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筑墙意别浓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文/肖千黎 新浪微博/@肖千黎Xao

    作者有话说:我笔下的男孩大都毒舌欢脱、大大咧咧,虽一直很想写一个性子冷漠、学习超好的大学霸,却每次都事与愿违,这一次也算成功了一回。我真的很喜欢这篇文里男主的名字,就像夜灯一样,耗尽了自己,照亮别人前进的路。这篇稿子写得很艰辛,却是我为数不多很喜欢的一篇,望阅读愉快。

    三句话:

    柯夜灯,便是高处不胜寒吧。没人能追赶上他。

    柯夜灯被保送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的消息一出,令全校咂舌,唯独还留在图书馆里的乐温含笑抬头,她将手中正翻阅的《墙垣边的人类》一书放回书架,转身没入了人群。

    乐温心想,她的少年终归是得偿所愿了,而他的血泪都藏在了别人所看不见的地方。

    【1】我为何要驳了自己的面

    乐温认识柯夜灯时,还是2014年夏,那时的柯夜灯还是个大四在读学生,他没有获得学校的保研机会,亦没有佩戴上那副乐温并不怎么喜欢的银边眼镜。

    彼时的他正站在演讲台上为新生致辞,他淡定自若,如漆的眸在台下略微一扫,即赢得了众多女生的欢呼雀跃。

    乐温的室友杨甜也扯着乐温的衣袖不住地夸赞: 以我毒辣的眼光,这学长定是同济之极品!

    她的室友也并未说错,其实才二十有余的柯夜灯,已是建筑系陈教授的助教,他会在学校的课外辅导课上,为其他学生答疑解惑,在全系这个小圈子早已赫赫有名。

    可乐温在课外辅导课开课的第一天就出了洋相。

    那堂课,柯夜灯让在场的所有学生以英国的白金汉宫为基础,构造出一所独特的宫殿,可唯独乐温画了一幅歪歪扭扭、线条凌乱的宫殿绘画图。

    柯夜灯从讲台处踱步而下,眉眼带着的赞赏在触及乐温的作品时一下消散,他漆眸一凛,言简意赅地打击: 恕我眼拙,可能无法理解你的艺术思想。

    顷刻,翻江倒海般的笑声充斥在乐温的耳畔,她的脸倏地一红,却倔强地仰起脖子,犹如一只孤傲的天鹅: 学长,这叫特色,你懂凌乱美吗?

    我并不懂什么凌乱美。 柯夜灯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嘴角似乎扬得更高了, 但时间告诉我,你的下午茶时光就快到了

    乐温一愣,还未来得及问柯夜灯所言何意,却见他已走远。

    当天下午,柯夜灯的话果真灵验了,因为在众多成品中夹杂着这样一幅不成样子的作品,让陈教授勃然大怒,当即派学生通知乐温去办公室见他。

    心虚的乐温本有些惴惴不安,可推开门的那一瞬,就被陈教授身旁的柯夜灯吸引了目光。

    难不成是他从中作梗?

    乐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陈教授唤了她两声,她才反应过来。

    她垂头,从脸红到了耳根,她连连解释: 陈教授,我 真不是故意画成这样的。

    陈教授冷哼一声,似乎对乐温的话不置可否: 我们系招来的学生,敢这样做的,你还是第一人!

    乐温的头垂得更低了,她刚想开口说明原因,却被一道低沉的男音适时打断。

    是柯夜灯!

    他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微微弯起的眼,像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又密又长的睫毛半掩住他深邃的眸子。

    他漫不经心地替她解围: 陈教授,我母亲曾给我提起过,有少数学生存在先天缺陷,他们无空间想象力,自己却并不知情

    你的意思是

    她可以先留在我的身边协助我,一个月后,我会让她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柯夜灯说话的时候,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像一潭深渊,拥有让人沉沦的魔力。

    乐温甚至连一句话都还未开口,便阴差阳错地成了柯夜灯的助理,陪他在漫长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那天,他们从办公室里出来后,乐温依旧有些耿耿于怀: 柯夜灯,是不是你公报私仇,向陈教授告的状?

