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来信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武侠文化大抵起源于先秦之时,至两汉——尤其是党锢之祸后,任侠风气愈为兴盛。侠义小说真正成形于明清,在民国达到一个小高潮,建国后内地曾封禁,又在港台沃土重获新生,以金古梁黄温为首,此后在华人世界风靡数十载——尤其是“武林盟主”金庸。

    金庸小说固然融贯中西,但底色仍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龙骨则是儒家伦理。他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侠客:报恩复仇、除恶济困、反抗暴政、保家卫国……糅合了千百年侠客于文本或现实的光辉经历,基本恪守“仁义”、“忠孝”、“智勇”等品质,甚至呈现出了至高的理想人格。如郭靖践行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数十载镇守襄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直至与家人共同殉国。

    迥然于大众对侠客“无所不能”的意淫,金庸一直在反思“侠义精神”在真实历史社会中的困境。起初创作《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便塑造了两名天真的失败起义领袖陈家洛、袁承志的形象。他推崇“为国为民”,却笃定“国家的界限一定会消灭,那时候‘爱国’、‘抗敌’等等观念就没有多大意义了”。紧接着郭靖殉国、杨过归隐、张无忌退位;当梁羽生仍致力于 “反清复明”时,萧峰已经因为两国和平、因夷汉身份的冲突而自刎于天下了。

    金庸还在《笑傲江湖》里痛斥政治对人性的异化,却又不得不在《鹿鼎记》里自我颠覆,将旧时代的侠客代表陈近南埋葬,将一部分政治理想寄予庙堂的康熙身上,在这部封笔作里,固守江湖道义与儒家规则的人,竟只能在与皇权专制的对抗中一败涂地。

    港台内地乃至东南亚武侠作家数量实不下千人,却再无一人能比肩金老成就。古龙剑走偏锋,致力于影射都市个体的痛苦焦虑,挖掘江湖儿女的困顿寂寥,可惜创作态度敷衍,加上笔力所限,不烂尾的佳作屈指可数;温瑞安沿袭古龙风格,多以巡捕为主角,有意让江湖人士直面“法律规范”。无数后来者在金庸构筑的围墙内奔走,试图冲破藩篱,然而,要么成为金庸门徒;要么囿于人物俗套的悲欢离合;要么着重个体意识的阐释,却跌入了古龙的遗韵,抑或昙花一现、难以为继。

    金庸的十五部小说,并非部部上乘,纵观武侠文坛,以历史庙堂为题材并不少见,写权力对人的异化并不难,像《天龙八部》那样止戈为武、悲悯众生的佛心也不鲜见,难的是开宗立派、包罗万象,难的是入木三分地刻画人性争斗,难的是先锋性系统性地建设全新世界观,再不断自我质询,构筑侠义精神的困境,不等旁人突围,便自我解构推翻。

    ● 言少 武侠爱好者

    赞 (2)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