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的小可爱被我捡到了小尾巴(二)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主持人/颜小二

    前几天,颜温同学把《小尾巴》的全稿发到了我的邮箱,并对我说: 编编,稿子你看看行不行,不行,我再改。

    过了几天,我上QQ,看到了她给我的留言。

    编编,我接下来几个月事情比较多,可能会腾不出时间,有事情可以发消息给我,我会尽快做好的。

    很贴心、好可爱有没有?

    所以,颜温同学,你这么可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上期回顾:

    唐温和许珩年一起吃饭、一起上学,她不会系领结,没事,有他在。

    唐温觉得他系领结的手法太熟练了,心里有点别扭。

    许珩年看她欲言又止,咬着嘴唇思考的模样,轻笑一声,摸了摸她的头: 没给别人系过。

    嗯?

    想法被暴露,她有些窘迫,扬起脸来,忍不住眨了几下眼睛。

    之前别人系的时候留意过,怕你不会。

    小尾巴(二)

    文/颜温

    (新浪微博:@颜颜颜温)

    01

    大概是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手表的主人将目光从窗外移到她的身上,隔着两个桌子的距离,疑惑地打量她

    同学?

    他歪着头,试探地叫了一声。

    啊。

    唐温晃过神来,等对上他猜疑的眼神后,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顿时窘迫,有点结结巴巴地说: 不 不、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总盯着别人的东西看,不太礼貌。

    那人看她一副犯错怕被惩罚的模样,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眼睛里映着细碎的光,轻抬下巴: 我叫苏蔚然,你叫什么?

    见这人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她心里默默地将他划分到 友好 行列里,继续慢吞吞地擦起了桌子: 唐温。

    温柔的温?

    嗯。 她点点头,微扬嘴角。

    挺好听的名字。 他懒洋洋地单手托起下巴,目光轻轻扫过她握着湿巾的手指,又落在桌角的湿巾包装袋上。

    包装袋的底色是西柚粉,鼓鼓囊囊的,撑起四方状,上方印着简单的卡通熊仔贴图,四周是一些小巧可爱的装饰。

    女生都喜欢这么粉嫩的东西吗?

    苏蔚然再定睛一看,发现包装袋的斜侧方,用极其可爱的粉色幼圆字体写着四个字 婴儿专用 。

    ?

    这人几岁啊?!

    为了避免自己笑出声来,他慌忙将拳头凑到唇边,遮掩着轻咳了一声。

    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唐温看了眼桌角上的物品,顿了几秒后,眨眨眼: 你想要这个吗?

    嗯?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白皙的小手就伸到桌角捞起那袋湿巾,撕开上方的粘合口,轻轻抽出一张。

    两人之间还隔了一张桌子,她看了看,感觉有些远,但还是选择用手支撑着桌面,弯下腰,伸长了胳膊往前递。

    苏蔚然愣了一下。

    见他没接,唐温有些茫然,不确定地问道: 你不要吗?

    他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站起来,长臂一伸,轻而易举地消除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指尖一阵冰凉的触感,软软滑滑的,像是猫在掌心里挠了几下,有些痒。

    苏蔚然还从来没有接触过湿巾这种东西,他一向觉得男生用小女生的东西娘气得很,但看到唐温善意的眼神时,竟一时招架不住。

    缓缓地将湿巾攥进手心,他迟疑着轻轻舔了一下嘴角,慢吞吞地说: 谢谢。

    没事。

    小姑娘友好地笑着摇头,清亮的杏眼盯着苏蔚然从下到上看了两秒,才发现原来他那么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五的样子。

    嗯,现在的男孩子都长得这么高了吗?

    心里忽然有些沮丧,她皱了下鼻子,继续歪着头擦桌子。

    谁曾想,苏蔚然没了看体育生的兴趣,干巴巴地坐回椅子上,总觉得被太阳烤得喉咙发干。

    侧脸看向那个埋头忙碌的小马尾,他的目光锁在她低垂的睫毛上,她的睫毛浓密,阳光笼罩下来,像是遮上一层轻纱,柔柔软软的,看得他心痒痒。

    这姑娘有点意思

    02

    今年的新生似乎特别多,人声鼎沸,唐温和宋梓珊跟在班级同学的身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一中的学生礼堂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一些,迎新生的条幅挂得四面都是,台上的学生会成员都在忙着测试话筒。

    唐温选的位置有些远,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地伸长小脑袋往高台四周瞅,眼巴巴的样子,看了半天,也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略一思索,心想,大概是还在后台准备吧。

    宋梓珊看到她这副模样,有些疑惑: 你在找什么?

