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吉日,宜抢婚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简介:作为一个仙界的官二代,我表示这生活好不悠闲。然而,就在我出嫁那天,有人毁了我的大婚,打了我的相公,我觉得那人不去死一死,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魔尊黎溯

    那天,忘川之上,奈何桥边,我长剑直指对面那个笑得花枝招展的男人: 老娘今天打不死你!

    五百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那人凤眼一挑,笑得更加开怀。

    五百年前 四个字刺激了我的神经,额上青筋突突直跳,手中的长剑也随着微微一颤。我一时之间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甩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将长剑 扔进了忘川,只凭借肉身向他撞去。

    他被我这一动作惊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我向他撞过去。

    我冷笑一声,要的就是你这种反应。

    于是乎,叱咤风云的魔尊就这样让我撞进了六道轮回

    我捂着被撞得晕晕乎乎的脑瓜子,望着那轮回的入口 转身去了凡间。

    趁你病,要你命,看你怎么用一介凡身跟我斗,换句话说

    你就洗净脖子等着死吧。

    我和魔尊黎溯的孽缘还要从五百年前说起。那天是我与沅恒仙君的大婚之日,我正坐在花轿中畅想着以后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一声巨响在迎亲的队伍中炸开,我想也没想扯下盖头,冲出花轿随手从旁边扯过一个人问道: 怎么回事?

    回仙子,魔族 魔族来犯。

    今天果真是个好日子,都有人迎亲呢。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我抬头一看,那人身着一袭绛色长袍,剑眉星目,极其俊俏的五官,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额间一团火焰妖艳夺目。我心道:这人长得 有些好看。

    蓁 蓁蓁。 我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沅恒仙君 敢打我相公,这人 有些欠揍。想罢,我便提了一口气跃上云端, 来者何人?

    魔尊黎溯。

    攻打天界?

    对啊,你看不出来吗?

    我怒了: 你个不长眼的,为什么偏是今天。

    他瞧了瞧我身上的大红嫁衣,抿嘴一笑: 因为今日 是个黄道吉日。

    我笑了,赤手空拳与他打斗起来。

    五百回合后,他舔了舔嘴角的鲜血: 没想到天界还有这么能打的人,还是个女 他顿了一下,目光在我的胸前定了定, 呃 大概是个女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天,我凭借一己之力挡住了魔界的进攻,等到援军赶到,我又率仙界大军大败魔军。

    那天过后,我的名号从战神之女叶蓁蓁,直接变成和爹爹齐名的女 战神。

    我表示一点我都不稀罕什么战神,我只想嫁人,但是

    沅恒,你出来一下,我们一起聊聊仙生。 我看着不停抖动的桌子,用我仅剩的一丝耐心同他说道。

    你你你 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娶你的。 沅恒从桌子下面探出脑袋,壮着胆子说完便又缩了回去

    我抬头瞅了瞅满屋的狼藉良久,终是提着我的狼牙棒离开

    自那以后,我便盯上了黎溯。他煮酒言茶,我便制毒下毒;他杀人放火,我便侠肝义胆,救人于水火;他烧杀抢掠,我便阻止他烧杀抢掠

    五百年后,我没弄死他,他还没被我弄死,于是神魔两界便传出 战神叶蓁蓁痴恋魔尊黎溯五百年

    我想,这误会大了

    二、无尘小和尚

    人世十年匆匆而过。

    没了黎溯,我忽而觉得生活似乎 美好起来了,这更加坚定了我弄死他的信念。

    三月末,姹紫嫣红开遍阡陌。我一路赏着花,游山玩水,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溜达到山顶,抬头一望,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和尚在庙门前抱着比他还大些的扫帚打扫。他也抬首向我望来: 阿弥陀佛,不知女施主有何贵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精致的眉眼,赛雪的肌肤衬得眉间那一团火焰更加鲜明,只是那光亮的头顶让我愣了一瞬,我咧嘴一笑: 找你啊。

    自那天后,我便在庙里住了下来。

    我想着佛门净地总不能在这里杀人灭口,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能妄造杀孽,所以我便琢磨着把他带出去 再将他做掉。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机会马上就送到了我的面前。那天,缩小版黎溯敲开我的房门,不,他现在叫 无尘小和尚 。他道: 叶施主,我要下山去采办物品,施主有什么需要我捎带的吗?

