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我们一起去烫头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简介:

    最近我们启国发生了两件怪事,一件是马上就要驾崩的陛下竟然起死回生,甚至还去御驾亲征!另一个就是在后宫中失宠十年的苏娘娘,竟然在陛下回来之后烫了卷毛头去争宠!可是谁都不知道,如此反性的两个人,身后竟然藏了那么大的秘密

    一、紧紧抓住陛下的裤腿

    陛下御驾亲征回来的那一晚,场面十分隆重。锣鼓声从南城门一直敲到宫门口,甚至在宫门大开迎接陛下之时,烟花礼炮齐放,堪比过年的欢喜气氛顺着宫门口一直蔓延到了冷宫门口。

    我们启国的陛下谢子玉十分具有传奇色彩。

    听说一年前陛下在听闻付将军战死沙场,继而边疆战事吃紧之后忽然病重,一连几日频频咯血,瘫在床上连朝都上不了。整个御医署的太医都直摇头,悄悄让礼部准备后事,甚至连成贵妃都已经抱着小皇子准备哭丧。

    可是没想到礼部准备的棺材竟然没用上。在陛下咳了十日的血之后,他竟然奇迹般地转好,身强体壮似头牛不说,甚至在第二天一早披上战袍振臂一挥带兵御驾亲征。

    直到一年后,陛下才大获全胜,将倭寇赶出边疆,荣耀而归。

    不仅百姓们十分喜庆欢腾,甚至连留守在宫中守活寡的各位娘娘的心也悸动起来。

    听说成贵妃抱着小太子早早地就蹲在了宫门口,占据了绝佳的观赏位子,各大宫殿的娘娘也都堵在了大殿。娘娘,你要是再不在陛下面前露面,我们就要喝西北风啦 小晴对我说道。

    成贵妃是这宫中的一枝独秀,不管干什么都跟她那个在朝堂上咋咋呼呼的爹一样,哭丧、接驾都要冲到前面。毕竟在皇后死了之后,成贵妃不仅把抚养皇太子的美差揽到了自己的头上,甚至在陛下御驾亲征这一年中,她爹成太师也是在朝堂上吆五喝六。

    成贵妃自从进宫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蒙受荣宠到了顶点,而有的嫔妃踏进宫门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比如说我。

    听小晴说,我进宫十年,失宠十年,已经打破了皇宫最短受宠记录。然而这些年我竟然还好好地活在宫里,也算是个奇迹。

    小晴是我的心腹贴身婢女,我看着她把脸皱成包子样,伸出手来一把掐在了她的腮帮子上。接着我抓了抓我的卷毛头道: 她们都太肤浅,一点都不淡定,给就要给陛下一个难忘的出场。

    是夜,隆冬时分,微雪初停。

    雪洋洋洒洒地飘了一天,待到午夜时分才堪堪停下,只留地上、屋顶一片雪白之色,分外耀眼。我裹着袄子趁着月光微亮,悄悄地溜到了南戏阁。

    南戏阁是整个皇宫中唱戏音效最好的地方,白天的时候被成贵妃霸着看戏,所以我这种等级的妃子只能暗地里趁着半夜没人的时候来吊嗓子。

    我苦哈哈地趁着半夜在这里练戏,其实是有原因的。

    听说陛下每天下朝用膳之后,便会带着小太子到御花园里面逛上几圈,而此时正是宫妃们 演戏 的时间,若是你能用上点心思,或许还能与陛下有一个美丽的邂逅。

    这等好地方自然是人人都想来的,于是在宫里爆发了无数次因为抢夺 邂逅之地 的战争之后,成贵妃便下了令,为了宫中和谐,内务府给每个宫妃依次安排一天在御花园里面等待陛下的机会。若是那天陛下不来,或者是陛下心情不好谁不受待见了,都全凭天命,后果自负。

    转眼,陛下已经回来了半个月。我也偷偷地在这南戏阁里面练了许久,准备着一场别出心裁的邂逅,而明天就是我的 邂逅时刻 。

    每天半夜来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我号了一嗓子,随即在戏台上跑了几圈,待气场全开之后,捏着嗓子 咿咿呀呀 地准备开练。

    却不想此时竟然吹起了一阵妖风。风吹散了雪,云遮上了月,整个气氛降至冰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更恐怖的是,在刚刚月色被云遮住的时候,我一瞥,隐约发现了地上有人影闪动,可是月色忽暗,我分辨不出,只觉得有谁在暗处正在窥视我。

