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加遗产(六)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连载六

    温小辉和洛羿把那醉鬼的脑袋胡乱擦了擦,再把人架到楼下,叫了救护车,把医药费直接给了医生,把人拉走了。

    救护车走了后,洛羿看着温小辉的脖子上被勒出的几道青紫的痕迹,皱了皱眉: 这么晚了,你别回去了,去我那儿吧,我给你上点药。

    温小辉用手指轻轻地摸了摸脖子,疼得他 咝 了一声,心想,这怎么跟我妈说啊。他沮丧地点点头,给他妈发了条短信,说在朋友家睡了。

    走吧。

    温小辉刚要拦车,洛羿道: 不用了,我开车来了。

    哦 啊!你可以吗?

    这么晚了没人查。 洛羿拉住温小辉的手,往小区外走去。

    小区门口的街道边上,停着一辆藏蓝色的 蝙蝠 。

    温小辉的眼睛都看直了: 哇!这是你的车?

    洛羿面无表情,显然情绪不太好: 妈妈的车,上车吧。

    温小辉不顾脖子还在火辣辣地疼,扑在车上陶醉地说: 真酷啊。

    洛羿沉声道: 舅舅,上车。

    温小辉心虚地低下头,钻进了车里。车座的设计让腰臀自动下沉,脖子抵在靠椅上,他觉得不太习惯,可他无暇顾及这些,他现在只想掏出手机为自己平生第一次坐兰博基尼而来个自拍,角度他都想好了,一定要看似在不经意间把方向盘上的标志拍下来。可当洛羿关上车门后,他感觉车里的气压低到他大气都不敢出。

    温小辉小声说: 喂,别生气了。

    洛羿看着前方,没说话。

    温小辉捏了捏他的脸蛋儿: 乖乖,不要生气了。我错了嘛,以后再也不骗你了,真的。

    洛羿扭过头来,深深地看着他: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我没赶到,会发生什么?

    温小辉想起当时那窒息的恐惧,确实有些后怕。

    洛羿深吸一口气,扭身抱住了温小辉,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哑声说: 我已经没有妈妈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温小辉反抱住洛羿,抚摸着他的背,心里一阵酸楚。他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又是感动,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今天的莽撞,就像洛羿说的,如果洛羿没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男人会这么在乎他,一个是洛羿,另一个是他爸,而他能珍惜的只有眼前这个少年。他柔声说: 你不会失去我的,我以后再也不会瞒着你了。

    你不要再对我撒谎。 洛羿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缠绕着温小辉的头发, 你想什么我看得出来,不如说实话。

    温小辉顿时有种在闹市裸奔的别扭感 思想上的裸奔,他只得无奈地说: 好。

    走吧,我回去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洛羿发动了车,发动机从静止到加速至六十迈,好像就用了一眨眼的时间,超级跑车的乘坐体验让温小辉激动了: 哇,之前怎么没看到过这辆车?

    停在地下车库里。

    你平时是不是经常偷偷开出去玩啊?

    洛羿摇头: 我没有驾照。

    那你怎么学的车?

    这也不用怎么学吧。

    温小辉瞪大眼睛: 难道你是第一次开车?

    洛羿点头: 我住的地方不好打车,我急着过来,只能自己开了。

    妈呀!要不还是我来开吧,好歹我有驾照。

    洛羿道: 没事,很简单。

    温小辉咽了咽口水,小心脏怦怦直跳。还好洛羿开得是挺平稳的,速度也不算很快,虽然体会不到超级跑车的乐趣,但他还是觉得命更重要。

    洛羿顺利地把车开回了家,温小辉在这别墅住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来车库。原来车库里还有一辆SUV,显然都是雅雅的,他已经无法想象雅雅究竟有多少钱了,虽然忍着一直没问,可他对洛羿的父亲已经越来越好奇。

    洛羿拿出医药箱,用棉签蘸着药水轻轻地在温小辉脖间青紫的伤口上涂抹。

    温小辉疼得龇牙咧嘴的,边叫边骂: 那个王八蛋!我怎么就没把他废了呢!哎哟!疼

    洛羿的动作很轻: 忍着点,快好了。

    温小辉撇着嘴: 会不会留疤啊?我从十六岁就开始擦颈霜,皱纹超级淡,我脖子很漂亮的。

    皮外伤,主要是瘀青,不会留疤的。

    那就好,咝,头也好疼。

    头怎么了?

