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掉下个花妹妹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不知道怎的,看着这个粗俗的男人,花扶影竟觉得他比之前那风流肆意的模样好看许多。

    白墨

    (新浪微博:@白墨Coco)

    作者有话说:恋江湖系列之四!四、四、四,果然是死亡篇章!这篇文写得十分折腾,写盗圣的时候,我险些写崩,都怪《武林外传》里的白展堂让我印象太深刻了,老是被带偏。我也纠结过贼兵CP好,还是犯罪CP好,最后写了伪犯罪CP。希望这坎坷出生的一对能被你们喜欢。

    【一】

    什么,你说盗圣步九霄是个采花贼,采了你家的花?

    武林盟的邸馆内,传出一声高呼。印局的主事捏着狼毫,紧张地望着眼前这位危险的人物 毒母花扶影。

    花扶影沉痛地点了点头,一把扯过身侧的随从,指着她,分外惋惜、分外痛心地道: 盗圣采的就是她!

    她?

    主事大人瞬间瞪大了眼睛,那女子生得奇丑,一只手抱着花盆,肩膀上扛着把大刀,很是威武雄壮。在毒母面前,主事大人依旧不怕死地乐了: 呵,这盗圣口味挺独特啊。

    乐完以后,主事大人将笔一搁,甚是正气凛然地道: 在下断不会为你冤枉侠义之士。

    花扶影皱了皱眉头,从怀中掏出一个泛着银光的物什重重地拍在桌案上。

    主事连忙抬手抱头,一脸惊恐地往后缩: 别杀我!别杀我!我写!我写!盗圣是采花贼,是采花贼!我马上通报武林!

    花扶影将手缓缓从物件上移开,那是一块比拳头还大上些许的银子。

    【二】

    半个月之后,江湖邸报发往各门各派,邸报上将毒母花扶影如何控诉盗圣是个采花贼,又如何抱着随从痛心疾首的过程写得清清楚楚。另有画师专门画丑女抱花盆图一张,以示盗圣所采之花为谁。

    盗圣采花以及盗圣口味清奇之事在江湖中不断流传,且不说大家信不信,步九霄是气得险些呕出一口血来,他的两个损友更是险些笑掉大牙。

    哈哈哈,老三,原来你喜欢这个样子的,难怪那么多姑娘围着你转,你还要去当什么采花贼。 一个大胡子抱着肚子笑道。

    三弟莫不是得了雀蒙眼?二哥帮你瞧瞧如何?眼疾可不能拖。 一个白衣男子一脸严肃地附和。

    秦独岸!白渊!我和你们两个割袍断义!

    步九霄转身走出老远,还能听到秦独岸豪迈且丝毫不加掩饰的笑声。

    哈哈哈 白渊,我笑得肚子疼,你帮我瞧瞧,帮我瞧瞧,我快不行了,哈哈哈

    步九霄烦躁地抬头号叫,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怒色,而后眼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个风流肆意的笑来。

    采花贼是吧,我让你瞧瞧什么是真正的采花贼!

    入了夜,步九霄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了百毒教,熟门熟路地摸去了毒母的院子。

    花扶影还没有睡,正点着灯摆弄着她那盆 紫毒仙 ,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该死的盗圣,臭贼!采花贼!我辛辛苦苦养了十年的毒花,才刚冒出个花骨朵,就被他揪了,真是可恶至极!这种人就该滚出侠义榜,受到整个江湖的谴责,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她正骂得兴起,突然从窗外飘进来一个声音: 那姑娘怕是要失望了。

    谁!谁在那里?

    你口中的臭贼。

    花扶影抬头,瞧见窗外的鸭脚树上立着一道修长的人影,那人身着月白色的衣袍,正懒懒地靠在树杈上,手里握着一把玉骨折扇,扇面展开,白色的卷云中写有一个 霄 字。

    见她望来,那人身形微微一晃,树枝微颤,金色的叶片簌簌落下。月色下,男人好看得有些晃眼,让花扶影不由得一愣,不都说贼眉鼠眼吗,这贼长得也太不像贼了。

    花扶影愣了半晌,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心里无比懊恼,殊不知,对方在她抬头时险些惊得从树上栽下去。

    步九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心底涌上一股狂喜 这不是两个月前,从天而降的那个小姑娘吗?!

