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大侠五年模拟?打扰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王小瑞是个放牛郎,但他有个闯荡江湖的大侠梦,于是他把心一横,辞去在地主家的工作,就踏上了大侠的征途。

王小瑞: 我是要成为大侠的男人!

然后他得知大侠要考资格证。

王小瑞: 抱歉,打扰了。

楔子

圆月高悬。

山野间,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狐狸缓慢地抬起前肢,对着明月,虔诚地拜了拜。

人乃万物之灵,若得其祝愿,讨得封正,便能成为真正的人,反之,百年修行毁于一旦。

是否成人,在此一举。

它转头看身边的吃瓜少年,小心翼翼讨封。

你觉得我像什么?

说它像人,它则成人,说它像狐狸,那它一辈子只能是狐狸。

像 少年吐了口西瓜籽, 隔壁老王家的狗。

小狐狸:

你不按套路来!

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小狐狸,少年边吃瓜边扬长而去。

走远后,反射弧很长的少年才反应过来。

妈呀!狗说话了!!

01考试?

数年后。

别追了!我跑不动了!!

王小瑞玩命狂奔,屁股后面跟着一头巨大凶兽,通体赤红,尖嘴宽耳。

他累得吐血,又不敢停,脚下跟踩了风火轮一样,两条腿甩得飞快。

要说他怎么会在这密林里荒野求生,还得倒回一天前说起。

他原本是一腔热血闯荡江湖的放牛郎,梦想做个劫富济贫的大侠。可还没等他征服 星辰大海 ,踏上征途的第一天,他就被现实给予暴击 大侠需持证上岗。

躲开了 三年放牛、五年模拟 ,却没躲过大侠资格证考试。

他立马掉头: 抱歉,打扰了。

大侠盟会的监考官表示: 你有点害羞,就让我帮你克服这个毛病。

等等!我只是随便来围观的吃瓜群众。

莫慌,我也是随便监考你的和善监考官,别当真。 说着,他露出一个像极了狐狸的笑容。

王小瑞:

然后监考官扔给王小瑞一本《大侠考试攻略》,并 和善 地点了他的穴道,把他扔进据说危险系数极高的地狱森林。

王小瑞在风中凌乱,内心仿佛 哔了狗 。

一炷香的时间后,他的穴道自动解开。

他一下站起来,撒丫子连忙朝着他来的方向跑去。

很快,他就原路返回,一把捡起地上那本攻略书,哭丧着脸朝反方向狂奔。

地面剧烈震动,王小瑞跌跌撞撞地跑着,身后的昏暗树影间,跟出来了一头巨兽,身高十尺,十分壮实,这会儿正对他穷追不舍。

跑着跑着,他身边多了两个猎户模样的壮汉,他们也是一路疯跑。

见了王小瑞,他们遂问: 我们是进来打猎的,小兄弟,你来这里干吗?

王小瑞苦笑道: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来考试的。

寒暄几句,看巨兽临近,两人道: 小兄弟,你顶住!

说完,他俩飞快地跑没影了。

王小瑞伸出 尔康手 ,道: 你们不是猎户吗,倒是猎它啊!

前方飘来回声: 现在开始不是。

王小瑞:

听闻后方巨兽的大吼,王小瑞吓得加快脚步。

跑得都快天黑了,气喘吁吁的王小瑞才彻底把巨兽给甩掉。

他找了个山洞,坐下休息的同时,把书翻开看起来,半晌,他合上书,放入袖中。

书上写得很清楚,要想离开,必须通过大侠资格证的考试,而考试内容是在甲、乙两个地点取得写了 封印 二字的木牌,找到后,他就能出去。

书的末页附上了一张地图,一看就是个灵魂画手绘的,歪七扭八,完全看不懂。

王小瑞欲哭无泪,所以他为啥要来江湖做大侠,是放牛不好玩儿,还是地主家饭不好吃?!

他站到洞口外,撇着嘴拾枯枝干草,打算生个火暖和暖和,没想到这里干草贼结实,半晌都拽不动。

一鼓作气,王小瑞猛地一拔,终于拔下来了。

咦?手感好像不太对?

他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猩红发怒的眼睛。

王小瑞:

我大概要凉了。

这时,日落西山,天色渐暗。

很长一段静默。

王小瑞做着垂死挣扎,问: 要不我给你粘回去?