    我颤着声音叫道: 小 小晴?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微风吹动雪花摩擦地面的声音。

    小晴因为拉肚子跟我告了假,所以今天晚上是我自己溜过来的,如果不是小晴,那是

    我脑子里面忽然浮现出了最近在宫中盛传的谣言,说这南戏阁不干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东西作妖。

    我抖了一下,蹲在地上用袄子裹住头装作视而不见,然后蜷成一个球。我打算慢慢地向戏台的出口处蹲着挪过去,可是没挪几步,就发现前面有东西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狠劲地撞了两下,那遮挡物依旧纹丝不动。

    我劝自己,或许是我刚才被吓得晕头转向,撞到了柱子上。于是便调整好角度,继续向前挪,却不想刚挪了两步,那东西便又阻在了我的前面。

    我一身寒气直冲天灵盖:这不是巧合!

    于是我壮着胆子掀开袄子,露出眼睛向前面看去,发现竟然是一双镶着金边的白色靴子立在了我的面前。我不敢再往上瞧,只伸手一把抓住了面前的裤腿子,弱道: 妖大哥,我什么都没看见你别吃我哇,深夜来到贵宝地打扰了您老的清修是我的不对

    嗬,苏小糖,你不抬头看看是谁再害怕吗? 一道男声从我的脑瓜上面砸了下来,那声音清冽,和我想象的大不相同。我不仅颜控,还带着一点声控,或许是这声音过于好听,于是我便忘了害怕,呆愣愣地听着他的话抬头看去。

    不料我刚抬头,便瞧见了一双带着丝丝戏谑的眼神。

    来人一身银色锦袄,袄子上绣着金丝盘龙,头束金冠,眉眼分明,一身贵气十足。此时他正带着三分笑意七分探究地瞧着我。

    我望着他的颜,咽了口口水。早就听说我们启国的陛下清秀俊朗,一副天人之姿。我本来以为大家不过拍马屁罢了,没想到 众人 诚不我欺。

    自从朕回来之后,便听宫中人说这南戏阁经常在夜半时分有人鬼哭狼嚎,扰得宫中不宁。于是朕才来看看,没想到是你在搞鬼。苏小糖,在宫中装神弄鬼,你是不想活了吗?

    臣妾有罪!臣妾只不过是想在此处练练戏,想给陛下一个惊喜! 我一直望着他,陷入他的美颜之中无法自拔,听到 不想活了 这几个字才反应过来。随即我一抬手,拽住了陛下的裤子,狠狠地低下头装柔弱, 请陛下饶了臣妾,嘤嘤!

    苏 小 糖!

    我被他阴森的声音吓得一抖,随即抬头看他,发现他正一脸铁青地瞧着我。我缩了缩脖子,躲开他那要吃人一般的眼光一直向下看,可是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

    本来陛下穿得好好的裤子竟然被我刚刚使劲儿一拽,掉了下来!

    我愣在了原地,看着陛下掉到了脚踝的裤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小糖,你不仅在半夜扰朕后宫安宁,还扒朕裤子,你说你想怎么死?

    臣妾不是故意的!臣妾只是想抱您裤腿来着,扒您裤子非我所愿! 我赶紧解释,可是再多的解释在裤子面前都显得十分苍白,于是我一咬牙,道, 要不然,臣妾给陛下提上?

    二、爱妃,你这头烫得不错

    我一直在想,到底怎样的出场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事实证明,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再多的准备,都抵不过一个优秀的临场发挥。

    谢子玉脸色铁青地盯了我半晌之后,还是认命地自己动手将裤子提上,随后丢下一句: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朕的注意! 再然后,便让我跟着他回到他的寝殿。

    我亦趋亦步地跟在他的身后,待到房门一关,我便 扑通 一声跪在了地上,号道: 陛下恕罪,臣妾冤枉!

    冤枉?哼! 谢子玉懒洋洋地斜在贵妃椅上,一副秋后算账的模样, 是半夜装鬼冤枉了你,还是扒朕裤子冤枉了你?

    我想了想,这两件事的确都是我干的,没法辩驳,于是只能认怂: 臣妾是因为爱您!

