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交响曲(四)

夜交响曲 《花火》连载第四期

前期提要:节目录制现场,周知知暗暗和鹿然较劲,两个人之间火花四溅的对决反而呈现出十分不错的综艺效果。在节目组的庆功宴上,周知知意外喝醉,护送周知知回家的鹿然决定搬到周知知家楼下……

第四章他的米妮

从宿醉中惊醒的周知知,内心充满了惶恐。她头痛,口干舌燥……看见桌上放着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倒的水,端过来仰头灌下去,狠狠地揉了揉太阳穴,竭力想要回忆起昨夜的种种。可惜,事与愿违,她的大脑不争气地一片空白,连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很快,周知知意识到她这是喝断片了。

人生中第一次喝断片,周知知掩面,非常想给自己一巴掌:你这个废物!

周知知从沙发上慢慢地爬起来,抬头看一眼时间,已经迟到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掉一身酒气,换了身衣服,狂奔下楼打车。

到了公司,刚刷完卡,她迎面就碰上了邹游:“想不到你的舞姿这么卓绝,年会我已经提前帮你报名了。”

周知知:“……”

跳舞,她竟然还跳舞了?!她是不是可以直接自绝于人前了?

周知知灰溜溜地来到自己的工位,伏案,一句话都不想说。

她的头还疼着呢,且极其想死,不过短短两天,她还算顺心的职场生涯就惨遭滑铁卢……无论怎么想,鹿然都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有人在身后叫她,她迟疑地回过头去:“朱迪姐?”

“后期组昨天在加班剪辑这一期的节目,今天应该能出来一部分成品。上头看了会最终拍板后头的录制安排。一会儿有结果了,我让花花过来跟你说一声。”

哦,对,还有这茬,她居然忘了。所幸她的命运还不是完全没有转机,现在她也只能寄希望于领导们都看不上她。

午休,周知知懒得下楼,干脆叫了外卖。她手头暂时没有别的工作,一边吃着比萨,一边跟星河发微信: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星河:啊?

周知知:因为那条裙子,我昨天喝断片了。

星河:逻辑呢?

周知知气不打一处来,打了一大段字发送过去。可许久,那边都没有回应。

“你死了?”她纳闷,又发了一条。

星河:死了,死了,笑死了!宝贝儿,你真是一朵不可多得的奇葩。”

周知知把手机屏幕朝下扣在桌上,闷声吃饭,不太想理星河。

下午三点多,花花过来请她去会议室,说上头有结论了。她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概是兴奋过了头,一不留神,膝盖磕在了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看着就疼……花花不由得蹙眉。

周知知却没事人似的,一瘸一拐地冲到花花的前面——她唯一的希望就在前方!

“我们经过慎重的讨论,最终决定让你作为常驻嘉宾,继续录制完这一季的《Outright Lie》。”

周知知:“……”你们确定真的慎重讨论过了?敢不敢再轻率一点?

见她脸色变幻莫测,邹游轻轻咳嗽了一声:“你要有其他方案,也可以提提看。”

“我如果提出方案,你们会考虑采纳吗?”

“大概不会吧。”

那她还提个什么劲儿!

“我知道了,我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周知知说罢,起身,又垂首看了看负伤的膝盖,期期艾艾地环视了一圈在场的诸位领导,“那个,下午我可以请假早退吗?”

“怎么了?”

她略略伸出自己的长腿,可怜巴巴:“去治疗一下饱受伤害的身心……”主要是心。

听说周知知受了伤,星河主动提出过来接她。

咖啡店里,星河搅动着咖啡,低头打量着她磕破皮、红肿的膝盖:“真不去医院?”

“不去,楼下药店买点碘酒擦擦就好。”

“那你还专门请假?”

“因为我的心灵饱受摧残,我需要喘息。”周知知一口气灌完一杯气泡水,朝服务员挥挥手,“麻烦再来一杯!”

星河扑哧一下笑了:“你还真是喝多了。”

周知知不解:“怎么?”