    有个认识的人。

    咦?在学生会吗?

    嗯 是啊。

    她记得许珩年确实在学生会有担任职务

    话音刚落,坐在一旁、刚在教室跟她们打过招呼的孙菲菲凑了过来,语气中有些八卦: 听说学生会帅哥很多啊。

    宋梓珊翻了翻手中的学生手册,忍不住转头调侃她: 你要是有看中的,我们帮你参谋参谋?

    行啊。 她痛快地答应。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开学典礼便拉开帷幕,两个学生主持讲完祝贺词后,第一位讲话的自然是校长。

    校长五十岁出头,典型的地中海发型,个头不高,但模样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并不是好惹的人物。

    开学典礼的发言内容一向极其无聊。

    大厅内四处流窜着冷气,唐温整个人慵懒地倚靠在软椅上,很快便有睡意袭来,她支着额头,忽然感觉眼皮像有千斤重,视线里的灯光也慢慢模糊成了几点光晕。

    就这样,她的头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突然,放在背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声音不大,但抖动的触感足以吓她一跳。

    她蓦然掀起眼皮来,怔忪几秒,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环视四周

    其他同学也跟她一样,发蔫般坐在位子上,要么无精打采地听演讲,要么昏昏欲睡地倚靠在软椅上

    她鼓着腮帮,拍拍脑袋,心里踏实地松了口气。

    支撑的动作维持太久,手臂有些酸麻,她皱着眉,用另一只手捏了捏,又摸进包里去拿自己的手机。

    短信是许珩年发来的,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别睡觉,冷气太凉。

    像是忽然有石子砸到平静的湖面,看完这条短信后,她瞬间就清醒过来,下意识地仰头朝高台两侧的休息区看去。

    搜寻未果。

    暂且不说台下暗淡无光,就算灯火通明,这么多人中,他也不可能找到她吧。

    那他 凭空就知道她睡着了吗?

    她这么乖巧的学生,听老师讲话的时候从来不睡觉的 吧。

    没等她回过神来,周围沉闷的空气像是被人戳破口的气球里的空气,一下子流动起来,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掌声,如雷贯耳。

    孙菲菲睡得迷糊,此时被突然惊醒,呆愣地问了句: 讲完了?

    唐温点点头,软绵绵地应了声: 好像是。

    眼看着地中海发型的校长走下去,她下意识地揉了几下惺忪的眼睛,摆正了坐姿,等着主持人上来报幕。

    心尖像是被羽毛蹭着似的,她有些坐立不安。

    接下来由学生代表许珩年发言。

    主持人轻飘飘的一句话更是让唐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紧张地咽了下口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休息区,瞬间就锁住了角落里穿白衬衫的身影。

    他手里拿着演讲稿,站姿笔直,层叠的光影里,挺拔的身形被衬得格外修长。

    一双长腿迈到话筒前停下来,他逆光而站,脸部的轮廓被光影映得棱角分明,面容格外清俊。

    台下像是瞬间被调成静音状态,沉寂下来。

    唐温清楚地听到旁边的孙菲菲倒吸冷气的声响。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他翻开稿子,镇定自若地开始演讲。

    他的声音本就带着一股清冷的气质,青春期变声之后,又多了几分沙哑和低沉,回荡在整个会堂里,极为悦耳。

    孙菲菲眼睛亮闪闪的,压低声音,扒拉着椅子四处发问: 欸,这个学长叫什么来着?

    欸,没注意?! 旁边的同学也都纷纷悄悄地说, 一直以为学生代表是书呆子类型的,没想到这个帅到惨绝人寰呀!

    孙菲菲又把头扭到唐温和宋梓珊这边: 你们两个知道吗?

    宋梓珊率先摇了摇头: 不知道。

    唐温见孙菲菲把期盼的目光转向自己,顿了顿,弯弯的眉眼里染上笑意,语调绵软: 许珩年。

    珩,指的是古代佩玉上面的横玉。

    据许母讲,因为他出生在年尾,爷爷又赠了他一块祖传的横玉作为礼物,因此得名许珩年。

    孙菲菲小声地跟读了一遍,又笑起来: 感觉很好听啊!

    没等孙菲菲发表宣言,坐在她身后的一个男同学坏心思地打断了她: 哇,你就别想了,人家没准有女朋友了,高二的学姐们可都是很漂亮的。

    万一没有呢! 她立马转过头强调, 你看他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刚说完,她又话锋一转,揶揄了一下男同学: 说,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学姐了?!

