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大佬在线求HE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倪殊穿进了自己写的书里,不幸被反派头子捉去,逼着她日日写羞耻话本,完结?不存在的,大佬总是对结局不满意。只是改来改去,她发现最应该修正的,就是这个大佬

    这个结局我不满意

    他握住她的纤腰轻轻一提,将人抱于膝上,不等对方惊呼出声,他修长有力的手指附上她的柔荑,连同笔杆一起握住,带着她在宣纸上一笔一画地写下了

    周衍翻过一页话本,顿了顿,掀开眼皮,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脸红得像是要滴血的倪殊,嘴角挑起一丝恶劣的笑容: 害羞什么,这不是你自己写的吗!

    啊啊啊,求你别念了!

    倪殊的脸登时更红了,连带着白皙的脖颈上都红了一大片,她用力攥着桌角,费了好大力气才克制着没有跳起来去堵住周衍的嘴,不,你不想念!

    但是周衍偏偏想念。

    他屈膝靠在窗台上,一袭黑衣,暴戾恣睢。缠在腕子上的小青蛇探了探头,发出 咝咝 的声音,似乎在催促他快些读下去,于是他心情颇佳地继续念起来: 周衍的指腹擦过她发红湿润的眼角,轻轻地吻在她的眉心

    没错,这是以周衍为主角写的一本言情话本,内容各种羞耻 可这不是她愿意的啊!

    看见这一地被揉烂了的纸团了吗,每个纸团都代表着周衍深深的不喜欢、不待见,她只是按照他的喜好将结局改了又改,最终写出这种东西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纸团上大块的黑色墨迹洇出来,像是散发着浓浓的怨气,周衍还在恬不知耻地念着,倪殊耳边嗡嗡的,开始有些走神。

    是的,倪殊穿进了自己写的书里,而周衍,是这本书中最大的反派。

    刚穿到这个世界时,倪殊是惊慌的,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半点本事傍身却偏又生得貌美如花,万一别人起了歹意她要怎么办?

    为了生存,她只好自己点了满脸雀斑,提着笔开始重操旧业。很快,她写的书就在市面上流行起来,有了不少的拥趸者。

    倪殊深知这个世界终将是男主角罗贯之的世界,为了紧抱大腿,她于是开始写罗贯之的同人话本。

    当然,作为罗贯之成神路上的最大绊脚石,周衍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存在。结果她没有引起罗贯之的注意,反倒是把周衍这煞神给招来了,也不用她干别的,就把她关在房里日日写话本。

    倪殊羞臊得不行,这天煞的周衍却还在垂着眼角继续念。

    他眼皮薄,眼睛内勾外翘,天生带着股邪佞魅惑的劲儿,他的声音也好听,清清亮亮的,却又带着几分缱绻的意味,分外撩人。

    倪殊瞪着一双熬红的兔子眼,不得不承认,她很嗑周衍的颜。

    嗬,在看什么呢?

    倪殊猛地回神,有种被抓包的窘迫感,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发现周衍已经合上了话本,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你对我的描写很细致啊,已经在心里默默地肖想千百回了吧?

    喀喀!

    倪殊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心里咆哮道,这不是按照您老人家的意思写的吗!但嘴上还是乖巧道: 这个结局你还满意吗?

    不太满意。 周衍长腿一伸从窗台上跨下来,几缕发丝滑到胸前,他将话本翻到最后一页,指着那排未尽的省略号指点江山, 之后呢?总得让她给我生几个孩子吧?不用多,两个就行,最好一男一女 喂,你脸红什么!我又不是在说你,想太多了吧

    眼看着倪殊要原地爆炸,周衍终于调戏够了,他将话本揣进怀里,弹弹衣袖准备 事了拂衣去 ,结果还不等迈出门槛,他突然面色一白,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血来。

    小色鬼,你乱摸哪里呢

    周衍犯病的时候没人敢靠近,几个伺候的丫鬟、小厮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撕成碎片喂了鱼,就连腕子上的小青蛇都仿佛入了定,挂在上面一动不动,乍一看,还以为是他戴了个青镯子。