    第一,我没那么无聊。 他云淡风轻地否认,在没入拐角处的时候,他又补充, 第二,今后你的一言一行也就代表了我,我又为何要驳了自己的面?

    【2】她叫陆泠,是我之前的助理

    柯夜灯收关门弟子的消息,像一阵风,传遍了整个建筑系。

    乐温的室友,号称同济 第一八卦之王 的杨甜一定也是这其中当仁不让的始作俑者。

    她每日都会围着乐温打量好几圈,然后才睨着乐温诡异地问道: 柯夜灯真的是主动收你为关门弟子的?

    你无不无聊啊?

    乐温随即左右开弓着与杨甜打闹,可当她们停止打闹后,乐温才发现已经错过了柯夜灯打过来的三个电话。

    她是极度不情愿地赶往柯夜灯指定的自习室的。

    可她才刚到自习室的门口,就将门里传来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先是一道清晰的女声: 柯夜灯,我听说学校已经将保研的名额给你了,对吗?

    大约是一阵沉默,乐温才听清柯夜灯应了一声嗯,声音不大,却格外坚定。

    你前方的路太长了,我陪不起。 那位女生冷笑一声,声音也有些凄凉, 还有柯夜灯,我转系了,从此便不用劳烦你了

    听到这里的乐温有些进退两难,她透过擦得透亮的玻璃窗,将与柯夜灯对峙的女生看得一清二楚,她很漂亮,一头长发齐腰,双眼灿若繁星。如果不是此刻她眉宇间隐忍的怒火,乐温心想,那她与柯夜灯站在一起,简直像极了才子佳人。

    她应该是他的女朋友吧,可他们为什么会吵架呢?

    乐温想不通,却也来不及多想,就见那位女生已经踱步走了出来。她将自习室的门用力地拉拢,转身的那一瞬,便发现了眼前的乐温。

    她愣了愣,转瞬即逝。

    在她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即使很小,乐温还是听清了那位女生警告的话语。

    她说: 你就是他新招来的助理吧,我给你讲句前话,当助理可以,可唯独别对他动心

    乐温甚至来不及寻思,就知道她所说的人,就是柯夜灯。

    她刚想开口反驳 谁会对他动心啊 ,却被柯夜灯适时打断,他不疾不徐地走到玻璃窗的那头,伸出纤长的手指,在窗户上叩了叩。

    不集中精力,可是本系的大忌,还不快进来。

    他薄唇轻启,从容不迫地开口,似乎刚才的一切,就像过眼烟云,不值一提。

    乐温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才随他在第一排坐了下来,她见他从课桌里取出了几张A4纸和几本有关建筑的书籍。

    来吧,重新构思一次你想画的建筑。 他说话的时候,宛若清水荡起涟漪,淡淡的,像小鹿乱撞进乐温的心里。

    所以,她竟也会不由自主地八卦: 刚才那位女生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他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须臾,才开口: 她叫陆泠,是我之前的助理。

    哦。

    【3】乐温偏偏不信这个邪

    乐温也真如柯夜灯所言,患有无空间想象力的病,她想象不出立体的结构,自然也构思不出。

    柯夜灯将乐温彼时刚完成的作品打量了两眼,才转过头遗憾地看向她: 实话实说,你可能并不适合这个专业。

    乐温虽对结果心知肚明,却还是或多或少地有些不甘,她扬起头问他: 我真的 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如果你想继续,我会帮你。 他迎上她的目光,漆黑的眸,宛如天边孤傲的星,坚定而明亮。

    乐温只觉得心底最深处猛地一颤,她疑惑的同时又有一丝感动: 你究竟为什么要帮我?

