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心万万(五)

雀心万万(五)

文/尤妗

27

蔚玖醒得很早,醒来的时候,寝室其他三个人还在睡。她轻手轻脚地下床,带上钥匙,出门给齐叔叔打电话。

齐叔叔和她爸爸是最开始在网约车还没兴起的时候一起开车的。那时,两个人每天想方设法地躲避警察,也算是共患难过了。

蔚玖和这个齐叔叔也见过几次面,他听了蔚玖的难处,没等她开口拜托就急着打断了:“唉,你爸那个倔脾气!我一会儿就找他说道说道,瞅把闺女急的。”

蔚玖有些不好意思,缩了缩脖子:“麻烦您了……”

蔚玖回到寝室的时候,她们还在睡。

蔚玖趴在归巧的床头小声叫她起床,半天没效果,又踮起脚尖戳了戳她的脸:“归巧,起床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蔚玖一脸认真地说:“今天要交图了。”

床上的人瞬间睁开眼睛,蔚玖抿着嘴笑:“起床啦。”

归巧面无表情地揉着脑袋:“又被你骗了。”

28

今天的第一堂课是建筑设计。蔚玖和归巧两个人一组,这次的大作业是要做学校教学楼三层楼的模型。

几个大二的苦不堪言,学长学姐见怪不怪,直到一个学长出来秀了把优越感:寒假前的几周,他们大四也就是准大五的几个人要跟老徐去一个剧组瞅瞅。

他们以后想选择的就业方向是CG建筑,那个剧组在拍的是奇幻剧,全是3D场景。

剧组……这种脱离循规蹈矩的活动对大学生的吸引力太强了,几个偷瞄手机得知消息的人当即蠢蠢欲动起来。归巧眼珠转了转,当即戳了戳认真听课的蔚玖。

蔚玖正记笔记记得认真,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心不在焉地转过头来:“啊?”

归巧眼中满是跃跃欲试,硬生生忍住:“……你先记,下课再说。”

等下了课,归巧立刻拉着蔚玖跟上徐教授。

蔚玖完全没搞清楚状况:“……怎么了?”

“一会儿和你解释,先跟上他。”

离得近了,归巧直接喊:“老徐!”

徐教授步子顿了一下,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归巧瞪眼。

蔚玖过来帮忙喊:“徐老师?”

徐教授这回听见了,停下步子转过来,看两人一眼:“什么事?”

归巧气结,暗自嘟囔:“谱儿还挺大。”

当然面上不能表现出来,她摆出了诚恳的外交面孔:“老徐,我听说你要带着他们几个老家伙去剧组?”

徐教授瞥她一眼:“干什么?”

归巧:“我们也想去啊!多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大二课业也没那么忙。”

“你们才大二,软件才上手多长时间,别给我添乱。”

“所以才要学啊!”归巧戏做得足,表情也诚恳极了。蔚玖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忍住没笑。

“学什么?学软件,还是学拍戏?”徐教授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下学期要转到表演系?”

“哪儿能啊!”归巧被怼了,也反应得迅速,灵光一闪,立刻把旁边的蔚玖拉了过来,“你不信我,你总该信蔚玖吧!”

蔚玖突然被点名,又没搞清楚状况,整个人有点蒙。看着归巧一个劲儿地使眼色,她终于反应过来,慌忙点头:“是……我也希望能去学习一下……”

“对吧,你看,”归巧继续,“带蔚玖一个也是带,加上我,两个也是带!老徐……”

又开始演绎可怜的戏码了……蔚玖低着头,有点想笑。

徐教授蹙着眉,挥了挥手:“行吧,行吧,跟李媛他们联系。”

归巧立刻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还不忘夸赞道:“老徐,你今天特别帅,每天都帅,今天尤其帅!”

等徐教授走了,归巧笑出声:“不愧是我媳妇儿,看咱这默契程度!”

蔚玖也跟着笑:“你在玩什么呀?”

没等归巧回答,手机进来了电话。蔚玖看着来电名字,心跳顿时停了一拍,她一直在等这个电话。

和归巧示意了一下,两人去了另一边安静的地方接。

“齐叔叔?”她小声问。

“小玖?没妨碍你上课吧?”

蔚玖摇头:“没事,您说,我刚刚下课。”

“嘿,我是来跟你汇报的!圆满完成任务。”

蔚玖眼睛一亮:“您……”

“老井可真不禁忽悠,我就随便编了个挺熟的哥们儿出事导致家破人亡的故事,他就信了。你是没看见,他那模样可逗了,一脸凝重地就决定收车回家了,被我糊弄得一愣一愣的。我哪有这么个哥们儿啊!”

蔚玖听了,一乐:“爸爸一直很相信您。”

“唉,别说了,别说了……现在你说这个,我听着都有那么点儿愧疚了。”

蔚玖嘴上的笑收不住:“齐叔叔,真的特别特别谢谢您。”

挂断电话,她的心情还处在雀跃中,她想起这件事情最应该感谢的人。她点开他的头像,昨天的那条消息还醒目地挂在上面,那句问话好像更适合现在的场景。

嗯……是很开心才对,蔚玖又有些脸热了。

她斟酌了一会儿,才发过去消息:“事情解决了,真的很感谢!周三见。”

归巧拿胳膊碰了碰她:“欸欸,和谁发消息呢?笑得这么开心。”

蔚玖慌忙把手机屏幕按灭:“没有谁呀。”

归巧本来是逗她,可见她这个反应,神经顿时敏锐起来。

她的眼神在蔚玖的身上审视很久,看得她快要把头缩到看不见的壳里,才淡定地开口:“蔚玖,你一定不知道,你每次心虚的时候,回话的速度都是你平时的三倍以上。”

“啊……”蔚玖下意识又要急着回答,眼睛却对上了归巧似笑非笑的眼睛,“嗯……有吗……”

归巧抱着胳膊看她。

左脸写着:“你说呢?”

