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例行惨兮兮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简介:作为一个只会打架的大龄剩妖王,我因为多看了一眼孔雀屁股,被迫和这只孔雀成了婚。可这只孔雀傲娇又别扭,还暴力得过分,甚至还和龟丞相一起欺压我,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1.大王你又上头条了

    2.大龄剩妖心里苦

    3.大王你可真出息

    4.你也太绿了

    5.人生就是一摊狗血

    6.我回来一定好好学习

    7.猫科动物真黏人

    8.今天也在欺压妖王

    1.

    龟丞相来找我之前,我和顾云疏的大名已经霸占了妖界八卦头条整整半个月。

    他气势汹汹地过来,拿着八卦小报摔在我的面前: 大王!我说了多少遍了要管好妖后!你连自己家媳妇儿都管不住,你怎么治理整个妖界。

    龟丞相自打被我从东海请来之后,待遇一直很好,腰围一天天见长,从前削瘦的老脸也圆润了起来,喷我时因为情绪激动,脸上的肉也跟着抖呀抖。

    我盯着他的脸,告诉自己要严肃、要憋住,但我一个常年混在战场上的人,表情管理实在不怎么优秀,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龟丞相抓着银拐杖砸了一下我的脚,我 嗷嗷 一声跳起来,抱着自个儿的脚开始跳。他瞧着我,表情愈发 恨铁不成钢 ,大吼: 你坐好!

    我委屈巴巴地抱着脚坐下来,龟丞相见我安静了,开始认真说教,说来说去,还是那句 你能不能管好顾云疏 !

    我听得脚疼头更疼,甚至想直接抓着顾云疏去和离。

    龟丞相说到最后,总结一句: 大王,老臣从前觉得你是个明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现在连齐家都办不到的你,太让老臣失望了!

    我:

    我巨冤!

    在我把顾云疏 娶 回来之前,丞相确实经常夸奖我。但自从我把顾云疏立为妖后之后,丞相三天两头来找我,喷得我一无是处。

    我这位妖后其实长得十分漂亮,饶是如我一般的 钢铁直女 ,在见到他的正脸时,一样很不争气地红了脸顺带着心跳加速。

    可玫瑰总是带刺的,顾云疏美则美矣,脾气却不好。我们成婚不久,他屡屡斗殴,连带着大大提升了妖界八卦小报的销量,主编看见我都感动落泪: 大王牺牲形象挽救我报,太感谢了!

    我:

    不只如此,走在街上都有人在讨论: 哎,你听说了吗?我们大王和妖后又打架了,妖后尾巴一扫让大王摔了个屁股蹲儿!

    瞎说,是我们大王贪图人家美色,非要亲妖后。妖后不愿意推了一把,大王才摔的。

    原来这样啊!

    对啊,对啊。

    我在隔壁的位置上听得十分郁闷,而且这个话题不论怎样开始,一定是以哄堂大笑为结尾。

    那时候我和顾云疏因为感情不和,被龟丞相赶出来仿效 先婚后爱 的方式培养感情。我郁闷,顾云疏开心,他就盯着我笑,一双漂亮眉眼似星如月,好看得不像话,然后他轻轻张开嘴: 白糊糊,你可真丢人。

    气得我当即拍碎一张桌子,据理力争: 我不丢人!

    当然,这个行为完全震慑不到顾云疏,只是让我们再次上了妖界八卦,给广大精神生活极度空虚的众妖提供了笑料,也让龟丞相再次气势汹汹地来找我。

    龟丞相这边训斥完,再次问我: 所以大王,该怎么办你明白了吗?

    我虽然被称为妖王,但由于平时作风过于随和,朝堂上管不住丞相,家里头镇不住老婆,其实活得有点儿憋屈。但龟丞相教育我还必须得回应。

    我看着龟丞相,点头如捣蒜: 要驯服妖后,建立夫纲!

    龟丞相表情明显不满意,我赶紧继续接着说: 顾云疏不听话要骂!骂没用就打!

    龟丞相咂咂嘴: 家暴我们不提倡啊。

    但他脸上仍旧笑开了花。

    我松一口气,正准备找个理由躲开龟丞相,就看到顾云疏笑着走进来。

    他脚步轻轻,踩在了我刚受过伤的脚上: 我听说,妖王要打我?