巨兽:

摸了把已经秃了一块的头皮,巨兽的眼神由震惊到愤怒,它登时怒号一声,音浪震得王小瑞一屁股坐地上。

它一爪按住地上的王小瑞,疼得他几乎翻白眼,另一只大掌飞快一抬,立刻就要落下把他拍成肉饼。

完了完了,这次要狗带了,王小瑞绝望地闭起眼。

电光石火间。

一道人影闪现在巨兽掌风之下。

02风一夜

冷漠的声音响起。

谁给你的胆子在这儿放肆!

话音一落,几道寒光乍现,硕大如山的巨兽瞬间被四分五裂,化成黑烟消散了。

王小瑞呆愣在原地,心想,这是 得、得救了?

黑衣青年活动了一下筋骨,边嘀咕着 跑得还挺快 ,边转过身。

他看到王小瑞,愣了一下,眉头拧了松又松了拧,忽然道: 是你。

见王小瑞一脸 大哥你谁啊 ,他问: 不认识我了?

王小瑞正要摇头,突然想到,要是说不认识,这大佬肯定不让他抱大腿,不抱大腿就没法顺利离开这里,那他肯定会狗带在这儿

不能!绝对不能摇头!

王小瑞微微一笑,道: 认识,当然认识,你不就是

嗯?

是 王小瑞脑子飞快转动, 哎呀,就是那个嘛。

青年张了张嘴: 你

不等青年说完,王小瑞立刻抢话: 你也是来考大侠资格证的吧,我也是,好巧,哈哈哈!既然有缘,我们就同行做个伴吧。

青年沉默一晌,才点头。

王小瑞暗喜,妥了。

夜色渐黑,整片森林笼罩在黑暗中,视线受阻,王小瑞和青年留在了山洞内,生了火堆,打算明早前去甲地取木牌。

青年荒野求生能力高于王小瑞,没一会儿就抱回一堆野果。

王小瑞边吃边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青年似笑非笑, 你认识我,却不知道我叫什么?

这个呃

王小瑞想捶自己两下,说点什么不好,非说这个。

他正懊悔,青年抿唇笑道: 风一夜。

王小瑞脸颊红烫,当场被人戳穿心里的小九九,简直尴尬到爆炸,不过也充分得知,他并不认识风一夜这个人,甚至从来没听过风一夜这个名字。

鉴于尴尬,王小瑞选择性眼瞎耳聋,吃着野果不吭声了。

风一夜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拨弄火堆后,出去扛了一堆枯草进来铺床。

王小瑞见状,赶紧狗腿地跟在风一夜身后帮忙。

床铺好后,风一夜横躺在草堆上,闭目休息。

王小瑞缩在火堆边,也慢吞吞地铺着自己的睡窝。

冷不丁他听见洞内响起声音。

谁带你来这儿的?

愣了愣,王小瑞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当然是那该死的监考官啊!

监考官?

就是那个笑起来很像狐狸的人。

听完,风一夜若有所思,王小瑞叫了两声,没得到回应,也闭嘴躺下睡觉。

他睡熟后,背对他的风一夜转过身,看着他。

这时,洞外掠过一道黑影。

风一夜一动,跟了出去。

黑影屈膝行礼: 大王,我已安排妥当,只待他解开两道禁锢,一切就可重来,讨封一事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擅做主张。

黑影犹豫一瞬,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还是隐去身影,离开了。

风一夜回了山洞,临近王小瑞,他止步。

许久,低语在洞内回荡。

真是好久不见了,王小瑞。

03巨兽来袭

翌日清晨,两人灭了火堆,顺着书中的地图前去甲地。

那张歪出天际的地图,风一夜居然看得懂,他从王小瑞手中接过,看了须臾,就朝着一方走去。

路上,风一夜见王小瑞没带防身武器,给了他一柄木制匕首。

王小瑞看着这柄要刺不行要砍也不行的木匕首,沉默了,大哥你真的不是在玩儿我?!

风一夜道: 地狱森林非人之物甚多,非人之物当用非人之法,这木匕首可比那些铁器管用得多,你好好收着,必要时候,能拿来烤火。

??? ?

喂!你是不是说漏嘴了什么!

风一夜咳嗽一声,道: 反正你收好吧,自然有用处。

王小瑞点点头,将木匕首收在腰后。

不再耽搁,两人快步前去甲地。

森林内杂草丛生,没有一条正常的路,王小瑞跟在风一夜身后,来去无阻,他不禁再次感叹,风一夜果然是大佬。

走了很长一截路,两人到了甲地。

甲地在一处空旷平地,周围满是灌木丛,劈开外面的荆棘钻进去,发现了标着 甲 的石碑。

王小瑞找了一圈,在石碑下找到了写着 封印 的木牌,他小心收起。

转身见风一夜正立在不远处,目光远眺,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小瑞走过去,问: 我们现在去乙地吗?