右脸写着:“招不招?”

本来没有什么,经归巧这么一闹,蔚玖真的脸红了,倒真的像有点儿什么。

归巧夸张地瞪大眼睛:“说,哪个野男人!”

“真的没有……”蔚玖连忙拉着她,不让她说了,旁边都有人往他们这边看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又反应这么快!”

最后无法,蔚玖败下阵来,去哄归巧:“就是别人帮了我一个忙而已……”

归巧上上下下在她脸上扫视了好一会儿,将信将疑:“就这样?”

“嗯……”蔚玖不知自己是哪里来的心虚,眼神有点闪烁,“就这样。”

“那好吧。”归巧竟然没有继续深问,大度地放过了她。

蔚玖都做好从实招来的准备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匆匆转移了话题:“刚刚怎么回事啊,你想和徐老师去哪里?”

归巧扬眉笑:“老徐那个笨蛋,他还以为我是想去学拍戏。”

“不是吗?”蔚玖疑惑。她刚刚听得一知半解,但大体得出来的就是这个结论,她记得归巧从刚进大学就想转到表演系。

归巧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她拿出手机翻出来一张截图:“你看这个。”

“对。”归巧冲她挑眉,“韩止刚接了这部剧的男一号。”

“韩止……”蔚玖惊讶地微微张起嘴巴。韩止是谁?蔚玖当然知道。

——苏清屿最好的朋友。

29

剧组十一月开机,在那之前漫长的一个月,蔚玖依旧是学校、家教、家,三点一线的平淡生活,唯一不平淡的就是……从那一次之后,她和小格舅舅熟稔了不少。

两人不再局限于家长与老师的角色,偶尔也会说几句轻松的话。蔚玖也是因此知道,他的工作好像是全世界跑的那一种,很辛苦。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他那时候说二十七岁是不是在唬自己。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她生活中见过的二十七岁的人,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这么成功的。他的想法同样不像是二十七岁的人,总是能够让她醍醐灌顶,这似乎是她遇见过的第二个给她这种感受的人。

想到这里,蔚玖有些愣了,好像有……一个月没想起他了。她拿出手机,发现苏清屿也确实有一个多月没更新微博了。

没等她去搜一搜他现在在做什么,手机上方进来了一条消息。

小格舅舅:“休息了?”

蔚玖一顿,下意识抬头看摄像头。

她已经慢慢熟悉这个诡异的场景了……两个人隔着大洋用微信交流着,摄像头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却仅仅是单向的,她看不见,也摸不到,她在他那里却无所遁形。

蔚玖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回应,慌忙低下头。她的语气已经不再像最初的刻板:“嗯。对了,今天我想提前一个小时下课。”

小格舅舅:“嗯?”

小老师:“明天要交图了……我还没有弄完。”

小格舅舅:“你是艺术生?”

小老师:“不是的,我是学建筑的呀,要交图纸。”

苏清屿的眼神胶着在“建筑”两个字上,竟然半天没能摁下一个键。

小老师:“我要继续给小格上课啦。”

他回过神来,暂时撇开脑海中不确定的记忆,视线回到视频上,看着蔚玖盯着手机认真等回复的样子,轻轻笑了:“多休息会儿没关系。还有,我在墨尔本,和上课时间可以大致对上。”

“这两天可以跟小老师实时交流了。”他又回道。

蔚玖把第二条消息读了两遍,脸突然烫了一下,不知是因为那边话里隐隐的期待感,还是——

小老师……

明明于妈和小格都这么叫不是吗?

很快,她反应过来他是在调笑她,心里隐隐的气恼却被一种欣喜掩盖。

小格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面若桃花的小老师,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她刚刚在和谁聊天。谁能想到两个人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是魔性相吸?他暗暗想着。

蔚玖看着对话框上的几行字,有些出神。她总想勾勒出他说出那些话时的动作、表情,却连一个模糊的轮廓都得不出。她那时才发现,在这个家里,竟然一张男主人的照片也没有。但仔细想想,其实她连他的声音都没有听过。

小格盯了蔚玖好半天,也没看懂她在为什么发呆。

这时候iPad进来两条微信。

大魔王:“低头记你的琴谱。”

大魔王:“别乱看。”

小格:“……”

下课回学校的时候,蔚玖坐在公交车上,前排的窗户没关,十一月中旬,风已经变得刺骨。她裹了裹身上墨绿色的外套,只露出前半个手掌看手机,意外地刷出了苏清屿一分钟前更新的微博——一个字:夜。

他还配了一张窗外的夜景照片,定位是墨尔本。

蔚玖在心底咦了一声,他竟然也在墨尔本,点开看了看评论,她明白过来。

原来他是去开演唱会了。

(未完待续)

赞 (3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