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违建别墅的前世今生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上官吉庆“出事”了。

    11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决定:接受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

    根据《西安新闻》的报道,10月31日上午,西安市政府与深兰科技公司举行座谈会,上官吉庆还出席会议并讲话。

    但次日的一次重要会议——西安市委召开的常委扩大会议暨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官吉庆并未现身。其后在西安市党政官网上,上官吉庆的名字在领导名单中悄然消失。

    同样在这一天,中共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

    2013年12月,钱引安出任宝鸡市长,当时上官吉庆任宝鸡市委书记,两人“搭班子”两年。而钱引安又曾长期主政西安市长安区,任内主导了“秦岭北麓经济板块”的规划。

    清理违建别墅风暴,从秦岭,“吹”到了陕西官场。

    陕西官场地震

    被“吹落”的不仅仅是上官吉庆和钱引安。今年8月初,履新不过6个月的长安区委书记王强被替换——此前,他曾担任过两年多的长安区区长。

    其后,8月22日,西安市新城区纪委监委发布通报称,西安市国土资源局长安分局原局长卫旭峰涉嫌职务违法,正在接受监察调查。

    虽然被调查时已退休,但在钱引安主政长安区期间,卫旭峰是他的老部下,曾掌管长安区土地审批多年。

    11月5日晚,西安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卫旭峰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有媒体报道称,“卫旭峰遭法办”被曝与秦岭别墅违建问题有关。

    11月7日,民建西安市委员会官网发布消息显示:中央决定对上官吉庆、程群力给予处分。

    虽然,对于两人何时被处分、处分结果为何,官方并未披露相关细节,但退休两年多的程群力,此前曾任长安县县委书记、西安市民政局局长、宣传部部长、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等职,履历上看,与秦岭别墅违建问题亦是不无关联。

    秦岭别墅

    陕西方面这几个月来备受全国关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某种意义上讲,官场巨震,也代表着,秦岭别墅整治进入全力冲刺阶段。

    秦岭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的概念,更有着重要的“身份”象征。作为我国南北方气候分界线和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秦岭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

    除生态属性外,秦岭也被称为“中国的龙脉”。这里,史帝文商、儒释道法、田河峪林、关隘要塞。可以说,一座秦岭山,半部中国史。

    “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始于2003年……”央视《新闻1+1》关于秦岭北麓违建的节目这样叙述。

    而这一年的7月28日,刚设区不久的西安市长安区,斥资1000万元,向世界寻求“新长安战略”策划方案。

    2005年,在公开的“新长安战略”中,“秦岭北麓经济板块”是重要规划之一。规划以秦岭北麓资源保护为重点,以环山公路为轴线,加大东大、滦镇、子午、太乙等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建成沿山果林带和生态观光农业示范基地以及多个现代农庄。也是在2005年,秦岭北麓的别墅违建达到了“疯狂”的地步。

    据2007年《瞭望》报道,“陕西省西安市秦岭北麓一带有山有水,近几年部分房地产开发商开始以旅游开发为名大面积征地、租地从事别墅开发。在长安区东大街道办事处,记者看到开发商正在租用的田地里大兴土木,挖湖、造山、移植大树。一位施工人员说,公司要在这里建高档别墅区。”

    中央震怒

    “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2003年陕西省人民政府便发布了这样的通知。2007年,陕西省又颁布《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明确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但数百套别墅还是拔地而起。

    尽管有立法的保护,但秦岭的别墅还是在国家的三令五申之下,矗立多年,也让外界感到讶异。早在2012年,秦岭户县段就有41栋违规别墅被媒体曝光并被责令拆除。

    2012年8月,《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执法检查,共清查违建别墅202栋,立案78栋,处理28名相关责任人,121栋启动法律程序。

    2012年12月,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召开《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专项执法检查动员会。西安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已全部拆除或没收整改,110人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0人被给予组织处理。

    然而到了2014年,西安市排查出的违法建筑却增加到了202栋。

    事实上,在2014年,媒体曝光秦岭北麓山区私建上百套别墅后,习近平总书记当即作出批示。其后,2015年2月,习近平来陕视察时,再次强调在保护生态环境上不能手软,不能产生“破窗效应”。