    那日,步九霄和秦独岸两人结伴去找白渊喝酒,一路上,步九霄为秦独岸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秦独岸是他们三个中年龄最大的,早就过了婚配年龄,身边也没个姑娘的影子。步九霄觉得罪魁祸首便是他满脸的大胡子,便苦口婆心地劝了一路。

    大哥,你把胡子刮了吧,不然,没有姑娘会嫁给你的。

    要姑娘做什么,柔柔弱弱的,看着烦人,我还要闯荡江湖呢,等我想成婚的时候,再说吧。

    步九霄冷哼一声,不屑道, 你当姑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你想要成婚的时候便会有了?

    步九霄话音刚落,天上便掉下来一个紫衣姑娘,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砸得他向后踉跄了数步。

    手里的扇子早就丢了,他手忙脚乱地抱着姑娘,愣怔片刻后,不由得惊呼: 我去,天上还真的会有姑娘掉下来啊!

    【三】

    你竟还敢来!

    姑娘清脆的声音让步九霄找回了心神,一双桃花眼里笑意满满。

    天上掉下来的美人姑娘昏迷了小半个月,未在清醒时见过他,现下更是没有认出他来。

    她将最宝贝的 紫毒仙 护在身后,望着步九霄,咬了咬牙齿,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

    我的 紫毒仙 若死了,我就让你陪葬。

    花扶影本就长得灵动可爱,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落在步九霄的眼里就像急得想咬人的兔子,不但没有威慑力,反而让人觉得特别萌。

    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若没死呢?

    没死,就留你一条小命,打一顿赔些钱便算了。

    能不打脸吗?我这脸好多小姑娘喜欢呢。

    步九霄那好看的桃花眼已弯成了月牙,嘴角边若有似无的酒窝似是能将人溺死在里头,花扶影及时从里头爬了出来,腹诽道:原来是个风流的花花公子。

    好,不打脸。

    才怪!非把你揍得连爹妈都不认识才好!

    花扶影放下 紫毒仙 ,冲门外大喝一声: 来

    人 字尚未喊出,空气中突然起了一股强劲的气流,一个物件砸在了她的身上,下一瞬,她便失了言,她被鸭脚树的一颗果子打中了哑穴。

    花扶影脸上起怒,指尖寒光一闪,便多了三枚淬毒的银针。

    正要将银针打出之时,另一颗果子已至,她瞬间动弹不得,只好举着三枚银针,望着他干瞪眼。

    步九霄足尖一点,踏上窗檐,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翻进来,修长的身形落在她的跟前,带进一阵夜风。

    是不是很好奇我想做什么? 步九霄望着她漆黑的眼眸,继而坏笑道, 既然是采花贼,当然是来采花啊。

    话音方落,那双美目里瞬间流露出惶恐之色,连忙瞥向那盆毒花。

    步九霄见她这般紧张那盆花,不由得低笑出声: 本想拿你逗趣儿,却发现,原来你是真不晓得采花贼为何意。

    他收了扇子,向花扶影伸出手,指尖刚碰上她的肩头,房门便被撞开了。

    放开我家小姐!

    随着一声高呼,一阵疾风掠过,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冲着他兜头砍了下来。

    哟,这不是那抱花盆的丑姑娘吗。

    步九霄当即点足后掠一步,玉骨扇落于掌间,再一侧身,便将扇子敲在了那丑姑娘的穴位上。

    于是,房间内的两个姑娘都被点了穴,原本安静的院子也热闹了起来,步九霄瞧见院里亮起了灯,知道惊扰了他人,连忙将花扶影扛上肩头翻出了窗。

    【四】

    月色下,男人肩头扛着一位少女,步伐轻盈地越过一座小桥,突然身形一晃,砰的一声带着姑娘栽倒在道旁半人高的草丛里。

    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不是杀人抛尸,便是那种 嗯,那种 非礼勿视之情景。

    果然,片刻后,伴着少女轻快的笑声,草堆里扔出一件月白色的外袍。

    什么狗屁侠盗,什么少女的梦中情人,喜欢你、尊崇你的,不过是因为没有偷到自己头上罢了!