    冷汗迅速打湿了薄衫,周衍揪住床褥的手背上青筋鼓起,他尚保留着一丝清明,一甩袖挥开了倪殊给他擦汗的手,只在鼻端留下一丝萦绕的香气。

    滚。

    倪殊看了他一眼,没滚。

    据说他犯病的时候理智全无,六亲不认,所以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摸虎须,但倪殊却知道那不过是他自己放出去的谣言,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退去外壳的新蝉,最是脆弱无助。

    倪殊咬了咬牙,猛地一把扯开他胸前的衣襟。

    周衍的皮肤很白,却并不羸弱,胸膛上是一层线条利落的肌肉,蕴含着让人喷鼻血的力量。

    此刻在那跳动的心口之下,仿佛蛰伏着一只可怕的恶兽,随着心跳猛烈地撞击着他的胸口,让原本整洁光滑的肌肤呈现出一种狰狞扭曲的形态,有什么东西仿佛在他体内掏心挖肺,几欲破皮而出。

    你! 周衍一把捏住她细瘦的手腕,哪怕他现下力有不逮,也能轻易将其折断,睫毛上一滴汗珠滚落,他危险地眯起狭长的眼, 找死?!

    倪殊一低头,泪珠便汹涌地滚了出来,一滴滴砸在周衍的胸口上,她声音轻颤着说了一句: 对不起。

    周衍愕然。

    说起来,也算是倪殊造的孽。

    在她的笔下,周衍原本是苗家少主,幼时一派天真烂漫,善良可爱,然而好人没好报,一夜间苗家被屠了满门。

    周衍虽侥幸躲过一劫,却在之后的颠沛流离中被硬生生逼得黑化了,为了活命和报仇,他在自己的身体里种下蛊虫,将自己练成了一个毁天毁地的怪物。

    他用自己的精血养着那些蛊虫,终于大仇得报,但也要时不时地遭受蛊物反噬之苦。

    无论她在脑中想过多少遍,也没有亲眼看见来得让人震撼,她自己写下的不过寥寥数笔,周衍却不知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倪殊埋头趴在周衍胸前呜呜大哭,哭得声嘶力竭,肝肠寸断。

    我大概是死了吧?不,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哭。

    周衍疼得都有些迷糊了,一只手搭在倪殊的后颈上,感觉胸前湿漉漉的,也不知是眼泪还是鼻涕,他生平头一遭遇到别人为他哭,还哭得这样凶,一时竟有些贪恋起这种感觉来,没有立刻将人推开,忍痛道: 你在瞎摸什么啊,小色鬼,别趁机占我便宜

    话未说完便又吐出一口血,胸口疼得让他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发丝间有汗珠不断地滚落,眼前的一片模糊。

    等熬过这阵痛楚,周衍才发现倪殊已没了声息,身子软软地趴在自己胸前,一动不动了,而他的手指,还捏在对方的颈间。

    疼起来有些控制不住力道,这是把人给咔嚓了?!

    周衍没意识到自己的心跳骤然漏了一拍,手脚都有些发凉,也不知到底在慌些什么。

    他勉力抬起半身,试了试她的鼻息,才又脱力地倒了下去,半晌抿着嘴角,骂了句脏话。

    倪殊一觉醒来,外面已经艳阳高照,周衍神清气爽地坐在窗前翻话本,半点没有先前的虚弱模样。她坐起身来,盖在身上的衣衫滑落下来,她下意识地抬手接住,眼神尚且迷迷蒙蒙的,像只任人蹂躏的小兔子。

    周衍看着被她握在手里摩挲的衣衫,心头莫名有些不自在,他别开眼,清了清嗓子,语气听不出喜怒地道: 你睡得倒香。

    话音未落,倪殊低头打了个喷嚏,嘟囔着抱怨道: 你为什么不给我盖被子啊,都着凉了。

    手里的话本被 刺啦 一声扯掉半页,周衍黑着脸,阴沉沉地笑: 你在说什么呢?小兔子。

    消失的传说

    以得了风寒为由,倪殊被赶到花园里去晒太阳,顺便要她拔光里面的杂草。

    倪殊蹲在地上,吭哧吭哧地干活,周衍搬了把躺椅在旁边,懒洋洋地躺在上面,手边搁着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水果拼盘,他一手翻着话本,一手捏着颗葡萄粒放入口中,他的指节分明,骨形细长优美,指尖沾了点水珠,被侧面的阳光一照,连指甲盖都变得莹润剔透起来。