“口渴啊,进来都第三杯了。”

“是啊……”经星河提醒,周知知痛苦地抱头,“可是,我无论怎么努力去回想,都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跳舞了,至于其他的,她最好还是不要继续想了……万一想起来什么了不得的事,把自己直接吓昏过去,岂不是更惨了?!

“对了,你呢?”周知知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求婚考虑得怎么样了?”

“还在考虑中。”

“这么磨蹭,不像你啊。”

星河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没回答。

周知知多少有点摸不着头脑。她犹记得当初星河和关文凯分手可谓是一刀切,斩立决。她说要分手,第二天就从两人共同的家里搬出来了,不联系、不见面,就连工作的地方都换了。

想来,那场分手距离现在也有好几年了。当时周知知正面临研究生毕业,原本找好了工作,去一家影视公司,最后却因为邹游,选择来现在的平台做电竞真人秀节目。

记起这些往事,周知知随口问了一句:“那什么,关文凯还在找你吗?”

“知知啊……”星河摇头轻叹,“你还真是完全不会聊天。”

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周知知这种人了。

周知知梗着脖子,嘴硬:“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

“那我也问问你,向邹游表白这件事,有没有想过提上日程?”

“……”没有,完全没有,周知知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

失踪的付曼一天没有音信,周知知就一天不得心安,完全没有心思往那个方面想。她自认为无法像付曼一样成为邹游的精神支柱,所以只要安静地在他身边陪着他就好。

“知知,偶尔我甚至会怀疑,你是真的喜欢邹游吗?看你现在这副不迫切、不嫉妒、不想拥有的样子,我很难想象这是爱情。”

“呸!那是因为你的男人都是衣服,一季一换,所以,你压根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星河眨巴着眼,一脸无辜,语气却正经得不得了:“不,知知,我体会过。”

两人的对话进行到这里实在难以继续了,还好星河的手机响了。

“接我的人来了,你一会儿能自己回去吧?”星河匆匆抓起身边的手包。

周知知的思绪还沉浸在她刚才说的那番话中,呆滞地点头。

玻璃门被打开又关上,周知知透过落地窗看着星河婀娜的身形,见她侧身钻进一辆宝石蓝的跑车中,心中一下子沉甸甸的。

外头是傍晚的艳美天光,云层被镀上漂亮的金与红,往来都是熙熙攘攘的陌生人。她顿时兴致索然,起身结账,走出咖啡店。

这个时间真尴尬,她去玩“狼人杀”吧,俱乐部没到开局的时间;去吃饭吧,暂时又还不饿。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直到手机响了。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她看了一眼,直接挂掉。

她路过一家冰激凌店,进去买了一盒草莓味的冰激凌,正慢悠悠地吃着,微信提示音居然也响了。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发现是一条好友验证提示。对方的头像是一只米妮,昵称“天亮说晚安”,验证信息:影视合作。

周知知琢磨了一阵,实在记不起认识这么一号人,但碍于验证消息写得一本正经,尽管稍稍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点击通过了。她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问对方是谁,那头就先发消息过来了:“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行了,不用问了,她已经知道是谁了,谁让她的生活如此贫瘠,来来回回就认识那几个人。她想也没想,直接打下一行字,点了发送:“那你干吗骗我是影视合作?”

那头迅速回复:“我们现在难道不是正在合作吗?”

周知知无语。算了,今天她没心情和他斗嘴,只编辑了一句“我很忙,没事别烦我”发过去,顺手把手机丢进帆布包里。

前头刚好有一家游戏厅,门口摆着好几台娃娃机,机器五颜六色的灯光映亮了她的瞳孔。忽略帆布包里此起彼伏的提示音,她扔掉冰激凌盒,走了过去。

心情不好的时候,周知知喜欢去游戏厅玩游戏。这个习惯,她从高中保持至今。十七岁的那个夏天,她就是在槟岛那家名为“彩虹岛”的游戏厅里遇见邹游的。

去柜台买了游戏币,收银小哥拼命推荐她办会员卡更划算,她被缠得不胜其烦,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觉得我这种成功人士会经常来这里玩吗?”

