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甜先生(二)

前期回顾:被评为“走秀就像在菜市场买菜”的新人女模,凭借个性的小虎牙在超模大赛中让人眼前一亮,成功签约新时代模特公司后,她的职业生涯正式开启,而老板给她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减肥。

作者简介:沦陷,爱好写文,擅长现代豪门题材,文笔幽默风趣,深受读者喜爱。已出版《前任在隔壁》《女神难当》。

(接上期)

我硬着头皮脱下外套,摄影师示意:“在地上躺好。”

摄影的背景是花园,藤蔓蔷薇,地上散落着花瓣。我全身僵硬地躺到地上,以手捂胸口的姿势摆了一个造型。

摄影师不满意:“把手移开,放松一点。”

我小心地挪开一点手,将胸口上两只蝴蝶道具摆正后,才移开手臂,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生怕动作一大,蝴蝶就飞走了。

摄影师仍然不满意:“放松,你的肢体太僵硬了。”

我尽量放松身体,然而,这条裙子实在是太暴露了,我根本没法全身心地投入拍摄。

摄影师拍了一会儿,脾气上来了:“怎么回事?摆个造型都不会?这么放不开,还当什么模特!”

方肃站在角落,一言不发。

我又试了一会儿,依然达不到摄影师的要求。摄影师的耐心被我磨光了,他跟方肃商量:“要不放弃这套服装,换成别的?不然,这样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方肃终于有反应了,他走到我的面前,俯视我说:“这点程度都办不到,你告诉我,你还想让看轻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什么时候拍完,什么时候收工,拍不完,今晚就通宵。”

我有点不服气,其他模特拍不好就换我上,我拍不好就得通宵!

我说:“耍耍嘴皮子当然容易,有本事,你脱给我看看!”

方肃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盯了我一会儿,似乎被激怒了,居然真的动手解起了衬衫扣子。

要知道,方肃平日里严谨得要命,衬衫、领子都要扣到最上面那一颗,现在突然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我可是很兴奋的。

我在心里狂刷“你牛”,目光紧紧地跟随着方肃解扣子的手,一颗、两颗、三颗……

我正看得带劲,方肃的手指突然停下了。

我疑惑地看向方肃,方肃盯着我,勾起嘴角:“想看?”

画风是不是变得有点快?

我沉默不语。

虽然我的确想看,但本质上我是个矜持的好姑娘。

我试图用沉默表达我的默认,然而,方肃当着我的面,一颗一颗,重新将扣子扣上,一直扣到脖颈处的最后一颗。

我:“……”

说好的脱衣秀呢?

方肃扣好扣子,脸又板了起来:“好好拍,别浪费时间,拍好了有奖励。”

我来了点兴致:“什么奖励?”

方肃表示:“允许你吃一次垃圾食品。”

我节食了一个月,如今看见肉,就两眼发光,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加上方肃刚才一打岔,虽然衣服没真的脱,但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接下来的拍摄顺利了很多。

摄影棚里咔咔声响起,快收尾的时候,原本安静地站在角落督工的方肃再度开口:“等等。”

我将疑惑的目光投过去。

方肃走到背景布前,将我的姿势调整为偏向内侧,随后毫无预兆地摘走了我胸口的一只蝴蝶道具。

我:“……”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条裙子全靠两只蝴蝶道具遮挡,方肃取走了一只,不就几乎什么都看光了?!

我可是好人家的女孩!

方肃神色淡定地说:“看镜头。”说完,他就退后了。

方肃调整了我的造型,取走蝴蝶道具的那一侧向内,从摄影师的角度看不明确,拍摄出来的成品也只会将焦点聚集在唯一的蝴蝶道具上。

然而,我的脑中只剩下三个字:破廉耻。

摄影师并没有表现出不满,他调整着摄影的角度,用哄三岁小孩的语气说:“很好,看着镜头,别动。”

只听咔的一声,我终于听见宛如天籁之音的两个字:“完工!”

当天的拍摄结束后,我决定用一碗麻辣烫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方肃也跟来了,据说是为了监督——监督我的麻辣烫不得超过二十元。

我:“……”

还有这种操作?

预算太低,我生怕自己吃不饱,点了两份粉丝,外加一份泡面、一根油条。老板端上来的时候,满满当当一大碗,方肃什么都没点,就坐在对面看我吃。

我一边吃,一边侃大山,侃到一半,方肃的手机响了。我随意地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是法国。

方肃盯着手机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往嘴里塞了一根油条,问:“怎么不接?”