    他脱口而出: 因为你是白痴呗,傻且莽撞

    柯夜灯! 乐温咬牙切齿,她就知道他难得会说上一次好话。

    难道不是吗? 他看着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居然敢在第一堂课就顶撞助教,还敢直呼助教的姓名。

    乐温知道,柯夜灯虽毒舌,却是在竭尽全力地帮助她,就像他无论上什么公开课,或是设计各式各样的建筑结构图,他总会带着她,然后适时地替她讲解。

    柯夜灯因长期画设计图,眼睛有轻微的近视,所以,他在修改设计稿的时候,总喜欢半眯着眸子,像极了一丝不苟的绅士。

    而乐温挺喜欢他这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虽说她是他的助理,可多半都是他工作,她则在一旁撑着头观察他那棱角分明的下颌。

    至少他在认真工作时,还是挺帅的。

    也多亏了柯夜灯,乐温终于在两周后构造出了一幅自己的宫殿图,虽还是达不到优秀的标准,但比起她第一次画的那一幅,进步简直飞速。

    她是蹦跶着赶往陈教授的办公室的。

    那日,陈教授细细打量了乐温递上来的设计图,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才徐徐说道: 进步很快,柯夜灯应该帮了你不少吧?

    乐温闻言,扬起大大的笑脸,夸赞道: 是的,教授,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孩子啊,我能看出你的努力。 陈教授叹了口气,眼里噙着无奈,也噙着一丝痛心, 可你要知道,患有无空间想象力症在建筑界有多难立足吗?如果你愿意,现在转系,还为时不晚。

    乐温看向他,眼里的坚定一览无余: 陈教授,柯夜灯说他会帮我 我相信他,所以我不会考虑转系。

    随你吧,随你吧。 陈教授终归是无言以对,他摆摆手,示意乐温可以离开。

    他实在是搞不懂,现在的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倔强了。

    乐温向陈教授道了声谢,拉开门出去的一瞬,正好碰上了刚要进来的柯夜灯。他很高,以至于她的额头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他宽厚而温暖的胸膛,力道之大,疼得她的泪直逼眼眶。

    你没事吧? 率先开口的是柯夜灯,他用手掌轻柔地将乐温额头间的刘海分开,看见她泛红的额头后,他的眉头皱了皱,有些歉意地开口, 跟我来,我带你去冷敷一下。

    不碍事,一会就好了。你不是找陈教授有事吗,你先进去吧,不用管我。 乐温为表示自己真的没事,还伸手张牙舞爪地在自己的额头拍了几下。

    柯夜灯怀疑地看着她: 你真的没事?

    乐温点头如捣蒜。

    等那抹纤长的人影进入办公室,乐温才后知后觉地摸着自己的额头,疼,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可乐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的前方,还有人在停步等她,她突然不想放弃,她想向所有人证明,什么无空间想象力,她偏偏不信这个邪。

    【4】我们简直一模一样呢

    所以,她才会瞒着室友,偷偷跑去报名参加了学校举办的BIM建模大赛。

    那段日子,乐温成天泡在系里的计算机房里,一杯速溶咖啡配上一块面包便是她一天的所有食物。

    她为了能更快地赶上柯夜灯的步伐,咬牙拒绝了一切邀约,所以在接起柯夜灯的电话时,她立马委婉地推托: 今天怕是不行了,我还有重要的事。

    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传来柯夜灯失笑的声音。

    我 我约了杨甜去逛街买衣服!

    那还真是奇怪,我怎么在计算机房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你?

    !

    乐温惊恐地转身,果不其然,在计算机房的后门处,倚着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的视力不算好,所以微眯着眸才能看清她此时目瞪口呆的表情。

    他向她走来,漫不经心地将挎包卸下,轻声问了一句: 额头好点了吗?