    花扶影拍了拍步九霄的脸,见他已经彻底晕了过去,不由得笑得更欢快了: 会点穴?真不巧,我虽不会武功,偏偏会解穴。

    月落西山,眼瞅着天就要亮了,花扶影加快手上的动作,末了,还情不自禁地掐了一把他白嫩的脸蛋。

    谢谢你带我出来,虽然你偷我一次,我劫你一次,但是,这花的事情,咱还没算完。

    她从小便被阿姐拘着炼毒,鲜少出门,打从上次状告盗圣的事情后,阿姐便将她看管得更严了。若换作以前倒也无妨,偏偏她还需要找她的恩公。所以,当她发现步九霄要带她出来,便没有急着动手,被扛着颠了一路,她就当是找了个两只脚的坐骑。

    于是,一代盗圣步九霄,就这么躺在地上被一个姑娘上下其手地摸了一通,被劫走了外衣、钱袋。

    待人跑远了,步九霄才红着一张脸坐起身来,重重地喘了几口气,白渊给的避毒丸仿佛失了效,他此刻依旧觉得手脚无力,脑袋晕晕乎乎的。不过,他无法否认一个事实 他被一朵小毒花采了。更要命的是,他居然十分享受。

    那朵小毒花离开后,穿上了步九霄那身宽大的男装,拿着一张画像,站在闹市口寻人。

    姐姐,有没有见过这个人,他很白,笑起来很温柔。

    没有。

    她一连问了近百人,都是这个答案,心情不甚明媚。

    这画像上的人不是我表哥吗。

    你表哥?

    花扶影心中一喜,连忙抬头,说话的是个瘦瘦高高的小哥。

    认识,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哥,近日正好来我家走亲戚呢。

    原来是恩人的亲戚,花扶影心里便更加欢喜了,两人闲扯了几句后,花扶影便屁颠屁颠地跟着去寻人了。

    那小哥说家里前门要做生意迎客,便带着她走了后门。

    一进去,她便闻到各种脂粉香和浓烈的酒味。她被领着去了一间客房,不一会儿便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端了茶水进来,那女人只一眼便识破了她的女儿身。

    哟,这小姑娘可真漂亮,这男装也盖不住那水灵样子,阿满啊,这就是你刚认识的朋友?

    那女人搁下茶水,和阿满低语了几句后,塞给阿满一锭银子,笑意盈盈地坐在花扶影的身侧。

    找阿满的表哥是吧,我让人去喊他,你先喝杯茶。 说着,女人亲自给花扶影沏了杯茶,殷勤地递到跟前。

    谢谢红姨。 花扶影甜甜地道了声谢,茶杯刚举到唇边,花扶影手一顿,皱了皱鼻子。

    见花扶影不喝,红姨连忙笑呵呵地凑过脸去: 怎么了

    花扶影手腕一倾,一杯热茶便对着红姨的脸泼了过去,烫得她惊叫连连。

    这么劣质的迷药,也好意思端上来,知道我是谁吗?

    茶里被下了药,花扶影这才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是被骗了,双手叉腰,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道: 根本就没有什么阿满的表哥是不是?!为什么要骗我?

    唉,花扶影辨毒是厉害,炼的毒也让人闻风丧胆,就是这江湖阅历少得可怜,如此危险的境地不想着跑,倒先质问上了。这不,她让人从背后敲了一闷棍,直直地栽了下去。

    那敲人的估摸着也是个新手,下手不够狠,花扶影将晕未晕,掏出一个荷包来。看到荷包的那瞬,她傻了眼,本该装满药粉的紫色荷包竟然变成一个绣着卷云纹的钱袋。

    花扶影心里苦啊,早知道就不该把步九霄的钱袋顺走的,迷迷糊糊中,她竟掏错荷包了,再换已来不及,眼看另一棍子就要敲下来,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房间的窗户整个被踹烂了,木屑四散。

    阳光自窗口洒进来,步九霄就这么披着 金光 跃进了屋子,一脚踹翻了那个拿棍子的伙计。

    娘的,老子看上的花,你们也敢动?

    这种粗俗的话向来都是秦独岸说得多,而步九霄总是在姑娘面前维持君子之风,可这些人实在是可恶,居然想要逼良为娼。

    不知道怎的,看着这个粗俗的男人,花扶影竟觉得他比之前那风流肆意的模样好看许多,遂痴笑一声,晕了过去。

    盗圣还真是爱英雄救美啊

    【五】

    英雄救美,还是如此俊俏的英雄,按道理,美人都应该羞答答地道声谢,将一颗芳心暗许,而后英雄要么过不了美人关,要么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可是,如果救美的英雄不止一个,而且还都英俊得要命,那这事儿就会纠结许多。

    你说画像里的人是你的恩公,你要以身相许报答他?