方肃终于按下接通键,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语,我觉得应该是在用法语打招呼。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或是方肃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再次准备开口的时候,看见坐在对面的我,拿着手机朝门外走去。

我:“……”

需要这么见外?

我只来得及听见一句:“找我有事?”这句话用的是中文,语气十分冷漠。

我的福尔摩斯系统再次上线,直觉告诉我,电话那头的人可能是裴西。因为裴西正好在法国,而方肃的第二句话用的是中文,由此证明,对方是个中国人。

我不明白,当年那么亲密的两个人,怎么会闹到如今这样的地步。我想来想去,只有四个字能解释:因为爱情。

不是方肃因爱生恨,就是裴西始乱终弃。

方肃的通话时间很短,不到五分钟就回来了。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有事先走,你吃完早点回去。”

我听话地点头,方肃前脚刚走,我后脚就去隔壁小卖部买了一瓶AD钙奶。

一人我饮奶醉,醉把佳人成双对!

照片拍完后,不到一周,我就在方肃的办公室看到了成品。我的模特卡上最大的照片就是被方肃摘走蝴蝶的那张。

虽然拍的时候我的羞耻感爆表,但出来的效果令人惊艳。

粉色的眼妆,赧然的目光,薄如蝉翼的白纱,栖息的蝴蝶,纯情与诱惑出现在一幅画中,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和对比。

方肃在边上解释:“这件衣服的设计最合适的人选是林晓依,她的清纯形象能与这件衣服产生更强烈的碰撞,只可惜,她放不开。”

我:“……”

几个意思?她放不开,难道我就长得很开放的样子,他还暗示我不够清纯?

模特卡制作完毕后,方肃正式开始给我找活干。这天,他丢给我一个地址:“Durand即将推出新一季彩妆,这季的动态广告需要一个女模,据说镜头不少,公司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你和公司的其他几位新人都有面试的机会,我要你将这次的机会拿到手。”

Durand是英国的高端化妆品品牌,能在它新一季的广告中露面,即使是配角,也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了。

我信誓旦旦地保证:“方董,你放心,我一定将机会争取到手!”

方肃点头:“Durand的最新全球代言人是何景耀,有机会和他合作,相信你能学到不少东西。”

我:“……”

我愣怔了一会儿,再次确认:“Durand的最新全球代言人是谁?”

方肃说:“何景耀,有问题?”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

让我和何景耀合作,不对,是给他做配角,我不是上赶着找虐吗。何景耀这不是想教我重新认识“自取其辱”四个字,我“林艳阳”三个字就倒着写。

方肃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得罪过他?超模决赛那晚,他给你打的分数低得离谱。”

我和何景耀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一言两语根本解释不清楚,于是,我说:“方董,您放心吧,我一定尽力争取。”

翌日,我和新时代的几位新人模特一起出现在面试地点。这次拍摄的是动态广告,不需要走台步,而是要求模特在镜头前有表现力,面试时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被收入镜头中。

当天的面试只有我、林晓依、丁曼丽三人进入复试。

得到复试资格后,我得到的信息也多了。Durand这次要拍摄的是口红广告,让男性代言女性口红,这个设定一旦被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就打开了。

这支广告的主角是何景耀,面试的女模特除了自身条件优秀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跟何景耀有CP感。

我:“……”

这件事情教育我们,只要你够红,全世界都将围着你转!

复试时会有何景耀亲自搭档,共同拍摄一段短片,根据效果,最后挑出最适合的模特。

眨眼到了复试当天,我早早到了复试现场,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从门口进来一个男人,甫一出现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如同一个天生的发光体。

丁曼丽低声叫道:“天哪,是何景耀!他真人比杂志上还要迷人!”

何景耀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条蓝色牛仔裤,再简单不过的搭配,穿在他的身上却似乎会闪闪发光。

我最听不得人夸何景耀:“超模大赛的时候,你不是见过真人吗,怎么搞得像第一次见一样。”

丁曼丽表示:“比赛那天隔得那么远,谁看得清楚?!再说了,那天那么紧张,哪还有心情看帅哥?”