    苏小糖,苏御史之女,年二十三,进宫十年一直不受宠,位分十年未升,位居贵人。三个月前苏御史病逝家中,苏贵人闻信当晚投于湖中,昏迷三日之后醒来,记忆全无,性格判若两人。

    谢子玉像是查户籍一样,一字一句地将我的生平说出来。他边说边审视着我,手指还有节奏地敲着桌子,跟审犯人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像是那阎罗王在收人的时候核对身份信息。

    他那手指在桌面上打着节奏,好像敲在了我的心里。

    我正想着他要怎么对待我,没想到他启唇,对我招招手,好像在招一只小猫: 过来。

    我听话地走到他的手边,然后按照他的示意蹲在他旁边。他用手压在了我的脑袋上,在我的卷毛上狠狠地抓了两下,然后看着我龇牙咧嘴的样子,笑得眉眼弯弯: 爱妃,你这头卷毛不错。

    多谢陛下夸奖。 我应承着,抬头便看见他的一头乌发闪闪发亮,他的头发又黑又长还很直,和我的一头鬈发一点都不一样, 这是臣妾为了见陛下特意烫的头发。

    爱妃有心了,既然爱妃说自己冤枉,又为了朕花了不少心力, 谢子玉一边摸我发顶一边道, 那爱妃想要什么赏赐呢?

    我眼睛一亮:终于聊到了正题!

    我指着他吊在床头上的那颗锁在笼子里的大珍珠: 陛下若是想给赏赐的话,臣妾看着这颗珍珠就不错。

    这颗啊 谢子玉若有所思地想了想, 这颗珍珠可是外朝进贡给朕的,赏了你,朕的确是心疼,不如爱妃再努努力,或者 说实话?

    臣妾爱您,句句实话。 我指天发誓。

    哪知谢子玉轻笑一声,向我摆摆手让我退下。可是他的眼中那抹 你不乖 的眼神,看得我十分心慌。

    待陛下的贴身太监将我招摇过市地送回来之后,我便裹在被子里面开始发呆,回想着谢子玉看我的眼神。

    谢子玉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其实谢子玉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我的确不是苏小糖。

    或者说,我不是原来的苏小糖。

    原来的苏小糖已经死在了投湖那天,而我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正好借了她的身子用的神兽狮。虽说我是只神兽狮,听起来很拉风,但实际上,我在没有意识之前,仅仅是一只普通的门前石狮子而已。可是如果当石狮子化了灵之后,就成了万里挑一的神兽狮,不仅拥有法力,而且还是能带来祥瑞的神兽。

    可是为什么我如此厉害,现在还要跟谢子玉低头装怂?

    此事说来蹊跷,我们神兽狮在未化灵之前为石像之时,嘴里面叼着的那颗珍珠便是我们化灵之后的法器,在我们化灵之后,只有把这颗珠子吞下去,才能拥有法力。可是邪门的是,在我化灵之前,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将我嘴里面叼着的灵珠给抠走了,以至于我化灵那天没有半点法力。没有灵体的我在外面浪了许久,正好碰上了苏小糖寻死,便就近钻进了了她的身体,待在宫中,伺机寻找灵珠。

    直到谢子玉回来的那天,我竟然看到了我的灵珠发出光芒。于是我便查到我的灵珠竟然在他的手上,而且在我悄悄潜入他殿中偷过一次失败之后,他竟然将灵珠给锁了起来,害得我只好在他面前装模作样。

    可是今天谢子玉如此打量我,吓得我差点以为他马上就要把我的身份给戳穿,幸好,他大概只是怀疑。

    毕竟让我说实话是不可能的。若是让他知道我竟然是一只神兽,还是一只没有法力的神兽,指不定会遭受到什么样的虐待,光是想想我就慌得很啊。

    不过慌归慌,只要灵珠还在谢子玉的手上,我就不能低头认输!

    我这面正打算想着再找机会接近谢子玉,却没想到还没等我贴过去,他竟然在那天晚上之后巴巴地贴了过来。

    他不仅没事就上我的含翠殿晃悠,甚至还以 不摸着我的卷毛头就睡不着觉 作为借口,天天召我过去侍寝。甚至升了我的位分,眼瞧着我就变成了皇宫里的众矢之的,他还在一旁笑嘻嘻。

    直到小晴第三次从我的汤里面验出毒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地扑到谢子玉的腿上,哭道: 陛下,你这是看臣妾不顺眼盼着臣妾早点死啊!