    倪殊觑了他一眼,心里无端地羡慕那颗被他染指的葡萄粒,不禁咽了咽口水。

    她的小动作被一心多用的周衍看进眼里,墨蝶似的眼睫眨了眨,带出一丝浅笑: 又在想什么呢,小色鬼。

    倪殊气结: 想个屁。

    周衍淡淡道: 不承想你的口味竟这么重。

    风吹过花海传来阵阵幽香,一片花瓣落下来,沾在倪殊的发间。

    周衍观望片刻,将话本搭在扶手上,起身朝倪殊走去。他微微弯腰,将花瓣捻起来在指间把玩,状似不经意地问: 昨天,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

    两人凑得极近,一股湿热的气流拂过她的耳际,痒痒的。

    倪殊拔草的动作顿了顿,偏头看他,一本正经道: 不是跟你说,是在跟我的未婚夫说,不小心看了别的男人的身子 咝,你干什么?!

    她的脑袋被周衍冷不丁地伸手大力压了下去,没看见对方一瞬间冷下来的眼神,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周衍知道她在说瞎话,但还是忍不住憋气,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该占的、不该占的便宜都占尽了,她现在这种轻飘飘的态度算什么?!还真是让人火大。

    曲梦瑶来的时候他的心情正恶劣着,本不想见,但眼尾余光瞥见被湮没在花海里的 某只兔子 正鬼鬼祟祟地朝这里探头张望,他又改变主意,让人将她请了进来。

    倪殊拨开挡在眼前的两朵花枝,目光灼灼地盯着凉亭里的两人。

    那女子衣带蹁跹,步步生莲,纤腰不盈一握,双眸顾盼生辉,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她笔下的女主角曲梦瑶。

    如果此刻抹去倪殊脸上的雀斑,会让人惊讶地发现,她跟曲梦瑶至少有七八分相似。没错,她就是那么自恋的,写文时把自己给安排上了,而且还是让周衍和罗贯之反目成仇的女主角。

    在周衍是备受宠爱的小少主时,罗贯之还是个食不果腹的乡下穷小子,两人也曾有过一段少年意气的美好岁月,只是非常短暂,很快便奔向了各自的命运轨迹,直至两人都成为江湖上只手翻天的人物时才再次有了交集,只是一黑一白。

    曲梦瑶曾经是喜欢周衍的,但遇到罗贯之后,她便动摇了,最终自然是投向了男主角的怀抱,周衍众叛亲离,不知所踪。

    倪殊其实很喜欢笔下的这个反派人物,所以没安排他挂掉,只是让他成为一个消失的传说。

    江湖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倪殊拼命回想着书中的情节,隐约记起,曲梦瑶这次来,应该是替罗贯之送信,约周衍在四方楼相见的。此时罗贯之的恩师被杀,他怀疑是周衍下的手。

    缠在周衍的手腕上筷子般细的小青蛇缓缓地拉长了身子,它爬上他的指尖,朝曲梦瑶猛地吐了吐猩红的蛇芯子,她执着茶盅的手指一颤,茶水顿时倾泻了出来,沿着石桌的边缘往下滴,一只指节分明的手伸出来,帮她扶好了茶盅。

    曲梦瑶的脸色有些泛白,轻声道谢。

    没什么,是它太调皮了。

    周衍一直分心注意着花园里的情况,见倪殊气得揪了朵花下来,才慢慢地收回手,心不在焉地碰了碰小青蛇的脑袋,嘴角挂着一丝隐约的笑意,顿了顿,又开口: 也太小心眼,喜欢吃醋,见不得我对旁人一星半点儿的亲近,你说她的占有欲是不是太强了?

    曲梦瑶:

    曲梦瑶越来越觉得跟周衍无话可说,他疯得太厉害了。于是她表明来意后就匆忙告辞了,他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晦暗不明。

    然后一转身,就见倪殊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正满脸担忧地看着他,见他回头,便又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声试探着问: 她是谁啊?

    周衍心头的那点不快瞬间就消散了,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发顶,不答反问: 不高兴了?