    男同学压低声音,为自己极力辩解起来。

    孙菲菲是自来熟的性格,刚才在教室就跟很多同学聊得火热,这会儿自然能跟他们吵吵闹闹。

    唐温看着他们打闹的模样,心情愉悦,不禁笑出声来。

    然而,这一笑不要紧,前几排几个认真听演讲的同学纷纷转过头来看她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唐温的脸上升起一阵燥热,她张了张嘴,慌乱着小声道歉。

    等他们回过头去后,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抬眼一看,许珩年这时竟脱了稿,目光直直地落到这边的位置,神色淡然。

    唐温下意识地攥紧搁在腿上的书包带。

    被发现了?

    她条件反射地将身子坐正了一些,双手规矩地叠放在大腿上,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

    许珩年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停顿两秒,很快就将视线落向了别处。

    经过一上午的校风洗礼以及严苛的校训灌输,新生们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散了会后,争先恐后地直奔食堂。

    一中食堂里的食物是出了名的美味。

    唐温记得初三挑灯读书的夜晚总是枯燥乏味,那时心里最期盼的,就是看到上夜校回来的许珩年。

    一中的食堂晚上也会开放,他总是会打包一些饭菜带回来,放到炉灶上热了,给她当夜宵。

    那时,她在桌前吃,他就帮她检查作业,还会耐心地将错误的题目讲解给她听。

    细算下来,她也算是把一中的佳肴都尝了个遍。

    出了礼堂,孙菲菲热络地跟两个人走在一起,唐温慢热,话是最少的,一边安静地听着,一边四处张望,想看看附近的风景。

    会堂外种了一排法国梧桐,遮天蔽日的林荫撑开连绵的翠绿,大片的日光倾落下来,炽烈到连枝叶都快要被烧灼。

    唐温轻皱眉头,因为阳光太刺眼,视野里一片青黑,本想走马观花地扫一眼就收回视线,不料,被会堂门口树下的两个人影吸引了目光。

    男生身形修长,一侧的肩膀落满细碎的阳光,他对面的女生明眸皓齿,一袭白裙清新素雅,白皙的皮肤在日光下晶莹剔透。

    那模样倒真有几分倾国倾城的味道。

    唐温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看得有些出神。

    孙菲菲眼尖,自然也看见了那两个人,顿时惊呼: 这不是刚才那个演讲的学长吗?!

    宋梓珊也看过去,跟孙菲菲一个语气: 对啊,那个女生还是主持人呢?!

    哇,这两人站在一块也太赏心悦目了。 孙菲菲一拍大腿,颇有几分痛心疾首的味道。

    听到这儿,唐温愣了一下,摸摸鼻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梓珊没看出她的反应,继续笑着跟孙菲菲搭着话: 你不如换个目标?

    这边的人正说着,再瞅过去,那女生已经说完了话,轻浅地一笑,挥挥手就走了。

    许珩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轻触解锁键,骨节分明的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敲字。

    这边孙菲菲依旧在犯着花痴,盯着他手指的动作激动地拽着唐温的衣角: 哇,你们看,他的手指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她的话音刚落,许珩年摁下发送键,抬起头来。

    唐温心里咯噔一声,一种预感袭上心头。

    果然

    几乎是他抬头的同一时间,唐温握在手里的手机嗡地一响。

    宋梓珊和孙菲菲的目光蓦地投过来,四只眼睛齐齐地看着她。

    可能是该交话费了吧。

    她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侧过身去,滑开手机一看,果真是许珩年发来的消息

    你在哪儿?

    新生报到第一天,高一高二的学生基本是开完班会、领完新书,再听班主任唠唠家常,就可以回去了。

    下午四点左右,李叔的车如约而至。许珩年独自一人走过去,见唐温没来,他站在车外面等她。

    校门口人山人海,车子停在一棵老槐树下,许珩年四处张望着,想在涌动的人海里找一个小麻雀似的身板,着实不易。

    陆淮琛正好推着单车走过来,看见他之后,讨打地吹了声口哨,挑眉: 老兄,一个人?看上去有些落寞啊

    许珩年不屑,甩个眼神,没理他。

    中午看见你跟邱岳在一起吃饭, 他单手扶着自行车龙头,拍了拍许珩年的肩膀,郑重其事道, 怎么,你家那甜美乖巧的软妹子没搭理你?