风一夜点点头。

没走几步,风一夜问: 你为什么想做大侠?

王小瑞欲哭无泪,想做大侠,他确有初衷,年少时,为救一只受伤的小白狗,被村霸打得鼻青脸肿。那时他弱不禁风,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去挑战村霸,反正最后被打惨了。

从此,他一心想离开村子,做一个锄强扶弱的大侠。

奈何天意弄人,做个大侠还得先通过考试。

王小瑞叹了口气,道: 哎,大概是放牛把脑子也放没了吧。

你想离开这里吗?

超想!

王小瑞激动地拉住风一夜,刚要说话,突然脚底一滑,整个人扑向他。

这时,王小瑞的头顶掠过一阵凉风,风一夜拉他闪开,飞快回身一掌打向他身后。

突袭的巨兽被瞬间震开,撞上一株大树,才稳住身形。

风一夜冷冷道: 还想来?

巨兽仰天哀号一声,犹豫了瞬息,竟然耷拉着耳朵灰溜溜地跑了。

王小瑞一脸蒙圈,喂!你到底是来干吗的,打一下就溜了?!

刚吐槽完,后方猝然来了一阵疾风,王小瑞只觉后背被什么东西钩住,脚下顿时一空,埋头就见自己拔地而起。

他回头一看,钩住他的,正是看似落荒而逃的巨兽!

王小瑞彻底吓蒙了。

救命啊!!

他看向风一夜,风一夜就被巨兽的手掌盖了个严实。

王小瑞的瞳孔骤地紧缩。

风一夜!

04似阵法图

王小瑞张牙舞爪地挣扎,狂叫怒骂接连不断,巨兽不堪其扰,张嘴朝他吐了口浊气,企图迷晕他。

王小瑞冷不防地吸了一口,登时面色发白。

你口气真重,该刷牙了 他喘着粗气,又红着眼道, 还辣眼睛!

巨兽:

被熏得晕晕乎乎的王小瑞强睁着眼,有气无力地挣扎。

陡然,他碰到了后腰坚硬的东西。

风一夜给的匕首!

他头脑一下清明,咬紧牙关,一把握住刀柄,疾速拔出,对准巨兽的手心就刺去,也不管这木匕首是否真的能伤它。

嗷 !

一阵天旋地转,王小瑞被巨兽猛地甩飞,眼见着就要落地,却没落在地上,而是落躺在温热的怀抱里。

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没事吧?

王小瑞十分激动: 风大佬,啊,不是,风一夜你没事?

他笑了笑,道: 我能有什么事,你以为它真能伤到我吗。

闻言,巨兽抬起自己的手,掌下并没有受伤的风一夜。

风一夜瞥了一眼巨兽,又转头来看王小瑞,冒出一句: 遇到危险,你怎么总爱逞能。

王小瑞一头雾水: 哈??

那边巨兽被歧视,加上手被王小瑞弄伤,整个崩溃了,疯狂挥打身边的东西,一路狂奔向两人。

风一夜手掌一动,瞬间将全力以赴的巨兽给击退。

巨兽在地面摩擦出好长一段,才刹住脚,它瞪着猩红的眼珠,愤怒不已。

王小瑞捡起落地的木匕首,缩在风一夜背后,探出个脑袋看它。

就在王小瑞以为它要发大招时,它被风一夜看了一眼,竟然就跑了。被它弄出阴影的王小瑞立马回头,这次不见巨兽的袭来,才松了口气。

王小瑞忙道: 我们赶紧去乙地吧,早点取完木牌,就能离开这里了。

风一夜忽然问: 你难道就没疑惑过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刚才那种妖怪?

闻言,王小瑞挠挠头,道: 很正常啊,都说是地狱森林了。

他拍了拍风一夜的肩膀,继续道: 放宽心,这是大侠资格证的考试,遇到这些妖魔鬼怪没什么奇怪的,考过就行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突然有了大侠考试?

王小瑞思索一下,道: 大概是江湖优胜劣汰的新方法?