    我眼前顿时一亮: 我同你一起去。

    一路上,我兴奋地摩拳擦掌,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地形。比如那条小河边上可真滑,这条小路可真窄,哎哟!那里还有一棵大树,上面的树枝看起来可真脆

    我瞧了瞧前面那个一边给我介绍着山下如何热闹,一边提醒我要小心路滑的小和尚,清亮的声音,欢快的笑意 我按捺住杀意,今儿高兴,让你再多活一会。

    夜色弥漫,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是将回寺时间延后了不少。我抬头看了看朦胧的月色,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当真是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我瞧了瞧在前面开路的小和尚,将手迅速地伸到了他的脖颈间,五指微张,只要轻轻收拢,就能掐他个 姹紫嫣红 。仅是想想,我就 开心。

    我感到手下的人儿微微一顿,道: 叶叶 叶施主,男女授受不亲。

    趁着月色,我望向那一双盛满星光的眸子和那涨红的脸蛋,这当真是奇景啊,脸皮堪比南天门的黎溯脸红了!我有些好奇,松了手,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脸,温软的触感让我有些微愣

    黎溯在那边兀自脸红了几番,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他渐远的背影,我猛地想起当年的毁婚之仇,心头当即一颤。多年来的仇家毫无还击之力地站在我面前,而我居然被敌人的外表迷惑了心智!

    多么可耻,多么失败

    那日我是如何失魂落魄地回到寺庙我已没了印象,只知道黎溯后来气喘吁吁地敲开我的房门道: 叶施主,都是我的错,不该丢你一女子在山中。

    我失神地点了点头道: 对,你的错。

    可不是吗,黎溯,老娘嫁不出去都是你搞得鬼!

    三、好一个百毒不侵

    那日过后,我便在房间里兀自消沉,每当午夜梦回,我总能看到那个绛红的身影砸了我的喜宴,然后将我那貌美如花的相公踩在脚下,碾来碾去

    每当黎溯来给我送饭时,看着眼前的人儿,那句 战神叶蓁蓁痴恋魔尊黎溯五百年 便在我耳边来来回回地响。我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猛地将他踹出房门,真是太可怕了

    不行!若是就此放弃,实在太对不起我这五百年来所受的苦了,必须想办法。

    于是第二天清晨,我便亲自给黎溯做了一大桌素菜。

    黎溯的眼角似有泪光闪动,有些惊讶地问道: 给我的?

    我耐心地点了点头,同他说道: 当然,你快吃吧。 吃了好上路,我可是加了不少 料 。

    我吃好了,谢谢你。 他笑得一脸天真。

    我定定地看着他: 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 他抬头看了看我如狼似虎的眼神,道, 感觉很好吃。

    不可能啊,不该啊。 我愣愣地盯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接着便抓起筷子亲自尝了尝,这味道

    噗! 腹中天翻地覆的绞痛感让我真真地体会到我是下了毒的

    我就说嘛,明明是放了的

    叶 叶施主,你中毒了。 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用衣袖为我擦拭嘴边不断涌出的黑血。

    我却不在意这些,神仙哪有这么容易死的。我只是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摆,倔强地问道: 你 怎么没事?

    啊?我?我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说罢,他定定地看了看我此时的惨状,道, 你可不要死啊,是无尘害的你吗?从小大家都说无尘是灾星,呜呜呜 说到他最后竟是哭了起来,鼻涕眼泪簌簌而下,哭得惨不忍睹。

    好一个 百毒不侵。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甩袖离开,独留他一人在号啕大哭。

    四、我是妖

    屋内,我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瞅着一旁在摆弄所谓的解药的黎溯,心中的怒火止不住地蹿起来。于是我 一不做,二不休 ,捻了一个诀,手上立马出现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趁着他背对我的时候悄悄地摸了过去

    好了,你趁热喝了吧。 他毫无预兆地转身对我说道。

    我下意识地将匕首朝自己袖中收,没承想脚下一个踉跄

    啊!你怎么把匕首插到自己身上了。

    就这样,在我持之以恒地努力下,我对黎溯行了不下百次的暗杀,最终都以 失败告终。

    蓁蓁,你最近怎么总是受伤啊? 大概唯一的收获便是他不再唤我叶施主,而是改叫 蓁蓁 我表示这一点屁用都没有。

    我艰难地低头瞅了瞅身上裹得跟个粽子似的身体

    到底是我老了拿不动刀了,黎溯这小子也是飘了。

    这大概就是 哀莫大于心死 ,于是我念了一个咒语,身上的纱布全数解开,伤也好了大半,我决定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旁的黎溯猛地瞪大了眼睛道: 你 不是人?