丁曼丽说完这句话,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头看向我,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何景耀好像很不喜欢你。”

全世界都能看出何景耀对我不满……

何景耀一路进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秒,随后若无其事地朝我和丁曼丽微笑示意,装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我必须重点说一说何景耀这个人。

我认识何景耀的时候,他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样貌出众,成绩优秀,最难得的是待人谦虚,彬彬有礼。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全都是假象。

何景耀扮演着一个近乎完美的角色,而他真正的面目……我只能想到两个字:阴郁。

你看他面带微笑地跟众人打招呼,说不定一转身,他嘴角的笑意就会化为嘲讽。

我曾无数次近距离地欣赏过何景耀的变脸,我认为,比起模特这个职业,他更适合做一个演员,因为他时刻在演戏。

今天的拍摄道具是一张床,拍摄的画面是唤醒睡美男。何景耀扮演男友,我们三位模特分别扮演他的女友。

这是一个寻常的早晨,男友趴在床上赖床,女友站在床前唤他起床。男友一动不动,女友看着手里的口红,生出一个念头。她抹上口红,凑上去在男友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红唇印。

男友迷迷糊糊地抹了一下脸,看着指尖沾上的口红,露出一个宠溺又包容的笑容。

剧情非常简单,需要女模特和何景耀演出情侣间的亲热和甜蜜。

第一个拍摄的是丁曼丽,她站在床边叫何景耀起床时,带着点小女人的刁蛮。正是这点小刁蛮,让人感受到了他们的亲密。

丁曼丽拍摄时,面试官在边上点评——

“一号表现不错,给人很甜蜜的感觉。”

“我认为一号的肤色偏黑,与何景耀不是特别搭。”

我:“……”

我觉得自己误入了哪个相亲的场所。

第二个拍摄的是林晓依,她站在床边亲吻何景耀时,带着一点羞涩,面上染着红晕,画面干净而美好。

面试官表示:“二号在外形上和何景耀比较合适,但她的长相是标准的东方美人,我们需要考虑西方市场的接受度。”

前两位拍摄完毕,轮到我上场了。

何景耀已经连续被亲了两次,这次他依然是光裸着上半身,趴在床上装睡美人。我单膝跪在床上,尽量让自己放温柔,轻轻去推他,不知是身体的哪个环节出错,硬生生推出了一种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感觉。

我推完后,何景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在唇上抹上口红,凑上去在何景耀的脸上亲了一下。

按照设定,何景耀睁开眼,伸手抹一下脸上的唇印,就能结束了。万万想不到,何景耀根本不按套路来,而这主要是因为今天的拍摄只有场景,没有剧本,模特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

我亲完何景耀,准备撤离的时候,何景耀突然睁开双眼,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腕,用力把我拉入怀中,紧接着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根本没反应过来!

何景耀不愧是天生的演员,他光裸着上身将我压在身下,伸出指尖在我亲吻过的地方抹了一下,完整的唇印被破坏,在他的指尖留下一抹殷红。他看着指尖的颜色,眼中漾起笑意,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我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一句话:当他沉睡时,他是圣洁的天使;当他睁开双眼,他是诱惑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的撒旦。

何景耀充分利用外形上的优势,给观众造成巨大的视觉冲击。

方肃说让我跟着何景耀多学学,这种天生的戏精,凡人怎么可能学得会?!戏这么多,他怎么不去竞争奥斯卡影帝?!

拍摄完毕,何景耀从我的身上起来。

我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床边整理衣服。何景耀就在我的身边,在摄像机拍摄不到的死角、众人目光注视不到的地方,对着我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就你这样的水平,也能当模特?!你是不是把模特这行想得太简单了?”

我被气乐了:“你以为你衣着光鲜,登上了国际的秀场,就能掩盖你骨子里的肮脏?你是不是把做人想得太简单了?”说完,不等何景耀回应,我就先离开了。

当天的拍摄结束,我对拍摄Durand的广告已经不抱期望,有何景耀在,他绝不会将这个机会留给我,同样,我也不想和他合作。

翌日,我完成日常训练后,打算去方肃的办公室负荆请罪,结果方肃先打来电话:“下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好消息?真巧,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吃过午饭,我乘坐电梯上楼找方肃。方肃的办公室在顶楼,电梯门开的时候,我看见有个女人站在门外等电梯。这个女人身材高挑,戴着墨镜,看上去也是模特,只是年龄有点大了,肌肤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我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我一直在脑中搜索,直到她进了电梯,我走到方肃的办公室门前才想起,她不就是……裴西吗?!

