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泄漏事故:“本不该发生的意外”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11月4日凌晨,福建泉州泉港区出现刺鼻的汽油味——海面上,飘浮着黄褐色油污状的大块泄漏物。

    一些本应在睡梦中的泉港人,早早被这种味道熏醒。来自该区肖厝村的肖燕辉在闻到异味后,担心自家养殖的鲍鱼会遭到污染,急忙起床,跑到渔排处查看情况。和他同村的肖车明在凌晨三四点时也闻到了这种气味,但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猜测这或许是因为附近有船只沉没。

    多数人和肖车明一样,最开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往坏处想。肖厝村村民萧增如在早上呼吸时,感到头晕、胸闷,但以为这又是附近的化工厂在偷偷排放废气,直到一条消息在微信群里传播开:东港石化公司发生泄漏事故了。

    福建省生态环境厅发布的信息显示,11月4日0时51分,靠泊东港石化公司码头的邮轮在装船作业过程中,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导致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肖厝村村民们闻到的异味,正是因此造成的。

    据新华社9日报道,在五天的清理工作后,海面上已看不到大面积的油污,村民和政府工作人员仍在继续处理残余油污。到了10日,空气中的异味已基本消散,肖厝村海域海产品也在当地政府的严格管控中。

    恐慌蔓延

    11月4日一早,肖燕辉就带着棍子出门,打算自行将渔排中类似油污的泄漏物打捞干净,他家为养殖鲍鱼投入了一百多万。他没有戴口罩或是手套等防护工具,仅靠屏住呼吸来隔绝冲鼻而来的臭味。

    到了中午,臭味扩散到更多区域,弥漫在整个泉港区。越来越多村民加入到徒手打捞油污的队伍中,试图挽救自家的鱼苗。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有8000多人,大多以出海捕鱼、渔排养殖为生。

    一些渔民发现自家的渔排网箱被腐蚀,部分渔排浮球受损而下沉。肖良珍说,“油碰到泡沫都燃烧起来了。面积差不多有400多网箱,一家人的损失有的几十万,大的一百万两百万都有。”

    下午16时18分,泉港区环保局首次发布通报,称事故原因是油船与码头连接的软管老化破损致部分油品泄漏,处理措施是换管、清理海面油品。

    约四小时后,第二条通报发布。泉港区环保局称泄漏的油品是碳九,量达6.97吨,且泄漏海域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大气中挥发性有机物(VOCs)含量至当日下午18时已达到安全值。

    但通报遭到当地人的普遍质疑。村民萧增如告诉《南方周末》,臭味不仅还在,海面上的油花还进一步扩散到了邻近的沙格村。还有村民在当日晚间看到泉港区环保局大楼外有高压水枪喷水,认为这是在造假空气监测。对此,泉港区环保局回应称,喷水是为降低工地扬尘,并非为了改变空气质量监测结果。

    但恐慌却在蔓延。不少村民表示,养殖区有许多鱼被碳九“毒死”。而一早就到自家渔排打捞油污的肖燕辉,因为味道太冲,一口气没憋住,掉进水里。被家人救起后,他随即出现头晕、呕吐等症状,住进了泉港区医院重症监护室。除了他之外,不少村民在接触刺激性气体后出现类似反应。据泉州政府通报,截至11月8日17时,共有52名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的群众陆续到泉港区医院就诊。

    关于碳九的具体危害程度,当时多数人并不清楚。随着当地村民出现程度不一的症状,与泄漏事件相关的信息在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上传播。11月4日之后,碳九在百度上的搜索指数出现了井喷式的飙升。有文章将此次事故与漏油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比较,称该地环境将遭到严重破坏,而“致癌物”碳九甚至会直接危及人的生命,“有着长寿村之称的泉港,可能会变成癌症村”。

    由于最初的通报并未明确泄漏碳九的种类,引发了与此相关的激烈讨论。据果壳网介绍,碳九分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两种,前者从长期看对健康影响不大,也没有已知致癌风险;而后者毒性更高,在海洋这种富含氯元素的环境,甚至会产生二恶英。

    此次泄漏的是危害相对较小的裂解碳九。根据泉港区环保局提供的《化学品安全技术说明书》,裂解碳九属于易燃液体,可“引起眼睛、皮肤、呼吸系统刺激,食入有害,吸入肺内可引起致死性化学性肺炎。高浓度蒸气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抑制。”

    迅速出动

    在泄漏发生后不久,当地政府便展开相关调查并采取应对措施。泉港区环保局局长郑明炎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11月4号发生这个事情以后,我们就请求泉州市环保局的监测站支持我们,增加了对厂界周边临近村庄的VOC有机性挥发气体的监测。”