    我心惊胆战,顾云疏笑眯眯地加重了脚上的力度,疼得我瞬间飙泪。

    我 嗷 一声,搂着顾云疏的脖子跳了起来。

    2.

    我是白糊糊,是妖界第一个女妖王。

    因为从小天赋异禀,更在出生之时就被预言具有 王者之气 ,所以我小小年纪就被丢到了战场上。那年月,四海八荒乱成一锅粥,哪里都在打仗,战场上一不小心就是生死局面,我虽然是个姑娘,但是青春期没来得及怀个春,就在战火里匆匆过去了。

    等到三界群众思想觉悟变高,总算知道和平相处互、不干扰时,我已经完全沦为了 大龄剩妖 ,更让妖界高层困扰的是,我对男人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

    从我出生时,妖界就在打仗,等到不打仗了,妖怪们个个闲着没事,突然就把矛头对准了我,我不胜其烦。更何况那群老妖怪个个逼着我成婚,对着议事厅里那根大柱子威胁我: 大王,你再不成婚,老臣就撞死在这里!

    其实我的名声全是战场上打出来的,而如今和平年代,我又是个姑娘,用龟丞相的话说: 大王你这样,搞不了 霸气大王 角色,你还是走亲民路线吧。

    谁知道亲民路线走多了之后,这群人竟然还开始威胁我!

    我气得吼出声: 你们能不能有点儿创意,完全复制人界那一套有意思吗!

    老妖怪顿了一下,再次开口: 哦,那老臣就把这个房子撞塌!

    我气得袖子一挥,把他拍了出去。

    我的侍女四娘在那群老妖怪的洗脑之下,在一个深夜里来到我卧房,在我一脸发蒙地注视下,她羞答答地解开了衣裳: 大王,如果 如果你喜欢奴婢,奴婢 奴婢愿意的。

    我:

    我真没有啊!

    但无论我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妖界也没有一个人信我。甚至到了最后,那些老臣也不挣扎了,每天往我卧房里塞漂亮女妖,气得我都要吐血了。

    妖界容不下我的悲伤与烦恼,我选了一个月黑风高夜,离家出走了。

    说是离家出走,其实我也没能跑多久,龟丞相很快就派人追我。而我被一个孔雀吸引,完全忘了这回事。

    那是只黑孔雀,通体都是高贵黑色,然而尾羽正中直直竖着一根大红色的羽毛,我觉得稀罕,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就被追来的人抓了回去。

    更让我发疯的是,第二天,顾云疏就被龟丞相绑着送到我面前。

    当时我并不知道顾云疏就是那只孔雀,看到龟丞相带着个美男过来还吓了一跳,问道: 这 这是干吗?

    龟丞相冷着一张老脸,道: 这是大王的妖后。

    我: 啊?

    顾云疏冷笑一声,十分嘲讽。

    我被嘲得脸红脖子粗,拉着龟丞相到一边商量: 丞相,我们刚回来,干这么强抢民男的事情,不大好吧?还有,他到底谁啊?

    龟丞相咂咂嘴: 先前大王离家出走,我派了人跟着,发现大王盯着一只黑孔雀的屁股瞅了半天,我寻思着大王可能喜欢大屁股孔雀,就差人去了孔雀一族挑选,屁股大又长得好看的就是顾云疏了,大王难得对谁动心,老臣觉得这事儿能成。

    他说得一本正经,我听得脸都绿了。

    我纠结半天,涨红着脸反驳: 谁说我喜欢大屁股啊!

    龟丞相皱着眉头拔高分贝: 喜欢大屁股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屁股大好生养,大王你害羞什么?

    我下意识地看向顾云疏,他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活生生被这过于复杂的情绪搞得像中毒。

    我嗫嚅好半天: 可是 可是要生的是我吧!