    撞到茶几了,现在还晕乎乎的。 他轻轻地摸了摸头上的包,肿得老高。

    洛羿道: 这只能养着了。

    温小辉担忧地说: 雪梨姐可怎么办啊?两人毕竟是结过婚,他手里有一大堆东西可以威胁她。

    这件事你就别再管了,既不是你的事,你也根本帮不了她。

    温小辉叹了口气: 我知道,可是看着她被这种人渣纠缠,我也挺难受的。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做像今天这么莽撞的事了。

    温小辉沮丧地点点头。

    洛羿把白纱布一圈圈地缠在温小辉的脖子上,温小辉掏出手机照了照,然后咔嚓拍了两张: 啧,忘了拍车了。

    你想拍随时可以去。 洛羿补充道, 但是不能拍车牌号。

    哦。

    去洗澡吧,小心别碰到水。

    温小辉伸了个懒腰: 你也早点睡吧。

    他走进浴室后,洛羿的手摸到了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那钱包看上去用了很久,皮质老旧开裂,磨损得厉害,还透出一股浓郁的酒臭味。洛羿打开钱包,夹层里赫然躺着一张身份证,正是雪梨前夫的。

    洛羿轻轻地抽出了身份证,端详着上面的照片,眯起了眼睛

    温小辉在洛羿那儿躲了两天后,必须得回家了。他本来想在脖子上围条围巾,但是大夏天这么做简直是欲盖弥彰,只能硬着头皮等待迎接他妈妈的暴风雨。

    果然,温小辉一进门,冯月华的眼睛就直了,手里的擀面杖直指着他: 你的脖子怎么了?

    温小辉作揖道: 母后,您请坐,听孩儿给您解释。

    冯月华差点把擀面杖扔出来,她厉声道: 少废话,你是不是打架了!

    温小辉哭丧着脸: 妈,我可没挑事啊。那天不是去接朋友吗,都喝多了,他跟别人推推搡搡的,一来二去 我是为了保护他。

    就你这跟个小鸡崽子一样的身板还保护别人?! 冯月华冲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成天往乱七八糟的地方跑,说你也不听,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叫你妈一个人怎么活!

    温小辉愧疚地说: 妈,我错了,其实没什么事,我就是被掐了一下,脖子上有点瘀青,您别担心了。

    冯月华看了看他的脖子,确实没有渗血什么的,精神也好,就稍微松了口气,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可别让老温家到你这儿绝了后,你多活几年,报答一下你冠的姓吧。

    温小辉嘟囔着: 哪有这么诅咒儿子的。

    冯月华把擀面杖扔到他手里,说; 过来帮忙。

    遵命。

    温小辉进屋洗手的工夫,电话响了,他拿过电话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

    温小辉,我是邵群。

    温小辉立刻有些紧张: 邵公子,您好。

    出来吃个饭?

    哎哟,邵公子,我上晚班,得在工作室吃盒饭。

    那下了班来喝酒吧。

    下了班我得回家,我妈管我可严了。

    邵群笑了笑: 挺难约啊。

    我工作也是很忙的嘛。

    行了,说正事吧,上次的事,考虑得怎么样?

    我上次 温小辉刚想说上次就拒绝了,突然想起洛羿的话,邵群又给他打电话了,他应该先跟洛羿通通气,于是改口道, 那个,我还得再想想。

    你来开价。

    这个 这不是钱的问题。

    这就是钱的问题。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我要给你一个亿你不干吗?

    温小辉嘿嘿笑道: 您太睿智了,关键是您不是给不了我一个亿嘛。邵公子,让我再考虑一下行吗?