    小青蛇也凑上去,亲昵地想要来个眉间吻,不等周衍制止,倪殊就一把将小家伙的脑袋按了下去,这举动让他顿时愣住: 你 不怕它?

    怕什么? 倪殊莫名其妙,这小家伙就是个怂包,除了挂在周衍身上当零部件外半点用没有,她心思不在这里,有些焦急地问, 问你话呢,她是谁?

    也不知哪句话戳中了周衍的笑点,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角都湿润了。

    世人都道他周衍可怕,连带着跟他亲密的所有东西都让人感到可怖,他也想问一句,怕什么呢?多年好友,竟抵不过一个初识的小姑娘。

    等笑够了,周衍才将曲梦瑶的来意粗略地说了一番。

    这些倪殊当然知道,但原文中周衍并没有赴约,也不屑解释那些误会,导致他跟罗贯之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无法弥补。

    那你会去吗? 倪殊问。

    你想去?

    大约是看出倪殊眼中的期冀,他原本并没有赴约的打算,但不知为什么,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倪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握拳道: 江湖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那就去。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有阳光明晃晃地洒落下来,周衍走出几步,发现倪殊还愣在原地,他又折回来,轻笑着拉起她的手腕: 走啊,带你去看江湖。

    叮咚一声,有什么投掷在心湖上,荡起层层不休的涟漪。

    腿是为你断的,负责吗

    四方楼内,罗贯之有些意外周衍还带了个姑娘来,待看清她的眉眼后,似乎又有些了然,但并未当着她的面多说什么。

    罗贯之目光深邃,面部轮廓硬朗,是那种一看就特别正派的人物。

    倪殊跟个小丫鬟似的站在周衍身旁,不由得盯着罗贯之多看了两眼,然后就感觉周衍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冷,她忙收回视线盯着自己的脚尖,眼观鼻、鼻观心。

    周衍冷却没这么容易消气,一会儿让她去叫酒,一会儿让她去换菜,将人使唤得团团转,最后连罗贯之都看不下去了,趁着她下楼时给周衍倒了盅酒,劝道: 阿衍,她不过是跟梦瑶有几分相似罢了,你何必难为

    不等说完,被周衍一声轻嗤打断: 你觉得她像曲梦瑶?

    周衍并没有看他,眼角微垂着,遮住眼底翻涌的戾气。曲梦瑶的背叛,也曾是他心头的一道疤,与喜欢无关,只是不甘心,凭什么这个世界人人都要同他作对?

    他指尖捏着瓷白的酒盅,嘴角微微提着,但没有半分暖意,反而透着股子邪魅的冷意,强势霸道地往人的骨头缝里钻,可随着门外脚步声的靠近,那股邪气却又很快消弭于无形了。

    不,她们半分都不像。 周衍说着又轻笑了下,这次是真的笑了,眉眼里冰雪消融,仿佛有山花盛开,他道, 这话你别当她的面说,她可爱吃醋得很,我不想让她误会。

    罗贯之看着他,神色复杂难辨。

    周衍这话罗贯之其实是不信的,但他也并没有立场说什么。当初全江湖都知道曲梦瑶跟周衍是一对,但后来不知为什么,她转身黏上了自己,让周衍真真正正地成了孤家寡人,一无所有,周衍心里能没有恨吗?

    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倪殊端着一碟菜盘进来,罗贯之下意识地偏头看她,见她眉眼弯弯,眸若星辰。

    周衍见状不满,手里捏着颗花生米,屈指一弹。

    倪殊只觉腿上一软,手上的盘子就飞了出去,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朝周衍怀里扑去。他一手稳稳地接住瓷盘,一手搭在她的后背上,朝罗贯之勾出个懒洋洋的笑容: 你看,她总是不分场合地投怀送抱。

    倪殊:

    她的脸贴在周衍的小腹上,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灼热的体温和他笑起来时微微的颤动,反驳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还是无奈地咽了回去。她慢腾腾地爬起来,自觉无恙,脸上的热度却半天都没降下去。

    万幸之后没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话题绕回了罗贯之师傅的死因上。倪殊见周衍心不在焉并没有要多做解释的样子,心里一急,嘴上便把真相说了出来,她编的故事,自然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来龙去脉。

    周衍单手支颐,笑眯眯地看着她急于为自己辩解的样子,眼底的诧异一闪即逝,但并没有开口追问,无论她怎么知道的,总归对自己是好意。

    从四方楼出来,天已经黑透了,倪殊了却一桩心事,心情大好,就跟在周衍身侧不紧不慢地走着。

    谁知没走出多远,两人就遭到了埋伏,经过一番激战,结果就是周衍抱着她滚下荒崖,然后摔折了一条腿。

    什么,你让我背你走? 倪殊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把她一个芊芊弱女子当骡子使,良心呢?