    龟丞相十分认真地考虑半天,目光很不客气地把我从头到尾打量一遍: 大王,先天不足,对象来凑也是一样的。

    我听龟丞相这样说,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顾云疏的屁股上,他察觉到我的视线,直接变回了孔雀,尾巴上竖着一根血红的尾羽,在一堆墨色羽毛中,显得格外妖冶好看。我心想龟丞相看屁股认人的技能还挺准,一不小心就失了神。龟丞相拍拍我的肩,道: 大王,你果然喜欢这款 翘屁嫩男 。

    顾云疏暴躁得羽毛都奓了,我欲哭无泪,又觉得他这样子主要还是怪我,因而怀着赎罪的心思走过去,想要帮他顺顺毛。他羽毛柔顺有光泽,又很烦我帮他顺毛,挣扎着想摆脱我的手,但是一来二去,我那只罪恶的右手又十分不长眼地滑到了他的屁股上。

    顾云疏:

    我:

    场面一时间十分尴尬,偏偏龟丞相还要在这会儿 趁热打铁 ,耿直地问我: 大王,手感怎么样?

    我哭丧着脸跟顾云疏解释: 我真不是故意的

    顾云疏几乎是吼出来的: 那你还不把手拿开!

    我讪讪地挪开手,想说 对不起 ,但显然这个时候,这样说更过分。

    顾云疏变回人形,显然没经历过这么过分的骚扰,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乘人之危!厚颜无耻!妖王你可真出息!

    我怕他过于激动,只得顺着他的口气应下来: 哦

    但顾云疏显然更生气了: 你有病!

    我不知道怎么接,龟丞相来拯救了我,他拖着顾云疏离开: 好了好了,大王,明晚就是大婚的日子,我先带他下去捯饬捯饬。你们成婚之后再慢慢打情骂俏,。

    顾云疏被捆妖索绑着,除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之外什么都办不到。

    我瞅着他离开的背影,又呆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鬼使神差地回忆起刚才的触感。

    那手感吧 还真不错。

    顾云疏对嫁给我这件事过分抵触,其实我很良心不安。但龟丞相跟我说,他被绑进我府里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再加上我看上人家屁股还摸了人家屁股,我如果不娶他,他就成了全妖界人尽皆知的弃夫。

    当时顾云疏正在被四娘压着上妆,他本来就好看,略施粉黛便更加好看。他察觉到我的视线,瞪我一眼,被眼角的妆容衬得风情万种,我心下一跳,结结巴巴地应下了龟丞相: 我 我当然娶呀。

    之后顾云疏顺利进府,天天和我闹得鸡飞狗跳,害得我成了史上家庭最不和谐的妖王。

    3.

    顾云疏那一脚踩得有点儿狠,我家暴还没开始实行就反被 制裁 ,还不得不因为脚伤在床上躺着,内心十分郁闷。

    我躺到第三天,龟丞相不干了,他跑来找我: 大王,你的功课已经落下三天了,再这样下去,你又毕不了业了。

    顾云疏正在写字,闻言转头看向我: 一门课能学五年还学不会,大王当真是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我:

    我一个打仗打出名的妖王,在和平时代里,被自家丞相塞到了学堂,跟一群小妖怪一起学习凡间的种种学问。因为我没有文化基础,常年毕不了业,还要被自己的妖后嘲笑,我的心好痛。

    龟丞相松垮的眼皮子掀了掀: 妖后可是妖界出了名的才子,闲暇的时候教教大王吧。

    顾云疏正准备拒绝,龟丞相加了一句: 在这期间,大王任凭王后处置。

    顾云疏立即露出了笑容,十分满意地说了句: 成交。

    我坐在床上在他俩之间来回望,有一种被人卖了的感觉。

    之后的事实证明,我是真的被人卖了。

    顾云疏拿着一支玉笔,跟我讲四书五经。我听得昏昏欲睡,他就拿玉笔敲敲我脑袋,这人从不知道怜香惜玉是什么,把我敲醒继续魔音贯耳。

    我这人打小怕读书,顾云疏对我进行这样的精神折磨十分过分。我听得头晕目眩、两眼乌青,跟他求饶,认了成婚几年前所有的错,他仍然不肯放过我。

    我盯着他的眉眼,悄悄地爬到他身边,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温声细语的跟他说好话: 顾云疏,饶了我吧。

