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知道的那些事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其实本期主题是“我们不知道的那些生活常识”!

    某天在家,忽然传来“砰砰砰”的巨响,仿佛有八个彪形大汉在砸门。我和我妈吓得不敢出声,还不忘用眼神质问对方是不是在外结仇。惊慌失措了三十秒后,我们才发现声音来自厨房——正在加热的糖炒板栗在微波炉里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于是清理微波炉的同时,我也被骂了半个小时!

    这期我强行拉来了其他编辑参与话题,看看他们是不是也这么不谙世事(朵爷:?)。

    張美丽(宅急送资深客户):人为什么要知道自己住在几单元呢?

    阿明仔,请你睁开眼看一看,我这种嫩比娇花的年纪就开始研究起大衣羊毛含量的人,放在花火B组,已经可以算知识渊博到要吓死人了!毕竟夏某跟叉某这些人,穿带毛卫衣却连里面要穿件贴身长袖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我这样优秀的人,为什么要我参加这样的话题,是不是还在对上回你数据线出现在我口袋里的事耿耿于怀……

    哎,非要说我的“缺少生活常识”时刻,也只有记忆力这一点,让我讲不出话了。

    上个周末,我突然很想吃肯德基,于是掏出手机啪啪啪下单了一大串食物后,在懒人沙发上躺尸等敲门。但我先等来的是电话。

    “你住东五栋几单元呀?”一接通,宅急送小哥亲切地问我。

    ……一阵沉默。

    把我问住了!问住了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应该知道的,但是我……想不起来!

    “二……二单元吧可能,也可能是三单元?”我开始心虚,开始害怕,开始想对方要是敢咆哮我就投诉他!

    “……”空气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哎呀,我也很委屈的好不啦,别的外送小哥可从来没有问过我这种问题,我住了五年,没有人问过我单元号!没有人!!我长得这样美,还不能忘记自己的单元号吗!!!

    后来经过我乱七八糟只指左右不分东西的一通瞎指,对方终于找到了在楼下冻得瑟瑟发抖的我,然后用他的北方话劈头盖脸给我一通嘲笑:你住几单元你不照(知道)啊?这不是X单元吗,你隔壁就是Y单元啊。

    我……对不起。

    我觉得更对不起的是,我现在,此刻,写下这些话的时候,又不记得单元号到底是二单元还是三单元了。我希望下次点宅急送不要遇见那个小哥,虽然他很帅。

    叉叉(麦×劳实践型选手):想吃垃圾食品有什么错!

    这个主题太难了,绞尽脑汁的我,终于在昨天成功做出肯X基炸鸡翅后……想到了童年的一件趣事。

    那年我们四里八乡的朋友们真的很热衷组队,我们组了芭比娃娃家政队(负责给娃娃做衣服)、手工艺人队(用筷子做风筝完全飞不起来)、即兴体验派社团(用掉在地上的桂花做酒)……现在想起来我们执行力好强哦!!

    其中,最为热门的组织就是——烹饪组!就连我,暑假点了散瞳药水啥都看不清,还坚强地去超市买了5块钱面粉赴约,一起去小伙伴家做蛋糕。但是每次知道我们要开始烹饪,家长们挂着欣慰的笑容,实则有些发苦……我甚至怀疑他们见到其他家长时,会因为认不出自家厨房而抱头痛哭……

    那天我们突发奇想,想吃麦×劳的薯条!聪明的我们知道薯条是由土豆做的,于是浩浩荡荡地去超市买土豆,因为没什么零花钱,大家还吵了个把小时……付账的时候,才发现那七八个土豆只要几毛钱……

    这次烹饪的地点是我家,我妈告诫过自己千万别插手,所以一直一脸慈祥地看我们把厨房弄得一团乱(笑容微微僵硬)、七嘴八舌地切土豆丝(块?坨?)……在看到我们直接下锅后,她忍不住掉头出去了……

    最后结局就是:土豆们黏在了一起,别说薯条了,连个长方体都不是!!

    小朋友们,做土豆之前,一定要先用水泡一泡啊!!

    丐小亥(丐“宝宝”):没有在深夜裹浴巾等过物业小哥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朵爷他们平时偶尔会叫我“宝宝”……当然这跟我整个人的可爱形象有很大关系。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很!蠢!

    所以他们经常很“关爱”地跟我说,周末你一定要在微信群里说说话呀,好担心你一个人在家里会出点什么事,要不你现在就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们…………

    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用支付宝的原因就是我记不住密码……

    快30岁的时候,我还经常坐错公交车,有时候是跟朋友约饭,等过了半个小时,朋友问我到哪了,我抬头一瞧:嘿,你说巧不巧,我坐反了……气得朋友大骂我:你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打车!