    泉州市政府表示,截至11月8日15时,当地共出动船舶400多艘次、人员2500多人次,投放吸油毡732袋、清油剂70桶开展油污吸附,受影响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清理工作仍在继续,当地村民、政府工作人员搭船用吸油毡对岸边、渔排等随潮水起落的残留油污进行吸附。

    据《南方周末》报道,这一天,现场依然能闻到油漆似的气味。泄漏地点肖厝码头海域已看不到油污,但有村民称,当地海水3小时会有一次流动循环,“油花还会漂回来”。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告诉新华社,“在正常的水文条件下,近海污染的影响应该会持续至少1到2个月。”

    尽管裂解碳九的危害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夸张,但村民们的生计还是因此受到严重打击。泉州市政府通报称,泄漏事故直接影响海域面积约0.6平方公里,养殖受损集中在肖厝网箱养殖区约300亩,涉及养殖户152户、养殖面积99单元。

    愤怒的村民找上了肇事者东港化工,后者在事故发生后几日里一直保持沉默。有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自事故当天开始,他们就坐在东港化工门口,不让东港化工的车辆出入,想以此逼迫企业就赔偿问题做出表示,但却未能成功——领导并未现身,只有一些工人在大门口进出。

    为减少村民损失,当地政府在6日就着手修复养殖区,并开启对养殖户受损情况的调查评估。一名泉州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泉州晚报》,11月5日开始组织人员深入渔排进行水产养殖损失调查统计。有肖厝村渔民告诉《财经》,7日有政府人员来统计了渔排受损情况,但只统计了养殖的种类、数量,未统计具体的财产损失金额。

    泉州市政府在9日晚上的通报中表示,市、区两级政府将督促涉事企业承担应有的损失赔偿。也正是这一天,公安机关已对事发现场的4名企业人员依法调查取证。

    因接触碳九而住院的10名村民情况也渐渐好转。据福建医科大学附一闽南医院执行院长、泉港区医院院长赖繁彩介绍,九名出现“接触性反应”的患者已明显好转,而因溺水出现吸入性肺炎的肖燕辉在经过专家组会诊、进行抗感染等治疗后,病情也平稳下来,已转入普通病房继续观察治疗。至于肖燕辉是否中毒,在他看来是暂时未知的,“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步请专业的人判断,除了海水吸入之外,是否跟毒物有关”。

    “本不该发生的意外”

    根据福建海事局今年颁布的《福建省海上危化品事故应急救援预案》,重大事故(2级)为3000总吨以上,10000总吨以下危化品泄漏。

    换句话说,此次6.97吨碳九泄漏,其实属于一般事故。

    但其之所以对当地村民产生严重影响,主要原因是泉港石化工业园区和居民区距离过近。作为福建省最大的石化产业基地,泉港是全国安全生产重点监管县区之一,生产和生活的矛盾也一直存在。尽管类似泄漏事件不常发生,但化工厂经常偷偷排污,对当地居民生活的影响长期存在。肖厝村村民肖惠川说,他们村里时常会闻到臭味,家里经常连窗子都不敢开。

    而这起被认定为“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背后是当地化工厂日常管理不完善,未能对设备进行定期检查和更换的问题。在事故发生后,东港化工的善后工作也表现出迟缓和不专业。

    “本不该发生的意外发生,本该透明有序的善后混乱无章,足以说明在这一次泄漏事故背后,有着更加值得担忧的深层问题。”央视网评论道,“从当地群众的各种讲述来看,他们对于环境恶化的不满已非一日,可是却迟迟没有看到应有的重视和改观。”

    当地政府此前已注意到厂居混杂的问题,2016年时,泉港区向上级申报制定了《泉港石化工业区安全控制区专项规划》,计划让安全控制区内的居民在2020年前陆续搬迁,肖厝村也在搬迁范围之内。“没想到搬迁工程还在进行就发生了这次泄漏事故”,泉港区住建局副局长张澄海说。

    如今,泉港人的担忧并未完全消散。一些人早在事故发生之初就逃离到泉州市区,留下来的居民也陆续戴上了口罩。有的家长不放心,主动替孩子向学校请假。

    但他们最担忧的,还是生计问题。自事故发生当日起,泉州市、泉港区已经严格对肖厝村海域海产品进行管控,暂缓受影响海域网箱养殖水产品起捕、销售、食用。东港石化始终大门紧闭的态度,让渔民对能否获得经济赔偿感到忧心忡忡。

    “估计现在起至少到今年年底,都不可能卖出去鱼。全村一万多人,没有一片土地,不知道将来靠什么生活?”一名村民表示,这里的鲍鱼,谁都不敢要,自己也不敢吃。

    ●?资料来源:新华社、《财经》、《南方周末》、央视网等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1.8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