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偶像在日本的18年

● 李晓芳 / 文 李莎 / 编辑

被粉丝誉为“世界弹”的韩国偶像男团防弹少年团,刚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不到半个月时间,就惹恼了另一拨海外粉丝。事件起因是一家日本媒体《东京体育》在10月26日发出报道,称防弹少年团成员之一朴智旻曾穿过一件T恤,背后图案大有深意,那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场景,同时还印着欢欣鼓舞的韩国民众以及“PATRIOTISM”(爱国主义)“OURHISTORY”(我们的历史)“LIBERATION”(解释)等英文词汇,这被视为防弹少年团具有反日情绪的证据,在日本大肆传播。

经纪公司还没有回应,韩国粉丝和部分中国粉丝已经自发替偶像澄清起来,表示T恤是为了纪念韩国光复节推出的,在韩国人看来是表现爱国的设计,而且这是去年防弹少年团在美国巡演时的事情了,如今被日本媒体挖出,是日本右翼想借此大做文章。

粉丝单方面的解释起不到任何作用。11月9日,防弹少年团原本已经预告要出演朝日电视台的节目,结果被取消。日本NHK的红白歌会——号称日本最高水准的歌唱晚会原本也向防弹少年团提出邀约,最新消息也指出邀约取消,此外还有日本的FNS歌谣祭、MS超级Live的演出也全部取消。

此番变动的影响不可谓不大。IEPI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7全球音乐报告》显示,韩国音乐市场总收入为330.17亿美元,排全球第八,而邻国日本总收入为2745.99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音乐市场,仅次于美国。韩国每年培养出的爱豆数量好比天上繁星,总收入超出本国八倍多的日本市场才能容纳他们,所以日本一直是韩国偶像们极为看中的第二战场。

最早在日本闯出名堂的应该要数18年前的韩流偶像鼻祖宝儿。2000年,当时14岁的女爱豆宝儿在韩国出道,2001年,还不满15岁的她就被经纪公司扔去了日本发展。她后来常回忆当时在日本的艰辛,因为总是一个人上台,站在台上总想落荒而逃;录制首支日本单曲时在录音棚里站着唱了几百遍,到结束时才发现双腿都已经不听使唤;刚去日本时不习惯新环境,常感觉孤独,学习日语时最先记住的字便是“泪”……

但她最终咬着牙打下了日本市场,2003年在日本发行的第二张专辑,连续两周拿到权威唱片排行榜Oricon专辑榜的冠军,总销量不到一个月便突破一百万张,成为日本史上首位非日籍艺人发行的百万专辑。她曾六度受邀登上日本红白歌会的舞台。如今再提起宝儿,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一个评价:她是韩流偶像在日本的开山鼻祖,之后的人都是踩着她的肩膀去赚钱的。

后来者里就有宝儿的同门师弟——偶像男团东方神起,东方神起2004年在韩国出道便大受欢迎,第二年就被经纪公司扔到了完全陌生的日本,期间落差不可谓不大。队长允浩曾回忆当时两地活动时的感受,说前一天团队刚在韩国拿到大满贯,在几万人面前唱歌,第二天到了日本,却是在四十个粉丝面前唱歌。“如果不能转换心情,就会感到空虚寂寞。”

东方神起同样在日本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自2006年起,他们所发售的包括单曲与专辑在内的10张唱片连续进入Oricon榜周榜前十位,2008年发行的4张单曲更是一举打破记录,成为日本乐坛时隔24年5个月之后第一次获得4次公信榜周排行冠军的外国艺人。

如今,进军日本市场已经成为衡量韩国偶像是否红火的一大基本标准了,现在韩国大热的偶像团队Twice、Black pink、Big Bang等相继在日本发唱片、进行演艺活动。但跨国演出不仅仅意味着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粉丝,还有更多的不确定性,比如此次防弹少年团摊上的“政治错误”。

而这也并非日本单方面的抵制和抗议,今年韩国和日本合作打造的12人女子偶像团体IZONE里,就有三名来自日本AKB48女团的成员,AKB48女团的创造者秋元康一直被韩国民众打上日本右翼的标签,因此三位成员也被“连坐”,组合刚一出道,韩国民众就在青瓦台页面上发起封杀该组合的请愿。防弹少年团计划发行的日本新专辑中,本来有一首由秋元康作词的新歌,也因为韩国粉丝的抗议,取消了这首合作曲。

不过韩国偶像们好歹还是将K—pop(韩国流行音乐)推出了国外,反观国内,我们只有出口转内销的“成功爱豆”案例。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