    我是妖。 我淡淡地说道。

    妖 妖?! 只见他的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下去。

    我看他这样惊恐的神情,忽而觉得近些天来所积攒的怒气都散了大半。

    忽然,一道灵光在我脑中一闪,黎溯这么胆小,我何不把他吓死

    摇身一变,幻作一条碗口粗的黑色大蟒,我稍微欠了欠身凑到他的脸庞边,不断地吐着芯子

    原来是 妖啊, 他看着我怔怔地说道,忽而嘴边绽开一抹笑容, 真好! 说罢,还用他那温热的小手在我的脑袋上摸了摸

    这孩子莫不是被我吓傻了吧,于是我恢复了原身,道: 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 妖的寿命很长吧。

    我: 一般来说是这样。

    那就好。

    我抬头看了看他那眉间的一团火焰,忽而明白了他的意思,魔尊转世为人,必定命中带煞,在他身边的人应该都不会活得太过长久。

    想到这,我忽然对面前的人儿产生了一丝怜悯。他是那个令我深恶痛绝的魔尊黎溯,又是这个好似一碰就能碎掉的小和尚无尘,他们拥有同一个灵魂,却又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着。

    我摸了摸他那光滑的脑门,道: 我能活很久的,你也能 毕竟 祸害遗千年 嘛,以你这样的资质,恐怕万年也不在话下。

    五、原本是个皇子

    我还是留了下来,留下来在这里盯着这个我想弄死却弄不死的人。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黎溯已到了弱冠之年。

    这些年来,黎溯为了不让寺庙里的人发现我是 妖 ,便在山后为我搭了一个小木屋。我每天睡到日上三竿,醒来便小酌几杯,黎溯也会定时来看我,并与我讲一些他所遇到的趣事。一切与在天上的生活没什么不同,又好似有了很大的不同,不过我却觉得还不错

    而近日似有些不对,黎溯已有好几日未曾来过。

    寒冬腊月,我琢磨着是他畏寒不想来看我,又猜想是否是大雪封山,阻断了他来的山路。左思右想了好些天后,我却恍然想起 老娘为什么要在乎他是否会来这档子事!

    这日,我正想着要去找那司命讨杯酒喝,还不及我有所动作,忽听院外有脚步声悄然而至。

    我推开房门,抬头看见黎溯逆雪而来,道: 来得到是时候,我刚要离开。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大步向我跑来,道: 离开?你要去哪儿?你 不要我了吗? 七尺男儿此时竟是有些委屈。

    我白了他一眼,道: 不过是去寻个酒友,你着个什么急。

    我又细想了一下,道: 难不成你什么事要同我讲?

    他慌乱地看了我一眼,道: 没 没有,我 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百合酥。

    我将他迎进门,慢慢嚼着他带来的糕点,却不同他讲话。到底是长大了,翅膀硬了,都学会骗人了。

    他看着我,几番欲言又止,我却不搭理他,权当没看见。

    良久,他带着几分试探,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我 原本是个皇子。

    我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道: 哦。

    我还是个神仙呢。

    他见我没什么反应,继续道: 父皇有九子,我排名第九,但因出生额间有一团烈火,被视为不祥之人,因此自幼便被送来寺庙进行修行。

    哦。 不祥之人,可不是嘛,你就是个扫把星!

    他又道: 前些天,父皇 去了。

    闻此,我倒是忍不住瞥了他一眼,道: 节哀。

    他闻及便对我展颜一笑,恰似冰雪初融,道: 我无碍的,蓁蓁不用担心。

    我当即白眼一翻,道: 担心个屁。

    他却不在意,道: 皇兄们在夺嫡中 一个个都死了。

    我有些惊讶道: 都死了?一个没留?

    黎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颔首。

    我想,这剧情简直比话本还话本,一时之间有些兴奋。但瞅了瞅旁边一脸落寞的黎溯,最后还是将兴奋之情压抑了下去。

    沉默良久,黎溯开口道: 所以 诸位大臣来请我下山继承皇位。

    我一听,当即一巴掌拍碎了桌子,道: 不

    听到这,他的眼睛一亮,道: 蓁蓁是不舍得我吗?