    行吧,过两天再说。

    挂了电话,温小辉立刻给洛羿发了条短信:邵群给我打电话了,要约我吃饭喝酒,问我上次的事考虑得怎么样。

    洛羿很快回了一条:忙,晚点说。

    温小辉无聊地把手机塞进兜里,出去帮他妈包饺子去了。

    冯月华一边包,一边拿眼睛斜温小辉,冷不丁地说: 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温小辉吓得手一抖: 妈,我一个月工资真就两千块,我看上一个粉底都没钱买

    不是这个。 冯月华眯起眼睛, 我觉得你还是谈恋爱了。

    温小辉哭笑不得: 真没有。

    你以为你瞒得住我?高三那年你谈了个,我正想着怎么收拾你呢,你就分了,我才装作不知道的。

    温小辉缩了缩脖子: 妈,您火眼金睛啊,这都能发现。

    你现在就跟当时一样,成天傻乐,偷偷摸摸地发短信、打电话,手机不离手。 冯月华眯起眼睛, 说,你是不是跟人同居了?

    温小辉赶紧反驳道: 妈,真没有啊!最近认识几个朋友,聊聊天而已,我要是有对象了,我保证,绝对第一时间跟您报喜,这么好的事我瞒着您干吗呀。

    冯月华瞪着他: 你发誓真的没有?

    我发誓,真的没有,我要骗您就让我 胖二十斤!

    冯月华轻哼了一声: 外加长一脸青春痘。

    您太狠了吧!是不是亲妈啊!

    哼。

    温小辉反复想着他妈说的话 成天傻乐,偷偷摸摸地发短信、打电话,手机不离手 ,他现在真的是这样?太扯了,洛羿是他的亲人,不过,是个绝对不能让他妈知道的亲人。

    晚上,洛羿打电话过来,温小辉问他刚才忙啥呢,被他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于是两人聊起了邵群的事。

    洛羿说: 这样吧,你等邵群再主动约你,记得一定要是他主动约你,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你带上我。

    啊?我带上你,我怎么说啊?

    就说是你外甥,你们说话,我在旁边玩手机,他不会在意我的。

    那我跟他说什么?

    你跟他说什么都行,但是记住两点,第一,绝对不收他的钱;第二,绝对不说你任何一个老板的坏话。

    我干脆不见他不就完了吗?为什么非得见他?

    如果以后邵群没有成为聚星的大股东,那就无所谓,可万一他成了呢?到时候他看你能顺眼吗?

    温小辉语塞。

    你要在不得罪他的情况下,拒绝给他当枪使,这件事是很需要技巧的。

    温小辉叹了口气: 复杂死了,好无聊啊,我不想去。

    别怕,我会帮你。

    温小辉在床上打了个滚,撒娇道: 我真的不想去。

    去吧,这是为你好。邵群脾气很大,不能得罪,他约你出去你不去,岂不是不给他面子?

    温小辉好奇道: 你知道他?

    知道一点。

    你怎么会知道他啊?你们好像都不是一个世界的。要是Raven不跟我说,我都不知道邵群这个人,他们那种人隐私保护得挺好的。

    你告诉我之后,我找曹律师打听了一下,曹律师跟政商圈的来往比较多。

    哦,邵群那个人看着就不太好惹,说真的我有点怕他,唉

    不用太担心,撑死就是丢一份工作而已。

    对,大不了就是换份工作嘛。

    对了,雪梨有跟你联系吗?

    没有啊,我想她需要冷静几天吧。

    如果她跟你联系的话,你安慰安慰她就行,但是对她和她前夫的事,不要给什么建议,说白了就是别多管闲事。

    可是

    没有可是,他们俩现在的状态很危险,你不要掺和进去,多说多错,她是成年人了,让她自己去解决。

    好吧,可是一想到她前夫还没遭报应,我就又担心又生气。

    洛羿深沉地说: 他那样的人,早晚会自食恶果的。

    对,我等着。

    早点休息吧。

    哦,你也是。

    洛羿笑道: 你不在家我都睡得很早,你在的话,我就总想多和你聊一会儿。

    温小辉也笑道: 咱俩还真是话题不断,明天去找你,快睡吧。

    自那日邵群来过工作室后,Raven对温小辉的态度有所转变,变得稍微热情了一些,也不再就罗总的事对他冷嘲热讽明嘲暗讽,他虽然习惯了Raven的势利眼,依然觉得挺好笑的。有一天他趁着Raven心情好,想请个假,因为洛羿想带他去日本玩,结果Raven的脸当场就拉下来了,说人手太紧,不批假。