小哥:“……”

周知知换了一百枚游戏币,掂了掂,在小哥嫌弃的眼神中心满意足地离开。

从最里头的投篮机开始,一路玩过射击、汽车、摩托,周知知意犹未尽,又走到太鼓达人前面,拿起两根鼓棒,开机、选曲。

一曲结束,身后有人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厉害了啊,直接刷分。”

周知知循声回过头,就看见一个穿着运动T恤和球鞋的小屁孩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周知知也不甘示弱地回看他。

小屁孩的眼神亮晶晶、直勾勾的,年纪看上去虽小,身体却颇高。

周知知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着都有一米八了,一米六八的她目测只到他的肩膀。

他留着最有精神的短发,一双丹凤眼,鼻梁既挺又窄,加上白皙的皮肤,一脸臭屁的样子,竟然还挺可爱。

见周知知光明正大地打量自己,Lynn也不客气地继续瞪着她。

虽然她的五官看起来还挺漂亮,但经年累积的黑眼圈把她出卖了,这个女人年纪绝对不小了——只是,她的品位实在对不起她的年纪,毫无女人味可言。

Lynn骄傲地勾起嘴角:“阿姨,你要不要跟我打一把双人模式?”

阿姨……周知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整张脸彻底僵住了。

“你多大了?”打了两首曲子,周知知终于沉不住气了。

“反正比你小很多很多。”

好吧,她忍了,反正现在的小孩子都没什么礼貌。

周知知继续敲击着鼓面:“你不回家吃饭吗?”

“我离家出走了。”

“那你很厉害嘛。”

“一般般。”

周知知扯了扯嘴角,词穷。

两个人又打了几首,把这台机器的所有纪录都刷新了一遍后,她感觉神清气爽,下午那点不畅快也跟着汗水一起烟消云散了。

她放下鼓棒,看了看手中剩下的几枚游戏币,想了想,朝Lynn招手:“萍水相逢就是缘,姐姐送你个礼物吧!”

Lynn狐疑地瞅着她:“阿姨,你要送我什么?”

周知知没理他,径自走到门口,把游戏币投进娃娃机,双手一摊,豪气道:“来,选一个喜欢的,姐姐抓给你。”

Lynn:“……”这女人脑子不太好吧,他又不是三岁小孩,送什么娃娃给他?!

最后,周知知抓了一个大便娃娃,强行塞到了他的怀中。

看着那坨“大便”,Lynn脸都绿了:“你就送我一坨大便?”

周知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哎呀,瞄错了,没抓到那只青蛙,你凑合一下吧。”

青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他抿唇,不说话,看样子好像真有点生气了。不过,他没有直接把那坨“大便”扔掉,而是一脸鄙夷地把玩偶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这女人虽然很好笑,但也挺有意思的。见周知知要走,他疾步跟上去:“阿姨,你要回家了?”

“不,去吃饭。”

“那好,你请我吃饭吧。”

这小孩脸皮是真的厚,周知知睨了他一眼:“凭什么啊?”

“凭我长得帅。”

愣了一下,周知知哈哈大笑:“小屁孩,你还挺有意思的嘛!”

“你也不错。”Lynn嘉许地挑了挑眉。

两人走进必胜客,周知知点了一大堆吃的,Lynn直接被惊到了:“你……食量这么大?”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能吃。”

“没看出来你心情不好。”

“哦,我们大人的城府是很深的。”周知知说罢,摆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Lynn作势要吐。

其实周知知不太饿,只不过小屁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离家出走了,她理应多关照一下。谁还没有个落魄的时候?!

Lynn风卷残云地解决完三份鸡翅、一份焗饭,满足地揉揉肚子:“谢谢阿姨,我吃饱了。”

“怎么突然这么有礼貌了?”

“怕你反悔,把我留在这里做苦工抵账,我后头还有工作,很忙的。”

心思不要太活络啊,年轻人!周知知无奈地笑笑,瞥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星河来电话了。

她接起来:“你不是有约会吗?”