    我白了他一眼,继续道: 不可思议,还有这样的剧情走向,看来倒是我见识短浅了。

    黎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蓁蓁觉得我该去吗?

    我毫不犹豫地脱口道: 自然是要去的。 坐拥天下,何人不想!

    我 我不想去。

    我认真地瞅了瞅黎溯,觉得这孩子自小便不聪明,想来是不知道当皇帝的好处,于是我便耐心地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同他讲了做皇帝的一百〇八条好处。终是让他点头同意。

    最后,黎溯问我是否同他一起去的时候,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毕竟皇宫的待遇可比这小木屋好得多。

    六、以后我护着蓁蓁

    白玉的地面,琉璃的砖瓦,金漆的桌椅 人间的皇宫倒没让我失望,比起天宫华丽多了。

    不过我还是寻了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住了下来。而黎溯自从到了皇宫后便忙了起来,整日跟着太傅学习治国之道。

    我却也乐得清闲,饿了有人摆饭,渴了有人递水,冷了有人加衣,热了有人扇风,生活过得好不自在

    再见到黎溯时,已是半年之后,那时他的头发早已留了起来,我盯着他看了许久道: 你 真是越来越像了

    黎溯淡淡地笑道: 蓁蓁总是爱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像小时候一样摸着他的头,语重心长道: 等你长大后就会明白的。 明白咱俩之间的深仇大恨,不死不休。

    他微微皱眉道: 我已不是小孩子了。

    我盯了他好一会,道: 我当你的祖奶奶也够辈分。

    他终是未反驳我的话,只是他那双印着满天星辰的眸子里似乎藏着汹涌的暗流。

    我当即心下一跳,难不成他 发现我对他的 图谋不轨 了?

    一时之间,我竟是有些慌乱

    他犹豫了一会,抬手放在了我的头上,有些不习惯地摸了摸,却极尽温柔道: 以后我会护着蓁蓁。

    我不由分说地打掉他的手,道: 这才当了几天皇帝就已经学会花言巧语了?当真是不学好。

    说罢,我便转身离开,此时,任由我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脸,这样下去 这样下去我还怎么下得去手。

    七、色戒

    夜微凉,我望着那映红了半边天的皇宫中央,心下不由得有些失落,看来今年的生辰有人陪他过了。就在我要转身回屋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蓁蓁。

    我回首望着那金丝龙袍加身的男子,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怎么了?不舒服? 他见我未曾回应,急忙走到我身边,用手贴着我的额头好一会儿,才放下手来,轻声道, 没发热。

    我这才回过神来,嫌弃道: 妖怎么可能发热。 继而又望了望灯火通明的那边,不由得问道: 今日你是主角,怎么有空来这?

    他眼神温柔,道: 以往都是蓁蓁陪我过生辰,现在这样我有些不习惯,就提前退场了。

    我有些不自在道: 我可没有礼物给你。

    没关系,蓁蓁只需要和往常一样陪我看星星就好了。

    说罢,他便拉我坐到空地上,我这才闻见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酒香,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道: 佛家八戒,你可是破了一戒。

    他听闻便怔怔地望着我,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正当我要拍醒他的时候,他带着酒后的微醺,道: 这八戒,我早已经破了一戒,那一戒叫 他顿了顿,轻轻抚上我的脸颊,继而又道, 色戒。

    我的脑中顿时原地炸开花,啥?色戒?这意思是瞧上了我的美色?!我觉得老天可能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闪过千万个念头,最后却只化成了一声: 皇上。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他,他听此也有些微愣。我望了他好一会儿,只道, 时辰不早了,早些休息的好。 说罢,我便一个闪身进了屋内。

    我一夜未眠,不是纠结于黎溯对我的感情,而是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恐慌之中。

    恐慌来源于我对未来的种种想象,若是我真的将黎溯弄死也就罢了,但若是没有,他日待他归位,知晓了我设法弄死他,还趁他懵懂无知的时候引他动了情 我想如果真是那样,他怕是拼了老命也会让我在三界消失吧。