    步九霄捏着那张画像,手不住地颤抖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花扶影。

    花扶影靠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点了点头道: 是的,阿姐说,戏本子里都是这么写的。若那恩公生得丑,女子不喜欢,便会答下辈子给他当牛做马报答他。若恩公生得俊,女子喜欢,便会以身相许。

    在花扶影这个单纯的世界里,是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她不想当牛做马,故而,选了以身相许。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突然很想赖账,不想报白渊的恩,也不想报步九霄的仇。她是不是已经变成江湖上不讲道义的坏女孩了?

    步九霄的手蓦地拽紧,将画像上那男子的一只眼睛给抠穿了: 我 我也救了你,你怎么不报答我呢?

    也是! 花扶影恍然,神色愈发纠结了起来。

    步九霄喜色正上眉梢,又被她泼了凉水: 可是,这事不是讲究先来后到吗,我只有一个,也只能许一次呀,说了半天,你到底认不认识画像上的人?

    步九霄抿唇思考半晌,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的视线,笃定地道: 不认识。

    话音刚落,门被重重地撞开,一块碎木屑砸在步九霄的脑门上,他还没来得及捂头,一位白衣男子被推进了他的怀里,被他万分嫌弃地推了开去。

    撞门推人的是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背上背着一柄硕大的长刀。

    三弟,你没事吧,你不是说自己快死了吗?!

    有事!有大事!

    步九霄眼见着花扶影从床上弹了起来,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盯着白渊,而破门而入的两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屋内还有一人。

    步九霄欲哭无泪,才说完不认识画像里的男人,画像里的男人便被推进了门,还和自己来了一个热烈无比的拥抱。

    你 你们怎么这么快。

    这不怕你死了吗,白渊正好在城里,我接到消息,便第一时间把他拉过来。

    白渊皱着眉头理了理衣衫,脸上满是疲惫: 我就说他没事吧,将死之人写的字能力透纸背?现在能放我回去了吗?为了给大家解毒,我已经三天没合眼了。

    听到这句话,花扶影伸长脖子开了口: 解毒?我对毒略懂一二,我可以帮你辨毒。

    花扶影坐在床边,一双乌黑的眼睛殷切地望着白渊。

    白渊和秦独岸皆是一愣,这才发现床上坐着个姑娘,姑娘身上还松松垮垮地罩着步九霄的衣服。两人尴尬地咳了一声,齐齐道了声 打扰了 ,便火速退出门外,还甚是贴心地将门给关上了。

    花扶影眨了眨眼睛,委屈地望向步九霄。看着她那受伤的神情,步九霄愧疚极了,连忙道: 我认识白渊,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原本是喊他过来给你看病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见花扶影摇了摇头: 他为什么扭头就走了?是不相信我会解毒吗?

    合着她的伤心委屈皆是因为白渊没理她?步九霄顿觉自己的心口被扎了一刀,鲜血直往外冒。

    白渊,别走,我需要医治!

    说着,她也奔出了门。

    【六】

    花扶影说她对毒略懂一二,要帮白渊辨毒,这略懂一二实在是太过谦虚了,她可是毒母,是毒祖宗。

    百毒教建教年月尚短,本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教派,后来出了炼毒奇才花扶影,才渐渐为人所熟知。

    花扶影炼的毒十分霸道,还大多数无解,每每新毒炼成,她总会抓人试毒,而后新毒也会遍布江湖,总是弄得人心惶惶。是以,毒母的恶名在江湖上流传开来,人人敬而远之,又人人得而诛之。

    花扶影从步九霄的嘴里彻底了解自己在江湖上的处境,对此,她直喊冤枉。

    抓活人试毒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们百毒教试毒用的都是动物啊。我炼的毒都是珍品,只有宗主才能去百毒阁里取,连我都没资格用,哪有满大街都是的道理,定是假冒伪劣的。

    花扶影一边愤愤地说着,一边将手搭上中毒者的手腕,刚号上脉,就变了脸色。

    怎么了?