    温小辉郁闷极了,不过后来想想,如果他出国旅游,根本没法跟他妈解释,不去也罢。

    暑假的那两个月,雪梨没有再联系他,邵群也销声匿迹,要不是其间洛羿问了他两次,他都快忘了邵群的事,他总有种洛羿比他更急着见邵群的感觉。

    转眼就到了洛羿去大学报到的时候。温小辉自告奋勇要充当家长,送洛羿去上学,即使学校离洛羿的家很近。

    温小辉特意调了班,一大早就打了个车,去别墅接洛羿。

    洛羿看到出租车,有些惊讶: 你打车干什么?

    送你去学校啊。

    我家离学校骑车就半个小时。

    新生开学哎,你就没什么东西要带的?

    洛羿拍了拍双肩包: 我不住校,带些证件就行了,我们骑车去吧。

    温小辉只好付了钱: 师傅,你走吧。

    司机师傅一脸 住别墅还舍不得打车 的鄙视表情,开车走了。

    温小辉坐到他后车座: 我发现你特别喜欢骑单车。

    不好吗?又健康又环保。

    难道你讨厌汽车?

    洛羿顿了顿,说: 汽车不安全,我更喜欢自行车。

    温小辉无奈地笑道: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富二代,有钱的哪个不爱显摆啊。

    洛羿平淡地说: 我不是富二代。

    你要还不是富二代,那我成贫民窟的了。

    你生长在一个很好的家庭,亲子之间感情深厚,你的父母会教你普世的价值观,带给你安全感,从这一点上来说,你才是富二代。

    温小辉刚想笑话洛羿又开启 人生导师煲鸡汤 模式了,可话到嘴边,他想起洛羿的家庭,就说不出来了,每次一想到这少年的身世,他都会格外心疼。他叹了口气: 还好,你父母虽然都有点不靠谱,至少你长成了一个好孩子,好多在这样比较 复杂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都会有些心灵扭曲。

    洛羿笑了笑: 你觉得心灵扭曲是什么样子的?

    嗯 特别敏感、善妒、记仇、冷酷、缺乏对人的信任,容易仇视社会,容易走极端,差不多这样吧。

    原来如此

    怎么了?

    你碰到过这样的人吗?

    有碰到占一两条的,全都占的没有,真有这样的得多吓人啊,我早跑远了好吗!

    洛羿低声笑起来。

    眼看着进入大学城的范围了,周围全是来自各地报到的新生,那一张张稚气的脸,像晨间的太阳,充满了年轻的活力。

    温小辉道: 我有时候其实挺好奇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那就来上啊,我可以辅导你,保证你考上不错的学校。

    温小辉摇头: 不要,我最讨厌学习和考试了,我就是感慨一下。

    洛羿把车子骑进了那所全国最好的大学,温小辉抬头看着校门上大大的匾额: 哇,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来这里,这个地方跟我好像不是一个星球的。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

    你当然不觉得夸张了,听说像你这种天才少年,这里有不少啊。

    嗯,有一些,还有比我小的。

    比你还小?

