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亦假时假亦真

我们的小美好

主持/王小明

真亦假时假亦真

前段时间在家里看电影,我感觉男主隐隐散发着宛如我荧幕初恋(?)的味道……经搜索,我才发现,原来他就是《魔法保姆麦克菲》里最帅的那个小男孩西蒙的扮演者!第一次看到西蒙这样好看、调皮又善良的男孩儿,刚读初中的我立马觉得班里的男同学都黯然失色……一心只有西蒙,完美避免了早恋的危险!唉……不知道其他的编辑们都有什么陷入虚拟人物或角色的经历呢?一起去看看吧!

张美丽(张建国小仙女):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我从小,就有一个仙女梦。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从会走路开始,我就热衷于披着毯子在床上扭来扭去扮演仙女了,还有自创的仙术名字;我还很热衷收集闪亮的糖果纸。别人都是攒起来当收藏,我攒起来,只为了有朝一日用剪刀将它们剪得稀碎,然后站在阳光下,冲着天空用力一挥——仙女散花!我,一个跑步八百米从未及格过的孱弱女孩,用我的极限速度冲到这些闪亮的碎片地上旋转挥舞,感受自身的仙气,快乐地飞起——然后被搞卫生的我妈骂得狗血淋头。

就连游戏里一时半会想不到ID名,我也会用上张建国小仙女或者葫芦山大仙女这样羞耻的字眼,导致现在虽然我换了名字甚至换了游戏玩儿,但常在一起的队友们还是会脸不红、心不跳地冲我喊——

左边,左边!仙女,注意你左边!

仙女,走、走、走!来人了,来人了!

仙女这把厉害了啊!

于是,当人不齐去与陌生人匹配组队时,大家听了我和队友的对话,都会一脸……Emmm……常常会有粗嗓音的大哥笑问:二号,你叫她什么?

或者女孩子娇滴滴地对男朋友说:他叫她仙女欸!

我们:……

对不起。

话说回来,我这……也算是梦想成真了吧!

丐小亥(忧伤的胖子):再能吃的胖子,也拥有忧伤的权利。

年少的时候,看TVB的电视剧,我觉得里面的角色太酷了,于是立志做一名白领。

然后,我早早起来,精心梳了一个油头,把书包换成文具袋,夹在腋下,在马路上走得风风火火。

有同学跟我打招呼,我斜眼瞅了一下,穿着校服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朋友,幼稚!

走到校门口,我遇到了值日的副班长,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用一个冷冷的微笑(……)表示:对,是我,从今天开始,我就叫杰克。

在走去教室的路上,我还抽空给好看的副班长想了一个英文名字:玛丽……

“Hi(你还),玛丽!”一想到明早可以这样跟副班长打招呼,我觉得自己就是时尚本身,但这样狭小灰暗的教室,容得下这样自由……的灵魂吗?

我为此而惆怅不已!在去做课间操的路上,我一边想着这件事,走得又快还不看人,结果一不小心左脚缠右脚,跌倒在了别人的胯下……“好痛!”等我抬头一看,那个人不是别人,是玛丽……

玛丽满脸通红地看着我:赶紧给我爬起来!你不害臊啊!

和我想象中的玛丽不一样……

白领之路就此完结。

后来,我又看了一些矫情的书,总觉得自己是书中那个干净忧虑的男主角,会患上不治之症。跟朋友聊天时,也总是望着天空,结果朋友说我自大,再也不和我玩了……

唉,世俗之人总是不理解我。人生有幸,终归又遇到值得信任和疼惜的人。我向他倾诉自己的担忧,他放下手中的鼠标,认真地跟我说:你能吃又胖,装什么忧伤?

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残忍?!

小锅(电视剧爱好者):我恨女主!

我是个电视剧狂热粉,对任何剧都很宽容,只要剧情不是很过分,再难看也能咬咬牙看完。

但是,最近有部电视剧,看得我天天在弃剧的边缘徘徊。

作为一部宫斗剧,女主全程表现都非常佛系,被冤枉了就忍着,被陷害了就受着。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拍桌而起(小明:弃剧了?)——不,我熬夜看完了原著全文(……),就想知道女主到底啥时候会争点气,好让我在追剧的时候能有点儿盼头。

结果,原著残忍地告诉我,一切都要等女主死了以后,真相才会大白。

……那好吧,我继续忍着!

