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交响曲(六)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那夏

    前期提要:随着时间的流转,周知知对鹿然也生出了别样的情愫,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在“狼人杀”俱乐部赢了周知知的鹿然提出周知知给他的队员做饭这种要求,周知知又会怎样应对?

    第六章 喜欢的人

    星期六,周知知特地起得比平时早了那么一点,也就上午十一点吧。

    外头阳光灿烂,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热,她躺在床上,长腿一跷,打开手机里的外卖APP,迅速地翻完了一遍附近的家常菜外卖——啊,全部都吃腻了。

    她的目光忽然飘到桌上那张忘了扔的外卖小广告上,上面的菜卖相看起来很不错啊——OK,就你了。

    中午十二点,周知知第一次主动发微信给鹿然,言简意赅:“上楼端菜。”

    “做好了?”

    “做好了。”

    想了想,她又得意扬扬地加了一句:“我可是七点就起来做饭了呢。”

    吃准了他刚搬来这里,不清楚附近外卖的格局,她因此肆无忌惮。

    而且就算这样,她已经血亏了,为了打发他,她昨天下班还专程去超市买了十二个特价盘子,加起来也要小两百了。

    心酸!心疼!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周知知走过去,拉开门,看见一张陌生的圆脸。

    大怂憨笑:“嘿嘿,我是大怂,初次见面,美女姐姐多关照。”

    瞧瞧,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周知知笑容和煦:“你叫大怂?我叫周知知,你以后可以叫我知知姐。”

    “知知姐,”大怂上道极了,“我可以端菜下去了吗?”

    “怎么就你一个人?”

    “今天不训练,不过,他们在打路人局练手呢,我刚才划拳输了,只能来做苦力了。”

    ……原来,万事皆赌是他们团队自上而下的中二传统。

    见大怂一个人搞不定,周知知主动过去帮忙。

    大怂感激地夸她:“知知姐,你真是人美心善,手艺还这么好!”

    周知知得意得要上天了:“哪里,哪里,是你眼光好。”

    两人上下了好几趟,总算把十二道菜、一碗汤端上了桌。

    训练的地方在隔壁公寓,眼下这间房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周知知秉承着速战速决的原则,不情不愿地去旁边敲门:“筷子摆好了,过来吃饭!”

    鹿然打开门,看着她,眼神犹如看着自家长工的地主:“这么快?”

    周知知拼命地点头。

    然而,里头的Lynn正杀得眼红:“阿姨,等等,二十分钟,不,十五分钟内我一定结束战斗!”

    周知知:“……”

    好不容易人到齐了,地主又发话了:“你也留下一起吃吧。”

    长工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用了,我要回去吃。”

    得了吧,和他吃饭,饭都不香了。

    “上去不也是叫外卖吗?哪里的外卖不是吃?”

    “……你说什么呢,我完全听不懂。”

    “那个,”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不遠处的茶几,“这家店的外卖传单,我们也收到了。我刚看了一眼,菜色一模一样啊。”

    ……呵呵,他这是存心在这群小屁孩的面前不给她面子呢。

    周知知咬牙,誓死抵赖:“不,你看错了。”

    一旁的大怂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如此贤良淑德的周知知会撒谎,不死心地偷尝了一口,露出了痛苦的、怀疑人生的表情:“知知姐,我昨天才点过这个,味道一模一样……”

    气氛十分诡异,如果有人敢先笑,大概一屋子的人都会跟着笑翻了天。

    但鹿然没笑,大家也忍着不敢笑。

    现在逃跑就代表她心虚,她心一横,拿起筷子,镇定自若地坐下了:“大家师出同门,何须大惊小怪。”    见她不走了,鹿然暗笑,好了,不管过程如何,反正目的达到了就好。

    午饭后,大家秉承鹿然的光荣传统,划拳决定谁去洗碗。

    最后是一个叫作包子、长得却跟只猴子似的小孩输了。他委屈地撇撇嘴,一个人默默走向了厨房。

    里头传来哗哗的水声,周知知瞄了鹿然一眼,揶揄道:“想不到你的赌博教育理念贯彻得很成功啊。”

    “那是。”此人一脸怡然自得不说,还顺手递给她一杯热气腾腾的枸杞菊花茶。

    周知知望着水面上漂浮的几朵菊花,心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年纪轻轻就这么爱养生,真是个娘炮!