    谢子玉看我这样,笑意盈盈地将我扶起来,对我道: 爱妃慎言,朕这是在回应你的爱。

    我气得嘴角直抽抽,抬头去看谢子玉,想豁出命去跟他呛声,却没想到一抬头竟然望进了他的眸子里。

    谢子玉长得好看,这我知道,可我不知道的是,我竟半点不能抵抗他如此温柔的样子。他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地瞧着我,好像我装了他的满心满眼。

    我被他的眼神瞧得脸红,早忘了刚才我还着急地想跟他干架,只在他的温柔眼神中低下了娇羞的头,并且暗骂一句: 长得好看真的是犯规啊

    于是我摆摆手认栽,并表示要那颗灵珠作为精神损失费。可是谢子玉好像早就已经将我心里的想法摸个彻底,抓着我的手贴近他的胸口道: 想要,自己拿

    三、心里眼里全部都是你

    谢子玉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里面的威胁一点都没少,温柔之中夹杂一丝 你敢动你就死了 的杀气,显得分外诡异。

    我的手掌被谢子玉按着贴近他的胸口,若是往常我肯定一个控制不住就来一个黑虎掏心,但是此时他胸膛里怦怦直跳的心脏好像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我红着脸将手往回缩,他却按住我的手不让我动,甚至还得寸进尺地将我往回一拽。

    我猛地栽进了他的胸膛中,刚才从手掌传过来的心跳声瞬间放大了无数倍,我的声音也低到听不见,只喃喃道: 陛下这是

    谢子玉看着我,在我耳边轻笑了一声道: 明日午时,御花园万亭湖边见。

    万亭湖这个地方我可是熟得很,想当初我还没有飘在半空中的时候,刚好看见苏贵人一头就往万亭湖里面扎,她连扑腾都没有就直接沉了底。我进入她的身体之后,也是缓了好一阵子才醒了过来。

    第二天,我掐着点准时到了万亭湖,本以为这是只有我和谢子玉的秘密约会,可我刚到湖边,便看着谢子玉带着小太子正在湖边玩得开心,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

    我虽然不忍心打扰这一场面,可是谢子玉却早早地发现了我,将小太子抱在怀里对着我笑道: 小糖来了。

    我点点头,心里面甜滋滋的。

    这是他第一次这般叫我的名字,不是那阴阳怪气的 爱妃 两个字。

    其实我并没有名字,苏小糖这个名字也不是我的。我以前十分嫌弃这名字,但是谢子玉这般叫着,我的心头却像是被浇了蜂蜜引了蚂蚁咬一般,麻酥酥的。

    小太子谢云晟也在谢子玉的怀里没有下来,只对我点了点头,十分乖巧的模样。其实这他也怪可怜的,六年前刚出生,母后便撒手人寰,往日都是陛下自己亲自带着,但是因为这一年陛下御驾亲征,这才将他放到成贵妃那里抚养。想来这一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日是晟儿的生辰,你随我们一同去宫外转转吧。

    我忙不迭地点头,跟在谢子玉的身后上了早就停在宫外的马车。

    一上车小太子的眼睛便向窗外乱看,其实我也是一样,毕竟当时我刚刚化灵就进了苏贵人的身体,这么长时间全都被关在宫中,还没出来看过呢。

    虽然宫里的人也挺多的,但是如今外面的人群熙攘,叫卖声不断,才让我见识到真正的热闹。

    我四处瞧了瞧,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看。我浑身不自在,转过头去刚好对上了谢子玉的眼睛。

    我的脸 腾 地一下变得通红,嗫嚅着道: 陛下 在看什么!

    看你好看啊。

    陛下 乱说话!

    我撇过头去,用手捂住胸口怦怦直跳的心脏,安抚自己道:这人怎么随时随地撩啊。

    可是我虽然欲盖弥彰地转过头去,身后谢子玉的轻笑声依旧传了过来,让我的脸蛋又烧上三分。我忽然想到,会不会在他的心中,对我也能有一点点真的喜欢呢?

    兴许是我被自己的脸色出卖个彻底,连小太子都看出来了我的紧张。他瞧了瞧我,又瞧了瞧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谢子玉,拉着我的袖子对我耳语道: 苏娘娘,其实我感觉我父皇看你的眼神很是不同。

    我挑眉。

    小太子接着道: 他看别的娘娘的时候,从来都不笑的,但是看你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听着他这么说,我笑得眯弯了眼睛,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从兜里面寻了颗糖塞在了他的嘴里。或许连小孩子都能看出来的开心,是最骗不了人的。

    待到这一天玩下来,小太子累得趴在谢子玉的肩上睡着了,而我跟着谢子玉的身后走在河边上,向远处等着我们的马车处走去。

    此时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上,四周一片静谧,连谢子玉的呼吸声我都能听得见。

    只不过我的心竟然稍稍有点慌。

    并不是因为和谢子玉的独处,而是在这一路上,我隐隐地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在人多的时候还好,可是像现在这种时候,那感觉就十分明显,连空气都感觉不对。

    我拉了拉谢子玉的袖子,对着他道: 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儿啊

    谢子玉挑眉一笑,贴近我的耳边对我道: 怎么,紧张?