    不然呢? 周衍一条长腿大大咧咧地晾在地上,他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腿,仰着头看倪殊,眉眼精致撩人, 为了救你才断的,你不得负责啊?

    于是,周衍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爬上了倪殊的背,甚至还厚颜无耻地点评两句: 太瘦了,硌得我不太舒服。

    倪殊咬着牙,艰难地挪动自己的脚步,气喘吁吁道: 是、是吗,那还真是对、对不起啊!

    然后她一只大手擦了把自己额前的汗珠,就听那人状似诧异道: 这就累了?小色鬼,你这体质不行啊

    你,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会被几个喽啰就逼得又是跳崖又是断腿?

    月光皎皎,虫鸣唧唧,周衍没有回答,他捻起落在倪殊发间的两枚叶片,轻轻地放在唇间。很快,一阵轻快的曲子在耳畔响起,似欢喜,似无奈,似少年人臊红了脸的欲语还休,这声音驱散黑夜的迷雾,飞向了遥远的天际。

    没有为什么,就想有个人来疼疼我,你信吗?

    这个奸夫是谁

    把周衍背回家,倪殊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瘫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想说,偏生他精神得很,他半侧着身子,探头看向靠在床沿呼哧带喘的人。

    她插在头上的发簪歪歪扭扭,几缕发丝散落在耳边,衣襟也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很像小话本里那些不可描述片段之后的模样

    你是不是很久没写小话本了? 周衍突然道。

    倪殊背对着他的身子一僵,没吱声。

    荒郊野外,孤男寡女,衣衫不整,你看,多好的材料。 周衍自顾自地点点头, 这次我要看尺度大的,动作也要激烈些,脸红心跳和喘息什么的都太

    倪殊以手遮脸,只露出一双赤红的耳朵,她有气无力道: 你 快闭嘴吧,做个人不好吗?

    周衍靠着床头低低地笑起来,笑了一阵,突然抬手抽下倪殊的发簪,黑绸似的长发瞬间散落下来。她一怔,刚要回头就被一只大手霸道地按住了脑袋,他恶声恶气道: 别乱动!

    这就是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倪殊心里有气,但还是不敢硬杠,生怕对方一个用力把自己的脑袋给揪下来,她弱弱地问: 你要做什么?

    给你制造点儿灵感。 周衍道, 你写的话本都太不浪漫了。

    长发被人粗暴地绾起来,又哗啦啦落下去几大把,然后被更大力地拽起

    倪殊想哭。

    周衍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他的薄唇紧抿着,耳根也泛着红,这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

    等周衍把倪殊的一头柔顺的长发攒成个球儿,两个人都感觉体力像被榨干了一样,什么都不想说了。尤其是她,从他房中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惨白的。

    天煞的周衍,给她插发簪时差点把她的脑袋捅穿了好嘛!

    这日阳光疏朗,暖意融融,窗台上插着几枝半放的娇花,暗香幽幽浮动,满室芬芳。

    隔间内哗啦一声水响,水花从浴桶里飞溅出来,连带着红艳的花瓣一起落在地板上。

    倪殊穿好衣裳,将湿发从衣领里拨弄出来,随手扯了条毛巾边擦着边往外走,下一刻,跟坐在桌边使劲往嘴巴里塞点心的陌生男人四目相对。

    老天,你是谁?

    男人身上胡乱披了件僧袍,个子瘦高,头发是短短的板寸,更重要的是,鼻梁上还架了一副银边眼镜,明显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喀,喀喀,你终于洗完了。 男人被点心渣子呛了一口,忙给自己倒了杯清茶润嗓子,这才表明身份。

    男人自称沈舟,跟倪殊同样来自现代,是她的忠实书粉,并且穿越到这本书中的时间比她还要早。

    他能认出倪殊来并不难,因为她有几本小说跟在现代写得一模一样,只是后来写的就 比较一言难尽了。

    哈哈,市场需求,市场需求。 倪殊尴尬无比,迅速转移话题,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沈舟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门突然被人敲响,倪殊心头一慌,扬声道: 等一下,我在洗澡!