    倒不是说不搭理。

    中午的时候,许珩年在散会后就发了短信过去,本想跟她一起吃午饭,谁知她回复说要跟新同学交流一下感情。

    考虑到确实如此,他只好作罢,另外约邱岳去了校外的餐饮店。

    陆淮琛仔细想了想,用手肘戳他的肩膀: 你今天演讲的时候人模狗样的,我身边坐的那几个高一的小姑娘一直在议论你。

    许珩年淡淡地掀掀眼皮,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估计你家那位也听说了不少风言风语。

    ?

    许珩年狐疑着侧过头,终于将目光放在他的脸上。

    陆淮琛捏起下巴,装模作样地想着措辞,谁知刚一瞥,就在人群中寻到一个熟人。

    不远处的校门口,唐温正抱着一摞书慢悠悠地走着,包子脸被骄阳烤得红润,动作笨拙得像只熊。

    陆淮琛啧了一声,下巴一抬,一把钩住许珩年的肩膀,笑得满脸暧昧

    快看,你家小尾巴来了。

    03

    吃完午饭后,班主任召开了班会,并且派了一些男同学发新书。

    一中每年都会把新生高中三年需要用的所有课本一次性发下去,唐温有些兴奋,每接过一本新书,都要认认真真地写下名字。

    她不会写连笔字,无论写什么都是一笔一画的,看上去像是刚开始学写字的小学生。

    这会儿刚写下一个名字,她出神地望望窗外,发现有些同学都已经放学,正团花般一簇簇地往校门口赶。

    她心想着许珩年或许也放学了,不免有些急,写字的速度都快了些,唰唰几笔,笔尖下的幼圆体像快被大风刮跑的骨架。

    还好老师也讲完了,交代了几句明天军训的注意事项之后,宣布放学。

    她放下笔,深呼一口气,用奶音哼哼了几句曲调,摇晃着小脑袋抬起脸来。

    就在打算把书全装进背包时,她被眼前的 阵势 吓了一跳

    竟然会有这么多书,刚才怎么不觉得发了这么多啊

    这些摞在一起比她都高了吧?

    目光在书本之间流连一会儿,她微张着嘴,有些苦恼。

    这该怎么运回去啊?!

    难不成用拖的?

    她迅速脑补了一下,自己用麻袋拖着一摞比自己还高的书出校门的场景 画面太美,不敢看。

    打给许珩年?

    唐温皱了皱鼻子,有些举棋不定。

    他应该很忙吧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时,一旁抱着书从走廊经过的苏蔚然瞅了她一眼,疑惑: 喂,你干吗呢?

    啊, 她抬起头来,一副特别发愁的样子, 我在想怎样把书运回家呢 这么多,太重了。

    他依然不解地看着她: 运回家干吗,教室外面的走廊里有橱子,你没看见吗?

    嗯?

    她瞪了瞪眼睛,呆愣了两秒后,立马丢下书,小跑到教室外面,发现竟真有个书橱立在一侧的墙上。

    她伸出手啪地一下拍在自己的额头上。

    苏蔚然抱着自己的书走出来,将自己的书放在最高层的柜子上,便垂着头问她: 你的学号是多少?

    她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老实回答: 十五号。

    苏蔚然顿了一下,缓缓看向自己右手边那个柜子 他俩的学号竟然挨着。

    喂,我是十四号欸!

    他眼睛惊奇地亮了一下,笑着垂下头看缓缓挪动的小脑袋,只见那颗小脑袋的主人也惊喜地哇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蹭到他的右手边。

    她仰着头瞅了一会儿,表情看上去有些苦恼。

    苏蔚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她叹了口气,费劲地踮着脚,一只手紧紧地扒着下面的柜子,一只手伸长了去摸挂在橱子上的锁。

    摸了半天,她也没摸着。

    苏蔚然看不下去了,长臂侧着一伸,轻而易举地取下了锁。

    唐温:

    她站好,小脸尴尬地红了。她蹭了蹭鼻尖,老老实实地说了句谢谢。

    哎呀,没事。 他挥了挥手,像是鼓励般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唐温从下到上打量了他一番,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他的侧脸上,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干巴巴地问道, 你喜欢喝牛奶吗?

    ?

    他并不知道唐温正在思考 喝牛奶是否真的能长高 的事,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当他打算回答的时候,小姑娘突然叹了口气,摆着手说 哎呀,算啦 ,然后碎碎念着进教室去搬书了。

    苏蔚然:

    (下期连载更精彩哦!)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