    物理系有一个十三岁的。

    温小辉咋舌: 简直是怪物。

    洛羿把车停在教学楼下,两个人一起往新生报到处走去。

    温小辉左顾右盼,有些失望地说: 女的好少,你交女朋友可不容易了。

    洛羿笑而不语。

    报到处围了不少新生,当两人出现时,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毕竟在这种学霸扎堆的顶尖学府里,温小辉的长相就够得上校草级别了,可当他们知道报到的人是洛羿的时候,更是惊呼不断,天才少年在这里不很稀罕,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的天才少年就是此生难遇了。

    温小辉享受了一次家属待遇,跟在洛羿身边,满脸骄傲,就好像洛羿是他抚养成人似的,满满的成就感。

    报完到,洛羿也彻底出名了,他拒绝了一堆社团的邀请,带着温小辉跑了。

    他们正准备找个地方好好撮一顿,温小辉却意外地接到了邵群的电话。

    哇,邵群哎,我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呢。 温小辉拿着电话,有点紧张。

    洛羿挑了挑眉: 正好,去蹭他一顿饭吧。

    也对,蹭一顿贵的。

    吃饭的地方是一家高级酒楼,洛羿把车子放在门口的时候,保安眼睛都直了,他可能上岗这么久,就从来没见过有人骑自行车来的。

    温小辉感到有些羞涩,洛羿却神色如常地问保安: 车子放哪儿?

    保安眨巴着眼睛: 停、停那儿吧。

    洛羿放好车子: 走吧。

    他俩被服务员领进包厢,邵群一个人坐在里面看着手机,他抬头瞄了温小辉一眼: 来了。

    当目光落到洛羿身上的时候,他怔了一下: 这是谁啊? 。

    温小辉点了点头: 邵公子,他是我外甥,十五岁。 他特意强调了一下年龄。

    邵群 哦 了一声: 坐吧。

    洛羿从进门开始就在貌似漫不经心地观察邵群。

    他们坐下后,邵群拿起了菜单: 有什么忌口的?

    没有。

    你外甥呢?

    洛羿道: 没有。

    邵群瞥了洛羿一眼: 你带你外甥来干吗?我今天是跟你谈正事。

    今天他开学,我刚带他去报完到准备吃饭呢,这不您的电话就来了。没事,他很安静的。

    邵群也没在意,点完菜之后,单刀直入地问: 上次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温小辉努力装起了傻: 邵公子,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您要让我干什么。十万块那么大笔钱,我哪儿敢要啊,我回去跟我妈说了,我妈说不行,让我好好工作。

    邵群挑起眉: 你跟你妈说了?

    温小辉就按照来时和洛羿商量好的说: 是啊,这么大的事我肯定要跟我妈商量呀。 他的表情很天真,真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儿。

    邵群睨视着他: 少跟我装傻。我让你做的事很简单,帮我观察一下Raven和其他两个合伙人之间的关系就行了,你真的想一直拿那点工资?

    邵公子,我没装,我这人胆子真的特别小。

    邵群端详着他,冷不丁地问: 脖子上的伤怎么弄的?

    温小辉愣了一下,低头玩手机的洛羿抬起了头,道: 呃,喝醉了跟人掐起来了。

    一个男的只要还有打架的勇气,就不算胆小。温小辉,我上次说过,我找你,是因为你有野心,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聚星要变天了,你当然可以忠心耿耿地跟着Raven,可先不说他有没有把你当一回事,他自己都自身难保。我既不要求你背叛Raven,也不要求你出卖工作室,我只是需要在聚星里有一双眼睛,看到我看不到的东西。作为报酬,除了钱,你还将在未来的聚星获得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温小辉的眼睛有点发直。邵群虽然没有明确地说给他什么职位,但是有自己独立办公室的,怎么也是高级造型师级别的了,可他也就是助理造型师的水平,这样一步登天,听起来简直太诱人了。邵群也许不了解这个圈子,但是他了解,圈子里名不副实的人多了去了,有没有那个实力不是最要紧的,只要能安上这么一个名号,他就成功一大半了。他虽然早已经下定决心要拒绝邵群,此时居然有些犹豫了。

    洛羿放下手机,懵懂地问: 舅舅,你要当老板了吗?

