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散的,我也不寻找了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林桑榆

    又一年生日。

    没想到,我感悟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自己比想象中矫情,甚至开始相信“越长大越渴望被爱”这样的鬼话。

    自打记事起,我对生日就没什么概念。过得最热闹的,也不过是高中那年和两三位好友紧巴巴地吃了顿小火锅。十八岁成年,我更是独身在异地集训美术,仅有一位室友在身边。

    集训课毕,室友买了块小蛋糕意思一下,爸妈挨着打了个电话,然后十八岁就平平淡淡地滑过去了,毫无存在感。

    但那时,我并未察觉任何的失落。

    可笑吗,肆意招摇、呼朋引伴的年纪,我却活成五十八岁的心态。反倒是多年后的今天,像突然从哪里找到了毛绒线的线头,一抽,细密的心事就滚啊滚地散了一地,凌乱地铺在眼前。

    我在那阵凌乱中,看着寥寥无几的祝福,有那么片刻竟悲伤到愤怒。

    被不满冲昏头的我还曾默默打开手机备忘录,将那些应该祝福却没祝福的朋友的名字一个一个写下来,准备秋后算账。没承想,我越写,越提不起劲,接着又挨个删除,转而去找陈同学麻烦。

    我在他准时准点发来一笔转账时抱怨:“其实我没那么喜欢钱,要换成礼物就好了。”

    他看了我一眼:“如果买礼物,你又会说没用,不如换成钱。”

    能不能让人好好撒气了。

    好吧,人就是这样不满足于现状的生物,得到此,妄想彼,我也无法免俗。

    于是,我也不怕承认了,表面再怎么努力隐藏,也掩饰不了内心对故人的失望。

    人的一生中,朋友可以很多,但“故人”二字并非谁都能担当,至少我是这样理解的。

    可能我本身并不缺少这句祝福,毕竟有许多小仙女留下只言片語,足以让这个生日看起来花团锦簇。但我知道,缺失的那部分,才是我心中最好看的花朵。

    我以为它们会如期绽放,然而没有,以至于伤心到变形。

    那晚,三亚的风吹得特别狠,像是有场雨要着急下,阳台的窗帘哗啦啦的,吵得我一夜没安睡。

    迷迷糊糊熬到赶飞机的时辰,我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手机,看看有没有新消息进来。我甚至在睡前掩耳盗铃地关了静音,期待着一种名为“没有如期出现,但好在它还是出现了”的惊喜。可惜,也没有。

    朋友圈挤满了普通群众的官方问候,但那些该出现在消息列表的名字,就跟沙漠中的水一般难寻。

    彻骨的失望是一瞬间的,并走向不可挽回的地步。我终于悲哀地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世人所见的洒脱。

    意识到这些,我有点儿害怕,怕走着走着,那些寥寥无几的人也消失了。所谓“故人”只会成为一座坟场,尽头是荒无人烟。

    不过,害怕过后,又生出许多壮士断腕的决然。

    情绪激烈交加中,我在朋友圈写:越长大越失去。所幸,能失去的,都不可惜。

    这条状态,我犹豫了很久,终究没选择发出去,因为太像责难和示威。

    毕竟十七八岁的小孩行径已经不适合我,我必须尽快成熟起来,连皇后催专栏时的开场白都是:我宝又大一岁啦,该懂事了!我还没回,她又接着说,坐等收礼物哦!

    我顷刻被治愈,不是因为这份礼物,而是因为她在最恰好的时候,用了最恰当的方式给予我温柔。

    真的是夏温柔哦。

    反正一刹那,很多事情好像真的可以不在乎了,甚至忽然领悟,太执着于故人之交,兴许不是个良好习惯吧。

    全世界都在往前走,为什么偏偏你要留在原地呢?你决定留下来,又凭什么强求别人故步自封。

    于是,那些走散的,我终于决定不再探究与寻找。

    那些即将到来和已到来的,我也终于愿意省下气力,去将它们紧紧拥抱。

    赞 (2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