    反手迅速将沈舟推进隔间的浴室里,手还没拿开,周衍就拖着一条断腿施施然地跳进来了,见状一愣。

    倪殊心虚地跑上前,非常狗腿地接过他手上的拐杖: 有什么事儿让旁人喊我一嗓子就是,你怎么自己过来了?

    良久,周衍才回过神,狭长的眼睛缓缓眯起,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语气听不出起伏道: 你是谁?

    倪殊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浑身笼着一层湿意,白皙的脸颊被热气熏得绯红,朱唇桃腮,明眸皓齿,抬头看人的时候,眼睛里像是盛着一汪醉人的春水。

    她心头咯噔一跳,完了,忘了上妆。

    倪殊跟曲梦瑶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曲梦瑶前脚背叛他,倪殊后脚就出现,他会多想,一点都不奇怪。

    她正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解释,周衍却将她身子一转按在窗前,自己大跨步地越过她,猛地拉开了隔间的小门。

    沈舟单脚着地贴在墙壁上,双手扒着门沿,还在维持着偷听的姿势,周衍朝他挑唇一笑,他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扎在地板上,寒意瞬间爬上了脊背,妈呀呀,好吓人。

    你的问题稍后再说。 周衍转身,看向倪殊的眸子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在此之前,你先给我解释下,这个奸夫是谁?你们在一起干什么!

    等话本写完,你就走吧

    啪!又一个纸团被丢出去,在空出滑出一道流畅的弧,撞到墙上然后又被反弹回来,骨碌碌地滚到了倪殊脚边。

    有丫鬟端着食盒自窗前经过,倪殊忙起身叫住她: 周衍还不肯吃饭吗?你把食盒给我,我去给他送吧。

    小丫头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我们少主说,暂时不想见你。

    哦。 她讷讷地重新坐回去,用笔杆卷着几缕发丝,神情惆怅。

    周衍跟她冷战呢。

    那天周衍把沈舟揪出来,也不知是不是有毒话本看多了,一口一个奸夫地叫着,最后把人给叫得不耐烦了,沈舟顺嘴一说,就把他们的来历给泄露了。

    若是寻常人听见,肯定会把他们当疯子,但周衍心里是怎么想的,还真不好说。

    沈舟是想带着倪殊一起走的,他说就快要找到回到现代的方法,当时周衍的脸色难看得吓人,飞薄的唇瓣透着不正常的冷色,整个人看上去孤单又可怜。

    倪殊莫名地犹豫了,也许在很久之前,她的心就已经偏了,所以哪怕在四方楼遇着了罗贯之,她也没有凑上去抱大腿。

    于是她笑嘻嘻地朝沈舟说话本还没写完,不能烂尾,意思很明显,她不想走。

    然而那天之后,周衍就再没跟倪殊说过一句话,纯粹单方面的冷战。

    浓黑的墨汁滴在纸张上,很快晕成漆黑的一团,倪殊有些烦躁地丢下笔,起身朝周衍的房间走去。

    周衍的房间门窗紧闭着,泛着股潮湿的冷意,倪殊推门进去的时候打了个寒战,食盒在门边被摔得稀烂,饭菜撒了一地。周衍背对着她躺在榻上,听见门响时脊背微微一僵,随即冷冰冰地丢下一个字: 滚。

    倪殊不想滚,她捏了捏指尖,笑意盈盈地往里走: 我来跟你讨论话本

    倪殊顿了下,脸上的笑容散去,猛地快步上前。

    室内的光线有些暗,倪殊起初没看清,等走得近了才发现,周衍身上的单衣已经被汗湿透了,他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揪着枕边的手指泛着青白,他体内的蛊虫又发作了。

    倪殊说不下去了,用指腹拭去他嘴角的血丝,心口阵阵抽痛,她觉得肯定自己体内也有那些蛊虫,不然为她什么会这么疼呢?