我呆愣在了原地。

方肃的秘书见了我,微笑着说:“方总在办公室,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我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来找方董的,我走错楼层了。”说完,我立马按原路返回。

我的本能告诉我,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去找方肃,以往涉及裴西的话题,方肃就会失常。这回本尊亲自出现,我此时再上门找方肃,告诉他我面试失败的事,岂不是往枪口上送?!

我果断地折回健身房,找了块风水宝地睡午觉。

因为何景耀的事,昨晚我心烦意乱,压根儿没睡好,这会儿偷闲补一觉,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等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

公司的员工基本都下班了,我走出大厦后,发现方肃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好奇之下又折返了回去。

我估摸着这么久了,方肃的火气肯定消了,于是敲了敲门,叫道:“方董?”

屋里没反应。

“方董?”

我又叫了一声,里面依然没反应,我猜方肃是不是走的时候忘了关灯,便小心翼翼地探了个脑袋进去。

咦?方肃真的在。

他坐在办公桌前,单手撑着额头,我看不见他的脸。

我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精味,距离方肃越近,味道越浓。

桌上倒着好几个红酒瓶,没有液体洒出来,肯定都被喝空了。

我好奇地拿起桌上的红酒瓶看了一眼,全是看不懂的字母。我知道的红酒就两种,一种是平民酒——张裕,还有一种是霸道总裁文里必备的82年的拉菲。对、对、对,必须是82年的,多一年少一年都不能算是霸道总裁的标配。

这么几瓶红酒下去,方肃肯定醉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当然得说教他几句。

我语重心长地跟方肃讲:“方董啊,你说你,借酒消愁为什么要喝红酒呢?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没实现,你怎么能这么奢靡?下次再想借酒消愁,打个电话给我,我给你带两瓶红星二锅头!”

我说得愉快,方肃突然动了。他抬起头看向我,眼中泛着红血丝,眼神却清明得很。

我秒怂,正准备举白旗,方肃开口问:“现在几点?”

我抖着两条腿回答:“八点半。”

“八点半……”方肃喃喃了一句,“该回家了。”说完,他便起身往门口走去。

我都做好了陛下摆驾回宫的准备,谁知方肃走了两步,突然毫无征兆地往地上倒去。我来不及思考就扑上去抢救,眼睁睁地看着老板倒地可是要被杀头的!

我怀着力挽狂澜的决心,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我非但没能拯救方肃,反而被他扑倒在地,做了人肉垫子。

我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好不容易才将方肃推开,坐起身来。

我推了推方肃:“喂,方董,醒醒,别躺在地上睡好吗?老臣搬不动你,老臣做不到啊!”

我使出浑身解数,又拽又拉,又哄又骗,方肃总算是坐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问:“你是谁?”

我正要回答,方肃自己接了下去:“裴西?”说完,他十分冷酷无情地将我搭在他胳膊上的手甩开了,“你怎么还没走?”

我:“……”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我告诉自己,眼前这位是老板,是衣食父母,我不能动手!

我偷偷地想,方肃醉成这样,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我完全可以悄悄地走,正如我悄悄地来。

以防万一,我再次向方肃确认:“方董,你说我是谁?”

方肃应该是头疼,捂住脸揉了揉,才重新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蹙眉念出三个字:“林艳阳?”

得了,我走不了了,今晚得为方董事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方肃的办公室里配了休息间,我打开那扇关着的门,里面有床、浴室等一应俱全。我回到方肃身边好言相劝:“方董,你使点力气,我扶你进休息间好吗?”

方肃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方肃拖到休息间的床上。

喝了酒的人通常都会觉得浑身燥热,方肃闭目躺在床上,面色酡红,伸手解开领口的扣子,露出一大块胸膛。

我已经没心情欣赏美色了,累瘫在地上,然后问方肃:“方董,您既已就寝,那老臣告退了。”

方肃没说话。

我想了想,觉得不甘心。我累死累活地把方肃搬到床上,说不定明早起床,他压根儿不记得有这回事,那我不就成了无名英雄?

我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

我恶向胆边生,从方肃的办公桌上取了一个红酒杯,倒了小半杯红酒,塞进方肃的手里,掏出手机拍照。

方肃睁眼看着我,露出一副难受的表情。我没能及时揣摩出“圣意”,还想着回去以后将这张照片做成表情,配上文字“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如果哪天得罪了方肃,我可以拿这张照片当免死金牌,也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的拍摄键刚按下去,下一刻,方肃突然坐起身,吐了。

我:“……”

整个画面就是一部灾难片,方肃吐完痛快了,往床上一躺,继续睡。

我生无可恋地蹲在床前,欲哭无泪、后悔莫及这两个词都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我摆手,倒退了几大步:“惹不起,惹不起……”

你大佬永远是你大佬,即使喝醉了,也不容你以下犯上!