    温小辉道: 啊,不是。

    有独立办公室不就是老板吗?要不然是什么? 洛羿看向邵群。

    温小辉立刻明白过来,洛羿这是要确定邵群是不是在开空头支票。

    果然,邵群顿了一下: 新聚星的组织架构目前还不清楚,但你保证会得到一个让你满意的职位。

    温小辉顿时清醒了不少,要不是洛羿在,他恐怕很容易就会被邵群忽悠,他谨慎地说: 邵公子,其实我这人挺笨的,您看我连大学都没考上,您就不怕我把事情办砸了吗?我都不能保证自己不坏事。

    所以我也可以趁机考验一下我未来的员工。 邵群皮笑肉不笑地说, 除非你不想被我考验。

    温小辉心里骂了一串脏话,不想被他考验,也就等于不想当他的员工了?居然直接威胁他,他到底是倒了什么霉,不就是在慈善晚会上多看了邵群两眼吗,怎么就被盯上了呢?

    温小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求助般地看向洛羿,洛羿还没开口,邵群就朝洛羿转了转手指: 把脸转过去。

    洛羿愣了愣: 什么?

    邵群扬着下巴,以命令的口气说: 我说,把脸转过去。

    洛羿微微蹙起眉,他看了温小辉一眼,才默默地扭过头去。

    邵群勾唇一笑,伸手捏住了温小辉的下巴,深黑的眸子直接望进了温小辉眼底,用磁性的嗓音说出了一句极其蛊惑人心的话语: 如果你做得好,我还会给你其他奖励。

    温小辉顿时感觉臊得慌,邵群是个外貌上无可挑剔的男人,做这么暧昧的行为也好像很自然,可他还是尴尬极了,因为洛羿在场。

    啪的一声响,桌上的茶杯翻下了地,茶水大半洒在了洛羿的裤子上,他腾地站了起来。

    温小辉也连忙站起来: 哎呀,你怎么弄的,也不小心点儿。

    洛羿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的裤子,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眼中的情绪。

    邵公子,我带他去厕所清理一下。

    邵群点了点头。

    他们刚要出门,邵群就道: 包厢里就有厕所,左手边。

    他们只好进了包厢里的厕所。门一关,温小辉就压低声音说: 洛羿,我该怎么办?他威胁我。

    他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那么你就不能拒绝了,干脆将计就计吧。

    啊? 温小辉噘起嘴, 怎么临阵变卦啊?

    我不喜欢这个人,我跟你一样,觉得他很危险,但他有用。

    洛羿抹了把脸: 出去之后,你告诉他你愿意帮他,但是你不能收钱,以后你们的每一次通话或者见面,都要告诉我,我来教你怎么回应。如果你能顺利度过这段时期,等聚星重组完毕了,这确实对你很有好处,否则你在聚星就待不下去了。

    温小辉叹道: 好吧。

    洛羿拿毛巾擦了擦裤子,他俩才走了出去。

    菜已经上齐了,邵群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俩一眼: 来吃饭吧。

    温小辉不客气地开吃了。

    邵群不紧不慢地观察着温小辉和洛羿。洛羿吃了两口,突然抬头,对上了邵群的眼睛,两人四目相接,空气中顿时闪过一丝危险的火花。

    邵群略微一愣,大概没料到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会有这样犀利如狼的眼神,由于洛羿很快低下了头,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回过神后,他陷入了沉思。

    温小辉丝毫没察觉到这两个人那一瞬间的眼神交锋,吃得不亦乐乎,皮皮虾的壳在他面前堆成一个小山包。

    吃得差不多了,温小辉才抬起头,他知道邵群在等着他,他边用柠檬水仔细地洗着指甲,边道: 邵公子,既然您这么信任我,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但是钱我是绝对不能收的,能帮上您的忙是我的荣幸,要是收了钱,性质就变了。

    邵群扑哧一笑: 怎么你去了趟厕所,感觉智商都提高了。

    温小辉那个来气,全天下恐怕也只有邵群,说话这么不怕得罪人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可能是吃饱了。

    也好,这钱我就给你留着发奖金吧。

    那我就提前谢谢邵公子了。

    邵群支着下巴看着温小辉: 晚上我带你去喝酒吧。

    不好意思啊,邵公子,我吃完饭就得回去了,这里离家有点远。

    邵群勾唇一笑: 离得远就别回去了,住我那儿好了。

    温小辉差点被茶水呛着,邵群敏感地观察到了洛羿瞬间僵硬的下巴线条,他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

    温小辉调笑道: 您的府邸我可不敢去,再说我妈还等着我回家呢,改天吧。

    邵群又冷不丁地说: 他不是你外甥吧?