    这件事情解决起来也简单,只要我将他杀了便万事大吉,奈何我 下不去手。

    八、地牢

    自那晚过后,黎溯每日都要在我院外站好一会儿,我却不出门见他。

    身边的宫女倒是对我愈发恭敬,想来也是知道敢将皇帝拒之门外的人脾气总归不是太好

    近些天来,黎溯在我门前站的时间越来越短,想来是要放弃了,我努力忽视心底的那一丝失落,安慰自己这是一个好兆头,起码以后他不会那么恨我

    许是我表现得太过明显,服侍我的宫女安慰我道: 姑娘不必忧心,陛下只是公务太过繁忙。

    不过时间一长,我还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比如说院外的守卫越来越多,宫女看我的眼神渐渐充满畏惧,只要我在一旁她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夜里,我敛了身形,心想着出去打听些消息。我在皇宫中寻了好一会儿,除去巡逻的侍卫,却是少有人出来走动,心下不由得有些疑惑,现在皇宫都如此荒凉了?

    我兀自想得出神,不由得走到了一处荒僻的地方。此处的空气中竟还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当即过往看过的各种话本在我脑中一一浮现 有故事啊!

    我心中一喜,立马捻了个诀,寻着那血腥味的源头摸了过去,丝毫不记得我此次出来的目的

    最终真让我寻到了一个地牢,呃 里面貌似还有人,没有丝毫犹豫的我当即向那边潜了过去,但里面的场景却着实让我有些惊骇

    九、你即众生

    来此之前,我幻想过多种场面,却没有一种能让我如此心痛甚至恐惧。黎溯正坐在高位上冷眼看着木架上那个鲜血淋漓的人,眼中的冰寒是我从未见过的冷,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尊,又或者 更甚。

    只见他薄唇轻启,道: 蓁蓁不是妖。

    咦?是说我?我这才仔细看了看那满身是血的人儿,竟是寺里的无念,那个经常欺负黎溯的师兄

    喀喀 她是。

    黎溯闻此,冷声道: 来人,处凌迟。

    凌迟?那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的小和尚竟为了我要处人以凌迟之刑,这还得了?!

    我急忙上前掐了他一把,他眉头一皱,四下寻了一番,轻轻唤道: 蓁蓁?

    我轻咳了一声,表示是我。他将旁人屏退后,我显了身形,迷晕了无念。他见到我后,有些许久不见的欣喜又有些被人发现做坏事的不安。

    我却管不得那么多,这哪是坏事那么简单,这是十恶不赦的恶事。即使他身为魔尊,在他日历劫归位时也少不了一番雷劫乱劈。思及此,我不由得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耳朵,狠狠用力,将他的耳朵掐得通红。

    他歪着头发出 咝咝 的疼痛声,却也没有拉开我的手,只是道: 蓁蓁,疼。

    我望了他好一会道: 胆肥了啊!还凌迟?!

    他却也直直地盯着我: 我说过要护着蓁蓁。

    我想起那天他那句 以后我会护着蓁蓁 ,然后向他吼道: 屁!老娘用得着你护。

    我偏要护! 他大声道, 是你让我六根不得清净,五官不得慧敏,悟不了菩提,坐不了明镜台 他声音一顿,倏地将我拥入怀中,在我耳边呢喃道, 我看不破红尘,只看到了你,你即众生,众生皆是你。

    我 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梵香,心里翻腾过无数话语,但所有话到了嘴边却生生变成了一句, 我是妖。

    我不在意的。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道。

    十、斩除妖魔

    我想等你恢复了记忆,你会十分在意的,就在我正要向他坦白一切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惊得我连忙把黎溯推开。

    不一会儿,一群人便举着火把闯了进来,原本阴暗的地牢也被照得亮堂起来。然而看着那为首的白胡子老头,我心底却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只听老头厉声道: 请皇上斩除妖魔!

    周围的一干人等也附和道: 请皇上斩除妖魔!

    我皱了皱眉头,心道:你家皇上才是妖魔,还是妖魔的头头。

    不过,眼下的情况我也算是明白了个七八成。大概是我这些年来容貌半分未改,平时我也未曾藏着掖着,让无念瞧了去,把我当成妖怪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没想到当初的一句玩笑话倒真被人当了真

    我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却见黎溯一把将我护在身后道: 你们休想伤她分毫。

    我瞅了瞅挡面前的身影,忽而觉得即便我是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老头看到黎溯如此 执迷不悟 ,只得将衣袍一掀重重地跪在地上道: 望皇上明鉴啊! 说罢脑袋也重重地磕在地上,他身后的人也跟着一跪一磕

    黎溯紧紧握住我的手道: 太傅,且不说蓁蓁从未害过人,即便她害了人,我也不允许任何他人伤她。

    那太傅痛心疾首道: 皇上,莫要执迷不悟啊!