“嗯,”那头隐约传来音乐声和谈笑声,星河压低嗓子,“不过,我刚才发现,下午走得太急,钥匙扣似乎从包里掉出来,落在咖啡店了。”

“你的公寓不是密码锁吗?”

“是……反正,你现在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帮我回去问问有没有人拾到,没有的话就算了,我再买一个就好。”

“行,我知道了。”周知知招手要服务员过来埋单,“我去帮你跑一趟吧。”

估计又是哪个奢侈品牌的东西,星河不心疼,周知知都替她心疼。

走出餐厅,周知知和Lynn告别:“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要是想通了,也早点回家。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流浪这个职业是没有前途的。”

Lynn不置可否,只说:“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

“干吗?”

“还钱给你啊。”

“不是说了请你吃饭吗?”

“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真让女人掏钱!”

他一口一个“女人”,还真当自己成熟稳重、事业有成了。周知知努力憋住笑:“不用了。”

“不行,给我。”见周知知不动,Lynn眉梢一挑,忽然正色道,“干吗,你不相信我会还钱给你吗?”

迟疑了片刻,考虑到青少年的自尊心,周知知还是配合地拿出了手机,问他要了电话号码,打过去。

听见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Lynn脸上总算重新有了笑意:“那先这样吧,我走了,回头老板给我发工资了,我就给你钱。”

还老板呢,装什么酷,当她傻吗?

周知知强忍住吐槽的冲动,认真点头:“好,不急,我等你。”

正是晚餐高峰期,咖啡店里的客人不多。

她进门直奔收银台:“你好,我是之前在这里喝咖啡的客人,坐在临窗的那一桌。我朋友的东西似乎是落在店里了,让我帮她来找找,请问你们收拾桌子的时候,有看见一个钥匙扣吗?”

店长微笑:“您稍等,我问问我们的服务生。”

“有劳了。”

不多会儿,一个穿着制服的苹果脸女生走了过来,看见她,语气迟疑:“那个,您好,听说您在我们店里丢了一个钥匙扣?”

“是的,我朋友说她落在这里了。”

“呃,是这个吗?”女生低头从围裙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镶满廉价水钻的小熊钥匙扣,眼中写满了不确定。

周知知蓦地怔住了,她没想到星河还留着它。小熊钥匙扣上的水钻已脱落了不少,不仅如此,电镀的金属扣环也旧得发黑了——星河十八岁那年,关文凯将它作为情人节礼物,送给了她。

周知知迟疑了片刻,伸手接过钥匙扣:“谢谢,就是这个。”

“太好了……”女生看上去松了口气,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本来已经丢掉了,因为它太旧了,我以为是谁不要的垃圾。没想到会有人来找……还好能找回来。”

周知知微微笑着又说了声“感谢”,这才离开了咖啡店。

偌大的城市,刚刚降临的夜幕被霓虹灯照得透亮。周知知沿街走着,抬头眺望着被染红的天空,忽然感觉丧气。明明星河已经得到了传说中的爱情……但最后,她偏偏选择了放弃,可是,她竟然还保留着这个几乎沦落为垃圾的钥匙扣……

星河究竟在想什么?周知知不明白。

周知知更不明白的其实是自己。她舍弃掉梦想,安静地守在邹游的身边,一守好多年,完全藏匿好自己的每一丝感情。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她的情感功能也逐渐蜕化,蜕化到现在每次清晨醒来,她都要恍惚好一阵,她是谁,她在哪儿,在做什么?

人来人往,三千多个夜晚,她的人生毫无进展,像极了一个无法被打开的死局,她甚至已经快要忘记,自己当初喜欢上邹游的理由。

周知知当晚没去桌游俱乐部鏖战,而是提前回了家。

房间里乱七八糟的,她开了灯,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冷气,才意识到早上出门时忘了关空调。她站在玄关处,身前身后炎热、凉爽的两个世界无声地交战着,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周知知回卧室换好居家服,搬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客厅的小桌子上。