    温小辉快要被邵群清奇的脑回路绕晕了,本来他跟邵群说话就谨慎加紧张,好不容易适应一段谈话了,邵群可以毫无征兆地跳到另一个话题,让他措手不及。就像现在,他又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邵群轻描淡写地说: 你的亲戚里,没有什么外甥。

    温小辉瞪着眼睛: 您调查我?

    我会随便用人吗? 邵群说得理所当然。

    洛羿的拳头在桌子下握紧了。

    温小辉忍着怒意: 他是我的远房亲戚。 今晚,他对邵群的抗拒已经攀升到他能承受的顶峰了,于是客气地说, 邵公子,我们先回去了。

    需要司机送你们吗?

    不用了,多谢。 温小辉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 邵公子,咱俩素昧平生,您随便调查我,我心里发毛。

    邵群笑道: 你不用害怕,我又不是黑社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温小辉敢怒不敢言,拽着洛羿就往外走。

    走出酒店,温小辉如同从毒气室里出来一般,用力地做了个深呼吸,感叹道: 这是鸿门宴啊,这顿饭吃得我恶心死了。

    洛羿笑着说: 可你也没少吃啊。

    温小辉哼道: 不吃不是浪费了?

    洛羿打开车锁: 走,回去吧。

    温小辉跨上自行车后座,郁闷地说: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真的不想跟邵群扯上关系。

    一切事情都是有因有果,你既然已经在宴会上和他相遇,种下了因,也只能承担被他纠缠的果,顺势而为吧,撑死换一份工作,不用太紧张了。

    温小辉点点头: 对,说白了也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他太能吓唬人。

    盛夏晚间的京城,依然有些闷热,洛羿把车子骑得很快,却依然无法纾解两人心头的那股躁郁。

    刚回到家,温小辉就接到了雪梨的电话。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着实有点紧张,生怕一接电话,听到的是她的哭腔,没想到她的声音很平静,问他明天有没有空,想和他聊聊,他马上同意了。

    雪梨给我打电话了,约我明天喝茶。 温小辉有些高兴地说, 她状态好像还不错。

    洛羿道: 哦,好事啊。

    是啊,不知道她前夫的事情怎么样了。雪梨是个特别坚强的女人,希望她能挺过去。

    洛羿自从酒楼出来后,情绪就有些低沉,他漫不经心地说: 嗯,她应该可以,我去洗澡了。

    好。

    温小辉打算在洗澡之前,先把微博编辑一下发出去,今天去了大学参观,拍了不少照片,又有新内容可以更新了。他想了想,决定拍一张洛羿的学生证增加可信性,显摆一下自己的学霸外甥。

    他走到浴室前喊道: 洛羿,你的学生证在哪儿?

    什么?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

    学生证。我拍一张你的学生证的封皮行吗?不会拍里面的内容的。

    好,在我背包最外面的口袋里。

    好。

    温小辉找到洛羿的双肩包,发现那包外面有四个口袋,左右两个,前面两个,他随手翻了一个,里面是些票据,打开另一个,果然看到了学生证,他拿出来的时候,把一张身份证给带了出来。他刚想塞回去,突然想到,洛羿这么小就有身份证了?他随手把身份证翻了过来,顿时惊住了。

    那张身份证,分明是雪梨的前夫的。

    温小辉仔细看了几遍,确实就是那个男人,年龄、籍贯都符合,洛羿怎么会有那个男人的身份证?他什么时候拿的,拿这个干什么?

    浴室的水声再次停了,温小辉如同被烫到手一般把身份证塞了回去,他满心疑惑,一时犹豫着究竟要不要问洛羿。

    洛羿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温小辉拿着自己的学生证,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还明显有些欲言又止。他瞄了一眼自己的背包,就明白了: 小辉哥,你拍了吗?