风一夜:

他神色古怪地看了王小瑞一眼,欲言又止,但脸上分明写着 我要关爱智障儿童 。

王小瑞:

王小瑞其实也很绝望,但既然已经在这儿了,他也只能随遇而安,先抱风一夜的大腿跟着考完试,之后再出去。

乙地与甲地不同,处在高地,需穿越溪流与乱石。

令人疑惑的是,地图中关于乙地的绘制很奇怪,乙地居然有两处,而画得龙飞凤舞的地图中,两个乙地与甲地相连,合起来竟然有几分像阵法图。

不过王小瑞对阵法并不了解,兴许是看错了。

他转念一想,这里连巨兽这种怪物都有,甲乙两地间呈阵法图式样,也不奇怪。

05抓鱼

天色渐暗,两人打着火把也照不清前路,就找了一片相对干净的地方休息。

恰好临近小溪,王小瑞吃了几顿野果,嘴里简直要淡出鸟来,就想去抓几条鱼来吃,顺便借鱼献大佬。

王小瑞捞起裤脚在冰凉的溪水里,抓来捞去,结果弄得满身水,却一条都没抓到。

风一夜靠在一株老树上,烤着火,看王小瑞浅笑: 你抓鱼的技术还是那么烂,果然只会放牛吗。

王小瑞:

什么叫只会放牛 等会儿!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王小瑞挤到风一夜身旁,笑道: 你原来真认识我。

风一夜顺话就道: 你不也认识我吗。

揶揄的话,让王小瑞完全接不下去,他哭丧着脸告饶,道: 大爷,我错了还不行吗,其实我不记得跟你这样的人物见过,更别说认识了。

风一夜依旧嘴角含笑,道: 咱俩也算是老熟人了,只是那会儿,我不是这个样子。

老熟人 不是这个样子?意思是不长这个样子?

王小瑞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想破脑袋也没想起来。

风一夜抬起头,看苍穹星幕,缓缓道: 你不记得也无碍。

反正你记得,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闻言,王小瑞心里咯噔一下,瞬间一脸惊恐,妈呀,大佬会不会一气之下干脆撇下他不管,一个人完成考试离开森林,那他不是得独自留在这儿?

好似洞悉他想法一样,风一夜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儿。

风一夜看着他,黑亮眼珠中映照着跳动的火光,一脸认真的表情,让王小瑞老脸一红。

同样是七尺男儿,他怎么就轮到被保护的那个。

王小瑞抿紧唇,反手抽出后腰的木匕首,眼神中忽然多了分凌厉与坚定。

他道: 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给你拖后腿!

风一夜微微一愣,旋即笑道: 你能护好自己,再好不过。

可不是吗,考完试,离开森林后,他们就会各奔东西。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让王小瑞从中咂摸出些别的意味,具体有什么含义,他又说不明白。

风一夜又道: 你之前似乎很想离开这里,现在还想吗。

王小瑞一愣,继而摇了摇头。

认识风一夜前,他的确很想立刻离开,但越和风一夜相处,他就越舍不得走。他想和风一夜一起考试,一起取得大侠资格,如果可以,他还想和风一夜一起仗剑天涯,虽说他是个猪队友。

风一夜没再说什么,靠着树干,闭上眼休息。

王小瑞托着腮,眼睛眨也不眨地看他,想看出点熟悉的影子。

风一夜长得很好看,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俊美,可他怎么对风一夜没印象哪?

越想越疑惑,王小瑞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多时,火堆灭了,只剩发红的炭火。

夜色如墨,风一夜睁开眼,一双在黑暗中发绿的眼睛盯着王小瑞。

忽然,一阵风袭来,溪边多了一道黑影。

他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单膝跪地,拱手道: 大王,我已经准备好了,顺利到达乙地,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风一夜沉默不语。

察觉他的犹豫,黑影道: 大王,机会只有一次,您万万不可心软。

风一夜背过身,摆了摆手,道: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黑影散去,仿佛不曾来过。

冷风刮过,睡梦中的王小瑞打了个寒战,风一夜解下外衣给他披上,手搭在他的肩头,半晌没有落下。

风一夜喃喃念道: 王小瑞,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你没有选择,所以

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别怪我

言语中,有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动摇。

06你家有牛吗

王小瑞再醒来,天光已大亮。

他翻身坐起,发现身上披着一件黑色外衣,而风一夜身着白色里衣,正在溪边洗脸。

把衣服还给风一夜,王小瑞有点不好意思,人家既救他又照顾他,他却没什么能报答的。

思来想去,他道: 风一夜,你家有牛吗,我可以

风一夜: 不遛。

王小瑞:

他试图继续,又道: 那你还缺跟班吗,我能

风一夜: 不约。

王小瑞:

大哥,我话还没说完,还有 不约 是什么鬼!

