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死了

●本期主持 / 张恒

●母亲大概一直觉得我在北京生活水深火热,每次来,都会带很多东西,米、面、油,甚至……白菜。前几天来,她特意带来了一袋柿子。家里自长的。我之前大概写过,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柿子树,被砍掉了,另一棵也是柿子树,母亲说也想把它砍了。我一直觉得,在所有水果中,柿子是最孤僻,最常遭到霸凌和排斥的。按照民间说法,它不能和螃蟹同吃,不能与白酒同食,不能和菠菜、红薯、紫菜、白萝卜、石榴、鸡蛋、梨、多宝鱼……一起入口。我的母亲也越来越不喜欢院子里这唯一的柿子树,一个原因是它长得太好,遮挡了屋里的光线。好在,被我几次阻拦了。可我阻拦不住近些年科普文章的辟谣,这些文章一再解释,那些和柿子相生相克的说法都是伪科学。但就我个人来说,还是喜欢那个不合群的柿子。纵然全天下都不喜欢,它仍然长得很好。母亲带来的那些,黄澄澄,又圆又饱满,漂亮得很。

●辟谣这事儿,经常是不受待见的。大连有个年轻人,前段时间在家庭群里,看到母亲转发了一条养生谣言:《这五种碱性食物是癌细胞的死对头,坚持吃……》,他当即在群里回了一句:“都辟谣了,别再转了。”母亲看到,认为自己受到冒犯,当时私信他,抱怨诉苦。这位耿直的年轻人虽然当时向母亲道歉,但仍然义正词严在群里表示,自己就是见不得这样的假新闻,尤其是用来欺骗老人的假新闻,“各位长辈,不好意思了,从今天起,但凡你们在群里发谣言,我都会直接指出”。然后,家庭群的群主、他的三姨,觉得他破坏了家庭欢乐祥和的氛围,当即把他踢出群外。和他相比,我就圆滑了很多。父母亲友在群里发一些养生信息,除非明知一些做法对身体有害,否则我坚持的原则是不赞同、不评论、不鼓励。不要以为那些养生谣言不过是文字而已,它其实是老人们庞大世界观的一部分,观念的改变,才是最困难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新上映的电影《毒液》中,来自外星的毒液,时不时就想,这个世界太操蛋了,我要吃掉所有的脑袋。这时候,男主角只要给他吃点巧克力和薯球,它就转而觉得“这世界真美好”。估计很多人都知道了,这又是一部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这一次,漫威在反超级英雄的路上,又往前迈了一步。之前,观众们已经看到了一个卢瑟版的蚁人,这次,两个主角——埃迪和毒液,都是卢瑟。和我家那些柿子一样,埃迪是个不受欢迎的记者,从纽约媒体圈逃到旧金山,依然不受待见,遭到电视台开除,又被女友甩掉。那看似丑陋、凶猛的毒液,“柿子体质”也很强。虽然在地球上能耐很大,但,在自己的星球上,也是备受排挤的一个。在原著漫画里,遇到埃迪之前,它更是遭到蜘蛛侠、死侍等人的嫌弃。这两个“柿子体质”卢瑟的组合,不被这个世界喜欢,却又不得不站出来拯救世界。想来,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电影。

●11月13日,另一个消息给这部电影蒙上了更加悲伤的色彩。漫威宇宙的创造者,斯坦·李,去世了。他在《毒液》里,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画面——遛着狗的他,对埃迪说:“不要放弃她,也不要放弃自己。”刚刚故去的金庸,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江湖,而斯坦·李则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宇宙。短短十几日,我们先失去了江湖里的大侠,又失去了宇宙里的上帝。斯坦·李也曾是一个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父亲经常失业,家里没有钱买足够的食物,有时候甚至因为没钱交房租而不得不频繁地搬家”。这段经历,也成为他创造很多超级英雄的底色。他多次表示,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蜘蛛侠,那个喜欢在脏乱的纽约皇后区荡来荡去的小伙子。但现在,蜘蛛侠已经因为灭霸的响指消失,而斯坦·李——这个漫威宇宙的上帝,也离那些英雄们而去了。毫无疑问,没有了斯坦·李的漫威宇宙,仍然会继续运转,但正如《毒液》的那句话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也许是分别、死亡、意外。无论如何,你都会因此告别过去,从而变成另外的样子。”

赞 (1)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