八十几集的电视剧,我每天都在盼望着,盼望着,女主今天要死了吗。

我经常在半夜三点戳开朵爷的对话框(这个点,也只有她饿醒了在吃炒饭……),愤怒地敲下八个字——女主怎么还不死!(小明:气得连字都数错了。)

结果,电视剧改了剧情,直到最后一集也要播完了,女主才悄然死去。

虽然一切真相大白,恶毒的女二号也得到了惩罚。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一点都不爽快!

说句心里话,看剧三十多年来(……),我从没在一部剧中这么委屈过。

我恨女主!

(跪下)最后,跟所有喜欢这部剧的粉丝道歉,生气就骂小明吧,毕竟话题是她想的。

夏沅(“白娘子”本人):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哈

我小时候,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特别痴迷《新白娘子传奇》。

赵雅芝扮演的白娘子,出尘脱俗,一度是我心里的白月光。还有那身装扮,衣袂飘飘,让我羡慕得不得了!

为了成为白娘子,我冥思苦想,终于在某个午后,趁着我妈不在家,朝她新买的那顶白蚊帐……下手了!

把蚊帐的纱布剪下一大块备用,然后把头发梳到头顶,扎一团小揪揪,再用织毛衣的针把纱布穿起来,塞进小揪揪里!

头饰准备好以后,就剩下衣服了,作为“白娘子”,我可不能太寒酸!但因为材料有限,我只好勉强扯下我妈床上的床单,裹在身上后,地上还拖了一大截!

我因为对“水漫金山寺”这个情节太熟悉,当时装扮完,还强烈要求住在小平房的小伙伴把他们家的水管扯出来。

那天我站在他们家房顶上,一边做作地拨弄着我的“头纱”,一边指挥小伙伴在我旁边冲水,看着来往的“凡人”朝我投来羡慕的眼神(王小明:你确定是羡慕?),觉得自己神气得不得了!

后来呢?

嗯……

后来我妈回来了……

我没挨揍,真的!(嘴硬。)

朵爷(钢铁汉子蓝朵朵):为你写诗,为你军训……

首先我需要控诉!肖云梦(对,就是叉某)为了让我交本期“小美好”,买了奶茶贿赂我(但我依然要给钱)。奶茶送到手里,我发现是冰的!朋友们!今天十五摄氏度!我身子骨正虚弱!她给我买了冰的!要知道我是四十摄氏度的天也喝热饮的人!

(小明:朵爷,没版面了,等下我会删掉这段。)

好的吧,我向来比较理智,不会深陷这种虚拟的世界,也不会爱上虚拟的人物……唯一比较深刻的是,曾经年幼(不接受反驳)喜欢看一部铁血的电视剧叫《士兵突击》。该剧的剧情基本围绕士兵日常展开,从而体现浓厚的战友情。那阵子,因为沉迷此剧的本人,每天就好像一个兵一样,挺胸抬头,走路带风,每天把被子叠成方块,还把迷彩服找了出来……当家居服穿!啊,好美!我高中同学来找我,我正在寝室门口里背“钢七连”口号: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

她有些迟疑:你……们学校又搞军训了?!

……一看就不是一路人!

我和该剧的剧迷们,聚集在一个群里,我们纷纷认领了自己最喜欢的角色,为他修图,写诗(……),写番外!我记得当时我喜欢的是全剧最黝黑的一个角色,因为我高超的PS技术,他再也不黝黑了!他剧照上的肌肤被我修得雪白,脸上还加腮红的那种……他在我创作的番外里,还遇到了一份真挚的爱情……

啊,我被自己感动了!仔细想想,我当年也是又闲又有才华,现在却连四百字的栏目都不想写。

我只知道朵爷上次偷偷用我电脑看《武林外传》同人文,没想到她还给《士兵突击》写过诗……各位编辑已经在“小美好”这个栏目里活跃了几年(趁机插入广告:《我们混在一起》离上市越来越近啦!),却还是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真是令人更加期待下次的话题了呢!(放《我们混在一起》封面)

赞 (5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