    不想和他聊天,周知知百无聊赖地环顾四周,大概是刚搬进来不久,这里的东西不多,显得空荡荡的。

    瞥见放在沙发上的大便娃娃,周知知会心一笑,小屁孩嫌弃归嫌弃,但还是没有扔掉嘛。

    鹿然的声音冷不丁在耳畔响起:“什么事这么开心,说来听听?”

    “关你什么事。”周知知顿时板起脸。

    明明有着明艳的五官,却总爱摆出一张冷淡脸,她难道不知道,这种反差萌有多讨人喜欢吗?

    他清清喉咙,刚要说话,Lynn突然凑过来:“阿姨。”

    周知知回头看Lynn:“怎么了?”

    “下个月我休息的时候,要不要又一起去游戏厅?”

    “行啊。”

    一旁的鹿然脸色骤然一沉,臭小子,出息了啊,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挖墙脚。

    他微微挑眉:“下个月你的休息日取消了。”

    “……为什么?”

    鹿然没有回答,只有补刀:“而且未来三个月你都没有假期。”

    “……为什么?!”

    “离家出走的惩罚。”

    Lynn不服:“不是说好了一个月吗?!”

    鹿然遗憾地摊手:“那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

    受到如此毁灭性的冲击,Lynn崩溃了,整个人赖在地板上打起了滚,平日的酷劲全无:“不行了,我要死了……每天早上九点爬起来下楼跑圈已经要了我半条命,现在还不能休息,我还活着做什么?我还是去死了吧……死了比较痛快!”

    听见Lynn的心灵呐喊,从厨房出来的包子擦擦手上的水,也是一脸委屈:“别说了,兄弟,我们之前在那边明明住得好好的,现在突然搬过来……你不知道,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睡好过了,我认床啊!早上还得起床跑步,我怕是也活不长了……”

    周知知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们,良久,回头看着身边的娘炮,不可置信道:“你还是……个人吗?”

    鹿然淡定地喝了一口菊花茶:“不,我是神。”

    “……”

    神经病的神吧。

    不过,他们这么一闹,周知知倒是抓住了重点:“对了,你们为什么会想到搬来这里?”

    不怪她多疑,实在是太突然了。

    Lynn差不多发泄完了,现在回了魂,窸窸窣窣地从地上爬起来,扯了扯运动裤的裤腿儿,撇嘴:“老大的主意呗,说这里是新小区,绿化好,入住率也不高,特别适合我们这种技术宅。”

    还技术宅呢,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过,这个答案,她勉强接受,毕竟自己的眼睛是雪亮的。

    想当初她也是看上了这里人少、树多、外卖的味道还不错。

    打了个哈欠,她起身,午睡时间到了。

    难得不加班,她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缠绵于床铺才是。

    见她要走,鹿然叫她:“知知。”

    What(什么)?平时不都是喊她“周副导”的吗,干吗突然一下叫得这么亲热,搞得他们很熟似的。

    不过,在一大群小屁孩面前……周知知心怀慈悲地想,他这么爱面子的人,就给他一点面子吧。

    她回过头:“怎么了?”

    “你要回去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他不回去,难道还留下来过年?!

    她点头。

    他又道:“那你晚饭之前再下来吧。”

    “……为什么?”不是已经吃过饭了吗,这事算是结了啊。

    见她一脸茫然,他泰然自若地解释:“哦,上回忘了细说了,我的意思是,你给我们做一日三餐。早上那顿回头再补吧,但晚饭可不能忘了啊……”

    “……”

    耍赖就耍赖,还长脸了你!

    周知知气结,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鹿然见了,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别说这人虽然有点神经,但笑起来还真的挺好看……挺好看?

    周知知心下一沉,转身,加快脚步。

    看把你嘚瑟的,也不怕我在你的晚饭里下泻药!

    午饭后,李心湄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自己要请假回老家槟岛一趟,让他安心录他的鬼节目,顺便替她好好盯住这群不省心的小屁孩。

    “你回去要做什么?”

    “看店面。”

    “你家的酒楼又要开新店了?”

    “是吧——”那头的声音听上去恹恹的。

    “怎么了?”

    李心湄一下子来精神了:“稀奇了,你今天心情很好?居然懂得关心我?”