    周衍抬手想要挥开她,却反被抓得更紧,他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从嗓间带出浓郁的血腥气,冷笑道: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我没有可怜你。 倪殊说着在他脸上抹了一把,看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道,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占你便宜。

    周衍怔了怔,似是凝着冰凌的眉眼慢慢舒展开来,他别开眼,半晌后哑声道: 等你写完这个话本,就走吧。

    其实并非全无征兆,他初次发作时,倪殊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她为什么跟曲梦瑶如此相似?她怎么会知道罗贯之师傅的死因?沈舟说的那些疯话虽然让人匪夷所思,但也能将疑点一一讲通。

    倪殊没理他这话,而是突然说了一句: 周衍,如果我救你,你能不喜欢曲梦瑶了吗?

    什么?

    倪殊握住他发抖的指尖,轻轻地又问了一句: 能吗?

    将几乎跟他血脉融为一体的蛊虫一点点从骨血里剔除,置之死地而后生,方法残酷,手段狠辣,也是当初倪殊为他设定的最后障碍。他为救曲梦瑶而身陷绝境,是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获得的一线生机。

    原文中倪殊本意是要将这个深情的反派写死的,但在最后关头她手软了,所以让他活了下来。

    现在,她想让这一切苦难提前结束,原本该由曲梦瑶陪他渡过的艰难日子,她想由她自己来完成。

    然而等了半晌,只等来周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闭上眼,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是个傻子吗?

    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倪殊不高兴,虽然不高兴,她还是决定要把蛊虫从他的血肉里剜出来,轻哼道: 敢骂我,待会儿看不疼死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到真动手的时候,倪殊一碗药下去,先把他给灌晕了。

    可不巧的是,血刚放到一半,周衍的仇人杀上门来了。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在往常,周衍挥挥手就能将他们团灭,所以她完全把这段情节给忘了。他身边侍候的丫鬟小厮跟小青蛇一样怂包,根本指望不上,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倪殊什么都来不及想,咬牙将周衍背在身上,踉踉跄跄地从后门逃了出去。

    周衍身上的血水顺着倪殊的脖颈滴滴答答地流下来,没入齐膝的荒草中。她看不清脚下的路,冷不防脚底踩空,整个人连同周衍一起摔了出去。

    周衍!

    倪殊扑上去抱住周衍,他的额角被尖锐的石子刮出一道血痕,俊美的侧脸在粗糙的地面上擦过,也慢慢地渗出血来,可他却一动未动,像个破破烂烂的洋娃娃。她将下巴抵在他的肩窝里,死死地咬着嘴唇,心脏仿佛被人硬生生地剜了出来,丢在粗糙的砂砾上,踩了又踩,疼到窒息。

    她吸了吸鼻子,眼角晕出湿意,但泪珠含在眼眶里,到底没有掉下来,她重新将周衍背上,忍着脚腕的剧痛继续朝前走。

    这条路漫长得像是没有尽头,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她将周衍和自己藏在一块畸形的岩层底下,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紧紧地把他挡在了身后。

    其实有没什么用,只要那些人不瞎,就能很轻易地发现他们,可是没办法,倪殊已经走不动了。

    周衍,我是不是要跟你死在这里了?

    倪殊转过身,跟周衍面对面,他们走得匆忙,他身上的伤口都没能仔细包扎,大半个胸口都被血染透了,脸色因失血过多而泛着冷白,看上去已经像个死人了。

    算了。 她道, 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周衍安静地躺着,无声无息。她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轻轻地俯身,吹去了他眉眼间沾惹的尘埃。

    背后的脚步声一顿,继而有人兴奋地大声喊道: 他们藏在这里!

    利刃裹挟着森寒的冷意破风而来,倪殊头也没回,突然一把抱住周衍,狠狠地吻了上去,急切又委屈。

    下一瞬,胸腔里传来不知谁的剧烈的心跳声,一只大手裹住倪殊的后脑勺,在她唇上轻轻一咬,藏身的巨大岩层轰的一声炸裂开来,乱石碎片溅向四面八方,周围刹时惨叫连连,她不及反应,整个人被带着腾空而起。