    我赶紧摇头,刚想躲开,却不想被他一挡,竟然吻到了我的脸颊上。

    我愣在原地看谢子玉,他想张口说点什么,可还没等他说话,我的身后竟然蹿出了一道黑影,径直向他而去。

    黑影来势凶猛,直奔着谢子玉而去,他因为身上抱着孩子只能守不能攻,十分被动。而后他转身到我身边,将小太子交到我的手上,这才与来人比试起来。

    二人难分伯仲,黑衣人转头冲向我这里,谢子玉瞬间失了方寸,道了一句: 她也是你能动的?!

    之后,便冲到我的面前,将黑衣人手中的剑用肉身挡了下来。

    我看着他的衣服瞬间被血染红,那血喷涌而出,我瞧着心惊,又看着他站立不住的样子,喊了声: 谢子玉!

    四、一别两宽,互不相欠

    谢子玉回到宫中的时候,已经微微转醒,身上的血也已经被侍卫随身携带的药给止住了。可是他惨白的脸色让我心疼,头一次觉得原来凡人是如此脆弱,不过刀剑而已就可以让他命丧黄泉,即使侥幸保命,也吃尽了苦头。

    或许是我的脸色太过难看,连谢子玉都抬起来那只没头受伤的胳膊摸摸我的卷毛头,温柔地安慰道: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这点小伤不足为患。

    我吸了吸鼻子,对着谢子玉支支吾吾道: 谢子玉,你是不是有一点点

    喜欢我啊?

    可是话还没出口,谢子玉便支撑不住,又昏睡过去,而我没问出口的话,也抛在了脑后,没了机会再问出口。

    谢子玉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受的伤好像并不严重,只是肩胛骨处被刺了一剑,处理好了便可以动弹。

    其间我一直待在谢子玉的身边照顾他。闲来的时候,就冲着他锁在床头的灵珠发呆。

    我一会看看睡在床上一脸安稳的谢子玉,一会看看那闪着灵气的灵珠,忽然觉得相比之下,好像竟然是谢子玉比较可爱。

    就这般纠结拉扯着,就又过了几天,一转眼便已至深冬。

    雪已经下了好几场,连呼吸都伴着水汽。我十分怕冷,于是便让人将谢子玉的寝殿弄得很暖和,于是我刚端着药一进去,便看见他正一脸潮红地将衣服脱得一件不剩,只剩下一条绸裤挂在腰间。

    这场面实在是太令人尴尬,我堵住马上就要奔腾而出的鼻血,一下子羞红了脸。随即挡住眼睛摸索着走到他的面前,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那 那个 喝药!

    谢子玉从我的手上一把将碗给接了过去,一口喝完后随手将碗放回到了我的手上。递回的瞬间,他的手碰到了我的指尖,那瞬间我的指尖一片酥麻,紧接着又听得他戏谑道: 怎么,小糖也热吗?脸怎么也这么红!

    才 才不是! 我否认道,还不是因为他大冬天的不好好穿衣服,光着膀子瞎逛什么!他难道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好吗!

    我 哼 一声,闻着药碗里面今天特殊的苦味,随手在我的小布兜里面摸出了一颗糖塞到了他的嘴里,然后学着他的样子摸摸他的头: 乖哦,看你这么好看,给你一颗糖吃,吃了就不苦喽

    哪知道他竟然半点不领情,竟然将我最爱吃的糖给吐了出来,傲娇道: 朕不爱吃糖。

    哎哟,还挺挑!

    我问道: 那你想吃什么?

    哪知道他一使力,起身倾身到我面前,然后在我的嘴角处留下了轻轻一吻。

    我愣在了原地,醉倒在他的温柔乡中。

    只听得他道: 朕不要糖,只要你,苏小糖要比蜜甜。

    我不做他想,只从兜里面摸出来一颗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压压惊。

    随即又见他躺回了床上,拿起一旁的奏章开始批改,一边批改一边还状似不经意地道: 最近你身边有出现什么人吗?

    我想了想,摇头。

    又听得他道: 那天晚上刺杀我们的黑衣人你可知道是谁?

    我接着摇头,完全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只见他眉峰一挑,伸手将床头的那颗灵珠拿在手里,瞧着里面的珠子,对我道: 苏小糖,这珠子对你很重要?