去厨房拿了一罐冰可乐,她狠狠地灌了一大口,这才打开D盘,点击那个好久不曾打开过的文件夹——《乐园》。

这部拍摄于2006年的公路电影,拿到了当年的美国独立精神奖,也是邹游这么多年来,唯一拍过的电影。

电影讲述了圣诞节前夕的某个清晨,乖乖女Teresa开着父亲的车离家了,家人都以为她只是出门和朋友聚会,但事实上,Teresa计划着永远不回去了……在一路向西的旅途中,Teresa邂逅了被继父家暴的懦弱少年Ryan,以及试图讹诈他们的不良少女Jennifer,三人心中各有所向往的乐园,相约一同踏上了逃离现有生活的路……

周知知还记得,她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就是在和姥姥为所报考的专业冷战的时候。她永远记得那个画面,Teresa在日落之前的旷野上靠着越野车,点燃Jennifer递来的香烟。那是Teresa一生中抽的第一支香烟,因此,Teresa被呛得不停咳嗽。少女眼中饱含晶莹的泪光,却有更多情绪在眼眶中如烈火般闪耀着:“去他的‘you should do(你应该做)’,为什么从没有人问我‘what do you want(你想要什么)’呢?”

周知知正处于渴望梦想、向往自由的青春期,被那个燃烧的眼神击中了。她一下子记住了导演和编剧的名字,在网络上疯狂地搜索着关于他们的零星信息,知道他们是一对情侣,目前正在筹备新的电影。

她安静地等待着他们的新片,直到十七岁的夏天,她在那个名为“彩虹岛”的游戏厅邂逅了那个奇奇怪怪的、胡子拉碴的大叔。

哪怕和照片上的他有许多不一样,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邹游。只是这一次,他只有一个人……

回到基地,Lynn少见地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没锁。他心里直犯嘀咕,拉开门走进去,一眼就看见玄关处摆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

溜!Lynn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这个念头,转身要走,身后却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给姑奶奶我滚过来!”

“嘿嘿……”Lynn干笑了两声,回过头,一脸谄媚地望着李心湄,“我这不是想去给您买点水果吗。”

“就吹吧你,还不给我滚进来!”

旁边的一众队友见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大怂的样子最为夸张。Lynn暗暗磨牙,今天晚上非揍他一顿不可。

鹿然在阳台接电话,回头见Lynn回来了,轻巧地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是待会儿再找他算账。

Lynn气焰顿时消了三分,乖乖脱了鞋,把背包丢在沙发上。想了想,他又走过去拉开背包的拉链,把那个大便娃娃拿了出来。

大怂眼尖,一脸八卦地尖叫:“有情况,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Lynn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就你话多!”

众人纷纷侧目:“行啊,敢情你失踪了两天,就是为了去抓个娃娃?”

“屁,这是美女送给我的定情信物。”

“哧,怕是你从人家小孩手里抢来的吧!”

Lynn撇嘴:“皮痒了吧,信不信我揍你们?”

“那就说啊,哪儿来的美女这么眼瞎?”大怂捧腹。

Lynn给了他一个“你懂个屁”的眼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是在游戏厅遇到的,一起玩了一下午游戏。临别时,她依依不舍,非要送我这个娃娃,说回头再联系……”

“哈哈!”大怂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吹,你使劲儿吹!”

Lynn作势要一拳打过去,恰好鹿然挂了电话进来,冷冷的目光刚扫过来,Lynn立刻怂了。

Lynn默默收回手,嘟囔:“我回来了。”

“嗯?”

“我错了。”

“还有呢?”

“自罚一个月不放假,好好训练。”

“嗯。”鹿然紧绷的脸终于有所松弛,视线扫过他手中的那个娃娃,“你刚刚说是个美女送给你的?长什么样,说来听听?”

李心湄朝鹿然翻了个白眼:“八婆。”

鹿然没理她,仍然看着Lynn。

Lynn不好意思地别开脸:“哎呀,其实就是个老女人强行塞给我的,人长得还行,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吧,不过,脑子好像有点不对劲。”

鹿然与众人皆无语。见没“瓜”可吃,大家纷纷作鸟兽散,该干吗干吗去了。

Lynn自知理亏,赶紧识趣地闭嘴。

李心湄收起二郎腿,起身撩了撩头发:“房子的事差不多就这样了,你和房东确认好时间,我叫搬家公司。没别的事的话,我今天先走了。”

“不再坐一会儿?”