    顾云疏愣了下,想要推开我时,我已经手脚并用地把他抱了个结结实实。他动弹不得,半晌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似乎是感慨一般地叹了口气: 你们猫科动物,可真黏人。

    他脖颈间有草木的清香,同我在战场上经常嗅到的血腥味很不一样。呼吸之间便让人迷醉,我靠在他颈侧,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里头仍旧是顾云疏,他坐在天河之畔,飘飘欲仙,回首冲着我笑,几乎乘风归去。我心里一慌,急急忙忙地想要去追赶他,可风浪都来阻挡我的步伐,我几乎拼尽全身的力气,一身狼狈的赶到他身边,他一身华服,瞧见我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他表情严肃道: 大王,你这模样真的太丑了,我顾云疏绝对不会嫁给你这样丢人的人,我们和离吧,你配不上我。

    他话音刚落,便羽化登仙,那根赤红的尾羽飘飘荡荡地落到我手里。我眨眨眼,有泪水落到尾羽上,我冲着他离开的方向大喊: 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嫌我丢人,我改还不行吗!

    顾云疏的身影消失在天际,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顾云疏果然不在,我心里头仿佛被人揪着一块,十分不痛快。我从床上跳下去,慌慌张张地去找他,出卧房时正好碰上四娘,她盯着我的脸突然笑出了声,我顾不得这些,抓着她问: 顾云疏呢?

    四娘笑得蹲在了地上,根本没回答我。我丢下她,抬头看向四处,长亭里,花园里,四处皆无顾云疏。

    我几乎瘫坐在地上。

    正绝望间,顾云疏从天而降一般站在我面前。我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向后倒去,他一把搂住我的腰,拧着眉头道: 大王,出门瞎跑可以,脑门上顶着只王八瞎跑不嫌丢人吗?

    我神色一凛,正准备反驳我不丢人时,顾云疏笑容放大了些,目光落在我的脚上: 还有,大王假装受伤时,也请装得真诚一点。

    假装受伤被发现实在丢人,我欲言又止,脸涨得通红。顾云疏摸了一把我的脸,表情轻佻: 大王,你的脸能热饭了。

    龟丞相不知打哪儿跑出来,拎着个扫帚就要打我。我撒丫子就跑,他在后边号: 你竟然装病不上学,大王你可真出息!

    4.

    顾云疏是个小人,在确定我是假装受伤之后,他去龟丞相那里告发了我,并因为这件事,得到了离开妖王府一年的机会。

    他走的那天堪称兴高采烈,还从人间买了一串鞭炮,在我面前噼里啪啦地放完,背着自个儿的小包袱,志得意满地同我告别: 白糊糊,再见。

    我还没说话,他又接了句: 不过我更希望在这一年里,我能收到你的和离书,然后别见了。

    我有些难过,他就算再怎么烦我,我们好歹也夫妻好几年,他这么绝情,实在扎心。

    我扯了扯顾云疏的衣摆,很小声地问他: 你能不走吗?

    顾云疏 啧 了声: 白糊糊,我的梦想是做个吟游诗人,做你的王后简直是折断我的翅膀。

    我都快哭了,又不知道吟游诗人究竟是个东西,犹豫老半天,才问他: 那 那我在家门口给你挖个海,你就算不能吟游,你凑合游游行不行啊

    顾云疏:

    顾云疏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不过临走之前,他给我留了一句话,他说: 白糊糊,没文化实在是个很要命的事情,希望你好好努力。

    我当然努力。

    我学得废寝忘食,把龟丞相都吓了一跳,找来大夫确定我没病之后,才总算满意。但我一点儿都不好,龟丞相坚持认为我是得了相思病,拉着我掰扯顾云疏的种种不好,一个妖后比妖王还傲,不知道三从四德怎么当众妖表率。

    我生气反驳: 丞相你还拿扫帚追着我打追了三条街呢。

    龟丞相噎了一下,我又补上一句: 再说了他是个孔雀,傲一点儿是种族天性啊

    龟丞相叹了口气,道: 大王,你的滤镜也太厚了吧。

    我不理他,天上星子浮现,这么浪漫的场景,我旁边不是顾云疏就算了,还是个毒舌暴力的胖乌龟。

    我心里发苦,龟丞相突然说: 大王,其实顾云疏和你想的,不那么一样。

    我疑惑地看他,龟丞相纠结之后才开口: 顾云疏虽然是个妖,但是不是本地妖怪,修为更远在大王你之上,我们那天能绑他回来,其实是个意外。老臣之所以放他离开,是因他坚持要走,老臣拦不住。