我看上去狼狈不堪,肯定是走不了了,我在浴室清洗干净后,从方肃的衣柜里随便翻了一件衬衫穿上,随后蹲在浴室里洗衣服。

把衣服洗好再晾好,我在方肃办公室的沙发上将就着睡了。

翌日,我是被一道灼热的目光烫醒的。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见方肃站在沙发前,赤裸着上半身,眼神复杂地盯着我。

眼神复杂是一种含蓄的说法,直接一点说就是脸臭臭的。

方肃见我醒了,问:“你怎么在这儿,还……”他的目光在我身上的衬衫上扫了一下。

我肯定不会将自己作死,打算制作表情的事说出来,于是着重强调了自己的劳苦功高:“方董,昨晚你喝醉了,我想扶你到床上去,结果,你吐了我一身,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就从你的衣柜里拿了一件。”

方肃神色尴尬,沉默片刻后,说:“你先把衣服换下来。”

我应了一声,坐起身,正准备去浴室,方肃办公室的门突然响了,完全不给人拒绝的机会,有人直接推门进来。

方肃的秘书小林抱着一摞杂志和报纸进来,应该是没料到办公室里会有人,还是这副光景,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光着双腿,上半身穿着方肃的衬衫,伸出尔康手:“小林,你听我解释……”

秘书不等我说完,风一般地关门出去,留下一句:“抱歉,打扰了。”

从这一天起,公司上下便流传出我和方肃的绯闻,传闻中我为了资源出卖自己的肉体,当了方董事长的地下情人。

无稽之谈!我向来只向美色、势力低头!

什么?你说方董事长就是美色、势力中的核心成员?我可是林?玉洁冰清?洁身自好?纯情少女?艳阳啊!

我在浴室换好衣服,就从方肃的办公室离开了。走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等回到宿舍,我才想起,我昨天是准备去跟方肃负荆请罪的啊!

我一通电话打到了方肃的手机上:“方董,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方肃表示:“说。”

我表示:“Durand广告的事情,我搞砸了,对不起。”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问:“是什么让你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说:“是以我二十三年的人生经验得出的结论。”

方肃表示:“那么,我告诉你,你二十三年的人生得出的结论是错误的,昨天上午Durand广告部的负责人告知我,你通过了面试。”

我:“……”

我不过是睡了一觉,就变天了?

我迟疑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是很想拍这个广告。”

方肃问:“理由?”

我说:“我和何景耀有点过节,拍摄可能会很不顺利,我也不太想跟他接触。”

方肃的声音带上了笑意:“你是想告诉我,你要因私废公?”

我沉默以对。

方肃收起了笑,语气严厉起来:“你知道中国有多少模特,而真正能踏上国际秀场的又有几个?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你以为是她们不够努力?努力只是成功的基石,真正决定成败的是机遇。你现在告诉我,你要将这个机遇往外推?那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要退出模特这一行。”

我被方肃训得哑口无言。

方肃说:“考虑清楚再给我答复。”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在宿舍自我检讨了一番,也觉得自己特别不专业。我光想着这次要避过何景耀,那下次呢?只要我还想在模特这行干,就不可能完全避开何景耀。难道以后我遇到了看不顺眼的,都要避开?

那我不如跟方肃说的那样,直接退出模特这一行。

想通这一点后,我打了一通电话给方肃,向他保证:“方董,我一定尽力拍好这次的广告。”

第三章

水土都不服,就服你

Durand的广告拍摄时间安排在一周后,拍摄的场景是公寓。为了方便拍摄,场景是在摄影棚搭出来的。

一大早,我就被化妆师按在椅子上化妆。这一周我待在宿舍对着镜子用掉了十几支口红,就是为了能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地涂成大红唇。

