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尤我心(五)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上期提要:

    尤小乔被程天真整,丢掉兼职,可是,程天真自己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毕竟尤小乔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正当尤小乔感慨人生处处是惊吓的时候,一个令她头疼的人出现了,她想:现在逃还来得及吗?一分钟跑很远的那种。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1201)

    读者群号:637066760

    Part 1

    一条红色的连衣短裙,罗晴续皮肤白,红色极衬她的肤色,白嫩剔透。短裙下纤细的双腿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更显得腿白且直。

    尤小乔和罗晴续下楼后,汪祁俊果然还在女生楼下等着。

    此时,他正倚靠在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边,十分惹眼。四周路过的女生纷纷朝他投去好奇又倾慕的眼神,他都视而不见。

    虽然尤小乔对他不感冒,不过,光看他的外表和颜值,倒是很符合他富二代的气质,是个惹眼的帅哥。

    很快,车开到了图腾武馆门口。让罗晴续和尤小乔下车后,汪祁俊独自去停车。

    眼看车子开远了,罗晴续上前挽着尤小乔的手臂,小声问: 小乔,说实话,我今天的穿着怎么样?

    尤小乔点点头: 还不错啊。

    罗晴续一脸懊丧的表情: 完了,只是不错啊,难怪男神都不看我一眼。

    你在他面前表现得和往常一样就好了,干吗演得那么累?

    你不知道吧 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啊!

    是吗?

    是啊,而且大多数男生都喜欢会撒娇卖萌的女生。

    这样啊 尤小乔若有所思。

    对啊! 罗晴续问, 难道你从小到大,都没有想要对其撒娇的人?

    没有 吧。

    没有 吧? 罗晴续满脸不信, 你这三个字说得很犹豫啊!那我问你,当我问你这句话的时候,你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人是谁?

    尤小乔摇头, 没人。

    说完,不等罗晴续再问什么,尤小乔朝图腾武馆走去。

    没人?不可能啊,可我明明觉得小乔你刚才的神色是有人啊 罗晴续追在尤小乔的身后喋喋不休。

    尤小乔却不再理她,因为害怕她看见自己心虚的脸。

    见鬼了,尤小乔刚刚脑海里浮现的人居然是 叶西何?!

    想起自己之前在叶西何家里,朝叶西何撒娇的模样 小哥哥 人家 尤小乔冷不丁打了个冷战。

    天哪!好恐怖!

    那一定不是她,而是被鬼附身后的尤小乔!

    Part 2

    此时是下课时间,平常到这时,图腾武馆的弟子和工作人员都应该在后院的食堂吃晚饭。

    此刻,室内的前台却围了一群人对着手机议论纷纷。

    嘿,武馆收弟子吗?从小习武,能一打十的那种?

    抱歉哦,武馆已经过了招收学生的时间,暂时

    回答的人一抬头,看见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小乔!

    可不就是我吗!

    小乔!小乔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抬头,像看见动物园里的狮子跑了出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这么热情?要给我举荧光棒,铺一片粉红色的海洋吗? 尤小乔好笑地看着他们。

    小乔!你上热搜榜啦! 前台忙将手机递给她, 感动中国的神秘外卖女骑士!

    什么呀 喜欢凑热闹的罗晴续挤了过去,看着图腾武馆弟子们手中的手机, 今天,北城一女子在大雨中遇车祸被压在车底,神秘外卖小姐姐正好经过,见状,赶紧帮忙。大概四十分钟后,外卖小姐姐和路人合力抬车,将女子救出。网友评论,您的外卖晚到了,不要着急,也许你的小哥哥小姐姐们正在拯救世界!

    我去,小乔,我说今天中午你浑身上下怎么湿漉漉的,原来你去拯救世界了啊! 罗晴续震惊道。

    小乔,你淋雨了? 停好车的汪祁俊一进门就听见罗晴续的话,关注点完全只在话的上半句, 下这么大的雨,你还送什么外卖啊,外卖公司也有问题,下大雨不给员工放假的吗?

