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破产姐妹”为傲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女神”的世界天马行空

    安安花了半个月的工资租到一家满意的小公寓后,兴奋地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参观。

    她雄心满满地要对房子进行改造:“我都想好了。墙要重新粉刷,里面的东西该换的换,该扔的扔。”

    安安这么做,我一点都不意外。她是不会将就的那类人,即使下楼扔袋垃圾,也要打扮得齐齐整整。

    几天后,安安的新家果然旧貌换新颜,生活用品也添置齐全。我不禁吐槽:“你这么‘败家’,想要正儿八经成家过日子啦。”安安指着卧室说:“我还要换一张舒服的大床,你以后肯定经常过来蹭住,所以你要入股。”我立刻无比慷慨地全款资助了她一个舒适的大床,附带床品。

    欧式的大床送来后,铺上全套粉色被褥和床单,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同时大叫了一声,跳起来呈“大”字形扑倒在床上。把脸埋在带着阳光味的被子里,我们顿觉人生圆满。

    安安说我们俩是典型的“破

    产姐妹”,最爱一起“败家”,互相“种草”。安安爱美,她觉得好用的护肤品,会发给我链接,或者直接帮我拍下。在她的影响下,我改掉了多年只擦一种护肤品的习惯,并学会了化妆。那些贵的大衣外套,我们经常换着穿,做到物尽其用。便宜一点的短袖,我们就买同款,连留的发型都相似。但这样省下的钱也没有攒下,我和安安看到积蓄够了,就在假期里到处旅行,花光了钱回来,再继续勤勤恳恳地工作。

    “女神经”爱半夜来电

    作为各方面近乎完美的“女神”,安安自然被朵朵桃花包围。几里桃林,她挑了其中一朵,踏入了婚姻。安安在马尔代夫度蜜月时,我与相恋一年的男友分手。我不停地给她打电话,说完了就哭,哭完了再说,安安被我折磨得快疯了。

    这样不眠不休地过了两天,我终于累得昏睡过去。半夜两点,铃声响了,我迷糊着按了接听键,安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手机不要放在枕头下。”我怼她说:“有事快说,没事快挂。”安安说:“我要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

    我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没想到安安笑了:“这边的海好美啊。”

    我对着话筒大叫:“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女人!”安安大笑,她是看我心情好了,就把我骚扰她度蜜月的仇报了。

    安安回来后,三天两头地劝我找个男朋友,她逢人就问有没有适龄男子,以至于许多个周末,我都是在相亲中度过的。最终,安安的广撒网策略有了结果,不久后,我也披上了洁白的婚纱。安安的女儿两岁半时,我的女儿也降生了。

    我们两家人一起吃烧烤,一起自驾游,给孩子买吃的玩的时,都是双份。安安的老公经常出差,家里根本顾不上。安安辞了职,专心在家带孩子。我也沾了光,有她做我的后盾,我可以天南海北地跑。遇上与老公两人都忙的时候,我家的娃,都是安安来照顾,交给她,比我自己带还放心。

    我一直都在你身旁

    那天我到海南出差,住酒店时,看到安安的老公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我心中五味杂陈。安安的老公看到我,脸色瞬间变青,悻悻地拉着那个女人走开了。

    出差回来后,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安安这个残酷的真相。安安老公却率先向她坦白了。安安容忍不了出轨的男人,他们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在民政局门口,我轻轻地抱住了安安,拍着她的后背:“你还有我,难受的话,哭一场吧。”安安的眼泪瞬间决堤,打湿了我的肩膀。

    大哭了两场后,安安把女儿托付在我家,独自去蹦极、旅游,回来时,又是元气满满。安安想找一份时间稍微自由点的工作。我问她:“要不,你到我老公的公司过渡一下吧。”

    安安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你不怕我抢了你老公?”其实,我明白安安的意思。即使是闺蜜之间,也有一些界限不能跨越。安安离婚后,来我家的次数反而少了,这便是为了避嫌。我也只得由着她。

    很快,安安被一家不错的公司录用了,她的事业逐渐步入正轨。这次,换我操心她的终身大事,隔三岔五地给她介绍男朋友。安安反倒慢下来了,不着急,也不排斥。

    如果有一天,安安再次走进婚姻殿堂,我们仍会像以前一样,给对方留出个人空间。当然,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我们也不会放弃相互“种草”、一起“败家”。虽为“破产姐妹”,但我们明白,无论何时何地,在对方需要的时候,都会义无反顾地陪在彼此身旁,以她为傲。

    (摘自龙源期刊网)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6.5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