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年春》特辑:我喜欢你的那十年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陆怀征很早就喜欢于好。

    别说十八中,就连外校的学生都知道他陆怀征喜欢的人是于好。

    但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冷战过。

    陆怀征当时年少气盛,好胜心又强,虽然爷爷从小教导男孩子不要太计较得失,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甘。

    那时,他跟胡思琪那帮姑娘多说几句话,那几天于好就不太搭理他。

    没遇上她之前,他对这些东西都不在意。后来有了她,怕她生气,他几乎连话都不太跟胡思琪说了。

    给她画沙,为她锁操场,为她打架……

    他那时爱玩,身边朋友多,每天放学都有一大帮外校的学生在门口等他。那帮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但陆怀征这人交朋友不分三教九流,玩得来便玩,玩不来身份地位再高贵他也不稀罕跟你玩。

    后来陆怀征发现于好不太喜欢自己跟他们玩,他当时嘴上应着,其实私底下偶尔也会偷偷地去赴约。

    有一次,他跟那帮人刚上完网,聚在网吧抽烟闲聊,他靠着墙,指尖夹着烟放在嘴边,正兴致勃勃地跟人复盘刚才那把游戏。

    说到兴处时,不经意一转头,看见于好正在不远处牢牢地盯着他看。

    那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就像是被人当场抓了包,心虚得很,下意识就把烟掐了,然后乖乖地靠着墙角站好。

    别人问:“你怎么了?”

    陆怀征当时咬着唇低声说:“我祖宗来了。”

    于好那时没理他,懒得跟他废话,转身就走。

    陆怀征把人拦住,围在小胡同口,堵着她,小声地哄,一遍遍地跟她道歉。

    “我错了。”

    “真错了。”

    不知道说了几百个我错了。

    小姑娘最终还是笑了。

    她靠著墙,仰着头,看着他没忍住,微微勾了勾嘴角。

    陆怀征当时觉得,连墙角的海棠花都亮了。

    后来于好转学,两人就此分开十年。

    十年后,婚礼上再遇见。

    一场小意外,眼看服务生手中的盘子要直直朝于好脸上飞去之时,服务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撅着屁股托住了,稳稳地捧在手上。

    与此同时,一只修长干净的手已经挡在于好的面前。

    众人齐刷刷地顺着那只手看过去,是陆怀征。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到这边,那头还跟人闲聊,说着大家听着都费劲的话题,这边就很随意地伸出手替她护住了头,而且这个动作自如且驾轻就熟到让在座的人几乎产生一种他们是老夫老妻的错觉?

    两人的和好如初,在意料之内。

    只是很久以后,某次聚会上,向家冕开了几瓶酒,忽而定定地看着于好,眼圈泛红,不知是酒喝的,还是要哭了。

    “嫂子。”他咬着牙喊,顿了顿,给自己倒了一杯。于好盯着那汩汩往上冒泡的液体,竟也被带起了情绪,就听他说,“你真是我们嫂子,谢谢你能回来,你走之后,你都不知道我哥怎么过的。

    “你知道我兄弟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他真的一直都在等你,一直都在,每回我们让他别等了,你不会回来了,他都说,万一呢,万一回来了呢!”

    陆怀征踹了家冕一脚,让他闭嘴,被林一辉拦住。

    一帮男人你拦我,我拉你,莫名急红了眼。

    却听于好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家冕,你说吧,我想听。”

    向家冕似是得到了准许:“高二那年,你们班有个学生在教室里用违规电器结果发生了一场火灾,当时我们几个刚下完体育课,就看见你们教室里冒着滚滚黑烟,我兄弟当时,就在我边上站着,一看见你们班着火,他扔了球拔腿就往你们教室跑,我一开始还没明白他跑什么呢,后来才反应过来,因为他忘了,你那时已经转学了。”

    于好当年走的毫无预兆,一走就是十年。

    却没想到,陆怀征一等,也是十年。

    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但十年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