    我忙不迭地点头,道: 对啊,这珠子对我很重要的。

    那好,你现在帮朕去办件事,待你回来之后,朕便将这珠子给你。

    成贵妃的寝殿处在最繁华的佳庆殿,我刚到殿门口,便被殿中的灯火通明晃了眼睛。

    其实若不是谢子玉非要我帮他来办事的话,我自己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毕竟成贵妃那些个手段我早就有耳闻,在我还没有法力的时候,我能被她搞死个十次。

    可是谢子玉也不知道打算搞些什么,竟然刚刚拟了一道圣旨让我亲自去给成贵妃宣诏。

    我刚鼓足了勇气,踏进佳庆殿的殿门,没想到就被成贵妃身边的大宫女一点没给面子的架到了内殿。

    我一抬头便看见斜坐在椅子上看指甲的成贵妃。

    听说成贵妃长相艳丽,雍容华贵,行事乖张,整个后宫没有人敢和她作对,更不要提她爹成太师还是权倾朝野的权臣。

    只见成贵妃勾了勾手指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身边的大宫女便一巴掌打到了我的脸上,我被打得愣在原地。

    嗬,怎么样,被打清醒了吗? 她冷哼一声,伸手将我手里面的圣旨抽了过去,慢慢地展开,随即开始冷笑,将圣旨随意地扔到了地上,半点不在意,转身踱回了椅子上。

    我这才看到谢子玉让我带过来的圣旨上面写的竟然是废掉成贵妃的诏书!

    怎么,很惊讶吗? 成贵妃瞧着我的样子,十分嫌弃,念叨着, 也不知道当初父亲为什么要选你这个窝囊废进宫!

    成贵妃说,其实苏小糖之所以进宫,是因为苏御史在在世的时候早就已经跟成太师站成了一队,而苏小糖被安排进宫,则是安排在陛下身边的眼线。可是谁知道苏小糖竟然是这般废物性子,进宫就开始失宠,于是成太师无奈之下才将成贵妃给安排进宫。

    而今天谢子玉之所以让我亲自把这废妃的诏书给她拿来,他明显是借我的手来将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逼成贵妃的爹爹出手。

    虽然我的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的确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原来的苏小糖的身上。即使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她,可是依旧摆脱不了她的身份。

    更何况,我不是她,别人谁都不知道。

    其实陛下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了吧,废掉本宫只不过是开始,陛下已经在朝堂上对父亲进行施压。苏小糖,即使你父亲死了,但是我们依旧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

    成贵妃的话字字压在我的心上,随即她摆手,让宫女往我的手里面塞了一瓶东西,不用想就是毒药,她对我道: 情爱什么的可没有命重要,去吧,能保住你命的只有你自己。

    我从成贵妃的寝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凛冽的寒风胡乱地吹在我的脸上,好似夹着成贵妃的话一字一句地砸在我的脑中,让我分外清醒。

    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将袄子裹紧,然后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向自己的宫殿慢慢踱去。

    可是没走几步,我便感觉有一个人从我的后面贴过来,随即便有一个似暖炉般的身体靠了过来,将我一把揽在了他的怀中。

    我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谢子玉,于是便安稳地靠在他的怀中。

    谢子玉的披风宽大,足够将我们两个人都罩起来。我们两个好似被罩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里面,这里面只有我和他。我全身都被他的气息所充满,而我刚刚清醒的脑袋瓜好像又被他的气息给扰乱。

    我抬头望着谢子玉,他比我高出整整一个头,这般看过去,我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这么冷的天,你明明知道自己怕冷,还不多穿点衣裳,还好有我接你回去。 谢子玉絮絮叨叨,一边说一边将我已经冻僵的手给搓热,然后一低头便看着我在盯着他。

    他看着我呆愣愣的样子,勾唇一笑,随即一个吻印在了我的侧脸。

    这个吻温温热热的,好似带着十二分的喜欢。

    我愣在原地,看着谢子玉略带嘚瑟的笑,心里的苦被冲淡了许多,但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陛下,你今天为什么让臣妾去送这废妃的圣旨啊?

    谢子玉闻言,眉毛一挑,带着星星的眼睛瞧着我,对着我勾着唇道: 爱妃你这么傻,还是不知道的好。

    说罢,他抬手摸了摸我的卷毛头,笑得很是满足。

    哦。 我撇撇嘴,既然谢子玉不想告诉我,我也不想问,只伸出手对他道, 那臣妾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陛下什么时候将珠子赏赐给我?

