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鬼和没良心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奶奶是只纸老虎

    1998 年,我上小学三年级,成绩全年级第一,却偏偏最讨厌写作文。

    语文老师总爱让我们写“我的爸爸”和“我的妈妈”,我每次都把空白本子交上去,老师知道我家的情况,也不强求,就说,“写你奶奶也行啊,她一个人把你养大,多辛苦啊。”

    奶奶?我要写她什么?要不是她,我怎么会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妈妈?几年前,爸爸出了车祸,妈妈要带着我另嫁的时候,却被奶奶拦了下来,说我是他们老孔家唯一的香火,就算是个女孩,也一定要留在他们家。

    从那以后,每当有人问我长大想干什么,我都会干脆利索地说,“好好学习,离开孔家庄,去很远的地方上大学。”每听到我说这话,奶奶就拿着笤帚追得我满院子跑,“你这小没良心的,你敢走我就砸断你的腿。”

    2008 年,我在济南上大二,离奶奶的小村子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其实,按我小时候的愿望,应该离家越远越好。但在填志愿的时候,我却鬼使神差地选了济南这个最近的省城。

    我收到通知书的那天,听到奶奶坐在窗台下说:“小没良心的,翅膀硬了,这就要飞了。”但转眼,我就听到她跟隔壁的奶奶炫耀,“看到没,我孙女可是考了全县前几名的。”

    在我离开家的那天,我在她的枕头下放了崭新的500 元钱,那是我暑假在县城的小饭馆里打工挣的钱,等我到了学校,打开装着棉被的包裹,却发现里面有800 元钱,都是小面值,破破旧旧的,一看就是我那“小气鬼”奶奶在小卖部里挣的钱。

    回家治好了我的湿疹

    2012 年,我24 岁,那一年,我失恋了,又因为情绪不稳定,在工作中出了重大失误,最后也失了业。

    那段时间,我的全身起了湿疹,刚开始是一片片红色的小疙瘩,痒得不行。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挠破的地方开始溃疡,我用了很多药,还跑到医院去打吊针,但情况还是反反复复。我被病情折腾得心力交瘁,觉得自己可能挺不过去了。

    那时,我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回家。我回到家,躺在奶奶的粗布床单上,奶奶给我端来一碗甜沫,说,“小没良心的,不生病还不知道回家是吧?”

    我吃着吃着,眼泪就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奶奶,是不是我命不好,所以身边的人都要离开我?”

    “瞎说什么呢,奶奶不是一直陪着你吗?”

    那些日子,我每天在院子里晒太阳,有时,也会到奶奶的小卖部里帮忙卖货,到了饭点,就到菜园子里摘点新鲜的茄子、辣椒。我什么药也没再吃,身上的湿疹却奇迹般地好了。

    那次临回济南前,奶奶支支吾吾地问我,当年她没让我跟我妈一块走,我有没有恨过她。其实,我没告诉她,我早就已经找到我妈了,她有了新的家庭,又生了弟弟和妹妹,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日子很热闹。她也经常叫我过去吃饭,可是,我根本融不进他们家那么和谐的氛围。

    “小气鬼,放心吧,我可是你们老孔家唯一的血脉,不会离开这里的。

    况且,我还要多多挣钱,还你的抚养费呢。”

    小气鬼,我很想你

    2018 年5 月,奶奶的身体里查出了肿瘤,却还是一副“守财奴”的口吻,“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咱回家,不治了。”我按住她瘦得枯干的手,“你放心吧,我有钱,一定会给你治好病,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让我还你这些年来的养育之恩吗?”

    晚上,奶奶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存折,那存折上满满的几大页,密密麻麻地印着她每次往里存钱的日期和数额,我几乎能看到,她瘦小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地走进银行,存进一份份希望。

    我忍住眼泪跟她开玩笑,“小气鬼,这钱你好好留着,就算你走了,我也给你放进棺材里。”她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却依然骂我,“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攒这钱,还不是想给你留着。”

    奶奶的病并没有花很多钱,她走得很快,送她回来的那天,我关上院门,看着院子里的葡萄架,不愿意相信,这个院子,以后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后来,有人曾经想把我们家的老屋买下来,我拒绝了,我得给老孔家留住老屋。

    放假的时候,朋友们都在计划着出游,我却一个人回了老屋。屋子里空荡荡的,东厢房的木门上刻着一行字,“奶奶是个小气鬼”。打开厨房门,在灰白的灶头烧一壶开水,我恍然看到当年那个小孩,站在板凳上,努力挥舞锅铲炒菜,奶奶干完活进门来,才不会骂我是吃白饭的。

    我的眼泪一颗一颗流下来,“小气鬼,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林冬冬摘自《分忧》2019 年1 期)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9 s