    有天晚上突然勤奋,写了会稿子后开始玩游戏……发现怎么没有声音,就把音量开到最大,结果还是不行。难道声道坏了?那要修多少钱!!!又把游戏关掉重启,还没有声音!结果发现是我打开了静音……

    搬到新家的那一天,我很焦虑,因为我觉得自己不会使用新买的洗衣机、冰箱、热水器等所有家电……果然,晚上准备洗澡时,我发现没有热水!我将热水器的插头拔了又插上,开关关了又开,但是没有用!我只能呼叫物业来处理,物业小哥一开门,就看到一个裹着浴巾的我……我很尴尬地跟他说明原因,他冷漠地瞅了我一眼……朝厨房走去,打开橱柜,看了下天然气阀门,长吁了一口气说:你天然气没打开……后来在小区遇见过那个小哥,我把头埋到了土里……走得飞快!生怕他认出我来!

    虽然以前很蠢,但人总是会改变的,转眼间一个人在郊区生活了半年,我不但活着……还胖了几斤,足以证明这一点!

    小锅(知名细腰女士):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说真的,一个人住了那么多年,生活中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是我搞不定的。

    曾经有一次,家里的马桶坏了,一直在漏水。如果是丐胖这种大龄宝宝,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扑进物业大叔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可对我来说,这算什么!

    只要从床底拖出设备齐全的工具箱,轻轻撬开马桶的水箱,换一个零件,就搞定了。

    再比如,新买的裤子腰围大了(这种情况常见于我和朵爷这种细腰人群,小明和叉妹就直接略过吧),不用找卖家退货,还是从床底(……)拖出三层的针线盒,戴上顶针,轻轻松松就能把腰围改小。

    我曾经试图把这个办法告诉朵爷,但她选择了更直接的办法——不买。

    所以,综上所述,这期话题我本来不配参加的,后来为了强行加入,我想了大半天,终于想到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我……分不清左右。

    其实,以前我是分得清的,因为我特意在左手戴了一个镯子,“镯”和“左”同音,每次只要看看镯子就知道那是左边了。

    直到后来镯子断了,我就再也没分清过。

    朵爷经常忧心忡忡地问我,“那你分得清东南西北吗?”

    我:“……我只能精準地喝西北风。”

    她:“可怕!以后你开车怎么办,谁敢坐你的车车!”

    所以啊,五年过去了,我还没考出驾照。

    朵爷(知名优秀人士):这不是我的场子,让我离开!

    这个话题为什么邀请我?我除了不会化妆(我其实会化,但小锅说了那不叫化妆)还有什么不会的?王小明,你知不知道,夏沅和叉妹家里东西坏了都是找我好吗?听说那天他们家燃气灶坏了,叉妹正准备赔钱给房东,小聪明夏沅制止了她这种愚昧的行为“问朵爷吧!她三十了!一定知道!”

    我????你怎么不打电话给你外婆呢?算了,即使不太高兴,但在听完夏沅的描述之后,我还是给出了答案——她家燃气灶没电池了。

    还有一次,在休了一个长假之后,她们又给我发来了消息“朵爷!我们家没燃气了”……我???还要我帮你交钱咋的?……但善良的我还是告诉了她们答案——燃气会在一段时间不使用后自动报停的。

    还有一次,还是这两个人(烦不烦),在网上买了一个新的吸尘器,然后给我发来了消息“朵爷!吸尘器不吸气!”

    我……我生气了!我是三十!又不是三百岁!我哪里知道!你问客服去!

    ……

    以上可以显示出我的优秀了吧?还不够?好的吧……我还给夏沅开过药方子……治好了她的牙痛,夏沅还因此给了我两个生红薯作为我的出诊费……我还不够渊博吗?!我简直是现代华佗!

    小明:朵爷,讲讲你把左右眼隐形眼镜(度数不同)戴反了半年的事吧……

    我:王小明,你怎么不问张美丽天天穿反衣服和裤子的事!

    张美丽:我……我的衣服是90%羊毛的!

    大家刚开始都推脱说自己不配上这期“小美好”——这是属于生活白痴丐小亥的主场,无人能与他分庭抗礼!朵爷和小锅一致推荐由丐小亥单独写满两个版面……(不可能!)对丐小亥抱有最大期待的小锅看完他写的之后,失望地评价为“九牛一毛”……我看小锅下一步就要为他出书《我的一百零八件小蠢事》了!

    赞 (1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