    我望着星星月亮,心想这下打都打不过,我和顾云疏彻底没机会了。

    那夜里我做梦,毫无意外,又是顾云疏。他化作孔雀,飘飘然飞走,我望着他的身影,他突然又拐回来,用嘴巴啄了一下我的脸: 别再看我了,我们不可能的。 然后大翅膀一挥,再次飞走。

    偶尔我也会想,我究竟喜欢顾云疏哪里,四娘跟我分析: 大王,其实喜欢一个人的屁股也是喜欢这个人啊,你喜欢妖后没毛病的。

    我更加郁闷。

    龟丞相致力于壮大我的后宫,在顾云疏离开之后,找了一堆翘屁嫩男送到我府里。我不知道他究竟从哪里找来这一批选手,个个搔首弄姿,大半夜跑到我卧房里,吓得我蹿到房梁上,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天亮时,我趴在房梁上睡着了,有人把我抱下来,我迷迷糊糊地搂着对方的脖子喊了声 顾云疏 ,那人手下一松,轻飘飘地叹了口气。

    我睁开眼睛和他四目相对,瞳孔不断放大,结结巴巴地叫出声: 顾顾顾、顾云疏!

    顾云疏应了声: 我在。

    我盯着他看,又揉了揉眼睛,眼眶逐渐发热,我抱着他的脖子很没有出息地哭出了声: 你 你怎么又回来了呀?

    顾云疏抱着我往床边走: 要是我就这么走了,不就听不到你做梦喊我了。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抱着顾云疏死活不撒手,他难得没有推开我,就那么抱着我,躺在床上哄我睡觉。

    我被龟丞相接连几天的攻击搞得几乎神经衰弱,难得落在顾云疏的怀抱里,鼻尖萦绕着草木清香,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无比亮堂,十分安心地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我才晓得,顾云疏这次外出回来,带回来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也是只孔雀,与顾云疏不同,她是只通体雪白的孔雀,化作人形时亦是小巧玲珑的。她见人便笑,无比温顺,顾云疏喊她昭阙。

    我府中众人都十分喜欢她,顾云疏自然更不例外,他几乎成天成天地泡在昭阙那里。最开始我也怀疑,偷偷地跑过去看过,我看见他把着她的手,认真地教她知识。他在我这里少得可怜的耐心,在她那里却突然成倍增加,任凭她怎样蠢笨也毫不在意。

    我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事实上,我整颗心都泡在了陈醋里。

    转眼便是我的生辰,按妖界规矩,生辰百年一过,这是我在和平年代里度过的第一个生辰,龟丞相十分重视,仪式准备几乎算是铺张。可是那一天,顾云疏无视了妖王府里的排场,带着昭阙离开,我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回来,可是这样的心理暗示终究在月亮升起时宣告破灭。

    我强打着精神参加宴会,龟丞相送上来一架红珊瑚屏风,说完漂亮的祝福话之后,他又补了一句: 大王,这可不是普通的红珊瑚屏风,你看,它还能根据不同的人变色,不信大王你来试试。

    我虽然没什么兴趣,但龟丞相盛情相邀,我还是配合了他。等我走到厅内,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动作,红得透亮的珊瑚屏风突然间光芒一闪,变成了通体碧绿。

    龟丞相认真地点头: 嗯,还挺准的,不过大王,你这也太绿了。

    宴会众人哄堂大笑,我呆立在宴会之中,这绿珊瑚屏风,让我想直接跳海。

    5.

    因为那一架屏风,我绿得人尽皆知。

    但我十分不善于和顾云疏吵架,所以在长久地冷战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不如去把他砍了。

    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却突然发现,顾云疏自从那天离开妖王府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我气势汹汹地去找龟丞相,和他交代了我准备找遍天涯海角,砍死那对狗男女的计划。没想到他十分淡定地看我一眼,道: 大王,魔界对我族开战了。

    我: 啊?