    步九霄担忧地开口。

    花扶影连忙将中毒者的眼皮、耳朵、嘴巴扒开瞧了一通,又分别查看了其他几人的症状。而后,她不可置信地向步九霄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

    步九霄乖巧地倾身,少女温热的鼻息喷在脸侧,唇瓣一张一合地向他低语,饶是风流如他,也宛若纯情少年一般无措,让他不住地联想情人间耳鬓厮磨的画面。

    你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他可算是找回了些许理智。

    我说,他们中的是我炼的新毒 醉花间。

    虽是心猿意马,步九霄却也听明白了: 你确定?你不是说你炼制的毒只有一份吗?再说了,中了你的毒能熬到白渊来医治?那早就毒发身亡了吧。

    花扶影摇了摇头: 这个不一样,这是半成品,这毒还差最后一味毒。

    说到这最后一味毒,步九霄分明感受到了花扶影瞪他时那满腹的抱怨。

    最后一味毒是紫毒仙的花蕊,初开时取最好。当初,我正是为了赶着取花蕊,才没能当面和恩公致谢,不知道给他留的书信,他有没有瞧见。

    步九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封书信,白渊根本没有收到,而是步九霄拆开的。

    那日,步九霄捡到一位从天而降的姑娘,长得甚是可爱乖巧。只是,小姑娘的柳叶眉紧紧皱着,额角也蒙了一层薄汗,瞧着十分痛苦。

    人是从树上掉下来的。 秦独岸指着边上那棵大树道, 你看她脚腕上有两个血窟窿,应该是被蛇咬的。只是,我看了半天,没看见那蛇。

    步九霄看着怀中的美人,岂有不救之理,于是将人往上拖了拖,疾步往前方一处废弃的农舍走去, 先救人再说。

    步九霄封住了她腿部的穴道,并为她挤出了毒血,之后的便要等秦独岸请来白渊再行医治。

    谁知那蛇毒甚是了得,连白渊也辨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当他急得团团转时,白渊又道: 有一味药可解。

    白渊的这句话逼得他夜闯百毒教,留书盗花。白渊用紫毒仙的花骨朵入了药,终是解了其毒。许久后,步九霄才知道,白渊就是想要那奇花的花骨朵,遂使计让步九霄去偷,那花一半入了药,一半被白渊放进自己的药炉,还美名其曰 诊金 。

    步九霄盗花期间,花扶影转醒片刻,正瞧见白渊为她施针,以为白渊是她的救命恩人,便一直铭记在心,有急事离开时,也不忘留下书信。只是,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堆谢谢,却忘了留下地址和姓名。

    现在回想起来,这事也不能说白渊不仗义,毕竟这蛇毒的确是白渊所解,说他是恩公,步九霄也认。

    原先步九霄也不想计较,可是,这会儿花扶影说救命之恩是要以身相许的,那这救命之恩说什么也不能让白渊一个人独占了去。

    花扶影走到桌案前,急急忙忙将自己新毒的配方写下,递给了步九霄。

    你帮我把这个交给白渊,我回百毒教一趟!定要帮阿姐抓出这盗毒之人。

    她说完,便往外跑,步九霄愣了一瞬,抓起新毒的配方便跟着往外追。

    你们两个急忙忙地去哪呢?

    秦独岸扯着嗓子问,步九霄将那新毒的配方拍在他的胸口,弯唇一笑: 见姐姐去。

    【七】

    花扶影的姐姐生得很是貌美,唤作花想容,花扶影向她提起盗毒之事时,她不甚在意地嗑着瓜子。

    比起盗毒之事,花想容反倒更在意花扶影身边的步九霄。花扶影说话间,花想容已经打量了步九霄无数次,可是,步九霄在起初的一眼后便再也没瞧过她,自始至终将目光留在花扶影的身上。

    阿姐,盗毒之事非同小可,你可知道江湖上是怎么骂我的?

    花想容抿了口清茶,不咸不淡地道: 既是骂你,与我何干。

    阿姐!

    好了,没人盗毒,那是我卖掉的。

    花扶影很是诧异,又很是担忧: 阿姐!你这是违反教规的,父亲说过,毒只可保命,不可滥杀无辜,更不可大量炼制危害武林,你就不怕武林盟发兵灭教吗?

    我不卖毒赚钱,怎么养活教内几百号人?!我不让毒在江湖上大量使用,毒母的名声如何响彻江湖,百毒教又何时才能名扬江湖。你放心,咱这小门小派的,武林盟还瞧不上眼。

    就算真出事了,最多也是拿毒母顶罪,和她有什么关系?!

    步九霄自然是看明白了这一点,不然,为什么毒母花扶影在江湖上人人皆知,而百毒教的教主花想容却不曾耳闻。

    花想容此话一落,便有弟子慌忙跑了进来。

    教主,武林盟的人将我教包围了,说我们勾结西域魔教危害武林,要灭教!

