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雨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月光清澈又明亮。到处都有钱雨洒下来,纸钞挂在每一个村民的身上,让诡诈多计的聪明人抖擞振奋,让素来不吭气的老实人的脸上显出又凶恶又绝望的神情,让天真者飞快地成长,让成熟者骤然年轻,让垂垂老矣的人精神百倍地矫健行走,让婴儿在发出第一声啼哭后就清清楚楚地指着窗外飘荡而下的纸钞说,“我要”,使得产婆为之震惊,她担忧在这场争夺财富的战役中自己的家庭又多了一位年轻的、很快将长出牙齿来的竞争者。

    隔壁村庄的居民嫉妒这个村子的好运。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些村民会受诱惑的摆弄,全是因为那位出身于本村的富豪,谁让他的性格中有贪得无厌与随心所欲的特点。富豪年青时离开了村庄,并号称将永不再回到这个地方。在他年少丧去双亲后,这里尽是欺凌他的人,他想要学泥瓦匠的手艺,亲族宣判他是低贱的逆子,夺去了他的房屋。他前往异乡,做半明半暗的生意,由于乡邻只能归结于幸运和神意的原因,成为富豪。

    他的财富在远方广为人知。即便他掩盖隐秘的身家,从不登上这个国家的新闻,并且他从不返回家乡,甚至不与任何来自和这个村庄共享车牌号第一个字母的地区的人交往,他暴发大财的消息也由无数红了眼睛的村民以及他们的亲戚和朋友传回村里,从不明确也不统一的消息,衍生出许多传奇性质的故事。

    这个村庄等待他回报乡里已经很久了。不过,是要等到他被逮捕又被释放后,他才对家乡重又产生兴趣。从审查到拘留和逮捕他,媒体上许多印成铅字的理由。在那三年七个月中,富豪的儿子死去了。到减刑释放时,富豪已经丧失了怨恨。

    “村庄伤害过我。但有谁不伤害我呢?能有新的故乡吗?我要让村庄成为我的村庄。” 当他的副手劝导他时,富豪这样回答。

    如今他失去了儿子,不再相信权力有仁慈的一面,也懂得了黑暗并不能让他获得庇护,富豪决定用慷慨换取承认、恭顺与爱。富豪建造了别墅送给村民,然而分配成为难题。以家庭作为单位,人口越多的家庭获得的别墅越大,可是,几个人能算是家庭呢?未成年的孩子从父母的家中搬出,要求自立门户,一个人构成一家。反过来,父母用绳索捆住儿女,禁止其离开。女人纷纷怀孕,急于在截止日期前早产,推出肚子里的婴孩。未婚男女急于组成家庭,上了年纪的男人当着妻子的面,和外村妇女签订协议,生出孩子,获得更大的房子。到处是爱雨。人们走出家门,拿起手机,摇晃出新的、立等可取的爱人。为了生出孩子,人们不得不亲吻彼此的嘴唇,然而眼睛看向别处去。

    分配终究引发了冲突。公平无法令每一个人都满意,反过来也一样。有些人声称分配结果不符合自己心目中公平、平等或者合理的定义,有些人干脆放弃了对这些定义的探寻。

    有暴徒砸烂了富豪出生的那座老屋里尚存的几件家具。

    村民结成了几种党派,各有各的图腾和武器储备,据说有人在打听买到火枪的渠道。

    富豪祖先在山间一条小溪流旁的坟墓上,石墓碑涂了红油漆,正面是“不孝”,背面是“逆子”。

    将不久于人世的富豪封锁了别墅,把自己在城市的财产统统变卖了,换成纸钞。“让天上下起钱雨吧!为这些不知饱足的、憎恨我的人,我的兄弟,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富豪相信他的乡亲终将在为钱的自相残杀中死去,成为他不情愿的陪葬。红色的纸钞飘落,纷纷扬扬,打湿后沤在地面上的沟渠里,像一汪汪血水。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2.9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