    鹿然抿起唇,眼睛却是笑着的:“我平时很不关心你吗?”

    “得了吧,水都不給倒一杯的人……”她忍不住抱怨。

    李心湄锱铢必较的个性,倒是自学生时期延续至今。

    因为两家人关系不错,又念同一所中学,李心湄打小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转悠。他干什么,李心湄就要干什么。

    还记得他刚开始打dota那会儿,李心湄也非要一起打,但她的技术实在太差,次次拖他的后腿。后来为了躲她,他俨然变成了游击队,打一次换一家网吧,这才认识了邹游。

    “对了,傻狍子,你那个初恋——”李心湄说着,顿了顿,故作不经意道,“现在追得怎么样了?”

    “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她……对你有意思?”

    他装傻,反问她:“什么意思?”

    李心湄怔了怔,掩饰心底的失落,不屑地哼了一声:“没意思。对了,我明天的飞机,下午会过来一趟,有个页游广告的事,得跟你谈谈。”

    “不用谈了,我不接。”他拒绝得倒是爽快。

    李心湄气得牙痒:“我不管,你敢不接,我就敢辞职回家做我的老板娘!我五点之前过来,记得先把水给我倒好!”

    挂断电话,李心湄抻了抻僵硬的胳膊,转过身,望向窗外。

    目之所及的天空湛蓝如烟波,李心湄不由得回忆起十八岁那个燠热的夏天。

    那时的天空,比现在还蓝。

    午后热气蒸腾的操场,她坐在单杠上,懒洋洋地嚼着泡泡糖。

    大腿以下裸露的皮肤被太阳晒得隐隐作痛,她的暴脾气也渐渐被鹿然的磨蹭激出来了:“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跟我宣布吗,你再不快点说,我就回去上自习课了!”

    蹲在荒草地上的少年是低头沉思状,良久,抬起脸,歪着头对她粲然一笑:“首先,我决定了,以后要以成为职业选手为目标努力……”

    李心湄吓得整个人从单杠上滑了下来。

    稳住重心,她蹲下身,伸出手,用力地在他的眼前晃了两下:“傻狍子……你这是打游戏打傻了吧?”

    在那个时代,一个人说想专职打游戏,等于公然说自己想成为一个无业游民,混吃等死。

    “我是认真的。”少年自信地答,声音清朗。

    李心湄显然一时无法消化他的说法,一脸死机相。

    少年却亲切地拍了拍她的肩:“还有就是……我发现自己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有喜欢的人了?

    裹挟着热气的海风卷起她的裙摆,她沉默了。

    楼上。

    周知知刚躺下没多久,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她以为是鹿然,没好气地抓起手机,准备开骂,余光瞥见屏幕上的名字……倏地怔住了。

    怎么会是他?

    “……文凯?”她不确定地问。

    “是我。”

    关文凯还是跟以前一样,讲起话来斯斯文文的,周知知曾经跟星河打趣,说这种人最适合去当大学老师了,往讲台上一站,温文尔雅。

    但毕业那年,关文凯放弃了成为讲师的机会,选择成为一名程序员,因为程序员的年薪更高。

    周知知能理解他的选择,作为他的女朋友,星河对物质的渴望都写在脸上。她越是这样坦然,周知知便越无法责怪她。

    每个人都有欲望,只是每个人的欲望不尽相同罢了。

    “知知,你今天有空吗……”

    “你不加班?”

    “我请假了。”

    看来是挺重要的事,周知知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周知知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临出门才开始后悔。

    星河的确没有交代过她不许再跟自己的前男友有接触,关文凯也几乎没来打扰过她。

    除了每次逢年过节的例行微信问候,在他和星河分手后,周知知只见过他一次。

    那还是前年过年,她回槟岛探望姥姥,在买烟花爆竹的摊位前遇到了他。当天晚上来买烟花的人很多,到处吵吵嚷嚷的,他们没能说上什么话。

    寒暄了几句,关文凯没主动问及星河的事,周知知也默契地没提。

    两人买完烟花,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分道扬镳。

    周知知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好像自从关文凯考到北京后,跟随他而来的星河就再也没有回过槟岛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属于自己的故乡,有的能回去,有的则回不去了,又或者,不想回去。

    周知知感觉心中闷闷的,起身,推开门。

    关文凯约她见面的地方在工作单位附近。

    那是一家挺普通的咖啡馆,大老远,周知知就看见那个坐在角落穿格子衬衫的男人。

    常年不见阳光,让关文凯看上去有一种病态的白皙,他气色不太好,两个黑眼圈挂在脸上,比她的还重。

    周知知琢磨着,也许该让他跟鹿然学一学养生,说不定能把自己养得唇红齿白的……

    意识到思绪实在飘得太远了,她赶紧把自己的魂拽回来。

    拉开椅子坐下,她叫了一杯气泡水:“怎么会突然找我?”