    好 好多了。 乐温因他突如其来的关心脸颊微红,她侧过头,试图转移话题, 你怎么不疑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

    不知为何,他随口的一句话,竟使得她一时语塞。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压抑,他愣了愣,哑然失笑: 建模比赛刚开始,而你又在计算机房,答案呼之欲出了吧。

    也是哦,乐温朝他尴尬一笑,却听他又问: 建模比赛可以合作参赛,介意和我一起吗?

    乐温愣在原地,须臾,才惊讶地开口: 让我帮忙,还不得越帮越忙啊

    他不以为然,看向她,深邃的眸子却带着些许的鼓励: 乐温,我相信你。

    乐温时常觉得,柯夜灯的话,就像万般黑暗里那仅存的一束光,拥有能带来光明的魔力。

    在柯夜灯大神的协助下,乐温自然是夺得了那届BIM建模大赛的第一名,领奖的那天,是陈教授为他们颁的奖。

    他将鲜花与奖状递给柯夜灯的那一刻,和蔼欣慰地鼓励他: 你已经连续三届获得这个奖项了,可真是少年荣光,谁与争锋啊!

    连续三届,这是莫大的荣誉啊,乐温偷偷地打量柯夜灯的侧颜,发自内心地为他自豪。

    领奖结束后,陈教授和柯夜灯先行离去,乐温跟在他们的身后,痴痴地发呆,不知为何,他分明是连续三届第一名,可她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柯夜灯或许已经习以为常了吧。乐温想着,也转身离去。

    可她才迈了两步,就被一道女声拉回了思绪。

    是陆泠!

    她向乐温道着祝贺,不多时,她才咧着嘴问: 你知道上一届陪他夺冠的人是谁吗?

    乐温摇头,她又补充道: 是我。

    顿时,乐温的步伐一滞: 这关我什么事?

    你叫乐温对吧。 陆泠笑得凄凉,眼角似乎噙着晶莹的泪, 我们可真的很像呢,就连患有无空间想象力症这一点,都一模一样

    【5】没人能够追赶上他

    陆泠是柯夜灯的前任助手,陆泠也患有无空间想象力症,该有多少巧合碰撞在了一起,才又让她们先后认识了柯夜灯。

    陆泠曾经的话语突然回荡在乐温的耳畔,挥之不去。

    她那句 当助理可以,可唯独别对他动心 不禁让乐温胡思乱想了一周,甚至还差一点错过了学校的期末考试,还是作为监考员的柯夜灯打电话通知乐温的。

    浑浑噩噩地结束考试后,柯夜灯整理好了同学们方才上交的试卷,才缓步走下讲台敲了敲乐温的桌子角。

    徒儿,假期愉快。

    这是他第一次唤她徒儿,她心下一惊,须臾,才撇撇嘴叫道: 我的成绩单可能会给师父丢脸

    柯夜灯淡然一笑: 你丢的脸还算少吗?

    不少,不少,可能拉师父下水,也是我的荣幸! 乐温逆着光看向柯夜灯,嬉皮笑脸着回复。

    那日,他们并肩行走在学校的绿荫道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乐温问他: 柯夜灯,你假期回家吗?

    不回。 他摇摇头,轻描淡写地说, 就大一回过两次,之后都太忙了。

    哦 乐温有些遗憾地应道,片刻,她又问, 那你家在哪里啊,我这个假期兴许可以帮你带点特产回来!

    遵义。 他顿了顿,才说, 历史名城,遵义会议听说过吗?