数次被打断,王小瑞整个人处在崩溃边缘,话不让他说完,他快憋死了。

风一夜看了眼天色,道: 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乙地取木牌了。

故意的,风一夜绝对是故意的!

王小瑞气鼓鼓地跟着风一夜蹚过小溪,前去乱石堆,他察觉风一夜有意避开他,至于为什么,他实在想不通。

他们越往地图标记的乙地走去,植被就越稀缺,乱石嶙峋间,偶尔有一两簇杂草冒出来,荒凉得很。

到了地图标记的首个地点,他们扫荡一圈,没有收获,两人又赶去下一个标记点。

路上又遇到了各式各样的袭击,风一夜眼眨也不眨地搞定一切,强得让王小瑞目瞪口呆。

他以为自己抱的是大腿,没想到是金手指。

乙地两处标记点并不近,几乎日落,两人翻过山,才到目的地 陡峭山崖。

天色渐暗,周围的景物也变得模糊起来,加大了寻找乙地木牌的难度。

王小瑞和风一夜各自打着火把找乙地的木牌。

黑夜中,怪异的号叫声在森林此起彼伏,王小瑞怕得很,又不想被风一夜看扁,就硬着头皮东翻西找。

没走几步,他就踩上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王小瑞整个人都僵住了,寒毛直竖,他缓慢地将火把垂下,照清了脚下踩中的软物。

毛茸茸的赤红毛团。

他一个手滑,火光就把那毛茸茸的绒毛给烧没了。

然后脚下剧烈起伏,王小瑞重心不稳,又是一屁股摔地上。

跟着,他面前站起一道高大黑影,火把映出其模样,尖嘴宽耳,赤红的绒毛以及 光秃秃的脑袋。

王小瑞: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 冤家路窄 吧。

巨兽摸了一把毛都不剩的脑袋,表情宛如踩了狗屎,臭到极点。

嗷 !

王小瑞嘴角狂抽,企图商量: 别生气!我跟你讲,毛是会重新长的,我发誓。

巨兽显然不是会讲道理的那种,它愤怒地盯住王小瑞,当即就朝他扑过去。

王小瑞手忙脚乱地滚开,躲过一击,火把因此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巨兽 呼哧呼哧 的喘气声。

王小瑞这下不敢再动了,缩在石头后面,期盼着风一夜赶紧来救他。

突然,王小瑞愣住。

他明明才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自保,转头就把希望寄托在风一夜身上,简直不要太打脸。

冷静了须臾,他打算悄悄地挪地方,先自救,离开巨兽身边。

刚一挪,脚下顿时踩空。

妈呀!他不会好死不死地躲在悬崖边上吧!!

07巨兽来袭

哇啊 !

森林野鸟被王小瑞的尖叫惊得乱飞。

远处的风一夜听闻喊声,目光一凛,瞬息闪身到王小瑞身边,一把抓住他胳膊,阻止他往悬崖下掉。

正要提王小瑞回地面,风一夜忽觉手下一沉。

王小瑞立刻惊叫起来: 妈呀!你别拽我裤子,快掉了。风一夜,下面还有那巨兽,刚才它也踩滑了!

风一夜:

风一夜一脸冷漠地说道: 踢开它。

巨兽:

一听要被踹,巨兽抓住王小瑞的手就更加用力了,死拽着不撒手。

风一夜目光沉下,掠过王小瑞看向下方的巨兽,眼中含着浓浓的警告。

巨兽咬紧牙关,不顾风一夜的告诫,扬起寒光闪烁的利爪,狠狠剜向王小瑞的手,企图让他一起落下去。

见状,风一夜面色登时变了,一手拉起王小瑞,另一只手迅速挥出白光,将巨兽打下悬崖。

王小瑞踩到结实的地面,还有些惊魂未定,他安抚了一下自己。

他在崖边刚站稳,脚腕突然一紧,一只满是赤毛的爪子拽住他,猛地将他往下一扯,眨眼间,他又落了下去。

王小瑞:

就知道没这么容易甩开它!

悬崖上的风一夜面色不悦,飞身跃下,朝着下坠的人,疾速追去。

在他要触碰到王小瑞时,突然闪出一道黑影拦住他。

风一夜越过黑影去捞王小瑞,却听黑影吐出一句话,他瞬间触雷般抽回手,一下愣在半空。

黑影道: 讨封成人,时不可待。

一人一兽飞快坠落,好在下方全是绿林,缓冲了一下。越过层叠茂盛的树枝,他俩砰的一声坠地。

王小瑞压在巨兽身上,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脑子有一瞬的空白,半晌,才清醒过来。

看自己没缺胳膊少腿,他飞快地翻身坐起,看准方向,拔腿就跑。

巨兽闷哼一声,睁眼就见黑暗中闪过几道人影,它一骨碌爬起,朝着人影追去。

王小瑞闷头东奔西窜,完全不敢回头看,只能听到各种凌乱的脚步声。

夜色极深,他已经无法辨别方向,全靠乱跑。

没跑多久,身边就多了两道人影,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两个猎户吗!