    此言一出,图腾武馆的弟子们都打量着这个从未谋面的男人。

    人长得高高瘦瘦的,还挺帅,怎么有点缺心眼呢?

    公司又不是小乔开的,怎么能说放假就放假。 有人说道。

    哪家外卖公司? 汪祁俊掏出手机, 告诉我名字,我要喊我爸把它买下来!

    啪!

    脑门被人拍了一下,汪祁俊顿时恼火,瞪过去发现是尤小乔,双眸中的火焰立马熄灭,委屈巴巴地问: 小乔,你打我干吗?

    尤小乔没理他,对图腾武馆的弟子们介绍: 这是我弟弟,从小家里管得严,不让出门,所以脑子有点问题,大家别跟他较真。

    汪祁俊:

    眼见男神被尤小乔欺负,罗晴续竟然觉得男神萌萌的。

    乔姐,外面有人找! 这时,图腾武馆的女弟子忽然匆匆忙忙跑来,跑到尤小乔的身边,气喘吁吁地说, 是、是带着锦旗来的!

    一定是中午被救的人来感谢吧! 弟子中有人猜测。

    小乔,快出去瞅瞅!

    一行人走到武馆外,就看见一群人站在武馆门口。中间的人手中拿着一面红色的锦旗,上面写着 感动中国外卖骑士 几个大字,左边写了赠尤小乔女士。

    见尤小乔出来,那个被救出的女子上前拉住她的手,万分感谢地说,如果不是她出手相救,也许自己就死在中午那场大雨中了。

    一群人举着锦旗,还带着地方电视台的记者,吸引了附近不少人的注意。

    尤小乔没想到自己顺手救了个人,还弄得这么兴师动众。

    不过,她也没怯场,只笑嘻嘻地表示: 这是我应该做的,人与人相互帮助,共建美好家园。

    次日。

    扑哧

    叶家,程珊全看着屏幕上的地方新闻报道,学着尤小乔说话的语气,尖声尖气地说: 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共建美好家园 天哪,小叶叶,你这新来的家教小老师也太逗了吧,还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跟我老爸每年公司年终发表感言似的。

    叶哥,叶大伯真的决定让这个小姐姐当你的保镖?那小身子骨行不? 金驰一边啃着薯条,一边问。

    瘫在沙发上、一手支在沙发边缘、正低头看手机的叶西何淡淡地瞟了他一眼。

    金驰立马解释: 叶哥,这是我从自己家里带来的薯条,我保证一粒薯条屑都不会沾在地毯上! 那认真的模样就差举起双手保证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 程珊全嫌弃地说, 你忘记前段时间你得肠胃炎进医院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明知道我们叶哥有洁癖,你就不能忍忍?

    忍不了啊。 金驰苦着一张脸, 我一分钟不吃点东西,就觉得浑身痒。

    程珊全看着金驰巨大的肚子和粗壮的手臂,点点头: 也是,从小吃到大,就像我爱抽烟一样,不抽就难受。

    程珊全、金驰和叶西何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这次来叶西何家就是为了了解他那位没有被赶走的小家教。

    要知道叶成帮叶西何找了那么多优秀的家教,都被他气跑了。这个小家教居然能留下来,也是个人才。

    不是说小家教还在上大学?还是体校,居然还能当叶哥的家教。

    你懂什么! 程珊全说, 我可都调查过了,人家比我们大一届,据说大二的时候休学了一年,不然现在早毕业了。能和其他家教不一样,留在小叶叶的身边,肯定有厉害的地方。 说完,他凑到叶西何的身边,贱兮兮地问, 说实话啊,小叶叶,刚从电视上看,我觉得这个小家教长得挺好看的。你不会是看人家漂亮,所以才把人家留下来的吧?