    啊,现在拍。 温小辉把学生证放在地板上拍了一张,又在镜头里比了个剪刀手,炫耀了一下自己又细又长的手指。

    哦,对了。 洛羿从背包里翻出个东西递给温小辉, 这个你明天拿去给雪梨吧。

    温小辉一看,正是那张身份证,他顺势问道: 咦?你怎么会有他的身份证?

    那天不是叫了救护车吗?我去交钱的时候,医生问我他的年龄、名字,我拿出身份证看了一下,结果忘了放回他的钱包里,跟票据一起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了。

    温小辉 哦 了一声,顿时如释重负,他接过身份证,嫌弃地甩了甩: 雪梨姐也不会要这个东西啊,干脆扔了吧。

    嗯,随你处理吧。

    温小辉把微博发了,一天彻底收工: 哎哟,我粉丝又涨啦。

    我看看。 洛羿把湿漉漉的脑袋凑了过来,一股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随之飘进了温小辉的鼻子里。

    温小辉的微博头像是一张他的脸歪在自己膝盖上的照片,眼神迷蒙地看着镜头,嫩唇微启,皮肤白得发亮,V领织针衫里露出了大片锁骨,性感撩人。

    头像真好看。 洛羿说,他头发上的水滴答一下落在了屏幕上。

    温小辉问道: 你用的是我买的洗发水吗?

    是吧,我看放在架子上就用了。

    哎呀! 温小辉急道, 我说了要给你做护养的,你怎么先用了?

    洛羿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要不现在做?

    步骤都乱了,算了,改天吧。 温小辉凑过去,用鼻子使劲嗅了嗅, 真好闻。

    洛羿按着温小辉的后脑勺儿,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头发,低声笑道: 那给你一点。

    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近得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充满了亲昵温暖的味道。

    洛羿望着温小辉,轻声说: 小辉哥,你那张照片是怎么拍的?你真的会有那样的表情吗?

    什么表情?

    洛羿笑着指指他的头像: 这个啊,看上去很性感。

    温小辉干笑两声: 哈哈哈!这是我拍了六十多张才挑出一张好看的,修片修了一个小时呢,这是一个网红的基本职业道德。

    洛羿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本来的样子就很好看。 说着起身吹头发去了。

    温小辉突然收到一条微信

    备注名是 小妈 :宝贝,我过两天回家啦。

    温小辉一看,顿时激动得发了个语音过去: 小妈,你要死回来了?

    对面传来个很娘炮的声音: 不要这么吓人家好不好!做面膜呢。

    你真的要回来?你不是特难请假吗?

    我毕业了呀。

    小妈是温小辉最好的朋友,真名叫罗睿,性格比较事儿妈,所以人送外号 小妈 对,就是他送的。

    罗睿从小立志要当西点师,他家境比较好,所以一毕业就去法国学西点了,温小辉一听说他要回来,高兴坏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毕业了?

    我又不是上大学,这个烘焙学校是读四个学期,上个月结束了。我现在在意大利旅游呢,等玩完了我就回去啊,乖。

    给我带礼物!

    废话,不然你不喷死我。 罗睿恨恨地说, 这段时间你都不怎么理我,忙什么呢?

    等你回来再跟你说,我的人生有了大的变化。

    哇,什么变化?

    先保密。

    洛羿从浴室出来后,就看到温小辉一直在那儿傻笑: 怎么了?

    温小辉笑嘻嘻地说: 我发小要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他做的甜点超级棒。

    好啊。

    温小辉跳了起来,欢快地说: 我洗澡去啦。

    洛羿看着温小辉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浴室,才拿起他的手机,翻到了邵群的电话。

    Ps:亲爱的小桃夭们~《附加遗产》连载到这里就要对大家说再见了哦~看完还不过瘾的小可爱别心急,2019年2月这本书就要上市啦~【扫一扫二维码】即可把 洛羿 带回家哦~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