王小瑞气道: 又是你们两个!

这两个猎户十分狼狈,蓬头垢面,一身血腥气。

闻言,他们道: 好巧啊,小兄弟,又见面了,今天又一起被巨兽追哪!

话音一落,两个人就被一道劲风给扫没了,在远处发出一声重响。

王小瑞:

身后传来粗重喘息,巨兽的突然出现,吓得王小瑞玩命狂跑。

他一整夜没吃东西,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体力消耗极快,不知跑了多久,他就彻底跑不动了。

他一下瘫在地上,大口喘气,如同死水一动不动。

追来的巨兽眼见着就要追到王小瑞,他忽然发现近处有臭水潭,他毫不犹豫,赶紧跳进去滚了一圈。

然后巨兽完全没注意到王小瑞,嫌弃地撇开脸,捏着鼻子从他身上跨了过去。

王小瑞:

所以费劲儿跑那么久是为了什么?!

巨兽瞬间跑远,王小瑞松了口气,还没站起来,他就被什么给捂住嘴,拖进一旁的草丛。

别说话。

熟悉的声音响起。

风一夜!

08巨兽死了

王小瑞激动地回头看。

风一夜站在王小瑞的身后,见他鬓发凌乱,衣服上满是裂口,看起来似乎有些狼狈。

王小瑞依从吩咐闭嘴。

直到听不到巨兽的动静,风一夜才松开手。

风一夜满目担忧,问道: 你还好吧?有受伤吗?

刚才因黑影的那句话,他心生犹豫,再追下来,王小瑞已不知去向。

王小瑞摇摇头,道: 我没事。

风一夜忽然皱眉: 你身上怎么一股臭水味儿?

刚才躲巨兽,随便找了个地方藏着。 王小瑞无奈地摊手, 哎,希望早点完成考试,离开这鬼地方。

风一夜面色微变,眼中闪动着难以捉摸的情绪。

王小瑞问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风一夜眼神闪烁,没有开口。

王小瑞正疑惑,风一夜眼神骤凛,猝然抱着王小瑞闪身到旁边。

一道黑影忽然砸落在他们刚才的位置,要不是风一夜手疾眼快,他俩现在已经狗带了。

发现没压到实物,巨兽飞快起身,眨眼间再度攻来,风一夜推开王小瑞,顺势捞出他后腰的木匕首,朝着巨兽刺去。

王小瑞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忍不住摸出兜里的野果,神情紧张地吃水果。

那巨兽挨了一下,顿时流血了,见血后,它神色暴怒起来,利爪全亮出来,獠牙露出。

王小瑞情不自禁地吐槽: 喂,你该刷牙了,你牙有点黄。

巨兽:

它对王小瑞的意见很大,直接越过风一夜,径直逼向他。

王小瑞吓得水果都掉了,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为什么要皮这一下!活着不好吗!

风一夜闪身挡住巨兽,它疯狂抓向风一夜。

王小瑞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厚道,惹毛了巨兽,却要风一夜去收拾烂摊子。

想罢,他抓起地上的碎石头,就砸向巨兽。

巨兽气极了,一只爪子劈向风一夜,趁他闪躲,另一只爪子掀飞王小瑞。

王小瑞冷不丁被它一伤,胸前顿时起了一道血痕,染透了前襟。

见状,风一夜眸子一紧,手里的木匕首瞬间绽发白光,他纵身跃起,手持匕首朝巨兽狠狠刺去。

巨兽忙抬手挡,然而只是以卵击石,白光穿过它掌心,猛然刺中心脏。

尖啸一声,巨兽瞬间倒地,挣动几下,不动了。

09对不起

风一夜急忙走向王小瑞,想抬手,又顾虑什么,急道: 你别动,我看看你伤得重不重。

王小瑞脸色惨白,吸着凉气,用力点了点头。

风一夜掀开他的衣服,只见他胸前有两颗被抓烂的鲜红野果。

风一夜:

见他不说话,王小瑞紧张地问: 怎么样?我是不是伤得很重,会死吗?