    不会吧 金驰一边吃着薯条,一边很认真地说, 我觉得叶哥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叶哥不是一直喜欢娜娜吗

    咝 程珊全像想到什么,点点头, 娜娜好是好,就是太要强了。而且她一直站在叶伯伯那边,跟小叶叶的想法有分歧

    说到这,程珊全感觉到身边危险的眼神。他看过去,叶西何靠在沙发上,从手机中抬头,凝视着他。

    我没有说娜娜的坏话啊 程珊全可怜兮兮地说, 我就是客观地分析。

    叶西何没理他,起身,往楼上走去。

    见状,金驰放下薯条包,移到程珊全的身边,说: 你不知道娜娜是叶哥的宝吗?不能说一句坏话的那种!

    当然知道!可不是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两人也没怎么联系,那娜娜也瞧不上我们叶哥吗 她嫌我们叶哥文化成绩差,跟不上她的脚步不是?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叶哥有自己的人生理想,别人不理解,甚至叶伯伯和她也不理解。可我相信叶哥一定会成功,总有一天会凭借自己的坚持和努力绽放出令万人敬仰的光芒!

    金驰无言了片刻,才说: 最近又在微博刷心灵鸡汤了?我跟你说,你少看点这种东西,脑壳里会长泡的!

    你才脑壳里长泡,我看你这肚子里有不少泡!

    程珊全和金驰斗了一会儿嘴,才听见楼上传来动静。

    两人抬头,就见换好衣服的叶西何走下楼。

    叶哥,我们要出门了吗? 金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将手指上的薯条渣舔得干干净净。

    Part 3

    半小时后。

    大提琴专业二班的学生们偷偷回头看坐在后面三个位置的学校风云人物。

    程珊珊正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金驰把脑袋埋在课桌下,偷吃零食。

    平日里逃课无数次的大头聚集,令他们大感意外的是

    三大头的老大叶西何居然没睡觉,而是在 听课?!

    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地球不再自转,万物要化为虚无了吗?

    前排,有几个学习成绩好的同学私底下小声交流。

    坐在徐蓉蓉身边的女同学悄悄凑过去问她: 蓉蓉,是不是叶西何听你的话改邪归正了,居然来上课了!

    徐蓉蓉跟叶西何分手的事情并没有广而告之,叶西何没那个闲心,徐蓉蓉更不会主动去说这件事,所以大部分人都以为两人还在交往中。

    徐蓉蓉没说话。

    那人就觉得是自己猜对了,得意扬扬地说: 我就说蓉蓉不一样吧,蓉蓉一出马,浪子都回头了。

    徐蓉蓉想起上周在篮球场发生的一切,这一周几天里她面上虽然没表现出任何情绪,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到晚上一个人时,有多难过。

    多少次,她偷偷蒙着被子掉眼泪,第二天眼睛通红一片,还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倔强惯了,即使每天都经受着戳心的折磨,她也不允许自己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此刻,看着叶西何他们出乎意料地来上课,她心中升起了希望,是不是这一周他也不好过?是不是他后悔了,向她妥协了,真的听她的话开始认真学习了?

    她低头看着桌上的课本,在没有人能看见的地方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一节课下了之后。

    受尽无聊折磨的程珊全立刻朝身边的叶西何说: 叶哥,我们出去玩吧,这课太无聊了,我都斗了一节课的地主了。

    不去。 沉静的拒绝声。

    叶哥 你是认真的吗? 程珊全说, 真的开始认真学习了?不是,叶哥,你别吓我啊,你认真学习了,我跟金驰咋办啊?

    你也跟叶哥一样,好好学习呗! 金驰插了一句。

    程珊全拿起书就敲了过去: 学什么啊,这英语课本上的单词,你认识几个,你给我念念!

    金驰捂着头辩解: 所以不认识就要学啊,这话没毛病啊!

    没毛病,没毛病!我让你没毛病! 程珊全完全不讲理地追着金驰大闹。

    坐到后排去,别打扰我。 叶西何皱眉,满脸不耐烦。

    程珊全郁闷地坐到了后排的位置。

    金驰见他一脸郁闷,也坐到了后排: 珊珊,要真不想上课,我们去网咖开黑吧!今天我难得没有训练!