    妖历两万年,在三界短暂和平之后,魔界再次对妖族开战。而这一次,妖族死伤惨重。

    等我披上战甲赶往战场时,我们的人已经死了许多,对面的魔界大军浩浩荡荡,我却在那群人里,看到了昭阙的身影。

    临行之前,龟丞相跟我说,这一场仗十分不好打,因为孔雀一族,背叛了妖界。

    我张张嘴,最终却只憋出来一句: 这 这也太狗血了吧!

    龟丞相长叹一口气: 大王,故事源于生活。

    赶往战场的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悄悄祈祷,希望战场上不会有顾云疏,希望背叛妖界的孔雀一族里,他是那个例外。

    神兴许听到了我的祈祷,战场上果然没有顾云疏,但是却有昭阙。

    当时他们一起离开,如今昭阙在魔界队伍里,顾云疏的下落,几乎已经不言而喻。

    我提枪向前冲的时候,脑子里走马灯一般播放着我与顾云疏之间的种种。他一开始相当不喜欢我,总说我丢人,可后来我们毕竟成了夫妻,在一起互相找碴好几年,他对我的态度也柔和许多,我甚至还在心里偷偷想过,就算顾云疏是块冰疙瘩,我也该把他焐化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在战场之上,站到了我的对立面。

    爱情什么的都去死吧!

    我长枪挥动,眼前的一切却突然变成了水波纹里的画面,昭阙,魔界军,甚至是我的将士们,全在这水波纹里慢慢消失,最终化为一片无尽的黑暗。我握着枪,听到黑暗里传来顾云疏的声音,他喊我的名字: 糊糊。

    我很不合时宜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然后跟空气抗议: 好好说话,别腻歪!

    他轻轻地笑出了声,似雨打青石,格外好听。笑完之后,他同我道歉: 糊糊,对不起。

    顾云疏对不起我的地方实在很多,我不知道他如今说的究竟是哪一件,所以没有吱声。他并不介意,自顾自地继续开口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他如今是我的敌人,我虽然很喜欢他,可是大战在即,我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所以口气算不上好: 顾云疏,你直接说重点!

    顾云疏愣了下,然后继续道: 这里是我的识海,你就在这里,等到大战结束,我会放你出来。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 抑或,我死了,识海便会自动消失,那时你就能出来。

    我心里一慌,再大喊顾云疏的名字,却已经得不到任何回应。

    我几乎心如死灰地瘫坐在地上。大战在即,主将消失,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我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根本不敢细想。

    顾云疏的识海无边无际,我试图逃离,却发现任凭我怎样努力,仍旧无法成功。我总算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的修为不知比我高了多少。

    我终于放弃。

    顾云疏的识海里忽然的出现一缕光,我循着光望过去,空中悬浮着一根赤红的尾羽,那根尾羽散发着柔和的红光,在我面前轻轻晃动。我跟着它走,尾羽散出光源,将他的识海也照亮,他的识海之中,有他,亦有我。

    我看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战场,顾云疏化作原形,一只孔雀对着一地尸体仰天清啸,尾巴处一根赤红尾羽,似是被鲜血染红的。

    再往后走,我又看到我自己。

    我在战场上杀敌,那时候我年纪小,扛着比我还高的枪,在战场奔走,无所畏惧。

    虽然追忆似水年华挺好玩,但我并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的我,会出现在顾云疏的识海里。

    没人来解答我的疑惑,我只能继续跟着那根赤色羽挪动脚步。不知究竟走了多久,那根赤色羽毛终于暗淡下去。霎时间识海崩裂,黑暗消失,我重获光明,却听到顾云疏低低的叹息,他不知在哪里轻轻唤我的名字。

    糊糊

    可是我循声望去,远处山青水长,近处落英缤纷,可哪一处,都没有他的影子。

    6.

    等我匆匆忙忙赶到妖界时,龟丞相带着一堆人冲上来把我迎进府,不由分说地给我换了身行头,老脸一抖一抖地指责我: 大王!这些日子,你究竟去哪儿了?

    我张开嘴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抓着龟丞相半晌说不出话。他瞧着我不对,挥退了众人,我憋出来的第一句话却是: 顾云疏呢?

