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爷特辑:才不是什么“报复”呢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夏沅的听力不太好,有几次发完脾气之后才发现是自己听错了别人说的话……有一次,夏沅正扭头跟我说话,其他部门的人来找她谈工作,敲了两分钟的桌子,她都没听见——而对面的叉妹早就宛如惊弓之鸟:“地震了吗?!”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提醒夏沅,谁敢打断夏沅讲话!但是,细想又觉得有点心酸……年纪轻轻,耳朵咋就不好使了呢?抱着这份心酸,我决定这期把重点放在朵爷身上。(朵爷:?!)

    1.朵爷不是这种人

    作为极度热爱咖啡的人,朵爷、叉妹和小锅在公司的时候,常常凑在一起点各个咖啡店的外卖。

    但是,一杯星××咖啡的價格可以买叉妹三条打底裤,每天喝星××显然不是长久之计,附近其他的咖啡又不是那么合口味……于是叉妹和小锅也会买一些挂耳或冷萃包等方便型的咖啡放在办公室,以备不时之需。

    为什么只有叉妹和小锅呢?

    因为她俩买了之后,朵爷就可以蹭咖啡了!

    所以,上面那句话在某些情境下也可以换成“以备朵爷不时之需”。

    根据叉妹的阴谋论,小锅和朵爷常常联手骗取她勤俭节约买来的咖啡。

    她们的作案手段是先由信任值比较高的小锅找叉妹借咖啡,接着朵爷在小锅还咖啡时半路拦截,还没等叉妹摸到,咖啡就已经进了朵爷的肚子里!

    叉妹:“朵爷,堂堂一个组长,不要总是偷我放在冰箱的冷萃咖啡包了好不好?!”

    朵爷:“我不是这种人好吗?!是小锅告诉我冰箱有咖啡的!”

    但是,最近冷萃咖啡包被挂耳咖啡所取代,失去了冰箱这个方便下手的场所之后,朵爷也变更了策略——硬抢。

    朵爷:“叉妹!把锅刚还你的挂耳咖啡给我!明天就还给你!”

    叉妹犹豫了。

    朵爷循循善诱:“叉妹,怎么这么不信任我,你还不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半年前,组里一起出去,提前离开的叉妹嫌包重,把朵爷还给她的移动电源……也就是充电宝,又偷偷地塞到了朵爷的包里——却带走了唯一的数据线。

    空有一个充电宝的朵爷在手机自动关机前向叉妹发出最后一句威胁:“你这辈子都拿不到你的充电宝了!”

    之后,不论叉妹如何哀求,希望朵爷能把充电宝带过来,朵爷都以“忘记了”的借口搪塞她……

    叉妹(冷笑):“是啊,我太清楚了……要不,你吃个馒头将就一下吧!”

    说着,叉妹就举起了一排馒头……

    夏沅不开心了:“你把家里的馒头拿到公司来干吗?!”

    朵爷走到叉妹的位置旁,一边指责夏沅,一边假装亲密:“夏沅也真是的!不就是馒头吗,至于凶叉妹吗?!”

    叉妹不为所动,并偷偷藏起了那包挂耳咖啡。

    朵爷一无所获,只得直直地盯着叉妹桌上一杯凉透的咖啡。

    朵爷(假装很自然):“欸,你这咖啡是什么时候的呀?我桌上还有昨天点的咖啡,不知道还能不能喝啊?”

    但是,显然朵爷并不是真的要喝隔夜咖啡,而是把手伸向了叉妹的咖啡杯……

    眼看朵爷就要将叉妹喝剩的咖啡一饮而尽,我惊呼出声:“朵爷!你这样和在街头捡别人丢下的烟屁股有什么区别?!”

    ——字字铿锵!发人深省!

    在我们痛心的注视下,朵爷不情不愿地放下了叉妹的咖啡杯。

    夏沅宽慰朵爷:“喝隔夜的咖啡怎么了,上次丐小亥还喝放了一个星期的可乐呢。”

    朵爷:?

    叉妹:“你忘了?还是你邀请他来喝的呢!”

    夏沅:“对啊,有次我们组买了一瓶两升装的可乐,喝不完,在你桌上放了一周,也没人扔……最后丐小亥在你的邀请之下过来倒了满满一杯——我的妈呀,开盖的时候,一丝气儿都没了……他居然还喝了!”

    朵爷:“不记得了,有吗?我不是这种人!”

    虽然不清楚是不是朵爷邀请的吧……但是丐小亥肯定是喝了那瓶可乐!