    金驰高中毕业就没有再上[那他怎么在教室里上课?]学而是进入了职业电竞俱乐部,前几天刚参加完一场比赛,才能空出时间和他们待在一起。

    不去。 程珊全一脸没兴趣的样子: 叶哥都不去,我们去干啥。

    叶哥怎么忽然想认真听课了。 金驰说, 上节课,他一秒钟小差都没开。

    他这是受了什么刺激,要当好学生了?

    可能是小老师得了 中国外卖骑士 的美誉,叶哥一开心就想认真上课了?

    有这个可能。 程珊全郁闷地说, 可是,小老师得了 中国外卖骑士 的美誉跟叶哥有什么关系?

    你这样说也有道理。

    就在两人郁闷叶西何为什么忽然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时,金驰忽然推了推程珊全的手臂: 快看,那不是神仙姐姐吗,她来找叶哥做什么?不是分手了吗?

    程珊全看过去,可不是,神仙姐姐还是印象中的乖乖女生的模样,品学兼优,端端正正得像个高中生。

    她走到叶西何的书桌前叫了一声: 叶西何,这是我上课做的笔记,借给你。

    学霸主动借出自己的笔记,是多少人羡慕的事情。

    可叶西何头也没抬,敷衍地说了声: 不用。

    徐蓉蓉咬了咬唇,旁边都是一群装作在干其他事、其实在等着看戏的学生,她当然不会服输: 你拿着吧,你以前经常旷课,很多基础语法都不懂,我的笔记本可以帮助你。既然你已经听我的话过来好好学习了,就要有个好好学习的样子吧

    完了。 程珊全小声地在背后说, 咱班这个神仙姐姐哪里都好,就是胸小,情商也不高,她哪来的自信认为叶哥是为了她才开始认真学习的?

    人家是学霸啊,学霸肯定是有别人没有的自信的。 金驰认真地分析, 就像我在游戏方面一直很有自信。

    滚! 程珊全白了他一眼, 这能一样吗?我总觉得神仙姐姐要自找没趣了。

    不出他所料,听见徐蓉蓉的话,叶西何丢下手中的笔,靠在椅背上,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 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听你的话,来好好学习的?

    在央音,大家都知道叶西何只可远观,不可亲近。

    你远远地看着他,观赏他的颜值和气质还好,你若亲近他,会不由自主地被他身上那股子又帅又痞的劲所吸引。

    不可否认,有些人天生就带着那股子吸引人的气质。

    叶西何本人从没隐藏他 渣男 痞子 的属性,这一点,从他交往过的女友可以看出,这些女友中,没有一个是他本人主动追求的,但也最多交往不过一周,有的甚至被公开在一起后的第二天就分手了。

    这所谓的公开在一起,都是女方单方面公开的。

    在交往中,叶西何也从没有跟别的女生暧昧过。

    除了性格冷淡了点,没有像其他男友那样贴心地问东问西,他几乎算是个称职的男友。

    客观一点分析就是: 叶西何光明磊落,渣男这事真不能怪他,是那些女生主动送上去的不是?

    对啊,我们学校,包括外校的女生,大部分都觉得,能当叶西何的女朋友,能跟自己的男神接触,就很值得啊!明知道他只是玩玩,还有人抢着跟他交往呢。

    就是,即使知道他是这样的男人,那些女孩子不是依然前仆后继地涌上去吗?!不说别的学校的,就光我们和你们学校,就有多少女孩子暗恋叶西何?总有人问我他的电话号码,我就说不知道啊!她们就嘲笑我,怎么连同班同学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我说你喜欢周杰伦,你知道周杰伦的电话号码吗?

    所以,别总往叶西何的身上贴渣男的标签,我觉得这对他挺不公平的,他又没强迫谁,情侣之间不适合就分,这不是很正常吗?