风一夜无奈地摇头,道: 你活得比谁都好。

说完就站起身。

王小瑞看了一眼胸前,发现被抓烂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储备粮,瞬间安心。

王小瑞跳起来道: 既然我没事,那我们抓紧时间去找木牌,对了,在山顶你找到了吗?

风一夜神色松动,旋即摇头,王小瑞正遗憾,就听他道: 或许这山底下,才是真正的乙地。

什么?

山上山下都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一个天一个地。刚才我找遍了山顶,都没发现乙地的地标。

闻言,王小瑞也道: 既然如此,那不如我们在下面也看看。

风一夜点头。

刚要走,就听身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扭头一看,两个鼻青脸肿的猎户正试图搬动巨兽的尸骸。

闻声,他们抬头打了声招呼: 哟,小兄弟,这巨兽你们不要,我们就扛走了。

王小瑞:

风一夜道: 由他们去吧。

说完,他带着王小瑞走远,在山底开始找木牌。

这会儿,被遮蔽的月光露了出来,照亮一片森林,不过绿叶过多,挡了大部分月光,依然需要火把照明。

他们找了一圈,没有线索,王小瑞拿出了攻略书,查看最后一页的地图,看了半天没看懂。

风一夜接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王小瑞无所事事地看着风一夜,不禁想,他们到底在哪儿见过,又在哪儿成了老熟人,好奇,他太好奇了。

察觉被盯着,风一夜转过头,问道: 怎么了?

王小瑞忙挪开脸: 没、没什么。

风一夜合上书,道: 跟我来。

大佬果然很靠得住,一瞬间就看清乙地的方位。

王小瑞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

两人穿过层层灌木荆棘,到了跟甲地一样的地方,劈开阻碍,两人钻了进去,果真在其中找到了标记 乙地 的石碑。

王小瑞兴奋地在石碑下挖起来,片刻后,掏出来一张刻着 封印 二字的木牌。

王小瑞转头正要报喜,就见风一夜身上镀上了一层柔光,眉目间染上喜色,整个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具体区别,他说不上来。

不过这会儿值得关心的是,他们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地狱森林了!

王小瑞蹦过去,摸出两张写了 封印 二字的木牌,喜形于色。

风一夜,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可以去外面一起闯荡江湖了!我是个有大侠资格的真正大侠了!!

却见风一夜薄唇抿成一线,神色极为复杂地看着他。

风一夜说: 王小瑞,对不起。

言罢,王小瑞眼前一暗,就失去知觉。

他后方走出来一道人影,手里正捏着一根棍子。

10我没骗你

王小瑞再醒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乙地的中央,整个人被绑在 乙地 石碑上,他四周多了用红色的液体画出的神秘阵法。

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啥情况?!

你醒了?

王小瑞循声转头,居然看到了监考官!

还没来得及高兴,监考官的笑容突然诡异起来,王小瑞隐约觉得气氛不大对劲。

就听监考官道: 大王讨封时,生出两道约束他报复你的封印枷锁,这封印只有你能解,如今你取下两张木牌,不对,应该是两张封印,大王可以不受约束的 杀了你。

王小瑞有点蒙: 这玩笑不好笑。

从你离开村庄,就被我盯上了,这里的一切就是为让你解除封印制造的。大王一心想修成真正的人,你却害他讨封失败,因为你,他无法成人。现在有一个办法让他重新来过,那就是杀了你,他再找他人讨封。

王小瑞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他颤着音道: 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为了引我去解开封印,其实江湖上根本没有什么大侠资格证考试,更没有所谓的木牌!

监考官道: 没错。

王小瑞无端生起怒火: 说来说去,你那个大王是谁,我都不知道!

是我。

闻声,王小瑞浑身一僵。

有人缓步从他背后走了出来,一如初见时,那样高冷又漠然。

王小瑞异常平静,或许他早就知道了他非常人,没有人可以面对妖怪临危不惧,没有人会短时间内从那么高的悬崖下来。

他笑了一下,问道: 你一路上多次救我,也是为了在这儿杀我?

风一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你说我们见过,也是骗我的?

风一夜刚要开口,监考官迅速横在两人中间,急忙道: 大王,天快亮,动手吧。

说着,他递去那柄木匕首。

风一夜许久才捏住刀柄,监考官再次开口道: 大王,他已经解开了讨封对您设下的两道禁锢,现在您自由了,只要杀了他,你就可以拥有重新成为人的机会。

风一夜持刀,对着王小瑞,并未上前。

王小瑞听到这妖怪诱惑风一夜杀自己,气不打一处来,道: 你个老妖怪,丑不啦叽的,整天就知道挑唆别人来杀人,你怕是个傻子吧!