    看来妖界无恙,然而我心中第一,原来是顾云疏。

    龟丞相听我解释完,一脸严肃地跟我讲了那一日的场景。

    那一日我分明不在战场,可龟丞相却将我的勇武一一道来。我一个人持着长枪,冲进了魔界的阵圈,妖界中人被我留下的结界拦住,他在身后号得声嘶力竭,直至我砍死最后一个魔兵。我满身鲜血跪在战场上,结界破碎,他冲过来时,已经找不到我,战场上仅仅落下了一根发光的赤色尾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暗淡下去。

    龟丞相交代完毕,将那根尾羽交给我,继而摸着下巴做出推论: 按大王你所说,那一日在战场上,其实是顾云疏?

    而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我握着那根尾羽,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我还有那么多的问题没问,那么多的爱恋没诉说,突然之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给我答案、让我寄托了。

    卧房里那架绿珊瑚屏风,在我哭的时候渐渐褪色,逐渐恢复成红色,却不是从前那样透亮的红,而是如我手中尾羽一般,暗淡的红。

    龟丞相看见我哭,跟我说: 大王,我有一个老朋友,住在昆仑山,可以推演世事,我带你去吧。

    他老人家对我向来强势,话音刚落,就直接拉着我去了。赶到昆仑山时,我脸上泪痕犹在,手里还握着那根尾羽。

    昆仑仙人看到我的第一眼,便推了推鼻梁上的琉璃镜感慨: 小小年纪,便有这样的王者之气,姑娘可是妖王白糊糊?

    龟丞相点点头: 就是那个糟心丫头,今日我带她过来,是有事想问你。

    昆仑仙人笑了笑: 关于这根尾羽?

    我点头。

    这根尾羽,其实叫厄羽。如其名所说,是带来厄运的象征。平时厄羽大多与其他羽毛隐藏在一起,只有有缘人出现时,厄羽便不再隐藏,自然,这位有缘人,便是厄羽带去厄运的对象。 昆仑仙人顿了顿, 但是,厄羽的主人可以预知这位有缘人,甚至可以牺牲自己来阻止厄运,你手里这根红光已褪,那说明这关你过了,可你毫发无伤,所以遭殃的,是它的主人吧。

    我沉默点头,问昆仑仙人: 有办法补救吗?

    昆仑仙人看着我: 厄羽既然还在,我能以厄羽为引逆流时光,但这之后的事情谁也无法控制,你也许能将他带回,也有可能跟他一起死在过去。妖王,我希望你考虑清楚。

    我望向一旁的龟丞相,他老人家永远对我凶巴巴,此时此刻,却难得温柔了一回。他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脑袋,道: 想去就去吧,妖界还有我。

    我抓着他的衣角跟他保证: 丞相,等我回来了,我一定好好学习。

    龟丞相被我气乐了。昆仑仙人施法开启时空之门,我握着尾羽走进去,耳边风声呼啸,我心里却格外平静。

    我脑子里只是在想,这一次,我再也不要顾云疏只留下那声呼唤了。

    7.

    再有意识时,我已经又在顾云疏的识海。他轻声喊我名字,当时我满脑子气急败坏,如今再听,才察觉这一声 糊糊 里,藏着他多少情意。

    我吸了吸鼻子: 顾云疏,我很想你。

    顾云疏顿了顿,才继续开口,我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

    顾云疏,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现在被你关在识海里,阻止不了你,但是, 我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长枪对准了自己, 我只想告诉你,你如果出事,我不会独活。当日我爹赠我这把长枪,告诉我要护家人护子民。龟丞相也告诉我要 治国齐家平天下 。你是我的妖后,是我一生认定的人,所以就算做鬼我也跟着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云疏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得我几乎以为他再次将我抛弃时,他终于开了口,叹息一声: 你们猫科动物可真黏人。

    他不知怎么操作,一身青衫落拓地出现在自己的识海里。我喜笑颜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跳起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环着他的腰,将他抱了个结结实实。