我的拍摄服装是一件紫色真丝睡衣,性感的大V领。何景耀仍是光裸着上半身,下半身穿着一条睡裤。他的头发有点长,造型师将它染成棕色,烫了小卷,带了点异国风情。

广告的播放时间虽然只有几十秒,但剪辑需要的素材至少是它的二十倍,我和何景耀需要拍摄各种亲密画面,后期再挑出最好的一版。

面试时,何景耀将我拉入怀中的那一幕效果很好,正式拍摄时也用上了。而我推开何景耀,让他起床的画面,则改成趴在他的怀里挑逗他起床。

我们还需要拿着枕头在床上打闹,相拥着跳双人舞,简而言之,务必制造出一种“用了这支口红,就能拥有这么帅的男友,成为人生大赢家”的效果。

开拍前,我就做好了心理建设,我和何景耀的私人恩怨不应该牵扯到工作上来,拍摄时将他当成陌生人,用平常心对待就好。

预期是美好的,到真正拍摄时,现实就比较残酷了。真正相爱的人,哪怕只是简单注视对方的目光,都能透露出爱意。而我看着何景耀的目光……我努力给自己心理暗示:这是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们彼此相爱。

然而……

臣妾做不到啊!

我试了好几次,导演都觉得不满意:“女模特的眼神再缠绵一点,你现在注视的是你的恋人,不是隔壁老王,你眼中的爱意在哪里?”

我烦躁地想要揉揉脸,可是,不行,妆会花。抓抓头发?也不行,发型会乱。最后我只能深呼吸。

何景耀慵懒地躺在床上,众目睽睽之下,他的面具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性好,笑容既阳光又迷人:“别太紧张,新人都会犯错,谈过男朋友吗?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就好了。”

我有没有过男朋友,你难道不清楚?

我前男友头上那顶帽子,不就是你扣的?

但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是讲道理的,我俩是狼狈为奸、蛇鼠一窝,糟蹋了一个大好男青年。

短暂的休息后,拍摄继续。前半段的拍摄还好,等何景耀一翻身将我压在身下的时候,我又成了一条咸鱼。

一个上午过去,拍摄几乎毫无进展,工作人员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虽然拍摄前签了合同,但这样下去,导演肯定要将我换掉。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工作人员抓紧时间吃盒饭,我看了一下菜色,只吃了几口蔬菜就放下了。下午还有拍摄,我要是把肚子吃大了,导演肯定对我更不满意。

我正愁着下午的拍摄,一位工作人员走到我的身边,递给我一瓶AD钙奶,说?:“别太紧张,喝瓶饮料。”

我惊讶地接过AD钙奶说:“谢谢。”

工作人员表示:“不用谢,下午的拍摄加油!”说完,他就走了。

工作人员走后,我呆呆地看着手中的AD钙奶,忍不住朝何景耀看去。何景耀就坐在不远处,闭着双目休息,仿佛与这一切毫无关系。

可实在是太巧了,这年代有几个人喝AD钙奶,又恰好知道我爱喝AD钙奶?

如果要我说自己最爱的饮料排行榜,排名第一的妥妥的就是AD钙奶。

我对AD钙奶如此执着,其实是有历史原因的。

我母亲病逝得早,在我七岁那年,我爸给我找了个后妈。他们两人感情并不佳,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每次他们吵架,我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何景耀的脸往玻璃窗上一贴,就偷溜出家门,和他一起坐在街边看星星、看月亮。

何景耀的外婆是开杂货铺的,每次何景耀都会带一瓶AD钙奶给我。小时候零食少,能喝上一瓶AD钙奶就很幸福了。久而久之,我就对AD钙奶产生了依赖,觉得没有什么烦恼是一瓶AD钙奶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瓶!

我对何景耀的感情很复杂,小时候我们在一起,彼此慰藉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时期,长大后,我们却背道而驰了。

何景耀将世界划分为两个阵营,一个阵营里是我和他,另一个阵营里是其他人。两个阵营是对立的,只要是不属于他的阵营的人,他都可以伤害,当我从他的阵营离开,我们就成了敌人。

简单来讲,我跟何景耀闹掰,并不是我俩起了矛盾,而是……“三观”不合!真是要命!

吃过午饭,下午的拍摄继续。开拍前,我看见何景耀在导演面前说了几句,导演表示:“先拍另一段,转换一下心情。”

导演说的另一段剧情改变并不大,我坐在梳妆台前化妆,何景耀从背后搂住我,看着我上妆。等我上唇妆的时候,他取走我手中的口红,亲手为我画上唇妆,最后我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作为奖励。

拍摄开始,我拿着刷子假装在脸上抹腮红,何景耀从背后搂住我,脸颊贴着我的发丝。

他眉眼温柔,搂着我的姿势既亲近又依赖,像是一只大型的猫咪在向自己的铲屎官撒娇。等我准备上唇妆的时候,他取走了我手中的口红。

按照剧情,接下来是何景耀为我上唇妆,然而,他又放飞自我了!