监考官额头青筋暴起,反身一拳揍向絮絮叨叨的王小瑞。

他吓得闭眼,却不见拳头落下,睁开眼,见风一夜握住了监考官的手腕,阻止了进攻。

风一夜甩开监考官,继而用木匕首割断绑住王小瑞的绳子,然后把木匕首给他,道: 我不会杀你,你走吧。这把匕首,送给你,后会无期。

话还没说完,王小瑞已经跑了。

风一夜无声道: 我们见过的,我没有骗你。

11小狐狸

监考官气急败坏,道: 大王!千载难逢的机会,您怎么就放过了!

风一夜摇摇头,道: 他救过我,我下不了手。

闻言,监考官揣度: 您真的因此才不杀他?

风一夜扭头看他,不悦道: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了。

监考官眼中闪过不甘,瞬间隐去身影。

风一夜望着王小瑞离开的方向,顾自出神。

另一边。

王小瑞拿着树枝扫开荆棘,有点漫无目的,早知道临走就问问哪条路能出去了,当时忙着逃命,都没顾得上问。

他叹了口气,极没有方向感地左右扫了几眼: 该往哪边走啊?

这边。

闻言,他猝然转身,见风一夜抱胸倚靠树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王小瑞微笑脸: 你还敢来?

风一夜大步一迈,朝着王小瑞走来。

我为什么不敢来。

他越走越近,手一扬,挥出一柄长剑。

王小瑞敏锐地察觉到危险,谨慎地往后退了一步,道: 喂,你说了不杀我的,怎么出尔反尔。

风一夜逼近: 我只答应那会儿不杀你,可没承诺此刻不杀你。

说得真有几分道理!

王小瑞掉头就跑。

风一夜扬剑狠狠刺去,王小瑞一躲,长剑落空。长剑再度刺来,划伤他的手臂,他吃痛地吸着凉气。

哈哈哈,去死吧!

手起剑落,撕裂般的疼痛席卷而来,王小瑞眼前一片血红,几乎快没意识了。

一剑猛刺向他的心口,却没落下。

有一只手捏住了长剑,锋刃割破手掌,血滴答滴答地顺着剑流下。

风一夜 王小瑞低声念道。

为他挡剑的,也是风一夜。

现在居然有两个风一夜。

这时,另一个风一夜忽然一变,成了监考官。

真正的风一夜甩开监考官的长剑,转身抱住血淋淋的王小瑞,满目惊痛。

监考官还想过来: 大王

闻言,风一夜眼珠血红,他极力克制道: 往后不准踏入地狱森林,否则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大王,机会难得,您不能

滚!

监考官逃也似的溜了。

风一夜见王小瑞眼神涣散,立刻伸手探他颈脉,见他脉搏微弱近无。风一夜犹豫瞬息,伸出自己受伤的手,滴血喂他。

每吃下一滴血,王小瑞身上的窟窿就愈合一分。

风一夜看着他滚动眼珠,将要醒来,于是开口了。

我不知道他把你骗了过来,见面后才得知,我确实心动杀了你就能得到成人的机会,但我下不了手。

王小瑞,我没有骗你,只是不知从何开始解释,我们曾经真的见过。你当初毁了我的讨封,失意的我被大妖打伤,你救过我,给我养过伤,从前我们

风一夜沉吟片刻。

你救的那只小狐狸,是我。

刚醒的王小瑞愣住了: 我当时救的不是狗吗?!

风一夜:

算了,无论是狐狸还是狗,你终归救了我,认识你,没法成人也无碍。

尾声

江湖中,忽然冒出两位神秘大侠,武艺高强,专门劫富济贫,打击违法犯罪者,令旁门左道闻风丧胆。

而两位神秘的当事人,正在某个名门正派门口发广告。

大侠考试了解一下。

风一夜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看他,一脸兴味索然。

王小瑞不满地瞪他,道: 你倒是发一下啊。

风一夜道: 你喝了我的血,害我杀不了你,没法成人,我的心碎了,需要好好调养。

王小瑞:

没想到当初喝了风一夜的妖血,不仅捡回一条命,还直接成半妖长生不老了,这算买一送一吗?

不发了,我要做大侠去了。 说完,王小瑞瞬移离开。

风一夜嘴角含笑。

他受不了无边孤独,才想成人,可如今有一个人能陪自己,做妖怪,似乎也不那么难熬了。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