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 万达“重生”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2017 年喊出“轻资产化”后,万达集团一路抛售国内文旅项目、酒店资产以及海外资产,至今不到两年,收入和资产均缩水。

    1 月12 日, 万达集团在青岛举办年度业绩发布会,董事长王健林宣布,2018 年万达收入2512.7 亿元,同比下降5.7% ;总资产为6257.3 亿元, 同比减少10.61%。

    其中万达的服务业收入1609亿元,占总收入的75.1%,地产集团收入540 亿元, 同比减少34.9%,是四个产业集团中唯一下降的业务。具体来看,旗下包括影视、宝贝王乐园、文旅和体育的万达文化以692.4 亿元的年度收入位居四个业务之首,同比增长 9.2% ;金融和商管分别收入433.6 亿元和 376.5 亿元,同比增速为 28.6% 和 25.9%。

    “一平方米房地产开发也不能有,”王健林在报告会上说,为了资本市场的需要,2019 年将彻底把商业管理和地产业务剥离。地产业务是万达的起家业务,但现在它的目标是成为彻底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万达的转型开始于2017 年。由于多方面原因,万达那一年出现流动性危机,融资渠道收紧、现金周转能力减弱。万达不得不甩卖资产,降低负债率、回笼现金。单在2017 年7 月,就以近 638 亿元将大部分文旅和酒店项目出售给富力和融创中国,同时还向合生创展出售多个万达广场。

    也是在2017 年,万达集团的组织架构开始调整,从原来的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和大健康调整为四大板块:商管、文化、地产和金融。其中商管的前身即为万达商业,主要经营万达广场和海外项目。

    那些地产项目卖出后, 按协议还是由万达负责运营。比如文旅项目,由万达文旅负责运营,融创需要每年为每个项目支付5000 万元品牌许可使用费,周期20 年,预计万达至少可以收回130 亿元。但2018 年10 月, 万达以60 亿元将文旅运营的公司和团队也都交接给融创,后者可以随时更换品牌名称。

    但是光这样还不足以让万达走出流动性危机。2018 年1月,王健林表示,打算用两到三年时间将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2017 年万达商业资产负债率从前一年的63.51% 降到53.5%,不过同期有息负债比从42.86% 升至47.78%。在本次万达年度报告会上,王健林没有公布2018 年万达商管的负债率,但称其有息负债较2017 年同比减少约30%。

    根据万达商管2018 年半年报,到今年6 月前万达商管至少要还150 亿元,其他负债包括债券和长期借款。而截至去年年中,万达商管拥有大约820 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万达要剥离地产业务,并非不做地产。简单地说,万达将会继续保留地产业务,从商管中将其剥离并转到地产集团中。“地产集团不追求销售额,追求每年保多少万达广场开业,地产集团就是为商管而存在。”王健林说。根据业绩报告,2018 年万达广场新开业49 个、其中轻资产占39%,并计划从今年起将新开业的轻资产广场占比提高至50%,往后继续提高比例。

    “这是投资协议的约定,”王健林称。投资协议指的是,2018年1 月急需现金的万达从腾讯、京东等战略投资人处募资340 亿元,投资方要求万达商业在2023年10 月31 日前完成上市。但根据当前中国对地产企业的严格管控,包含地产业务难以上市。2016 年万达从香港退市,承诺到2018 年8 月底前在A 股上市。但见不到可能性后,万达引入战略投资让签批私有化股东退出。截至2018 年12 月, 万达商业在IPO 的排队列在第71 位。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