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二封情书,请查收一云知道答案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写信人:墨子

一年多以前,我找蓝姨约过一篇专栏,叫《明天还有云要追》。那时候,我还是《花火》杂志的新编辑,在那一年的夏天,陪她去成都办了读者见面会。我们一起吃住,一起在成都的街上瞎逛,谁也不认识路,就这么漫无目的地逛了一整天。

我记得蓝姨在专栏里提到过,在她心里,我真的就只是个小姑娘,对美食超级热爱,看电视的时候会发出银铃般魔性的笑声。她说,看到我,会想到 青春正好 这个词。

然而,在我心里,蓝姨才是那个最有少女心的人,她热爱生活,也充满诗意,所以,她才能写出那么多富有青春气息的故事。

现在一年多过去了,我已经不是当初刚接触杂志的新人了,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还如当初一般青春正好。

但我们见证过的蓝姨故事里的少男少女们 季修梵、陈海茉、曾喜歌等,一直是初见时的模样,他们和读过《世上每一朵哀伤的云》的每一位读者一样,青春随时光不散。

初次相见

她叹了一口气,解开缠在树枝上的线,把风筝扔给了同伴。

忽地,眨眼的工夫,燕子风筝再度飞上了天。树底下的少年们尖叫着跑开,去追风筝,只剩下海茉还坐在树上发呆。

没多久,她察觉到自己的窘境,她之前是踩着李晓磊的肩膀爬上来的,可是,这个死胖子竟然抛弃了她。

海茉正在研究该怎样安全着陆,有个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

女侠,轻功失灵了吗?

真是让人讨嫌的风凉话。

她低头,却兀自呆住。

在铺满绯红落花的草地上,穿白衫的陌生少年微仰着头,双手斜斜地插在裤子口袋里。而一束光恰好落在他的脸上,刺得他微微闭上眼睛。

那一刻,多么像海茉怀抱阳光的梦。

海茉心里忽然暖融融的,即使是盛夏,那种暖也不发烫,而是温和、柔软的,带着香气,一点点地沁入她的心里。

和尚

他强忍着笑,背起她,以他的判断,她的疼只要冷敷一下就可以缓解大半。

喂!你想干什么啊? 海茉惊讶地咧着嘴。他就像一个小太阳,身上的热气烤得她双颊通红。

把你卖了。

她眼珠子一转,随手擦擦眼角的泪,偷笑起来。

少年的身体有一种奇异的气息,海茉忍不住将鼻子凑近他的后背。

阳光的香气,到处都是阳光的香气,像是做不完的梦,把她包裹起来。

那个,我叫陈海茉,你叫什么名字?

季修梵。

季修梵,修 梵 像是故意拖长了尾音,她恍然大悟地出声, 怎么是个和尚的名字?!那个,和尚,谢谢你了。

季修梵挑挑眉,哭笑不得。

死党

人生有个死党是多么重要的事。

海茉把头放在喜歌的肩膀上蹭来蹭去,像只小哈巴狗似的。喜歌被她弄得好痒,咯咯地笑。

曾喜歌的同桌胡腾腾看不过眼: 陈海茉,你要这么黏着曾喜歌吗?

陈海茉故意恶心胡腾腾,反倒加大音量: 就要啊,喜歌,我好喜欢你哦。

这真让人头皮发麻。

酸甜

季修梵真可恶啊,我怎么可能一下子长到一米七。 海茉嘴里念叨着,回到喜歌的身边。

喜歌忽然正色道: 海茉,你是不是喜欢季修梵?

嗯? 海茉的脸唰地一下子就红了,板起脸, 曾喜歌同学,你说什么呢?

喜欢还是不喜欢?

我怎么会喜欢他,我讨厌他还来不及。 海茉嚷嚷了起来。

那 喜歌盯着海茉的眼睛, 我就去喜欢他了。

深秋的天,连云都少了,红的枫树和金黄的银杏已经掉了大半的叶子。以前没注意到秋天的脚步这样快,突然之间,觉得校园里好萧瑟。

看那些小女生在情书里写 修梵学长,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海茉从来不觉得怎样。可是,喜歌这样一说,她才忽然意识到,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 喜欢 。

喜欢是淡淡的爱。

在少女杂志上看到过这样的句子:爱,淡淡的爱。[?不是 喜欢是淡淡的爱?]

于是,脸变得热热的,整个人变得拘谨。看着喜歌那样冷静的表情,她反倒结结巴巴起来: 是 是吗?好啊,好啊。

小恶魔

她很讨厌那些写情书的女生,很讨厌那些浅薄又带着心机的告白。

她也曾想过把那封浅蓝色的信撕得粉碎,回头却看见陈海茉和季修梵说说笑笑的画面,心里又凉了起来。她从教师的办公室出来,等到全校的学生快要走光了,她被心里的魔鬼带领着,把那张纸贴在了布告栏上。

她嘴角带着笑,手指微微颤抖。

只是,她大概想错了吧。她的敌人不是那些只会写情书的 江小沐 。

陈海茉和季修梵一前一后地从讲台上回到各自的座位,途经曾喜歌的时候,喜歌给了海茉一个温暖的笑容,心里却冷得很。

青春还在继续,蓝姨的故事也还在继续,让我们下一站再见。

赞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