    2014年11月的《西安日报》曾发表文章:《我市秦岭北麓违法建筑处置工作提前完成》。当时的报道说:截至2014年11月13日,秦岭北麓西安段202栋违法建筑处置工作提前完成,共计拆除145栋,没收整改57栋,月底前将完成生态恢复。针对秦岭北麓违法建筑整治工作,时任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魏民洲明确要求:“秦岭北麓违法建筑治理工作决不能含含糊糊,决不能模棱两可,必须旗帜鲜明、态度坚定、行动坚决,不搞变通,不打折扣,以有力的措施,依法加快推进,确保如期完成整治工作,结果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当时的报道还说,时任市政协主席的程群力等领导同志先后前往秦岭北麓,检查与督促违法建筑拆除工作。

    那一次的秦岭拆违,是否“经得起历史检验”已经有目共睹。三年后,指挥此次秦岭拆违的魏民洲落马。

    今年5月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登了湖南省纪委干部黄侠的文章,有这样一处细节:“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W从商人L某那里要来了一套别墅,打算给母亲住,母亲对他讲‘那是别人的房子,不能住’;可他没有听老母亲的话,还是收了这套房子,所以他落马了。”这个不听母亲劝阻、一意孤行的就是魏民洲。2014年秦岭拆违效果未达预期,原因也不言自明。

    但魏民洲的落马,仍然没有使秦岭的问题得到解决,引发了中央的强烈不满。今年4月,习近平专门作出重要批示再次强调,秦岭是我国重要生态安全屏障之一;7月,习近平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彻底查处。

    7月30日,中央派驻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担任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组奔赴西安,问题只有一个: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召开之前,中央派驻的工作组已经与陕西省委一起,初步调查研究了7天。而上一次中央层面针对类似问题派出督查组,是祁连山生态破坏问题。

    《陕西日报》的报道显示,这次整治的背后,是“近年来,习近平先后6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拆违行动

    动员部署大会之后,陕西也随之展开雷霆行动,打响秦岭保卫战。从8月14日开始,秦岭北麓展开大规模的拆违行动。据新华社报道,截至10月24日,长安区全区共拆除违建724宗、79万平方米,累计拆除违建别墅292栋370套,共计18.2万平方米。

    在这些违章别墅中,“陈路超大违建别墅群”引发外界关注。据《新京报》10月18日报道,“陈路超大违建别墅”之阔气奢华令人咋舌:圈占基本农田14.11亩、鱼塘两处逾千平方米、狗舍面积达78平方米、文物211件……有网友表示:“我家还没他的狗舍大。”此前,在西安本地媒体及官方信息发布平台上,该违建被命名为“支亮超大违建别墅”。

    据新华网报道,2005年8月,陈路、支亮以盆景栽植、园林绿化名义,与石井镇蔡家坡村第三村民小组签订土地租赁合同,面积15亩,期限70年。2005年底开始建设,2008年8月建成。

    违建别墅院内分布着石刻、石碑、拴马桩、石鼓等物件,疑似文物。当地文保单位鉴定报告鉴定数为237件,其中文物211件,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能够聚拢如此众多的文物,似乎也并非花钱就能办的事。

    从违建别墅曝光到拆除,背后折射出了许多问题。正如《光明日报》在评论中写道,道理很简单:当初这些别墅是怎么“野蛮生长”起来的?问题曝光后为什么又迟迟“下不了手”?理论上来说城管部门或林业部门就能解决的事,偏偏多部门“抽刀断水”迟滞难决,谁能相信这背后没有值得深挖的故事?

    11月10日,西安市委中心组进行专题学习,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的重要指示批示和关于加强政治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论述,与会人员一致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批示,给西安上了一堂严肃深刻的政治、思想、责任、作风、纪律的教育课。西安要高度警惕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牢牢刹住不正之风,为加快发展提供坚强作风保障。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国新闻周刊》、《光明日报》、央视网等

    赞 (1)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