只见他手腕一转,将口红涂到了自己的唇上,动作娴熟,比我苦练一个星期画出来的都好看。

何景耀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性感到极致的笑容。

我:“……”

这是什么违规操作?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水土都不服,我就服你啊!

何景耀并不是第一个代言口红的男模,在此之前,也有男星代言口红,只不过那些男星并不亲自示范如何涂口红,而是用在脸上或是女伴的身上。唯一亲自上阵涂了口红的那个男星,也是挑了最贴合肤色的色号。

何景耀一言不合就放大招,涂了颜色最浓烈的色号。可他的嘴唇涂了这支口红,非但不让人觉得女气,反而活色生香,性感到了极致。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又有了新动作。他将手掌贴在我的脸上,迫使我面向他。紧接着,他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温热的唇贴在了我的嘴角。

蜻蜓点水,稍纵即逝。

透过镜子看着何景耀在我嘴角留下的红唇印,我心里的震惊足以用一颗原子弹爆炸来形容。幸亏我还保留了一点理智,知道自己再用这种吃瓜群众的表情演下去,导演一定会让我打包回家。

饱含爱意的眼神我表现不出来,但其他表情还是可以的。我对着镜子中的何景耀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调笑的表情。

何景耀搂着我,用手中的口红在镜子上写下英文——Durand,结尾处还加了一个调皮的爱心。

导演宛如天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咔!”

这回导演的脸色好看了很多:“这一场的感觉不错,女模特的表情再多一点、灵动一点,化妆师补妆,这一场我们重新过。”

接下来的拍摄容易了很多,何景耀的放飞自我让我收获了不少灵感。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何景耀的女友可以是温柔的,也可以是古灵精怪的。剧本只是一个框架,人是活的,我们可以将剧本上的人物烙印上自己的灵魂。

Durand的广告一共拍摄了两天,两天的时间让我深刻认识到自己与国际超模之间的差距。何景耀能在剧本的基础上拍出令人惊艳的效果,而我,尚未达到导演的要求。

方董事长深知我的实力,除了平时让我接工作来积累经验外,培训也没有停下。

时尚发展史、公关意识、台步训练,方董事长样样精通,并且亲自对我进行培训。他还给我报了一个芭蕾形体班,据说练习芭蕾可以使模特的姿态更加优雅,不会跳芭蕾的模特不是好模特。

我每晚回到宿舍都累瘫在床上,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天,我上完芭蕾形体课,抖着两条腿爬到方肃的办公室,听他讲时尚发展史。

才讲了一会儿,方肃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方肃接起电话,原本温和的面孔就变了:“说我没空。”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句什么,方肃的眉头皱得跟八十岁老太太眼角的褶子似的:“让她上来。”

我头顶的预警雷达拉响了警报,这通电话应该是前台小姐姐打的,能让方肃一秒变脸的人,除了裴西,我想不出第二个人。

我虽然最近忙得焦头烂额,但有关方肃的八卦一点都没错过。听前台小姐姐说,裴西来过两次,只是每次都待不了多久。看来,裴西虽然对方肃有重大的影响力,但方肃已经狠心要“挥剑斩情丝”了。我又脑补了十万字“浪女回头,痴心人不再”的虐恋剧情。

我发誓做上司的小棉袄:“方董,既然你有访客,那我等你有空了再过来?”

方肃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你就坐在这儿,哪儿都不用去。”

我有点激动,方董事长这么快就拿我当自己人看了?

我向来秉持“没八卦不主动八卦,有八卦绝不错过八卦”的原则,方肃既然主动邀请我看,我当然不能错过了。

可看八卦有风险,我不能白白承担风险啊!

我心中一动,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说:“方董,你和客人聊天的话,我可能会很无聊,我可以做点其他事吗?”

方肃问:“你想做点什么?”

我有点羞涩:“就是搞点个人爱好。”

方肃表示:“唱歌,还是跳舞?说出来我听听。”

我说了方肃肯定不会同意,于是我瞬间收起乖巧脸,冷漠地说:“哦,那我去健身房做运动了。”说完,我毫不留恋地就往门口走。

“回来!”