    微凉的薄唇擦过倪殊的耳垂,周衍轻笑一声: 嗬,又占我便宜。

    不管,反正你不能走

    大多数人在杀人的时候都没有多余的花哨,干脆利落,招招毙命,但周衍不,他的功夫向来是具有极强的观赏性的,行若流云、动如流水,就连在杀人的时候都带着勾魂摄魄的美感,给这场血腥的杀戮蒙上了一层优雅的面纱。

    然后,他就拖着仅剩残血的身子毫无顾忌地晕了过去,之后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周衍这次一晕就晕了小半个月,倪殊趁机将他体内的蛊虫全部清理干净,然后便日夜守在他榻前,熬出了一双兔子眼。

    沈舟来的时候她正在给周衍念话本,脑袋一点一点的,就快要睡过去了,他 哎哟 一声,看着她充血的双眼夸张地大叫起来: 你这是要成精?

    倪殊抬手将话本砸到他头上: 你小声些!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沈舟有些无语,看看她,又看看周衍, 他是个坏人。

    是啊,杀人不眨眼呢。 倪殊把周衍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放回去,掖了掖被角,头也不抬地问, 所以你来做什么?

    沈舟是来带倪殊一起走的,他终于找到了回到现代的方法,满眼都是遮不住的兴奋之色,可谁知她听罢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她悄悄地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周衍的手,淡淡道: 哦,再见。

    什么? 沈舟愣住,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你,你不跟我回去吗?这只是个虚拟的世界,你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你忘了吗?

    倪殊想,他们会哭、会疼,会流血、会死亡,他们也有喜悦和哀伤,怎么会是假的呢?从她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都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倪殊很感激沈舟的好意,但最终还是拒绝了,她第一次庆幸自己是个孤儿,然后在这里,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喜欢一个人,为这个喜欢的人所留下来。

    沈舟走后,倪殊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直到夕阳的余晖从窗子里照进来,她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握着周衍的手,正准备把手抽回,原本安静地挂在他手腕上当镯子的小青蛇突然缠了过来,在她的手腕上飞快地绕了两圈。

    倪殊一怔,掀开被子的一角,抬了抬腕子,哭笑不得地看着把她跟周衍的手腕紧紧缚在一起的小青蛇,另一只手点了点它的小脑袋: 本事不小啊,哪里学来的?

    正说着,眼角余光瞥见周衍的睫毛颤了下,她立刻欣喜道: 周衍!

    周衍的眼珠动了动,没睁眼。

    倪殊: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周衍静了静,一点点睁开眼,镇定道: 就刚醒。

    倪殊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走。

    周衍突然慌了,心头怦怦地跳,猛地坐起身来,反手扣住倪殊的腕子,一把将她带进怀里。她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胸口,听见他闷哼出声,脸色一白,忙用手按住他的肩头,急得红着眼吼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周衍心里发慌,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只死死抓着她的手不放: 你别生气,是我说错话了,昨晚你给我擦身子的时候我就醒了。

    倪殊:

    周衍见她还是没说话,咬了咬牙,直接把心一横: 我不管,我的身子都被你看光了,你不能就这么走!而且早上的时候你明明还吻

    你闭嘴! 倪殊深吸一口气,抖着手去掀开他的衣襟看伤口, 我不走,就想给你倒杯水

    周衍愣了下,明白过来,蛮横地把人搂到身前,抵着她的额头笑出声来: 原来是心疼我呢,吓死我了。

    周衍眼里温柔得要滴出水来,指腹揉了揉她的眼角: 我以为你后悔了,要去追沈舟,有些急 你别怕,伤口没事。

    你不是要赶我走吗?

    倪殊鼻头发酸,突然就觉得委屈了,她低头狠狠地一口咬上周衍的肩头,眼泪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那天被人追杀的时候她没哭,两人命悬一线的时候她没哭,到现在反而忍不住了,哭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可是你没走。 周衍拥着她的身子,低声轻语, 所以你再不能反悔了,我也不许。

    呜呜呜,你还骗我!你明明早醒了的。

    是是是

    是个屁!

    周衍头疼,抬手一指窗外: 咦,你看那是什么?

    倪殊下意识地抬起头,周衍飞快地凑上去,红着耳根吻上了她的唇。

    天边挂着大团大团的火烧云,像是被点燃了的棉花糖,绚烂多姿,风光旖旎,很美,也很甜。

    赞 (2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