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心动之造风月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1.

    江同殊最早知道 颜玉斋主 这个人,还是因为谢宴。

    那还是在皇子时清的周岁宴上。帝后素来不喜铺张,只谢宴在宫中花园里办了个家宴,客人寥寥,除了平北公夫人,便是与谢家交好的几位大人府上的千金和月云旗的家眷。

    江同殊进宫奉上自己亲手为小皇子手抄的书经时,并不知道谢宴在宫中招待诸位夫人小姐。

    男人们凑在一处自然聊的是家国正事,而江同殊因为与南桑桑的婚约,被安排着坐在了同一席。恰好遇到了谢宴正拉着南桑桑说着什么。

    听闻江同殊求见,谢宴立时高兴地把他一并叫进了御花园。

    江同殊正因这满园女眷而尴尬呢,却不防谢宴直接拉着南桑桑朝他走来,道: 同殊,你来得正好,皇上最近腻烦了我和杭铮老把云旗派去排队买颜玉斋主的话本子,打算差人去见见这颜玉斋主,顺便把那书社买下来。往后再有了新的话本子,第一时间送到拂光楼便成呢! 谢宴说这话时,一双晶亮亮的黑眸,不动声色地瞥了南桑桑一眼,继续道, 同殊你是京中出了名的书痴,与各大书社的掌柜都极为熟识,可认得这位颜玉斋主,能否为本宫引荐一下?

    颜玉斋主? 江同殊眉头一拧,还未开口,便听身侧南桑桑抢白道: 区区一间书社和一个写三流话本子的小人物罢了,娘娘千金贵体,怎可屈尊去见这种人!

    可是,本宫实在有些好奇这颜玉斋主的身份,他何以能写出如此多柔肠百转、跌宕起伏的儿女情长。不过,同殊不认得也没关系,皇上前日特意差人去查了查这颜玉斋主的来历,结果好巧不巧,居然正好遇上那书社的掌柜亲自去颜玉斋主家取手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真是踏破

    谢宴话音未落,南桑桑已经一把拉过她的手: 娘娘这个月的平安脉好似还没诊吧?臣女现下正好有空,不如到前面容臣女帮您好好诊诊脉! 说着,也不管犹自一脸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的江同殊,直接拽着她便到了一旁。二个女人也不知凑在一处嘀嘀咕咕地说起什么来,只是看那南桑桑紧张兮兮的样子,江同殊有点想笑。

    他觉得,对上谢宴,南桑桑这副表情,和自己简直如出一辙。

    普天之下,大约也只有初一那家伙,能将宴儿吃得死死的。

    这样一想,他又不禁有些黯然,轻叹着将那本手抄的书经交给了小金子,便悄然离去。

    2.

    再听到 颜玉斋主 这个名字时,却是在他与南桑桑大婚后的某个午后。

    原本是他约了洗墨轩的霍掌柜,去取他一早定下的松烟墨。结果刚一进店,便见店中的笔墨架前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头上还戴着风帽,正对身旁的女子小声道: 不行不行,真的要封笔了。当初我听皇后说起月云旗和他夫人的事后,偷着写那本《我的绝色小侍卫》已经是冒险了。月云旗要是知道那个妻管严的贱侍卫的原型是他,铁定要拿剑戳我十个八个窟窿的。

    封什么笔!你才多大就封笔?我送你金笔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但使南燕向北飞》都重印第八次了,那个痴心的异族王子简直成了近来京中闺中小姐的梦中情人!现在每天都有人去问颜玉斋主什么时候出新作。这次我们一定要乘胜直追,再来一本霸气太后之类的深宫奇情,一定能再赚个盆满钵满

    我才不稀罕赚钱,我原就不是为了赚钱才写话本子的。当初因为仰慕殊哥哥的文采,见他出了不少诗集和杂谈,行笔落墨,字字珠玑,才想着我得做点什么才配得上他。也是从前无聊看了许多这样的话本子,才写起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聊以自我安慰。如今我都和殊哥哥成亲了,自不必再这般偷偷摸摸 女子小声嘟哝了一句,便转过头来想去看另一边柜台上新上的宣纸,只不过转头之际,也看到了呆呆看着她的江同殊。

    她先是一怔,旋即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不等江同殊反应过来,只觉身旁一道黑影飘过。

    说时迟那时快,江同殊以从未有过的敏捷身手一把扯住了风帽一角,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家娇妻: 桑桑?

    不是不是,公子你认错人了! 南桑桑涨红了脸,捂着脸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江同殊又好气又好笑,抓住她的手: 敢问姑娘,那我家这只祖传的翡翠镯子是从哪偷的?

    南桑桑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镯子,又抬头看了看江同殊,最后只能无比怨念地瞪向那位把自己约来洗墨轩的泰亨书社的女掌柜,当下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我,我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只是我,我写的那些东西,和你的阳春白雪比起来,简直,简直不堪入目

    说到这,她脑中自动浮现了好些 不堪入目 的句子,只觉悔不当初。

    她反手扣住了江同殊的手,一脸诚恳又绝望的严肃表情,道: 答应我,殊哥哥,无论如何,一定一定,千万不要看我写的书,行吗?