    所以,徐蓉蓉此刻的境地,并没有得到多少人的同情。

    就连一向容易心软的程珊全也摇头感叹: 叶哥在感情方面向来不拖泥带水,神仙姐姐先说分手的,嫌叶哥不够体贴,那叶哥的性子就这样,你看他对谁体贴过。除了 喀,现在神仙姐姐又一直黏着叶哥,可谓不太好。

    金驰摇摇头: 喜欢上叶哥的女生都太可怜了。

    程珊全对这点颇为赞同: 那是相当可怜的。

    面对叶西何的反问,身边看戏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全班同学都将视线聚集在他们的身上,想看徐蓉蓉有什么反应。

    徐蓉蓉握着笔记本的双手在发抖,可她还要坚强的伪装高傲的神色。

    叶西何!你太过分了! 这时,徐蓉蓉的同桌看不下去了, 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女朋友!

    叶西何觉得很吵,怎么他想认真上课,还能遇到这些烦心事。

    手机屏幕在旁边亮了一下,他拿过扫视一眼,是一条短信: 叶西何,我到你们的学校了,是直接去你的教室找你,还是站在外面等你下课?

    他玩味地看着这个问号,回复了几个字过去。

    你好,请问大提琴二班怎么走? 央音实在太大了,尤小乔绕了很久都没找到叶西何的班级,忍不住找了个男生问。

    那男生估摸着今天心情不好,不耐烦地说: 怎么连教室都找不到,那还上什么课,前面右转

    男生一回头,看见一个长相漂亮的妹子站在自己的面前,顿时有点尴尬,态度也好了起来: 前面右转,能看见一栋白色的大楼,二楼就是了。

    哦,谢谢啊! 尤小乔笑眯眯地说了再见,往白色大楼的方向走去。

    就在大提琴二班的气氛尴尬到近乎凝固时,门口传来一男声: 叶哥,有人找 是个小姐姐!

    这一叫声不但没有缓解教室里的气氛,反而让整个教室里的气氛更紧张了起来。

    一直替徐蓉蓉说话的女学生一听这话,笑了起来: 我说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原来是叶少在外有人了。

    面对对方的嘲讽,叶西何丝毫没放在心上,他起身,朝教室门口走去。

    他出了门,外面人来人往,并没看见尤小乔。

    那呢!在那!

    门口,几个男生小声朝他示意。

    叶西何顺着班上一个同学的手指暗示,看见楼梯拐角的尤小乔。

    他勾了勾唇,朝她走去。

    Part 4

    九月清爽的空气中,有桂花的清香,随风一阵阵飘到鼻尖。

    尤小乔站在楼道的拐角发呆,头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站在这做什么?

    尤小乔抬头,就见叶西何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因为周遭的环境陌生,加上她站在教室门口,总有奇怪的眼神看投过来,所以她找了个楼梯拐角的角落等他。

    此刻他走了过来,在这略显狭窄的楼梯口,显得特别高大。

    气氛变得暧昧而尴尬,是因为他用一种带着玩味的眼神看她,俊脸上丝毫不掩饰他此刻正在欣赏她。

    尤小乔的手指忍不住抓了抓裙摆,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一次穿裙子

    裙子是那日叶西何给她的。

    上完课后,她特意回了一趟武馆换上。

    既然以后叶西何成了她的固定大财主,她也必须放下一切,维护好与他的关系,才不会让彼此太难相处。

    原本以为只是换件衣服的事情,但一路从武馆到央音的路上,她总觉得很别扭,觉得投向自己的目光比平常多了好几倍。

    尤其是 眼前的男人还一副欣赏艺术品一般地打量她,令她更别扭了起来。

    她穿着一条浅紫色的长袖及膝连衣裙,轻薄纱质的肩袖包裹着她圆润的双肩,金色的束腰设计将腰线收得极致,裙摆缀满星星点点的钻石,铺在两条细白的腿上,若隐若现,她将平日里的短发扎起一半,绑成一个团子,俏皮可爱。

    只是,她并不知道,看惯了平日里她假小子装扮的人,对她现在的着装有几分惊喜。

    还挺好看。 沉默着歪头打量了半天的男人终于开口说了几个字。

    敢情您看了半天,就是为了说我好不好看? 尤小乔翻了个白眼,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好不好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想当我女朋友吗? 端坐着上了一节完整的课,脖子挺酸,叶西何扭了扭脖子,随着她的话问。

    尤小乔一愣,待看见他一脸雅痞的样子,怒道: 你以为你是国名老公啊,谁都想当你女朋友?!