    “你最近有見到星河吗?”

    “怎么了?”

    “上次我和同事聚餐见到她了,她和一个男人挽着手走在一起……”

    “嗯?”

    “那个男人我刚好认出来了……”关文凯顿了顿,似乎感觉难以启齿,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似的说,“是我们公司合作方的一个高层,开会时见过两次,据说他……已婚。”

    “……”

    周知知一时尴尬极了。

    气氛跌至冰点。

    此刻她脑子里乱糟糟的,过去她一向没怎么过问星河感情上的事,一是自己没兴趣,二是星河不屑跟她一般见识。

    舔了舔嘴唇,她小声开口:“你确定没弄错?”

    关文凯没说话。

    周知知也不说话了。

    服务员刚好把气泡水送过来,周知知端起来,一饮而尽:“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和她聊聊的。但是……”她停下来,认真地看着他,“以后你不要找我了。”

    关文凯表情局促。

    周知知继续说:“我能体谅你现在的心情,但这件事由你来告诉我,再由我来转述她,怎么想,都不是最恰当的做法。”

    “可是……”

    “关文凯,你大可以直接联系她,告诉她真相。”

    “万一她挂断我的电话……”

    “那就挂断你的电话啊,你既然选择告诉她真相,那么就说你想说的话就好。至于接下来她要如何选择,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关文凯双肘杵在桌上,神情凝重,整个人一动不动,像在思考她的话。

    周知知拿出钱包,把自己的那份钱放在桌上:“我晚上还有事,先走了。”

    外头的阳光晃得人眼花,咖啡店里冷气太足,一冷一热,周知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不太舒服。

    其实她现在的心情不比关文凯轻松,好朋友遇上这档子破事,她也没有头绪,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好。

    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了……

    她调出星河的电话号码,拨过去,系统的语音提示是暂时无法接通。

    信号不好?

    她不死心地又拨打了几遍,结果依然,她只好暂时放弃了。

    周末,街上的人潮似海浪般汹涌,涌出不少漂亮姑娘。

    看她们一个个纤腰盈盈、裙裾飘飘的……周知知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T恤、拖鞋、运动裤,呃,简直没法看。

    她忽然有点理解星河对她的嫌弃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改就算了,对她来说,还是做一条咸鱼比较开心。

    她在街上走着,中途不忘继续给星河打电话。

    电话一直没打通。

    心情烦闷,周知知收起手机,专心等眼前的红灯。

    阳光细碎如点金,她情不自禁地眯起眼,望向对街——

    然后,她看见了付曼。

    很奇怪,付曼今天没有化妆。她穿着一件松垮的、柔软的白色衬衫,双手抱在胸前,和对面那家家居店的店员正交谈着。

    落地玻璃窗映出她瘦削的身形,如今的她剪了一个超短的发型,短到几乎像个男人,外形与离开时长发如云的她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但周知知就是能一眼认出她。

    又或者说,周知知先认出了她的翅膀。

    付曼是少有的、灵魂拥有翅膀的女人。

    这一点,不论她离开多久,从未改变过。

    头顶的红灯还有四十八秒,周知知越发口干舌燥,她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人生极为关键的一次抉择。

    她是现在冲过去,抓住付曼,质问付曼当年为什么会突然消失,还是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继续自己现有的生活……又或者,她还有第三种选择。

    手指触到手机,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要告诉他吗?