    嗯,我可是文科生! 乐温拍着胸脯道。

    文科生很少有学建筑的啊。

    嗯,不过人嘛,就是要不走寻常路。

    乐温聊天的时候,总是爱侧身偷看柯夜灯,看他棱角分明的下颌, 看他高挺的鼻梁。

    不知何时,乐温竟也习惯了有柯夜灯陪伴的日子,许是他帮她在陈教授的面前解围,又或是他在她最迷茫无措的时候,说上的那句: 如果你想继续,我会帮你。

    如果可以,她突然想陪柯夜灯披荆斩棘,陪他在建筑这条路上走到底。

    所以,她后知后觉地做了一个惊呆了所有人的决定,就像她曾说过,人生在世,就要不走寻常路。

    她留在了上海,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兼职打工。

    柯夜灯很忙,他总是在学校看着建筑类的资料书,做着各类的研究。乐温心知肚明,所以也很少去打扰他。

    其间,也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去麦当劳吃东西,乐温也常从他们的嘴里得知:建筑系的柯夜灯啊,还真是个怪才,分明被保送研究生了,却依旧没日没夜地学习。

    或许在老师的眼里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可在同学眼里,没人能够理解他。

    那段日子里,乐温总会在店里忙里偷闲,她时常抱着一本《唐诗三百首》,前前后后地默读无数遍。

    她最喜欢的是苏轼的那首《水调歌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乐温想啊,柯夜灯,便是高处不胜寒吧。

    没人能追赶上他。

    【6】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爱情

    开学第一周,乐温再见到柯夜灯时,却见他戴上了一副陌生的银边眼镜。

    经两个月的沉淀,他变得越发成熟了,眉角如棱,鼻梁立峰,看向乐温的眼里带着笑意,亲切又动人。

    乐温向他打招呼: 师父,我的期末考试多亏你都过了,请你吃饭怎么样?

    他颔首应了声 好 。

    那天,虽说答应请客的是乐温,但最后带路的是柯夜灯。他带她去了奉贤海湾,那里没有直达地铁,也不像市区那样繁华,但有渔人码头、有碧海金沙。

    乐温在沙滩上狂奔,拍着各式各样的风景和人物照。疯狂过后,她才转头看向了柯夜灯。彼时的他正安静地坐在沙滩上,呼啸的海风吹乱了他的发梢,露出他光洁的额头,衬着他的银边镜框。

    他总是那么特立独行,像极了异次元的人类,可莫名地,乐温就是喜欢这样的他,孤傲得像个无畏的英雄,简单而纯粹。

    所以,她情不自禁地举起了手机,朝着柯夜灯的方向大声喊着: 柯夜灯,看镜头!

    一,二,三,茄子!

    随着咔嚓的声响落下,她定格了二十二岁的他。

    乐温只敢光明正大地拍柯夜灯一次,可她趁其不备地偷拍了他很多张。她滑动着手机屏幕,一张接着一张,却不知为何,她竟涌出莫名的心酸。

    她唤着他的名字,见他抬头,她才诉说着一个很难为情的请求。

    她说: 柯夜灯,我还是喜欢你不戴眼镜的样子。

    见他一愣,她又说: 你能取下眼镜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

    柯夜灯配合地照做了,随着眼镜被取下的瞬间,乐温流下了泪水。

    可这一次,他看不见了。

    早在那次建模比赛领奖结束后,乐温就和陆泠去奶茶吧谈了一次。因为乐温知道,比起自己,陆泠才是那个更了解柯夜灯的人。

    那日,乐温开门见山地问出了她朝朝暮暮也不曾忘记的问题。

    她问陆泠: 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太不了解柯夜灯了。 陆泠沉默了很久,直到她将面前的原味奶茶一口气吸光,她才咧嘴苦笑着补充, 在他的心里,他的梦想大过一切,当他决定奋不顾身之时,你便再也追不上他了。

    所以,他是因为梦想才抛弃你的吗? 乐温反问。

    不是。

    此刻的陆泠早已泪流满面,她捂着脸,沙哑着嗓音说: 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爱情。

    陆泠不是他的爱情,她乐温也从来不是。

    乐温从奶茶吧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灰蒙蒙的了,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社会最底层的咸鱼,没有目标地踩着柯夜灯的脚印前行。

    她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柯夜灯,她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7】他的血泪都藏在了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从奉贤海湾回校的路上,柯夜灯倚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而乐温则是失神地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