    3.

    第二日的文华殿里,某位新晋文华殿的小文书进得殿内,发现了犹自捧着书坐在案前专心研读的江同殊: 咦?这个时辰,江大人没去参加早朝吗?

    江同殊却似是全未听见,双眸看着手中的书,呼吸微有些乱,脸色都泛起了一片可疑的红潮。

    昨日下官回家时,大人犹自伏案辛劳,也是这般姿势,难不成,竟是一夜未归吗? 小文书说完,恰好外间传来定阳门处的鼓声。

    江同殊似是听见鼓声才猛地回过神,略显慌乱地将书放下,这才瞧见小文书: 早朝?咦!糟了!险些忘了还要早朝呢! 说完便要往外走,只是走了两步,竟是忽然又调转回来,从自己书桌下又搬出个藤制小书箱,将桌上撂得极高的一摞书小心翼翼地收进书箱。

    小文书十年寒窗,眼睛视力不佳,虽站得近,硬是没瞧清是什么书,只好陪着江同殊背起书箱吭哧吭哧地小跑着出了文华殿,犹自摇头感叹: 江大人正值壮年,又是新婚,竟肯如此夙夜不懈,为皇上分忧,难怪深蒙皇上器重了!

    江大人被夸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背着一箱子书也不方便早朝,索性史无前例地告了个假直接回了家。

    自家新房上的窗棂纸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他进屋时,南桑桑正对镜梳妆,见他天明才出现,有些惊讶又有些不安,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 殊,殊哥哥!

    江同殊也不多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将背上的小书箱放在了桌上。

    南桑桑心里一慌,前日被江同殊撞见她与书社掌柜后,他什么也没说回到家便说要出门办事,前夜她进宫轮值不曾回家,昨晚则换他一夜未归,只天黑时派人回来报了个信。说起来,这还是自那日洗墨轩后,二人正式的独处。

    你,你今日下朝这样早?用了早饭吗?要不要 南桑桑心虚地没话找话,却被江同殊抬手打断。

    只见他从书箱里拿出一本《我的倾城男宠》: 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你写的第一本话本子吧?这倾城男宠,写的是先帝的四妹,齐阳公主和她的夫婿吧?

    南桑桑睁大了眼: 你怎么知道?

    江同殊冷笑了一声,拿了第二本: 那么,这本《但使南燕向北飞》,写的便是皇后与武阳的事吧?

    南桑桑神色滞了滞,垂头道: 是!

    皇后的性子兴许不会将事往心里去,可皇上若是闲着无事,翻看之下瞧出这其中的蛛丝马迹,与你较起真来,这可是掉脑袋的事!

    听他语气严肃,南桑桑缩了缩脖子: 我,我那里面写的都是胡编乱造,不过便是借用了一下武阳与皇后相识的经过,皇上是明君,怎会因为此等捕风捉影的缘故怪罪于我?

    江同殊听她这样一说,愈发愤然道: 只凭你这话本里最后那一页,江南燕真嫁了烈其北,还与他洞房花烛 他说到这忽然顿住,白净的脸上再度泛起红潮,好像泄了气般, 还敢说自己胡编乱造!姑娘家家的,便是化名,也不能如此坦然露骨地写这些男女之事吧!什么 娇喘微微 ,什么 长驱直入 ,简直 简直 他说到词穷,索性将书扔回书箱, 简直岂有此理!谁教的你这般遣词造句!你那时才多大!

    南桑桑一脸茫然,想了想,才试探道: 所以 殊哥哥,你到底是气我写的东西有原型,还是气我写了那些香艳的情节 那种情节吧,其实是书社掌柜要求我加的,说是大家喜欢看 反正也没人认识我,也没人知道我是男是女,没人

    她话音未落,忽然被江同殊一把搂进怀里,狠狠吻住了还在解释的菱唇。

    这一吻来得突然,且江同殊气息凌乱,害得她也有些猝不及防,一时间倒忘了回应。

    江同殊轻哼了一声: 往后再不许写这样的东西,就算是你凭着想象胡编乱造也不行!你是我娘子,你心里的所有风月,都只可与我闭门锁窗,研究探索,懂不懂?

    南桑桑当时意乱情迷,压根没办法细想。直至后来,许久没等到她新作的谢宴问及原因,她脱口而出,道出江同殊让她封笔的这句原话。谢宴听后,拍着大腿道: 到底是状元之才啊!听听你们家同殊这遣词造句,闭门锁窗,研究探索 啧啧啧

    南桑桑怔了数秒后,脸上飞起自家相公同款红潮,却惹来谢宴一阵愈发夸张的笑声

    赞 (13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4.4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