    阿姐,你竟勾结魔教?

    他们钱给得多啊,对了,领头的是谁?

    青越盟的宋少主。

    听到这,花想容连忙从椅子底下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袱: 宋南音此人向来疾恶如仇,脑子更是一根筋,让大家能撤便撤,不能撤,我也管不了了。记住,毒母叫花扶影,而不是花想容。

    说罢,她便拎起自己的包袱跑了。

    跑了?

    花扶影瞧见这一幕,怔在了当地,她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亲姐姐,这可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啊。

    步九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地站在她的身侧。

    起火了!起火了!

    火龙迅速吞噬了院子,花扶影正恍惚着,便被步九霄拉着往外跑。

    花扶影,你给我振作点。

    她充耳不闻,只是木讷地跟着步九霄。见她这副模样,步九霄心疼得紧,停下脚步,回身将她揽入怀里。

    花扶影身子一颤,抬起两只小手无力地将步九霄推了推: 父母不在了,阿姐也不要我了,你也快走吧。你轻功那么好,一定能出去的,何必带着我这个累赘。

    步九霄不但没有放手,反而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花扶影却不住地挣扎着。

    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这辈子都不会。

    花扶影瞬间安静下来,眼眶一热,将头埋在步九霄的胸口,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武林盟的人站在火墙外,高呼着 大快人心 ,宋南音却皱着眉头很是不悦: 谁放的火!说好的生擒,便是生擒,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 我只是想将毒母院子里的毒花毒草烧了。

    宋南音拔剑出鞘,将冰冷的剑锋架在了回话之人的脖子上: 你这做法和魔教之人有和区别?

    宋少主饶命!

    宋少主,我们立马带人灭火,还请您手下留情。

    宋南音冷哼一声,收剑入鞘: 随我去灭火。

    【八】

    百毒教被灭,江湖上欢呼声一片。玄黄谷内,却是哀号不断。

    疼、疼、疼

    身为一个男子,步九霄已经将尊严彻底地抛诸脑后了,拉着给他上药的花扶影不住地喊疼。花扶影总是会歉疚地看他一眼,然后俯身轻轻帮他吹一吹烧伤,所以,每每上药都要折腾许久。

    明明都是些皮外伤,步九霄却在玄黄谷赖了许久,眼看着要继续赖下去,白渊便将步九霄往日里英雄救美的风流韵事都说给了花扶影听。

    虽然当初他盗花救了你,这回又从大火里将你背出来,你也不用感激他。他这人就这样,被他救过的女子没有上百,也有数十个,若一个个都以身相许,吃饭时都得安排好几桌。

    于是,花扶影走了,步九霄的病也瞬间好了,穿上鞋是能蹦能跳的,追着花扶影便出了谷。白渊的玄黄谷终于恢复了清静。

    他看着步九霄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 不逼你一把,都不知道和姑娘家表个心意。

    步九霄追上花扶影的时候,额角已经急出了一层薄汗。花扶影则红着一双眼睛,十分委屈: 我不想和那么多姑娘一起吃饭。

    什么?

    白渊说,你救了很多女子,若都以身相许嫁给你,我可能就连饭都吃不上了。我这里疼,不想和那么多姑娘一起吃饭。 花扶影指着自己的心口, 真的好疼。

    步九霄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是,我曾经救过很多女子,你说我英雄救美也好,说我见色起意也罢,但是,独独对你,我是一见钟情。就算我是采花贼,我也只采你这一朵。

    这话对花扶影很是受用,眼见着她就要破涕为笑,又皱了皱眉。

    采花贼究竟是何意,为什么一提及,大家脸色都那般古怪?

    步九霄轻轻一咳,低头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而后,俯身到她的耳畔,小声地道: 方才那样就是

    花扶影身子一僵,将脸深深地埋了下去。

    【九】

    三个月后,盗圣步九霄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

    前百毒教教主花想容逃往西域入了魔教。

    毒母花扶影不知去向,有人说她死在了大火里,也有人说她改名换姓退出江湖,也有人说她嫁做人妇深闺秀花鸟

    一年后,毒医步花氏,一双妙手能解万毒,救人无数,扬名江湖。

    传闻她有一夫君,轻功极佳,常常攀援峭壁之上为其寻药。

    三年后,两人共创药毒宗,附属玄黄谷。

    编辑/颜小二

    赞 (1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1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