    ——告诉邹游,消失的付曼出现了。

    他爱慕的、等待的人,终于回来了。

    三秒、两秒、一秒……

    红色的信号灯变成了绿色,身旁的行人纷纷绕过她前行,她却如同被施了定身术,双脚始终停在原地。

    良久,她拿出手机,解锁,滑开屏幕。

    “您好,师傅。嗯,对,定位基本准确。不过我现在在人行道这边,我现在往前走一点,去你那边……”

    刚进门,周知知的手机就响了。

    她拿出来扫视了一眼,嗯……“中二病”。

    她蓦地想起晚饭的事,急忙接起来:“抱歉,我下午有点急事,出门了一趟,刚回来,我现在就点外卖。”

    感觉到她的语气和平时有所不同,鹿然沉吟了片刻,叫她:“知知……”

    “嗯?”

    “你先下来吧。”

    “……行吧。”

    这种时候,她实在没有心情维护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了。

    她周知知就是个不会做饭、毫无女人味的废柴,而且,心眼还贼坏。

    就在刚才,她做出了就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选择。

    她既没有过去找付曼摊牌,也没有打电话告诉邹游,而是直接逃了……逃了。

    她今天的选择直接撼动了一直以来的自我认识,她急需找到人生导师星河谈一谈,却一直联系不上星河……对,还有那个已婚男的事。

    内心的焦躁熬成了一锅粥,周知知练习了好几遍,才总算挤出一星半点的笑容,敲响楼下的门。

    鹿然来开门,目光定格在她假笑的脸上:“你在尬笑什么?”

    “……”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就不能友好一点,别拆穿?

    周知知不理他,从他长臂下的空隙中刺溜一下钻进了屋。

    鹿然关门,回头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李心湄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喝着茶,见到她,微微一笑:“周副导?”

    周知知第一次见到她,有点茫然:“你好,你是?”

    “李心湄。你可以当我是这群人的保姆。”

    直接!爽快!

    没想到此人不仅长得美,还是个妙人,周知知想为她大声鼓掌喝彩,但碍于身边那个黑着脸的人,她只能节制地颔首:“幸会,幸会。”

    Lynn刚好拿着一盒蛋挞走过来,问她:“阿姨,吃不吃?”

    周知知一愣,视线还停留在李心湄的身上。

    李心湄对她笑了一下,没说话。

    周知知也回以一笑,这才接过Lynn的蛋挞。

    她咬了一口,像想起了什么,看向Lynn,眉头微皱:“对了,有个事,我一直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阿姨?我堂堂二八年华的都市白领,被你一口一句‘阿姨叫得好像年纪很大似的……”

    Lynn眼中写满了嫌弃:“阿姨,二八年华是指十六岁,你数学大概不太好吧?哦,不,应该是语文不太好。”

    周知知:“……”

    好、好、好,你全科都好,你是高考状元!

    虽然没和他们说话,李心湄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周知知。

    周知知现在的样子,和李心湄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她当然是见过周知知的照片的,高中毕业照,学校的网站上现在都还能翻到。

    但那是十年前。

    十年前,大家都穿着同样的校服,留着清汤挂面的头发,书包又大又沉,一脸年轻的茫然。李心湄一直算是比较特别的一个,会挖空心思在有限的范畴内让自己看上去与众不同,比如穿一件带繁复花边的衬衫在校服外套里头,又或是偷偷涂不容易被老师发现的淡粉色指甲油……即便学业不精,在做精致女人的事业上,她起家得早,且颇有建树。

    她暗叹于周知知竟然还能保留着照片上的那种率性的神情。

    周知知是吃了什么防腐剂吗?

    这个糟心的世界,竟然丝毫没有磨蚀掉周知知眼中的灵气。

    她差不多能理解为什么现在的鹿然对周知知还能保持着盎然的兴趣和向往了。

    周知知的存在不仅是他少年时的梦想,更是恣意的、有趣的生活本身。

    但抛开这些,明明怎么看,她都比周知知更有品位、更精致……也更早认識他。

    李心湄忽然觉得不是滋味,拿起一旁的包,起身告辞:“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草拟的合约已发到你的邮箱,你抽空看一眼。”

    “不一起吃晚饭了?”鹿然略带惊讶地看着她。

    “减肥。”李心湄答得字正腔圆。

    一旁的周知知正津津有味地把第三个蛋挞往嘴里塞,听到这句话,痛苦地闭上了眼,睫毛轻颤。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算了,她选择视而不见。

    得知鹿然今晚亲自下厨,周知知震惊之余,感到了一丝挣扎。

    外卖忘了点就算了,她还跑来蹭人家的饭,会不会显得有点厚颜无耻?

