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男配抢戏成功了吗?——《当她降临》番外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我们的任务是?

    抢回妹子!

    我们的口号是?

    驱逐一切以挖走本地妹子为目标的外星土著!

    贺首长干完了今日份的洗脑口号,笑容可掬地摸了摸面前小不点的脑袋,手牵手带着他出门买蛋糕。

    在佩特战争结束后的第六年,地球上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和平景象。科技日新月异,城市高速发展,几乎每一天都会有全新的事物出现。各种族忙着自扫门前雪,银河系里回归了短暂的安宁。在这个阶段,军部的事务是相对轻松的。贺子昂每天除了正常的上下班,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其他时间,都在着重培养一个可爱的小不点。

    这小不点是贺子昂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名叫秦峥。贺子昂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十分投缘。当然,贺首长主要是这么考虑的,方洵九这个墙脚他是挖不动了,毕竟她和祁言已经有了一个鬼灵精的女儿。痛失毕生所爱,贺首长决定,既然当不了她的人生伴侣,那就当她的终身亲家,先发展个下线,二十年后,下线出击,拿下战略高地,两家人还不是要坐在一张桌上吃团圆饭,就算气不死祁言也好歹能把他气出个心肌梗塞,呵呵。

    贺首长算盘打得响亮,在做好了一切前期准备工作后,就带着秦峥去了方洵九家做客。

    彼时,方洵九的女儿刚满四岁,正是讨人喜欢的

    贺子昂按下门铃,这个小家伙开了门,然后冲着客厅吼了句: 爸爸,你的死对头来了,我要去给你准备一盆强硫酸吗?

    好的,让我们收回前言,这个小家伙刚满四岁,正是欠人捶打的年纪。

    贺子昂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小家伙道: 祁珂,你这样对待长辈可不是一个有礼貌的行为。

    小家伙闻言,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打滚: 妈!贺叔的口气有毒!喷瞎了我的眼!他还实力威胁我!

    贺子昂无语望天,一度非常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秦峥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瞅着这小姑娘,有些瑟瑟发抖。

    方洵九慢悠悠地走到门口,看看贺子昂,耸肩道: 今天又是有什么新情况吗? 她踹一脚祁珂,祁珂利索地爬起来,收敛了演技。

    贺子昂道: 是的,R79星的探测问题,我得和你聊一聊。

    这个借口你上个星期用过了。 方洵九转身朝里走。

    贺子昂跟上去: 那么,最近兽族的新动向我也得和你谈一谈。

    这个理由上上个星期用过了。

    还有变色人种

    方洵九摇头失笑,走到厨房里给他准备喝的东西。

    贺子昂冲着她的背影喊: 我喝果汁,不要咖啡,你家的咖啡机真的是非常糟糕。 说着,他又折回门边,将秦峥抱起来往祁珂跟前一放,和蔼可亲道: 祁珂,以后,他就是你的好朋友了,你们要好好相处、看,他还给你带了见面礼,芝士蛋糕。

    秦峥: 这蛋糕是我一个人的!不能给别人!秦峥表示不开心。

    祁珂双眼放光地看着芝士蛋糕。

    贺子昂拍拍两人的头,见方洵九拿着一壶果汁和几个杯子出来,立马迎上去,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两人在沙发上坐定,祁言这时也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他刚洗了头,头发湿漉漉的,正用毛巾擦水,瞅见贺子昂,他不满地皱了皱眉,坐在了方洵九边上。她倒出一杯果汁,两人立刻伸手去抢,一人握着杯子上端,一人握着杯子下端,互不相让,尤其幼稚。

    方洵九翻了一记白眼,阻止道: 祁言,来者是客。

    祁言撇撇嘴,松开了手,趁着贺子昂得意地喝下第一口果汁,他用力揽住方洵九的肩,示威地把她搂到怀里亲了亲。

    贺子昂: 好想表演原地爆炸哦。

    三个人各怀心思,突然,门边又传来了两个小崽子打架的声音。贺子昂生怕秦峥闯祸,忙不迭地跑过去。只见秦峥一只眼睛被打得发红,委屈地看着对面抢了他蛋糕的祁珂。祁珂扑进祁言的怀里,恶人先告状: 爸爸,他想吃我的芝士蛋糕。

    是我的 秦峥辩驳。

    进了这个门就是我的,蛋糕是我的,你人都是我的。 这话十分霸气,特别有方洵九的风采。

    方洵九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祁言又护犊子,加了句: 我女儿说得对。

    有了老爸撑腰,祁珂当即打开蛋糕盒子,当着秦峥的面一口一口地吃起来。秦峥看见,顿时哇哇大哭。

    贺子昂:

    方洵九:

    方洵九递给秦峥一杯果汁,贺子昂又是一阵安抚,好不容易让他停止了哭泣。给两个小崽子当完了和事佬,贺子昂正色道: 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和你们两口子谈一谈。

    祁言: 谈个锤子。

    方洵九摆手: 来者是客嘛,你给点面子行不行?

    妻管严的祁言立即闭嘴。方洵九又招呼两人回客厅坐下,意思是孩子的事情就让孩子解决。

    诚然,祁珂比较顽劣,但她的本质还是非常善良的,至少吃完了芝士蛋糕,她把盒子拿给秦峥舔了两口。因为这个 友好 的举动,两个小孩又玩起来了。贺子昂见状,觉得离当亲家的目标近了一步,深感欣慰。

    吃过了午饭,三个大人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分析当前局势,两个小孩就在客厅下军棋。眼看他们革命的友谊开出了花骨朵儿,贺子昂计划,隔三岔五带秦峥来串个门,不出两个月,他就能顺利成为祁珂的竹马,再过二十年,兴许就能拱了祁言家的小白菜,看不把祁言气出个脑梗阻。

    贺首长喜滋滋,连带喝果汁都觉得特别有滋味儿。祁言适时表现出抠门,抱着果汁壶不肯给。

    你喝这么多不怕尿频吗?

    我肾好,和你不一样。

    肯定不一样,你就吃药吃出来的。

    方洵九捂住耳朵: 多大人了,都正经点!

    贺首长不甘示弱: 祁言,你也别得意,你信不信二十年后,你指不准还要叫我一声

    这话没说完,客厅里的秦峥突然吼起来: 祁珂你这是作弊!军棋不能这么下!

    祁珂抄手: 你反正输了,管我怎么下。

    我输给你?我输给满脑子都是废料回收的你?你怕是有小儿麻痹症才会这么以为!

    贺子昂一口果汁差点呛进气管里,指着秦峥道: 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话!

    祁珂: 我满脑子废料回收,也好过你脑子里只有粉红小猪的花裙子好呀!

    两个小孩打成一团。

    祁言问: 你刚说二十年后我要叫你一声什么?

    贺子昂: 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晚上回到家,贺子昂怒喝五杯咖啡。秦峥怯生生地看着他闷闷不乐的模样,小声说: 贺叔,我是不是做错事,让你不开心了?

    贺子昂放下杯子,摸着他的头语重心长: 不是你的错。只是,按照这辣鸡作者给你的注孤身设定,咱们的任务是没法完成了。要不你去我书房里找找,把那本《当好一个闪光男配的主要因素》翻出来学习一下吧。

    秦峥: 好的,贺叔。

    赞 (5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