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冤家一世情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1

    我和老张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当时互相没看对眼。

    但是,介绍人学姐最终还是把老张打动了,因为她说我是她见过最善良的女生。就因为这个,老张本着再见一面“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的心情,约我们去KTV 唱歌。

    那次唱歌让我对老张的印象稍有好转,因为我终于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比我唱歌更难听的人。我听着他“北方的狼”一样的嚎叫,真是感慨莫名。有他对比,我那天发挥得特别好,一连唱了好几首,越唱越有感觉。唯一令我不快的是,后来我每唱一首歌,老张都拿着另一个话筒跟着哼唱。

    回去的路上,老张偷偷告诉我:“你唱得实在是太难听了,我跟着哼一下,能掩盖点你的声音。”我无比吃惊:“难道我唱得比你还难听?”学姐忍不住插话:“你俩真是天生一对,那唱歌的水平,真是半斤对八两。所以,还是在一起吧!”大概是惺惺相惜,老张在周末约我的时候,我爽快地答应了。

    一天下来,我发现这个男生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靠谱。他出门带的东西相当齐全,我想坐一会儿,他立刻从包里拿出报纸铺在石头上;我觉得渴了,他马上拿出一瓶水。

    约会了几次后,我对老张的好感直线上升,是那种漂泊海上的船终于靠岸、倦鸟终于归巢的踏实感。没有怦然心动,没有大起大落,他站在我面前,就能让我踏实和心安。

    2006 年夏季,又一个毕业季到来,老张说:“现在我们两个的户籍都在学校,可以取出来到民政局登记。

    要不,咱们先把结婚证领了?”就这样,我们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领回来两个鲜红的本本。走出民政局的大门,我们俩高兴得像孩子一样,一起高呼:“从此之后,我们也是有证的人了!”

    2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住到同一个屋檐下后,婚姻很快暴露出“一地鸡毛”的面目。老张睡觉打呼噜,我不爱做家务;他脾气大,我忘性大。

    一个男性朋友觉得他妻子不贤惠,问我:“你脾气这么好,应该不会和老公吵架吧?”我干脆地回答:

    “我们不吵架,因为一般能动手的,我们两个都不会动嘴。”朋友惊呆了,他认为我在开玩笑。

    直到有一天,他周末去我家玩,正碰上我家“硝烟弥漫”。从老张不洗脚到我乱放袜子,从我把菜炒煳了到他没把碗洗干净,我俩说着说着就开始动手。我把抱枕砸到他身上,他则把我摆在沙发靠背上的毛绒玩具全丢到地上……

    朋友吓得一溜烟走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和老张正坐在桌子前吃饺子时,听见门外有动静。我走到门口,听见朋友正哆哆嗦嗦地怂恿他媳妇敲门:“你赶紧敲门,他俩不会双双‘阵亡’了吧?”我用力一把拉开门,惊魂未定的朋友跌了进来,于是看见了这样一个画面:我嘴里塞满饺子,嘴角流油;老张则一边吃,一边看电视,眉开眼笑。

    朋友媳妇当场就生气了:“哪里打架了?人家不是正恩爱着吗?”我和老张笑着不解释。打架不是就要惊天动地么?为了壮大声势,我们当然要扔扔枕头,甩甩拖鞋。但我们很默契,从不破坏家具、摔打碗碟,因为我们从没打算离婚。所以,经常打到一半,他问:“这次打架是为什么事来着?”我常被问愣了,说:“忘了。”他说:“我不生气了,你也别生气了,咱们包饺子吧。”于是,我们切菜、剁馅、和面,他擀皮,我包。3 盘饺子,不大会工夫就出锅了,说说笑笑间就度过一个“战后”欢乐祥和的周末。

    3

    儿子出生的时候,因为缺氧,我不得不同意紧急剖腹产。老张说,那天他一个人在产房外看得一身冷汗,手哆嗦得不会写字,把“夫妻关系”写成了“父妻关系”。医生无奈,只得在一旁的白纸上写上了“夫妻”二字,让他比对着抄上。

    我出产房后,老张还满头是汗。我看着旁边酣睡的儿子,故意问老张:“万一有不好的情况,你怎么办?”他瞪我一眼:“能怎么办?当然先保大人!”我和儿子住院的5 天,老张衣不解带地伺候了5 天。喂我吃东西、帮我擦澡,给儿子换尿布、喂奶粉,他样样都做得很好。前来看望我的同学直感叹:

    “老公好不好,生个孩子才知道。”前几天,我埋怨指甲剪不好用,说它跟老张的脑袋一样钝。第二天,我的钥匙链上就多了一个崭新的指甲剪。望着我充满惊讶的眼神,老张幽幽地说:“这个才像我的脑袋好不好?”我抿嘴笑了,老张缺点一大堆,但总是我最需要的那个。或许,对我们而言,打打闹闹中才能看见幸福的模样吧!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