    从前这样便好,可是今天,即便这样也不能让我有安全感。我盯着他的脸上看下看,咬着嘴唇微一用力,然后吻在他的额头上,留下浅浅的痕迹。

    我终于满足,从顾云疏身上跳下来,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狠狠地吸了口气。

    顾云疏不明所以,我后退两步,冲他笑得见牙不见眼: 虽然我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你,但是现在,顾云疏,我们先揍完魔界那群家伙再说吧。

    顾云疏点了点头,走过来握着我的手。离开识海时,他幽幽叹了口气,将我最想听到的那句话说了一遍。

    他声音格外温柔,他对我说: 糊糊,我喜欢你。

    我羞得满脸通红,转过脸对他一通咆哮: 大战在即,不要撩我!

    身前是千万魔界大军,身后是被结界阻挡的妖界中人,我和顾云疏相视一笑,冲进了前方战场。

    顾云疏一边打一边和我数数,我一个靠打仗打出来的妖王当然不甘示弱。我们从暮色四合打到朝霞万里,又从烈阳当空打到月上西楼,不知过了几天,魔界大军全都倒下。我体力透支,却还是以长枪作为支撑走到他面前。

    十分认真地和他报了个数,抱怨了一句: 我好累哦。 然后倒在了他的怀里。

    而顾云疏抱着我,往妖界的方向走,他笑着拍拍我的脑袋: 那就睡吧,等你醒来,我们就到家了。

    8.

    我和顾云疏再次霸占了妖界八卦头条。这一次不是家暴不是和离,更不是强抢民男这样的社会新闻,而是龟丞相接受专访,说我和顾云疏其实感情很好,别的不说,战场上一块儿打架的气势和默契真的没得说。他老人家形容完毕,给了我和顾云疏很高的褒奖,说我们这样的凶残程度和战斗力,可以说是妖界无人能比的雌雄双煞。

    妖界八卦抓准时下流行秀恩爱的趋势,将龟丞相的专访命名为《打仗时,我是你的后背 论妖王夫妇花式虐狗秀恩爱的最高端方式》。

    我捧着那本周刊看得乐呵呵,顾云疏伸长玉笔敲敲我的脑袋: 干吗呢?《论语》抄完了吗?

    我贱兮兮地爬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脖子问: 顾云疏,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呀?

    顾云疏眉眼不变,十分冷静地回答: 之前啊。

    这个答案我显然不满意,闹了半天还是得不到真正答案,我松开手,坐在他面前一脸郁闷: 所以你还是喜欢昭阙那样的小白孔雀是不是!

    顾云疏被我逗乐,伸手揉乱我的头发: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我当时因为厄羽才要离开,却意外得知孔雀一族高层叛乱的消息。昭阙被派来暗杀你,那时我意识到厄羽对你的伤害已经不可避免。为了保护你,我把她带回来,天天盯着她,不给她下手机会。后来我意外听到她准备在你生辰时动手,那是你的生辰,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在那天带她离开。

    他顿了一下,将我拉到他的怀里: 老实讲,糊糊,你仍然对孔雀一族优待,我很感谢。

    我拍拍他的肩膀宽慰他: 不要在意,毕竟是你娘家人,这都是应该的,应该的啊。

    顾云疏贴着我的脖子笑出了声,我深感不被尊重,有些想闹,但他显然不给我机会。他将我压倒在榻上,一张脸缓慢地凑过来,右手灼热放在我的腰侧。

    我呼吸急促,睁大了眼睛又赶紧闭上。他呼吸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快得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他在我耳边笑得低沉蛊惑,然后同我说: 大王,到时间了,你的《论语》又得加上一百遍哦。还有,大王你在期待什么?

    我一张老脸瞬间涨成猪肝色,愤怒地一把推开他,咆哮道: 顾云疏,你去死吧!

    外头龟丞相在宣发新规矩,听到我们的动静,中气十足地号了一嗓子: 模范夫妻不准家暴!大王你再吆喝抄一百遍《大学》!

    我卑微收声,满脸是泪地抄写不知道第多少遍的《论语》,顾云疏在我旁边吞云吐雾,还要用那支玉笔敲打我的脑袋,攻击我写字实在太烂。

    今天的妖界,也是鸡飞狗跳欺压妖王的一天呢。

    赞 (13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