方肃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看向方肃,方肃的表情告诉我,他对我趁火打劫的行为很不满。但形势比人强,他只能道:“随你。”

瞬间,我挂上甜美的笑容:“谢谢方董。”

说话间,正主到了。

裴西推门进来。

这回裴西摘下了墨镜,我清楚地看出了她的状态。她的皮肤显然不能和少女时期相比,面色也有点憔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光气场,她就赢了一干人。

裴西进了办公室,方肃一点面子也不给,冷酷无情地问:“有事?”

裴西丝毫没被方肃的冷漠打击到,笑着问:“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晚上一起吃晚餐。”

方肃不为所动:“我很忙。”

裴西表示:“再忙也得吃饭。”

方肃埋头工作,假装很忙碌的样子:“我有工作要忙,如果没有其他事,不送。”

这就很尴尬了。

我埋头玩手机,假装自己是木头人。

然而,裴西仍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你是?”

我只能放下手机,礼貌地说:“你好,我是新时代的模特林艳阳。”

裴西冲我笑了笑:“我和方董事长有话要说,能不能请你回避一下?”

来了,来了!裴西嫌我碍事,要赶我走人!

可我答应了方肃,要坚守阵地!

我厚着脸皮说:“你有什么话直接跟方董说就好了,我就坐在边上看书,不会打扰你们的。”

裴西表示:“我和方董事长有私事要谈,不方便有外人在场。”

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开心地说:“那更好了,我和方董不是外人,你有话就说吧。”

裴西脸上的笑容冷了下来,她面向方肃,问:“阿肃,你旗下的模特是不是不太懂事?”

我口中“不是外人的方董事长”朝我看了一眼。

事实证明,方董事长对我的厚颜无耻还是很满意的,因为他为我正了名:“艳阳不是外人,她是我亲手带的模特,有资格坐在这儿。”

“你亲自带的模特?”

裴西再看向我时,眼中明显带上了敌意。她审视着我,说:“如果我记得没错,这几年你没再带过其他模特,我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回方肃说话更直接了:“她特不特别与你无关。”

裴西将维持场面的笑容收了起来:“阿肃,你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吗?”

争吵一触即发,方肃桌上的电话突然又响了。

方肃接起电话,露出荒谬的神情:“豪大大鸡排?我没订过。”说完,他就要挂电话。

我连忙在边上举手:“我!我!我订的!”

我一看方肃的表情,就知道他要拒收,赶紧说:“你答应过我的,在你这里,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试图用一个“恳切中带着楚楚可怜,楚楚可怜中带着期许”的眼神打动方肃。这个眼神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自己表达成了啥样,反正方肃的脸色很难看。

对、对、对,比他知道裴西来了还要难看!

但他还是妥协了:“让他上来。”

一分钟后,我捧着一份豪大大鸡排大快朵颐。

方肃平时对我的饮食管得超严,每天都会让我上秤,每次我偷吃了什么东西,就会在体重秤上反映出来。

一旦方肃发现我超重,运动量就会加倍,实在是苦不堪言。

这回裴西来访,我灵光一闪想出这个主意,当着方肃的面,获得他的“许可”,这样,我就算上秤超重了,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啊!

我一口气把鸡排啃完,又喝了半杯雪碧才停下来。这一停下来,我才发现方肃和裴西两个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方肃的脸色肯定不会好看,裴西也是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裴西问:“你现在对手下的模特这么宽容了?”

方肃:“……”

五分钟前两人的剑拔弩张完全不存在了!

被我这么一搅和,裴西也待不下去了,没说几句就离开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方肃两个人。

方肃盯着我的眼神非常危险,如同死神降临。

他一字一句地说:“林艳阳!你很好!”

我:“……”

客气,客气,过奖,过奖!

我以为得到方肃的许可就能拥有免死金牌,但我实在是太天真了。方肃的确没有增加我的运动量,他直接要求我在原本的体重上减两斤。

在原本的体重上减两斤!

维持原本的体重就让我苦不堪言了,再让我减两斤,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之后的一个月,我无数次在健身房忏悔,我为什么要吃那份鸡排?!我为什么要吃那那份鸡排?!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我依然在方肃的监督下,将体重减了两斤。

减肥完毕后,方肃为我找了个活——为国内某新锐设计师的发布会走开场秀,面试通过后就是彩排。

小喇叭:想要捕捉一只吃可爱多长大的霸道总裁吗?《高甜先生》会尽快和大家见面啦!爆笑不断、齁甜心动的时尚大戏即刻上演!敬请期待~

赞 (8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