    我想此时就算解释这群凡人也不会信的,只得从黎溯身后走出来道: 不用为难他,我任凭你们处置。

    黎溯听我这样说,立马急了,道: 不可以。

    我只是对他笑了笑: 我不会有事的。 我踮起脚尖抬起手来像对他小时候那样摸了摸他的头顶道, 乖。

    我挣开黎溯的手,顺从地走到太傅的面前,惊得他立马向后退了好几步,我有些无奈道: 我不伤人的。

    太傅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立马正了正声道: 来人,拿下这妖女。

    我乖乖地让他们绑了,只听老头道: 处以火刑。

    闻此我挑了挑眉,心想真是俗,太俗套了,毫无半点新意。

    但黎溯不这么想,他立马向我奔来,想要将我从侍卫的手中救下,奈何不敌他们人多势众,生生被人打晕抬了出去

    我目送黎溯离开后,便冲老头道: 好了好了,快烧吧!

    他被我这番不要命的举动震得呆住,愣了半晌才道: 休要耍阴谋诡计!

    我白了他一眼: 我才不屑跟你耍。

    十一、抢亲

    出了地牢,我便看见已经有侍卫将架子搭好,便翻身一跃跳到了台子上,对下面的人道: 点火吧。

    那老头也不含糊,接过侍从递来的一盒子,念了好长一通咒语,而后冷喝道: 烧!

    紧接着我便感到浑身一灼,不由得对老头喊到道: 三昧真火?你从哪里得来的?

    还不等我问清三昧真火的来处,我便感到一阵晕眩,等我回过神后便已来到了云端。我抬头看着这个满脸胡楂儿、浑身酒气的糟老头,扶额道: 爹,你来凑什么热闹。

    只见他一脸兴奋道: 闺女啊,我给你找了一门亲事,明天就来迎亲了,快跟爹回去打扮打扮。

    这要是以前,我肯定立马就答应了,毕竟我 恨嫁啊,但此时

    我 可以不嫁吗?

    不行。

    我 可以悔婚吗?

    不行。

    你什么你,跟爹回去。

    这凤冠,这嫁衣,这盖头,啧啧啧 堂堂天界战神兴致勃勃地摆弄着那堆东西。

    我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所以说我要嫁谁?

    他目光躲闪: 就是那个 那个南海三太子。

    听罢,我立马掀了桌子道: 啥?那个单了八万年的大海鲜?

    我那爹弱弱地说道: 闺女,人家是 龙。

    就在我要同他理论龙和海鲜并无什么区别的时候,西边却有天雷落下,整整七七四十九道霹雳径直落下,连天界都为之一一震,我连忙问道: 这是怎么了?

    我爹摸着压根就没有的胡子道: 应当是魔尊归位了。

    魔尊归位 是黎溯,我当即就要驾起祥云向那边飞去。没承想后颈一痛,两眼一翻,耳边传来一句: 你还是安心成亲为好。 好个屁。

    待我醒来时,我已经穿戴好了嫁衣坐到了花轿中,我不由得感叹道:我叶蓁蓁居然有一天会被人捆着上花轿,当真是世事无常。

    正当我要大闹一场,毁了这门亲事时,一声巨响在迎亲的队伍中炸开,呃 这场面似曾相识。

    我急忙冲出花轿抬首一望,果真在那云端看到了那一抹绛色长袍。我轻身一跃,与他平视,有些紧张道: 你怎么死了? 他既然归位,必然意味着无尘已经死掉了,这才短短几天,一个皇帝竟死的如此之快?

    他咬牙切齿道: 你竟敢 丢下我,还敢问我是怎么死的?

    他这样问道,我竟是有些心虚: 我 我不是故意的。 转眼一想,皇帝这个职位不容易挂掉啊,难不成他是自杀?

    我有些狐疑道: 你不会是以为我死了,然后为我殉情了吧。 我越想越觉得分析得有理。

    他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咳道: 你想太多。

    我瞅着他脸上的那两片红晕,忽而淡定了,这丫就是为我殉情了。

    所以说你又来攻打天界?

    他正了正脸色道: 不,我是来 抢亲的。

    好。

    赞 (21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5.0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