    谢子玉听我这般问,神色微敛,似稍微有些生气,一言不发地搂着我回了他的寝殿,之后看着我依旧被冻僵的身子赶着我去泡了个热水澡。

    我点头,十分听话地去泡了个热水澡,待我浑浑噩噩地回到谢子玉的寝殿,他早已经恬睡过去。

    他和我不一样,每天晚上一到时间便要睡觉,要不然第二天便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有精神。我捏着手里面的那瓶东西,看着床上的他,忽然想着其实连他都不知道我的身份。

    我下意识地将转头看向那个锁住我灵珠的小笼子,可是却什么都没看到。我的心里一紧,转头一瞧,便看到那颗灵珠已经从笼子里面拿出来放到了枕边。

    我吸了吸鼻子,瞧着谢子玉的眉眼儿,对他喃喃道: 谢子玉,其实我不是原来的那个苏小糖了。我其实是神兽狮,这珠子对我很重要。

    我撇撇嘴继续道: 其实我原本想着,拿到珠子之后就离开的,但是后来我竟然喜欢上了你,想着即使不离开,待在你身边还是挺好的。

    但喜欢这种事,只有两情相悦才有意思啊,虽然你眼中的喜欢掺不了假,但是终于是夹着利用,我脑子不好,又有难以启齿的身份

    我越说越伤心,扳起手指开始数: 你看,我爱吃糖,你不爱吃糖。我是夜猫子,而你却连夜都熬不得。我怕冷,你怕热。我嘴笨心软,你口蜜腹剑。你看,我们两个有这么多不同,其实上天早已经给了启示,我们两个不合适。所以,就算我走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我胡乱地给自己的离开找着理由,最后一抹脸颊上早已布满的泪水,伸手将珠子揣在了怀里,转头离开。

    我本想回去跟小晴告个别再吞下珠子离开,但是却没想到我刚出谢子玉的殿门将毒药瓶子给扔掉,便被人从背后打了一闷棍,瞬间昏迷了过去。

    五、天生一对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睁眼便看到了成贵妃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对我狠道: 小贱人,本宫就知道是你吃里爬外!

    我被她吼得愣住了,随即听她道: 难怪本宫一年之前给陛下下的毒没有发作,看来就是你在后面悄悄地将毒药给换了!

    我一愣,原来一年之前谢子玉差点死掉,不是因为急火攻心,而是被成贵妃下了毒!

    那边成贵妃还想收拾我,可是宫外的鼓声却提醒着她,她狠狠地啐了一口,命人抓着我到了大殿上。

    整个宫中都被戒严,偌大的宫中一片肃杀之气,成贵妃将我带到大殿之上。我刚一进去,便看见谢子玉被以成太师带头的众人逼在皇位之上。

    仔细瞧去,好像还有身着盔甲的人站在殿中央。

    成贵妃看着我盯着殿中的人,道: 怎么,连你的老相好付将军都认不出来了!

    付将军!

    这个人我略有耳闻。听小晴说,在苏贵人没进宫之前,的确是和付将军青梅竹马,但是在苏贵人进宫之后,便断了联系。

    况且,这付将军在一年前不是已经战死在沙场了吗?

    嗬,付将军也是个痴情人,到现在还以为你是被陛下逼进宫。当初他在战场上诈死,带着部下投奔我爹爹,还想着将你从这水深火热的宫中救出去呢。 成贵妃虽然在轻声说,但是足够让我能听清楚。

    我眯着眼睛看着付将军的身形,忽然觉得眼熟,再一细想,竟然是那天刺杀谢子玉的黑衣人!

    难怪谢子玉要问我知不知道那黑衣人是谁!

    付将军盯着谢子玉道: 陛下真是卑鄙,那日带小糖出宫引我出现,顺藤摸瓜地找到我的藏身之处。

    我瞧着被逼在龙椅之上,但依旧丝毫不动的谢子玉,他没有半点惊慌的样子,倒是看着我被勒出了血的双手时眉头一皱。只见他神色微敛,挑了下眉之后,我竟然感觉到缠绕在我手上的绳子竟然松了几圈。

    他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弯眉笑了笑,然后对我 嘘 了一声,让我别声张。

    随即他对着付将军道: 付将军,在军中诈死避战可是重罪,朕念你一片情深,若是你束手就擒,可免你一死。

    哼,不必了, 付将军瞧了瞧身后的成太师,道, 在陛下死了之后,成太师会扶太子登基,陛下可以安心地去了!