    她用力一把推开他,逃离这个令她莫名紧绷的环境。

    叶西何扯了扯嘴角,跟在她的身后,见她气嘟嘟地往前走,一把扯回她: 瞎走什么,该上课了!

    大掌抓着她细小的手腕,酥酥麻麻的感觉泛上心头,她下意识要抽回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尤小乔被叶西何连拉带扯地拽进了教室。

    教室后传来口哨声: 这不是小老师吗?哟,穿成这样,我差点没认出来。 程珊全笑哈哈地说, 小老师好萌啊!

    尤小乔没理他,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全班投过来的异样眼神,问叶西何: 我坐哪?

    我旁边。 他倒似无事人般,还特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

    可即使是这么绅士的动作,也被他散漫地做得像个流氓。

    尤小乔顺势坐下,见他坐在自己的身边,用手敲了敲他的桌子: 只是做个保镖,还得陪你上课,得加钱。

    好啊。 他笑眼弯弯,墨色的瞳孔亮得吓人。

    尤小乔感觉自己被电了一下,慌忙转移眼神。

    叶哥,小老师还是个小财迷。 程珊全从后面将脑袋探到两人中间, 不过,小老师这么萌,我们叶哥一定会对你慷慨大方的。

    说完,他笑眯眯地瞅着尤小乔: 就是头发短了点,小老师,我们叶哥喜欢长头发的小姐姐哦!

    看着程珊全调戏尤小乔,金驰嘿嘿地笑出了声。

    这一节依旧是英语课。

    英语老师走进来,看了一眼讲台下,将书放在讲台上,呵了一声: 今天人到得还挺齐。既然来上课了,要么就静下心来上课,要么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别打扰别的同学。

    这话明显是说给叶西何等人听的,尤小乔心想,这两人是有多讨厌,连老师都放弃管他们了。

    老师说完,例行讲课。

    程珊全趴在桌子上玩手机,没玩几分钟就趴着睡着了。

    金驰也吃饱了,无聊地趴着睡觉。

    叶西何态度倒还算端正,翻着课本听着老师讲课。

    尤小乔见他一脸认真听课的表情,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不了解他的人看起来,还以为他挺爱学习的。

    讲台上老师讲的内容,是尤小乔高三就了解过的内容,她听了十几分钟后,拿出包里自己的复习资料开始刷题。

    她做了没几道题,身边的人开始骚扰她,竟然开始学着程珊全喊她 小老师 。

    小老师,说好陪我上课,怎么自己偷偷做起了题,嗯?

    她没理他。

    他又开始不安分: 小老师,我跟你说话,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大财主的?

    她:

    他调了调姿势,单手支着脑袋看她: 态度这么差,不给加钱了。

    叶西何,你够了! 她压低声音,瞪着他。

    他懒洋洋地笑了起来: 你生气的时候像一只河豚。

    这样的场景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叶少在调情!

    班上的学生虽然表面上都在听课,实际上大部分人的心思都在叶西何这边。

    尤其是徐蓉蓉和她身边的人,她们看见这幅场景,有的替她打抱不平,更多的人是看她的笑话。

    学霸加校花的人设又怎样,在叶西何这里,不也成了笑话?!