    一幕一幕,像极了她过去的种种回忆。

    所以,她才会情不自禁地问他: 柯夜灯,从我第一次认识你,我就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取 柯夜灯 这个名字。

    这个甚至有些奇怪的名字。

    他的呼吸一顿,待他睁开双眼时,深邃的眸仿佛无尽的深渊一般看不见底,似乎在回忆,以至于过了很久,他才漫不经心地回复: 我母亲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她常年在全国奔走,她希望我能为社会出一份力,就像夜晚的路灯那样。

    照亮别人前进的路。

    乐温突然明白,柯夜灯为何会帮助陆泠,又为何会帮助她。

    柯夜灯,便是夜灯。

    所以,你是因为你母亲才选择的建筑这一行吗?

    那你是因为什么? 他答非所问,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修建高楼,规划人生,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吗?

    或许是吧。

    柯夜灯笑了,笑得乐温也跟着恍惚起来。

    车开了很久,她也有些昏昏欲睡,在朦胧之间,她却听见他说: 徒儿,这是我第一次看海,也谢谢你能陪我来

    能陪你,是我的荣幸。

    乐温很想说出口,可困意更浓了,所以直到最后,她也没敢开口说出这句煽情的话。

    大三那年,乐温成功地克服了无空间想象力这一致命的弱点,获得了人生的第一笔奖学金,成为建筑系里的传奇。

    每当有学弟学妹来询问乐温的学习心得,她总会耐心地对他们解释: 人生来就不是完美的,就像我自始至终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患无空间想象力症,就像我更不会知道,我有一天能克服它。

    唯有努力,才能使人得偿所愿,就像柯夜灯,将他的血泪都藏在了别人所看不见的地方。

    他是她的良人,亦是她喜欢的人。

    【8】江湖夜雨十年灯

    乐温得知柯夜灯被保送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的消息时,正在图书馆翻阅《墙垣边的人类》一书,这是柯夜灯曾推荐给她的书,却也莫名成了她的最爱。

    那日,她不顾周遭的众说纷纭,大步迈向了系里的自习室,果不其然,柯夜灯就在那里。

    她打开手机,将群里转发的消息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牙尖嘴利地说着: 柯夜灯不愧是柯夜灯啊,就连被保送博士的消息也藏得够深。

    柯夜灯徐徐抬头,在看清来人之后,才抿嘴一笑: 看来失策了,我是想找个隆重的日子再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你想找个什么日子? 乐温在他得旁边坐下,从包里掏出几粒糖果,递到他的面前, 喏,喜糖。

    柯夜灯眉头一皱,却并未接过: 又是哪来的?

    嘿,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乐温挑衅着扬扬头,剥开其中一颗糖的包装纸。

    对于乐温在自习室里吃零食的行为,柯夜灯也见怪不怪,他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漫不经心地翻着手里的建筑材料,须臾,才幽幽地开口: 五月十九,你生日的那天。

    乐温显然没想过他会记得她的生日,她心跳一滞,赶忙傻笑着别过头: 你可真不厚道,四年的友情,生日礼物就是这个?

    他却答非所问: 少吃点糖,坏牙。

    没事,这都是陆泠给的。 乐温又将一颗糖果丢进嘴里,含混不清地说, 她收到一家国企的面试通知,毕业后就能去,或许对于她,转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吧。

    柯夜灯翻书的手一顿,末了,才开口: 那你呢?

    柯夜灯,我拒绝学校给的保研名额了。 她别开头,不敢去看他晦暗不明的目光, 我准备去环游全国。

    去江苏、去西藏、去重庆、去四川 乐温说着说着,竟有一丝不忍,这个画面她曾幻想了无数次,可当她真真正正地面对时,她才发现,她竟还是会有一丝不甘。

    沉默了很久,她才鼓起勇气说: 当然,还有你的家乡,历史名城 遵义。

    那日,直至离别,乐温也没注意到柯夜灯眼里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乐温始终记得,柯夜灯曾对她说过,遵义是他的故乡,他想在毕业后,回到那里去建房。可如今,他正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进,她又怎能去当他的绊脚石呢?

