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仇者的江湖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婆婆的青椒宴

    我老公和青椒的故事,是婆婆讲给我听的。掌握着经济基础的主妇素来有权决定餐桌的“上层建筑”,婆婆每天在菜市场会自动过滤掉自己不爱吃的蔬菜。可是,但凡是她摆上桌的食材,就不允许小孩挑。偏巧婆婆酷爱青椒,老公却闻椒色变。

    很快,老公就想到了别的办法。

    他开始注意观察婆婆吃饭的习惯,终于发现了婆婆受不了香菜的味道。那一年的暑假,老师留的实践作业是制作南瓜灯、采集植物标本或者种植一种蔬菜,但等我老公向婆婆转述的时候,这道作业题就变成了:“妈,老师说要我们和家人一起种一次香菜,让我们体会种植和收获的乐趣。”

    婆婆面露难色,本想找理由拒绝,但老公适时地抬起了闪着“星光”的纯真眼眸。在这波攻势下,婆婆只得捏着鼻子去采买菜籽,又带着老公一起育苗播种。等到香菜长成,每当婆婆炒了青椒,老公就会蹦跳着拔上几棵香菜洗净撒进去,对别的菜却无动于衷。

    婆婆终于在这种规律里明白了过来。她一时气结,却没有兴师问罪的理由。一个10 岁的小孩,认真完成作业并跟家人分享,做母亲的不去表扬反而还要批评,那不是“岂有此理”么?婆婆只得暗暗吃下这个哑巴亏。

    我的家务战

    我跟老公结婚后,发现他开始暴露出男人婚后最常见的毛病:衣服裤子随便扔,袜子毛巾一起堆,家务劳动全不干,体贴温存都化灰。于是我暗暗咬牙,决心一定要让他体会下我持家的辛苦。

    我打算充分利用他回家的路线图,把买菜的重任交给他。他听后猛地站起身向我敬了个礼,说:“保证完成任务。”当天晚上,老公买菜回来,我仔细一看,立刻默默无语,因为无论是玉米还是西红柿,都整齐划一、成双成对地躺在透明的盒子里,带着精选区蔬菜的傲娇。

    我只能苦口婆心地跟老公说:“老公啊,你这么个买法,咱家是要破产了啊!”他挠挠头,说:“可不,结账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

    我哀叹一声,只得给他普及起挑选蔬菜的基础知识。老公一脸郑重频频点头,却不想第二天拎回来的菜更加让我大跌眼镜。这回不是精品菜了,但是番茄生得能砸死人,鸡蛋已经散了黄,胡萝卜细小弯曲……面对我的冷眼,老公一脸委屈,说:“你说番茄不能要太熟的,胡萝卜带点弯才原生态,鸡蛋又没磕开,我看不到啊。”

    我的家务分工计划到底还是失败了,在我放弃的一刹那,仿佛瞥到了老公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妇”仇者联盟

    今年夏天,我刚跟老公商量好一起请公休假,却“意外”地接到了婆婆的电话:“下周一我打算回趟老家,你们有空吗?”老公清了清嗓子,说:“不行啊妈,我们工作忙,都走不开。”

    我抓住时机从房间里探出头喊:“老公,下周一去四川的机票有好大的折扣呢!”老公想捂住听筒已然晚了,只得赔着笑说:“妈,我们机票都买好了,特价票不能退啊。”我高声接口:“我还没买呢,退什么票啊?”

    木已成舟,老公再没有脱逃的理由,我们很快起程回乡。乡下空气清新,推开老家的院门,映入眼帘的尽是一株株挂满果实的青椒,这自然是婆婆事先准备的成果。

    我们时而用青椒炒蛋,时而拿青椒炒肉,吃得不亦乐乎。闲暇时,我跟婆婆便架着老公去实地勘察各种蔬菜,并定期对他的学习成果开展“摸底考试”。

    在乡下的最后一天中午,老公对着满桌的青椒,终于惨兮兮地说:“妈,小时候我不该用香菜来躲避吃青椒,长大了更不应该因为想出去玩,就骗您说我没有假期,我以后一定改;老婆,我的蔬菜知识已经很扎实了,我以后一定好好买菜。”我和婆婆对视一眼,大笑起来。

    经此一役,回城后老公果然“洗心革面”。我本以为他是怕了我们的“妇”仇者联盟,却不想有一日借用他的电脑,偶然看到了一篇日志,时间正是我们返乡回来的那天。他写道:“其实,青椒换着花样做也蛮好吃的,但看着她们沾沾自喜的样子,也实在不好败了她们的兴致。不过,这次我发现妈妈头发都白了许多,以后确实应该多陪陪她;媳妇买菜也不容易,那么沉,把她压得越来越矮可就坏了。”

    合上电脑,我有点哭笑不得,却也有点温馨感动。因为我忽然明白了,其实不论是我们的“妇”仇者联盟,还是老公的“大伪似真”,我们绞尽脑汁地博弈,全因为我们始终相爱。

    (摘自作者的博客)

    如果有一天,安安再次走进婚姻殿堂,我们仍会像以前一样,给对方留出个人空间。当然,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我们也不会放弃相互“种草”、一起“败家”。虽为“破产姐妹”,但我们明白,无论何时何地,在对方需要的时候,都会义无反顾地陪在彼此身旁,以她为傲。

    (摘自龙源期刊网)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