    徐蓉蓉和往常上课一样端坐着,脸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丝毫没被周遭的环境影响。

    她握着笔的手却在颤抖,连课本上的字体都变得越来越模糊,眼眶里积累的眼泪,她强迫自己绝不能让它们掉下来,即使在这场感情里她赌输了,她也绝不允许被别人看笑话。

    Why did you ask if Sarah is coming with us?Why is your face ______red?空格里的正确选项应该是 firing、flaming、changing、exchanging这四个选项中的哪一个? 讲台上,老师放下手中的书本,开始点名, 请一位同学回答一下,叶西何,你来吧!看你两节课都听得挺认真,验收一下效果。

    被点名的叶公子正戏弄着尤小乔,根本没听见老师喊自己的名字。

    还是金驰小声提醒他: 叶哥,叶哥!老师喊你起来回答问题!

    尤小乔终于摆脱叶西何的骚扰,发现教室里极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边。

    尤小乔低下头,努力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西何丝毫不羞愧地站起来,满脸无所谓的样子: 老师,这题太难,我不会啊

    难吗? 老师早习惯他这副痞样子,问, 有人愿意起来替叶西何同学回答吗?

    不知哪个同学带头喊了一下 老师,让坐在他身边的女同学帮忙回答一下呗 ,就有人跟着起哄: 对呀!老师,让新同学帮忙回答一下啊!

    老师对叶西何身边的女生也非常感兴趣。

    叶西何在央音的名气和各种绯闻,各班老师虽没掺和,但也早已耳濡目染,私下里也会在办公室八卦几句。

    以前听过叶西何换女朋友非常勤快,且与每个女朋友都不太亲近,更别说一起带来上课了。

    这次这个小女友,他竟主动带到班上,与他坐在一起。

    老师微笑: 那么,就请叶西何身边的这位女同学替他回答一下。

    女同学尤小乔站起身,刚才她一直被叶西何骚扰,根本就没听到老师提的问题,此时被众人起哄喊起来,心里只想将叶西何扯到角落里狠揍一顿,再让他加钱、加钱、加钱!

    这位新同学不会也是个学渣吧 说这话的是徐蓉蓉的闺密,从一开始她就看这个忽然出现的尤小乔不顺眼,一直认为就是尤小乔的出现,让叶西何跟徐蓉蓉分手的。

    此时见尤小乔陷入如此窘境,她忍不住添油加醋: 可不是每个女生都像我们班的学霸徐蓉蓉一样优秀啊!老师,还是让徐蓉蓉替叶西何来回答吧!

    尤小乔望着那个对自己带着敌意的女生,只觉得好笑又莫名其妙。

    她心里这般想着,当真笑了出来,想收住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她学着叶西何厚脸皮,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认真礼貌地问: 老师,抱歉,刚才我没有听清您说的题目,能麻烦您再说一遍吗?

    当然。 老师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尤小乔等老师说完,才回答: 选flaming。

    Good,Sit down,please(好的,请坐)!

    虽然对这个女孩充满了好奇,但毕竟老师的职责是上课,接下来的时间,二班的同学都在讲课中度过。

    没能成功羞辱到尤小乔,让徐蓉蓉的闺密很不解气,她小声问徐蓉蓉: 蓉蓉,难道你就这样放过他俩吗?这小三当得也太光明正大了!

    徐蓉蓉低头,小声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已经变心了,我能挽回吗?

    闺密听徐蓉蓉的声音里都是委屈,更加确定尤小乔是小三的事实,她和身边的一群朋友商量着下课后一定要让尤小乔好看!

    开玩笑,她们可是央音的高才生,怎么能让外校的人欺负到自己班的学霸的头上来?

    剩下的半节课,徐蓉蓉周围的女生开始在私底下传小字条,商量着该怎么教训那个嚣张的 小三 。

    一节课在所有人各怀所思下结束。

    下期预告:

    叶西何欣赏艺术品一般地打量她,令她非常别扭。

    还挺好看。 沉默着歪头打量了半天的男人终于开口说了几个字。

    敢情您看了半天,就是为了说我好不好看? 尤小乔翻了个白眼,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好不好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想当我女朋友吗?

    [这不是下期预告啊,这段话在此次连载中早已出现过了][]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0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