    就像陆泠所说的那样,当他决定奋不顾身之时,你便再也追不上他了。

    他前进的步伐,从来没人能追赶上。

    乐温毕业那天,也是柯夜灯攻读博士的那天,那时的乐温穿着毕业服,看着远方那座建筑系的教学楼时,泪终于模糊了眼眶。

    四年转瞬即逝,她的灯终归是熄灭了。

    临走的那天,乐温去书店买了一本《墙垣边的人类》,打算送给柯夜灯当作告别礼物,她踌躇了许久,才在书的卷首缓缓下笔写上一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这是她曾在《唐诗三百首》里读到的、黄庭坚作的《寄黄几复》,这句诗代表着无尽的思念,述说着当年春风下我们观赏桃李、共饮美酒,一别十年,我依旧常常对着孤灯、听着秋雨思念着你。

    江湖夜雨十年灯。

    夜灯,我会一直思念你。

    【9】原来,我好喜欢你

    毕业后,乐温去到的第一座城市就是遵义。那是革命历史的转折点,亦是柯夜灯朝思暮想的地方。乐温去了遵义最热闹的小吃巷,从头到尾地品尝着柯夜灯曾对她称赞过的美食。

    可纵然如此,她如同嚼蜡。

    她的心太小了,以至于后知后觉地才明白,她和柯夜灯终归不是一路人,她也终归配不上他。

    在遵义简单地待了几天,乐温便收拾好行李准备前往下一个城市。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她竟迷茫得有些不知所措,直到接到柯夜灯打来的电话。

    即使她曾多次删掉他的电话号码,可看到他的电话号码跳动的那一瞬,她还是知道,这便是他打来的。

    熟悉的数字,熟悉的声音。

    他轻描淡写地问她: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乐温堆起笑脸,苦涩地回复: 我在江苏啊,这里的大海好漂亮,比我们上次去的那个还要大,有机会你也一定要去一次

    殊不知,她的谎话何时也说得如此顺溜。

    那还真是奇怪,我怎么在遵义机场看见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你? 电话那头传来柯夜灯戏谑的声线,犹如时光机一般,将她拉入了曾经的回忆。

    回忆里有那个青涩的柯夜灯,亦有那个青涩的乐温。

    她后知后觉地转过头,透过朦胧的眼眸,她还是一瞬就在茫茫人群里找到了他。

    你 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咧着嘴,又一次因谎言被揭穿而尴尬地待在原地。

    是杨甜告诉我的。

    他朝她一笑,她只觉得她的世间都明亮了。

    他缓缓向她走来,银边镜框衬着他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疯狂地烧灼着她的眼。

    乐温。 柯夜灯在她的身旁停步,如漆的眸像天上的繁星, 我曾以为自己的前方除了建筑之外,再无其他,直到遇上了你,是你让我懂得,在我披荆斩棘的路途上,有一个人比一切都重要。

    也是因为你,我才懂得了喜欢为何物。我从来都在筑墙,可这一次,我想为你筑起心房。

    他的话一字一句地打在乐温的心头,像一阵翻天覆地的甜蜜暴击。

    可她还是心存疑虑,她嗫嚅着开口: 可你的学业

    他咧了咧嘴角,握住她的手更紧了: 乐温,你愿意等我一起去江苏看海,看那比奉贤海湾更大的海吗

    我 愿意。

    那日,乐温终于喜极而泣。

    她知道,未来的日子,有他陪伴,便不再孤单。

    原来 故人筑墙意别浓 的下一句便是,原来我好喜欢你。

    柯夜灯。

    编辑/栗子

    赞 (4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