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给生活一张漂亮的脸

她们是我的亲人。

第一个女人天生丽质。年轻时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可惜父母早丧,哥嫂做主把她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她自叹命苦,常常蓬头坐在炕上,骂天骂地,骂猪骂鸡,骂丈夫儿女。

一切都让她心灰意懒,她的最大爱好就是算命。我还记得她一边拉着风箱生火做饭,一边把两根竹筷圆头相对,一端抵在风箱板上,一端用3 个指头捏定,嘴里念念有词。眼看着筷子朝上拱,或者朝下弯,“啪”地折断,吓我一跳。问她在干什么,她说算算什么时候咱们才能过上好日子,穿新衣,吃好饭……

所以她的心情基本有两种,不是发怒就是发愁,发怒的时候两只眼睛使劲往大睁,发愁的时候两个大疙瘩攒在眉心。

第二个女人和第一个正相反,年轻时绝不能说漂亮。黑黑的皮肤,瘦骨嶙峋,看不出一点美丽。当时家境贫困,父亲卧病,她是长女,早早就挑起生活的重担,饱受辛苦和磨难。

后来她也嫁给一个农民,穷得丁当响,连栖身之处也没有,无奈借住在娘家,东挪西借盖起几间遮风挡雨的房子。结果没住满3 年,弟媳妇前脚娶进来,后脚就把他们踢出门。

两口子只能再次筹钱盖房。丈夫在外边跑供销,四季不着家,家里十几亩农田不舍得扔,女人就在当民办教师之余,一个人锄草浇地,割麦扬场,给棉花修尖打杈。

终于又盖起一处体面的新房,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新房子压住了规划线,立时三刻又要拆迁。她哭都没力气了,一个字:拆!往后倒退3 米,一咬牙:再盖!

拆拆盖盖中,转眼十几年。这样苦,这样难,也不怨天尤人,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为什么不高高兴兴过日子呢?”如今她一家都搬离农村,进了城。她也老了,反而比年轻时更好看。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婆婆。

当有一天她们亲亲密密坐在一起,才发现岁月分别给予了她们什么:我婆婆是一张笑脸,我母亲是一张哭脸。母亲的一生虽然风平浪静,但是总不满意,不快乐,一张脸苍老疲惫,皱纹纵横交错。婆婆的一生跌宕起伏,但因凡事都乐观,宽大的心胸让她越老越添风韵,成了一个魅力十足的漂亮老人。

从这两张脸上,我见识了什么是时间的刀光剑影,也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相由心生”。

(陈金峰摘自豆瓣网)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