    但是,他做的菜真的好香啊。在外面折腾了一下午,她现在已经快饿死了……

    饥饿最终打败了志气,她默默拿起筷子,开始扒饭。

    吃人家的嘴软,扒了几口,周知知觉得怎么都应该有所表示,遂装作不经意地抬起头,真诚地赞美他:“想不到你人虽中二,做饭却还挺厉害的,有去新东方学过?”

    “……”

    你真会聊天啊。

    感觉脸上的肌肉一阵僵硬,鹿然努力扯了扯嘴角:“知知……”

    “嗯?”

    “你要不要抽空去报个培训班?”

    “新东方?”

    “不,人际沟通培训班。”

    “……”

    吃过饭,划拳输掉的Lynn去洗碗。

    她本来自告奋勇要帮忙,被Lynn一句“怎么能让女人洗碗”给怼回来了。

    话虽听着很顺耳,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一时半会儿没想明白,鹿然已经在叫她:“街机玩不玩?”

    “……什么?”

    “我们出去打街机吧。”

    这个提议……老实说,很诱人。

    今天见了关文凯出来,她原本就是要去打街机散心的,没想到在路上会看见付曼,她这才稀里糊涂地叫了辆车回家。

    挣扎了一会儿,她点头:“好吧。”

    鹿然瞄了一眼她身上那件“你是狗吧”的T恤,还有那条怎么看怎么像高中校服的运动裤,试探着问她:“你要不要先回去换身衣服?”

    好歹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啊,她穿成这样,实在太让人幻灭了。

    周知知望着他,一脸莫名:“为什么?这条裤子骑机车啊、投篮啊,都很方便。我跟你讲,你今晚输定了!”

    “……”

    算了,他一时半会儿也不指望她转性。

    他唇边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拿起桌上的钱包:“好了,我们走吧。”

    下到车库,周知知主动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兴致勃勃地问他:“我们去哪家?原来你也喜欢打街机啊。”

    按捺住心底的窃喜,他若无其事地答:“你选吧。”

    “那我就做决定了啊。”

    “嗯。”

    说着,他发动了车子。

    红色的车驶出小区,上了主道,他目视前方,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扬——

    迄今为止,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

    按照邹游的线报,周知知心情不爽的时候,最大的爱好是去打街机散心。

    果不其然,他刚才一提议,她就答应了。

    他偏头看了周知知一眼,她正无聊地将脸贴在玻璃窗上,似乎在张望着什么。

    “你在看什么?”

    “看看有没有美人——”

    “怎么不是帅哥?”

    “不,我就喜欢看美人。”

    “……”你品位很独特啊。

    安静了一会儿,周知知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神情诧异。

    花花怎么会破天荒在周末打电话给她?

    按下接听键,捂住听筒,她小声问:“花花,有事?”

    “知知姐,出大事了!璐璐的微博炸开锅了,大家都在讨论我们节目是哪个嘉宾在带着感情色彩玩游戏,为了讨好在场的女嘉宾……”

    什么情况?

    她一头雾水:“你慢慢说……”

    “你自己去微博看啦!”花花嘟囔。

    “行,那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挂断电话,周知知久违地打开了自己的僵尸号,搜索璐璐的微博。

    一进去主页,她就看见飘在页面最上头的熱门微博信息——

    @璐璐LULU:过去几天了,还是好难过哦,如果大家都像这么带着感情色彩玩游戏,那狼人杀这个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周知知还没来得及翻看评论,鹿然的车已在路边停住。

    他侧过身,凑近。

    陌生的男士香水味一瞬间笼罩住她,她的呼吸不由得加重,这……好像靠得太近了吧?

    “怎么了?”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周知知下意识往旁边一闪,半个身体抵在车门上。

    舔了舔发涩的嘴唇,她狠狠地吸了口气,把手机递过去:“你还是自己看吧。”

    作者有话说:故事连载到这里虽然暂告一段落了,但距离这个故事真正结束,还有三分之二多的篇幅。对我而言,这不仅是个甜甜的恋爱故事,也是“教练,我想打篮球”的热血追梦故事。关于周知知的梦想线,之后会随着“狼人杀”节目的录制,付曼的回归陆续展开。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里的主角们,更希望每个读过这个故事的人,都能梦想成真!目前《暗夜交响曲》已上市,大家记得要去买哦!感恩!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8.2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