“连杯水都不给倒,还好意思叫我再坐一会儿?”

夜渐深,小孩们训练结束后,鹿然把他们叫到客厅,给每人倒了一杯牛奶。在众人嫌弃的表情中,他镇定地清清嗓子:“对了,我有件事要宣布。”

几双眼睛齐齐看向他:“什么?”

他淡定地一一回看过去:“下个星期,我们搬家。”

众人面面相觑,只有Lynn胆子最大,问了他一句“为什么”。

鹿然若有所思地笑了:“那边的小区环境更好,绿化面积大,空气好,每天早上大家一起下楼跑跑步,有益你们的健康,更有助于提高成绩。”

众人瞠目结舌,这是一个从不锻炼的人说出来的话?他们是幻听了吧?一定是!

忽略掉他们的夸张表情,鹿然直接结束了今晚的谈话:“好了,那就这样了,周末搬家公司过来,你们记得提前收拾好东西。”说罢,他潇洒地转身,准备回卧室。

大家尚且沉浸在搬家的噩耗中,Lynn脑子倒是转得飞快,想起和周知知的约定,起身叫住他:“老大,等一下!”

“怎么?”

“我今天欠了人家一顿饭钱,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垫一下?早上我的钱包被人偷了……”否则,他才不会这么快就乖乖回来。

“那个脑子有问题的老女人?”

“嗯。”

“账号给我。”

“没有,只有手机号码。我看她根本一脸不信我的样子,说不定把我当骗子呢,你得帮我证明一下。”

小屁孩的自尊心还不是一般高。鹿然嗯了一声,要他报电话号码。

鹿然将十一个数字输入完毕,拨通,屏幕跳出了“米妮”两个字。

鹿然:“……”

见他脸色突然变了,Lynn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鹿然顺手挂断了电话,“我一会儿给你处理好。”

回到卧室,鹿然瞥了眼床头那只旧旧的米妮,有点哭笑不得。

敢情她周知知的爱心犹如大批发,逮谁送谁一个娃娃?亏他小心翼翼地珍藏了十年……他现在十分冲动,很想去把Lynn的那坨“大便”毁尸灭迹。

鹿然躺上床,打开微信界面,置顶对话框里,周知知的回复还停留在下午那句“我很忙,没事别烦我”,后面他发过去的十来条消息,她选择忽略……

和觉得丢人相比,他更多的是没有头绪,怎样才能打开周知知的心扉呢,他一时还拿不准。

但他一路狂奔,披荆斩棘,终于来到能称得上坐拥天时的今天,没道理不去抢占地利,放手一搏,哪怕也许她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只要想得到,就去拼命努力,这是他一直以来坚守的信条,只有这样,日后才不会有丝毫的遗憾和悔恨。

这些都是十年前的那个下午,周知知教他的,他一直没忘,未来也不会忘。

卧室,大怂尿急,嚷嚷着要去上个厕所再关灯。Lynn骂了一句“猪队友”,催促他快点。没想到,五分钟后,大怂灰溜溜地从卫生间回来了,却仍然是一脸便秘的表情。

Lynn瞄了他一眼,嘲讽道:“你这是去撒尿,还是去吃屎的啊?”

大怂气得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你懂个屁!你、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吗?”

“什么?”

“老大,老大……在、在亲他的米妮玩具……我看他的卧室门没锁,就从门缝偷偷瞅了一眼,吓得我差点尿裤子。”

震惊了两秒后,Lynn伸手捞过角落里的那只大便娃娃,面无表情地吧唧了一口:“是这样吗?”

“不,表情还要更深情一点。”

Lynn:“……”

窗外月明星稀,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下期预告:随着时间的流转,周知知对鹿然也生出了别样的情愫,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在“狼人杀”俱乐部赢了周知知的鹿然提出周知知给他的队员做饭这种要求,周知知又会怎么应对?

赞 (2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