    就像上次朵爷他们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去吃饭,吃完饭回来,朵爷和小锅的表情却有些不对劲。

    朵爷:“好丢脸。”

    原来他们吃完饭去买奶茶,丐小亥捧着奶茶,忽然感叹道:“天哪,我们好‘白领哦!好精致!好小资!好……”

    店里的四个路人扑哧一笑,朵爷、小锅落荒而逃……

    2.朵爷的“死亡粉”

    昨天朵爷风风火火地来上班,还没等看清她的人影,她瞬间就从门口到了座位上。

    平时我们还能回过头和路过的朵爷打个招呼,但是,这次回头只能感受到一阵疾步带起的劲风。

    过了很久,朵爷才在群里跟我们坦白:今天出门太急了,穿了一件“死亡粉”色的打底针织衫。

    我们纷纷伸长脖子去围观。

    朵爷缓缓转过正面给我们看……

    在朵爷转过来前,我是想着朵爷肯定又夸张了,自己挑选的衣服颜色能“死亡”到哪里去?

    夏沅:“朵爷,你转过来的时候,真的感觉黑了八个度!”

    我:“朵爷,你今天是不是没打粉底呀?”

    张美丽:“朵爷,你……怎么会买这件衣服的呀?”

    叉叉:“朵爷,你……”(被打断。)

    朵爷:“够了!”

    但是,我们还是很爱护朵爷的!大家凑在群里给朵爷细细分析这件衣服。

    张美丽:“其实这种粉色搭配亮一点的衣服会很好看的。”

    朵爷(绝望):“不会的。”

    我:“对呀,朵爷,是不是因为你大衣的颜色太不搭了呀?!”

    朵爷(挣扎):“是不是因为我披着头发,不适合这种活泼的粉色?!”

    朵爷立马就扎了一个低低的小发揪。

    这时夏沅在群里上传了一张照片——是她刚拍的朵爷。

    照片中,没有了头发的遮挡,朵爷那“死亡粉”色的高领鲜艳地点缀在焦糖色大衣上,格外引人注目。

    朵爷:“……夏沅,你不要太过分!”

    我们让朵爷把大衣脱掉看看效果。

    没想到,脱掉大衣后,这种无法言喻的亮粉色,搭配着朵爷的背带裤,还显得有些俏皮。

    张美丽:“嗯,果然好多了!”

    但是,十分钟后……朵爷委屈巴巴地说了一句:“我觉得我好像要感冒了……”

    我:“那还是穿上大衣吧,保暖比较重要!”

    夏沅:“对,还是穿上吧。”

    朵爷:“夏沅,你别说话!你一说话,我就想起你拍的那张照片!我要坚强!我不穿!”

    那天晚上,朵爷果然感冒了……

    朵爷:“都怪夏沅!”

    夏沅:“?”

    3.和朵爷的共鸣

    成日里坐在电脑前的编辑常常腰酸背痛,叉妹和朵爷就经常相约一起去按摩——有时甚至想去按摩院住院……

    叉妹每回都要给我们讲那个令人潸然泪下的按摩故事。

    是这样的,有一次叉妹去按摩,师傅按着按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叉叉:“?”

    师傅:“妹子,你年纪轻轻的,脊椎都要变形了!”

    叉叉:“很严重吗?!”

    师傅:“不如你加点钱,给你做个药物按摩吧?”

    叉叉:“不用了,不用了……”(叉妹内心:哼,果然只是忽悠我花钱!)

    师傅又叹了口气:“那我给你免费(重音)加点红花油吧,虽然没有药物有效,但总比没有好。”

    叉叉:“好……好的,谢谢。”(叉妹内心:原来真的是我脊椎有问题吗?!)

    朵爷虽然不及叉妹严重,但也常听她说自己脖子僵硬、手臂发痛等等。

    我:“哎呀,我今天手臂也痛,估计是晚上侧睡压着手臂了,身子太重了!”

    朵爷上下扫视了我一番:“小明,身子太重这件事……我不会跟你有共鸣的。”

    好吧,我们没有共鸣的事情何止这一件!

    在长沙,夏天变冬天就是一瞬间的事。

    大家都在第一时间里穿上了最厚的衣服来应对突变的天气。

    只有我……加了一件普通的外套……

    朵爷:“好冷呀!我穿得这么厚,还是好冷呀!”

    我:“咦……我怎么觉得还好呀?”

    朵爷又上下扫视了我一番,欲言又止。

    我死死拉住朵爷的手:“……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不用讲了!”

    朵爷:“那我偏要说——我,不懂你们肥胖界!”

    太刻薄了!

    ——寫到这里,我泪水涟涟地咬紧了小手绢。

    朵爷:所以,这期把我写满整个“中场休息”的版面,就是你报复我的方式吗,小明儿?!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