自己对那些为国家献身的将士太过苛刻,于是第二天亲自登门,向团长道歉,并准许了他的假期。林肯都能低头,你们就不能让步?”

    “呵,不让!”居下风的男生说,“想当年,元方他爹的朋友当着元方的面数落他爹,后来就算道歉了,元方也入门而不顾。”

    夏葱茏横他一眼:“时年元方只有七岁,你今年贵庚?”

    男生哑然,一时无法反驳。

    夏葱茏看着争持的两人,毫无半点适可而止的觉悟,索性横在中间,一手抵住一副胸膛:“我有办法,能让你们出口恶气。”

    二人安静下来,洗耳恭听。

    夏葱茏看向先动手的男生:“你说,是对方口不择言先骂人?他怎么骂你,你怎么骂我,连音量都别放低,知道吗?我最不怕就是垃圾话。”

    “……”

    然后,她又扭头看看口不择言的男生:“是他先动手的对吧?他怎么打你,打你哪了?你如法炮制,给我也来一拳?千万别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说时迟,那时快,夏葱茏感觉身后有人抓住了她,她尚未缓过神,便被林渊立甩到了后头。

    他挡在她的面前,冷冷地盯着对峙的二人:“你们,谁都别想动她。”

    男生白他一眼:“你紧张什么,谁说我要打她了,我才不打女生呢,更何况,这个女生还是夏状,我女神。”

    另一个男生也放下拳头:“看在夏状的分上,这回算了。大家都有父母,以后别再提起我爸妈!”

    闹剧总算停歇。

    林渊立推着夏葱茏回到后排坐下,一改平日玩世不恭的态度,沉声责备道:“你就不怕别人在气头上真会揍你?”

    “不怕,我是经得起考验的人。”

    “呵,你不用这么拼,也能赢得竞选。”

    夏葱茏朝他吐吐舌头:“不只是竞选,我不希望别人在我面前打起来,我是个主张世界和平的人。”

    “呵。”某人恨恨地说,“你不希望别人在你面前打起来,那你希望我挨打吗?为了你,我都做好挨拳头的准备了,你也不知道谢谢我?难道非要我挨打,你才觉得我可爱吗?”

    夏葱茏止不住笑出声:“林渊立,你挨不挨打都不可爱。”

    “你说谎。”

    “你看出来了?那我认了。”

    “你承认我可爱了?”

    “我承认我说谎了。”

    “一样。”

    “不一样。我承认我说谎,只能说你不一定不可爱,但也未必可爱。”

    “呵,跟我玩文字游戏?”

    夏葱茏笑而不语。

    下期预告:

    “报告班主任。”某人举了举手,“我愿意长期为夏班长提供安全保障。”

    林渊立抓住她的手腕,索性起身,把夏葱茏的手拉得高高的。

    夏葱茏试图抽手:“你不差我这一票,放开我。”

    “不放,我就差你这一票。”林渊立就要较劲儿,稍稍俯身问,“你为什么要拒绝一个帅气的绅士给你提供长期保护?”

    “因为我不喜欢绅士,我自恋。”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12B)

    赞 (15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6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