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有毒,食之上瘾微暖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这是云长安到河阳城的第六个月,河阳城最大的酒楼朝乐坊中来了个戏班子,连唱六日大戏。眼看就是最后一日了,她趁夜溜出闲王府,直奔朝乐坊。

    票在一个月前就已卖空,她无法进去,索性爬墙钻窗,要看场免费的大戏。

    二楼包间只剩下正中一间空着。春意料峭,因为倒春寒,屋外正哈气成霜,房间里却点着炭炉,暖融融的,桌上温着黄酒,摆着糕点,甜香满屋。

    云长安在窗口观察了片刻,大胆地跳进窗中,刚关好窗子,门外突然响起了男子的声音。

    王爷这边请!

    眼看外面的人就要推门而入,她已来不及躲开。转念一想,这河阳城中有三位王爷,不管哪位,全是她讨厌的慕家人,既然逮着机会,就要恶整一番出气才对!

    于是她索性取下戒指,把里面的药粉统统倒进了茶点里,这是她本月最大的发明 雷公乐 ,服下此药后整个人像在发羊癫疯,手脚控制不住地抖动。

    撒好药粉,她飞快地抓着糕点拌了两下,顺着金丝绳爬到房梁上,寻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好。过一会儿,她不仅能看到场中的好戏,还能欣赏到王爷抽筋。

    她刚刚躺好,只听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

    她飞快地往下看,来的是慕乌鸦!一身黑袍子,裹挟着凛冽之气。面具紧扣在脸上,进了门都没取下来。他悠哉游哉地坐到桌前,正了正衣衫,拿起茶壶自己倒了一碗茶,又拿起一块糕点,把面具往上推了半截,薄软的唇轻轻咬住了一半糕点。

    咔嚓

    糕点咬断的声音清脆可闻。

    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浮动,性感至极。

    好倒霉的慕乌鸦,等下要变成抽筋乌鸦了。云长安突然有些心软,不然现在下去,别让他吃糕点?

    不,慕乌鸦又不给她吃肉,还让她喝绿幽毒呢!这算是一报还一报罢。她手托着下巴,强迫自己别开脸。不要看他!看多了眼睛会长疮!

    锣声阵阵,戏班子的人上台了,扮相、身段、唱腔都好,比漆黑的慕乌鸦好看多了。尤其是 她眼珠子蓦地瞪大,只见唱罢下台的小生绕到戏台后面,开始更衣换装了。

    啧啧,好身段儿。宽肩窄腰,肤白臀翘,若能去拍上两巴掌 ,一定极爽!

    她饶有兴致地盯着那小生,目不转睛。正在那人拉开裤腰带,就要把裤子给脱下来时,有温热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

    好看?

    当然好看!云长安撇嘴,慢慢扭头看向已经趴到了她身边的慕乌鸦。

    他的面具已取了!

    脸好看得不得了!

    臭乌鸦,死妖孽,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作甚?打搅她看别的男人宽衣解带的雅兴!

    她白了慕长情一眼,视线回到台前。

    还看? 慕长情捏住了她的眼皮子,让她无法睁开眼睛。

    云长安气得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我给你看,好不好? 慕长情抱紧她,和她一起躺在横梁上。

    云长安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他的呼吸滚烫,不住地往她的脸上喷洒,腰间硬梆梆的东西顶着她。

    不要脸! 她红着脸,伸手就掐!

    嗨!原来一大只金元宝!

    怎么样,一个金元宝换你看我一回。 慕长情拧拧眉,手指头勾过她的鼻头,慢吞吞地说道。

    看!你脱吧! 云长安果断地答应。

    就算眼睛长疮她也要看!

    慕长情盯着她看着,乌瞳里笑意渐浓。

    干吗这样盯着我? 云长安心里发虚。

    长安哪, 慕长情又勾了勾她的鼻头,笑道, 长安就是我掌心里的一尾鱼儿,我时时想煮了吃了,每日都要想,从哪里下口最好。

    云长安看着他的眼睛,渐有些迷糊。他不是吃了她下了药的糕点吗?为何此时却像是她被下了药,心不是她的,力气不是她的,连身体都不是她的 全被他占去了!

    你吃吧。 她情不自禁地低喃了一句。

    吃光了拉倒,省得每天生气!而且,现在她更想吃了他,先吃他的嘴巴好了

    小妖怪。 慕长情嘴角也有了笑意。

    今儿赚的钱,分我一半。 云长安握着那只金元宝,干巴巴地笑。

    全给你。 慕长情点头。

    如此,他才算是一只好乌鸦呢!还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慕乌鸦对她的态度与往日大有不同,常会说些让她动心的话,做些让她脸红的事,搅得她一颗心七上八下,找不着北。长此以往,她还能逃得出河阳城吗?

    小妖怪直愣愣地看着我,想干什么坏事? 慕长情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拔弄她的嘴唇,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我不才干坏事,你这么大方,干脆把底下那个戏班子也给我。 她含糊地应付了一句。

    想得美,再敢看别人脱裤子,我缝上你的眼睛。 慕长情瞬间变脸,握着她的腰,对着她的屁股就拍了几巴掌 。

    看吧,就不能说他是好乌鸦,连个戏班子也不舍得。

    云长安拧着眉,小声问: 你怎么还不抽筋呢?

    我为什么要抽筋? 慕长情慢吞吞地问道。

    云长安又拧眉,想必是这人皮糙肉厚,雷公乐对他没作用吧。

    是不是因为这个? 慕长情手腕甩了一下,长指间夹了一块香甜的糕点,慢慢地在她的嘴唇上擦动。

    云长安马上就明白了,慕长情一定是跟着她来的,甚至在门缝中已经看到了她下药的动作!不,勿需看见,他根本不会吃她碰过的东西。

    长安哪,这个习惯得改呢,不能总拿药喂我。 慕长情用糕点轻敲她的鼻头。

    云长安撇了撇嘴,嘲讽道: 你如此抠门,还喂你吃肉不成?

    慕容情脸上含着笑,慢慢点头: 把你自己喂给我吃便好。

    云长安看着他乌亮的眸子,脑子又有些晕了。罢了,不管吃什么,现在她只想咬着他的嘴巴试试看是什么滋味。

    她不知自己的唇是何时凑上去的,他软软的、滚烫的嘴唇带着好闻的薄荷的清凉香气,让她上瘾。

    这个河阳城啊,真的很古怪,自打来了这里,她是一天比一天不正常了,不然的话,她怎会对慕乌鸦的嘴唇上瘾呢?

    楼下戏唱得正酣畅,那词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云长安想到了年少时的梦,要择一佳婿,有钱、好看、爱她,与她一起闯天涯。

    慕长情啊,会是谁的佳婿,会是她的吗?

    赞 (8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