    成太师在后面跟着道: 对,老夫会跟着贵妃娘娘扶太子登基,若是太子亦是天不假年,英年早逝,到时我朝后继无人,老夫便会担起重任 也不算违背常理

    说罢,他便等不及,抽出身上的剑朝谢子玉刺了过去。

    整个朝堂上除了站在成太师身后的大臣之外,谢子玉的人早已经被付将军的兵压在一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险,一片哀号。

    谢子玉! 我叫道,随即伸手将怀里的珠子吞了下去,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与凡人十分不同。

    我刚想用法力将付将军给拦下来,却不想谢子玉的声音却传到了我的耳底: 不许动用法力!

    我一愣,看着根本就没说话的谢子玉,谢子玉随即又传过来了一句话: 不许动,乖乖待在那里!

    这下我更确定,这谢子玉好像跟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谢子玉叮嘱完我便向后一退,伸手按在了龙椅上的机关。机关一按下去,身后的盘龙柱便向两边打开,里面的侍卫蜂拥而至,瞬间将付将军和成太师给包围。

    谢子玉站在前面,哼道: 若不是朕有意放行,你们当真能如此轻易地就进宫?

    成太师和付将军或许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局,只不过注定是败,不如放手一搏。

    付将军等人都已经被控制住,只留一个成贵妃在角落里盯住了我,随即拔下头上的发簪向我刺了过来。

    谢子玉那边刚刚擒住造反之人,转过头来便看见那成贵妃竟然冲我动手,他咬牙吼了一声: 她也是你们能动的?! 之后,便冲了过来,想要制住成贵妃。

    可是我看着她,一个躲闪不及,下意识地用法力推了她一下。

    但我没想到,我竟然也昏了过去。

    说实话,我其实是被饿醒的。

    说来惭愧,我也没想到我一介神兽竟然有一天会被饿醒。

    我一睁眼睛,便看见谢子玉正歪在我的床边,搅着一碗肉粥向我这面吹香气。

    看着我醒过来,勾起嘴角笑道: 嗯 本来还想着,若是这都不醒的话,那就只能换刚出炉的杏仁糖喽。

    我 喀喀 两声,爬了起来,几口就将肉粥灌进了肚子,抹抹嘴之后,才接受谢子玉的絮叨: 你说你,难道不知道神兽若是对凡人使用法力的话,是会遭到反噬的吗!若不是你只轻轻推了成贵妃一下,你早就醒不过来了!

    我像是被训的小狗一样低着头,可是我忽然想起来他在大殿上给我传话的事情,于是抬起头狐疑道: 谢子玉,你是谁?

    你是不是傻,到现在还认不出来我是谁? 谢子玉点了点我的额头。

    谢子玉说其实他也是神兽狮,石狮子镇于门口,皆是一双一对,化灵之时也是如此。虽然化灵的时间有早有晚,但是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谢子玉则是跟我一对的那只,我们神兽狮在君主为明君盛世之时,才会化灵,可是却没想到谢子玉刚刚化灵,陛下便惨遭成贵妃的毒手。

    陛下是个好陛下,他心系天下,心系百姓,所以我们有责任,去替代他,完成他的心愿,替他教导太子,守护这一国的和平祥乐。

    我点点头,我们身为神兽,自有我们的责任在身上。

    可是最让我生气的并不是谢子玉隐瞒着他的身份,毕竟我也没对他是说实话,而是抠走我灵珠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

    对此,他摸摸头,避重就轻道: 主要是因为我怕你醒过来的时候认不出我嘛,然后我就想着把你的灵珠带走,你总会循着灵珠的气息找过来的。

    我哼道: 那你怎么还这么轻易地就将灵珠给我了?

    我可没轻易地给你! 谢子玉道, 若不是听到了你自己承认了身份,我绝对不会给任何人的!

    我心里微微一甜,随即反应过来,一口咬在了他的胸膛上: 哼!你竟然装睡!

    谁让你想着离开我的!看着你在那里数,我很想直接驾崩好不好! 谢子玉也很生气,但瞧着眼我一脸委屈地缩在他的怀里,他满腹的脾气瞬间消失,只顺着我的背,抚着我的卷毛道, 这世界上有太对的对立,也有太多的事与愿违。我们或许会为之而对抗,或许会缴械投降。但即使有那么多不相配,但这些,依旧磨灭不了爱的存在。

    我好像听懂了他文绉绉的话一样,笑道: 就像我们一样!

    对, 他道, 即使我们有诸多不同。

    我抬头,瞧着他的眼睛,也笑道: 但是我们,天生一对!

    赞 (13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